[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三月的企鹅》:冰川上的抒情 ]
井蛙文集
·相爱
·我的乞丐恋人
· 离开最后一片麦田
·阿门
·地狱之歌
·点头微笑
·圣塔巴巴拉的国旗
·石头的灵魂
·死去的情人
·溺水前的纳西瑟斯
·我的遗像
·一次纪念
·荷兰木头
·捆绑的百合
·遗弃
永恒的奥弗
·天堂自画像
·乌鸦饥饿的色彩
·阿尔的罪人
·哀歌
·想念爱尔兰人
·别哭,孩子
·离别二十厘米
·为纳西瑟斯祈祷
·坟墓
·杀死诗人的人
·预言
·玫瑰之歌
·高更的椅子
·终结之诗
·献给石头
·末世者的钟响
·在我老去之前满头白发
·尼尔的椅子
·上吊的早晨
·那个戴帽子的人走了
·燃烧的罂粟
·最后的秋天
·魔鬼的鸟巢
·黄花辞组诗
·空苹果的夏天
·两个人的挽歌
·我不知道还有别的
·凌晨四点
·死亡练习曲
·我已不能高歌
·纪念忧伤
·纪念忧伤(图)
·上帝,赐予她痛苦的仪式
·欢乐的颂歌
·巴克斯的夜色
·爱丁堡的婚礼
·被剪下的一朵
· 太阳菊向西
·献给葡萄园家族的颂诗
·一个诗人的死亡立场
·卑微的人
·拉萨与五十一日
·柿子与柿子树
·雪的尽头
·献给伟大的撒谎者
·向北,没有方向
·从A街到H街
·因纽特人的雪屋
·不要伤心,亲爱的玛儿
·人群中的人
·吃苹果生病
·剁鞋记
·六四二十周年祭:我是你们的敌人
·时钟的感觉
·诗人的祭日
·塞尚的盘子
·可怜的人
·我这里没有冬天
·对天使的想象
·尤利卡
·街上的思想者
·与秋声一起老去
·四月的哀歌
·雪白的礼物
·钢丝上的脚印
·时间的形状
·献给庞德
·尚存的紫色
·马俐,马俐
·爱尔兰交响
·The Irish Symphony
·狗尾草
·最北的北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月的企鹅》:冰川上的抒情

   《三月的企鹅》:冰川上的抒情 井蛙
   
    不管是《三月的企鹅》(MARCH OF THE PENGUINS)抑或是《企鹅的日记》这两个不同的译名都使我想入非非。因为,它诗意浓厚,意境辽阔。企鹅,是生长在南极洲的动物。而我们这些生活在石头森林里的人类,对那片雪白的没有人烟的天地总心存幻想。
   这部片子是2005年上画的大片。由法国著名导演吕克.雅克(LUC.JACQUET)继《迁徙的鸟》之后拍摄的。他只花了一年多时间就把整个企鹅的三月行成功地带到观众面前,这种功力如果不参杂他对动物长年累月的观察和由此培养出来的感情是不可能完成的。我相信,每一只企鹅的感人动作都有吕克.雅克的目光。
   企鹅的最高寿命大概在40岁左右。我对此感到惊讶,这与诗人艺术家的平均寿命其实很接近。所以,当我看到一只雄性企鹅的体重接近40公斤时,我乐坏了,这跟我的狗的体重也很接近。我抱着观看《101斑点狗》的心情观看《三月的企鹅》。不过,后者是一部展示动物形体美及抒情美的片子,前者,只是狗与狗,狗与人情感的表述。明显,《三月的企鹅》更像一部音乐舞台剧。

   南极冰天雪地,企鹅形体可爱,浑身毛绒绒的,身上黑白两色。而它那长长的嘴却混合了橙红色。在雪光的映照下,闪烁着艺术的美。因此,一大群一大群的企鹅行走在雪地上时,它们给我的感觉就是高贵。它们是南极的贵族。
   一般企鹅在五岁的时候才有发情期,它们会选择一年中的三月,长途跋涉地去寻找自己的爱侣。企鹅是“一夫一妻制”的,不过,一年之后,它们就另觅佳偶,又长途跋涉地重新寻找爱侣。这种形式比起人的婚姻制度更加符和人性。这部片子主要把镜头对准一只雄性企鹅皇帝追求一只雌性企鹅女王,它们从三月开始行走在冰川之上,走了近几百英里,途中经历了多次致命的暴风雪袭击,也经历了自己企鹅类的天敌:鲨鱼,鲸鱼等的威胁。有的企鹅老死在雪地上;有的小企鹅死于寒冷;有的呢,当它们钻进冰川融化时的海底获取鱼食时,不甚被鲨鱼吃了。
   它们的爱情,从第一次亲吻到欢爱,再到孕育小企鹅,母企鹅如何在天寒地冻的气温下用自己的脚掌小心翼翼地保护那只尚未出生的企鹅蛋。直到小企鹅从蛋壳中裂开,她以细腻感人的爱温暖着自己的孩子,从自己的胃中吐出食物给小企鹅吃。这种母性的细腻与人的母性或者狗的母性相似。唯一让我感到震撼的是什么呢?是雄雌二企表达爱意的时候,那简直像让观众观赏一出音乐演奏,或许有了导演的精心选制的乐曲伴奏,使得企鹅的交配显得如此迷人。雄企鹅和雌企鹅在欢爱之前,相互行礼,向对方慢慢地,慢慢地,鞠躬了一回。它们长长的嘴唱着优美的歌。脖子向前相互碰触,那耀眼的橙红色,配合背景的白色以及它们身上的黑色,发亮的形体使我们对这刚刚相爱的情侣感到内心无比的温存。它们表达爱意的动作是多么的抒情!似古人所说的“彬彬有礼”,但又超越了“彬彬有礼”。简单的“有礼”只是形式上的动作,而企鹅表达爱的方式却带着温情。礼毕,雄企鹅才开始亲吻雌企鹅的身体,周遭有成千上万只企鹅,但是,它们不是人类,它们不在观看。也没有语言的评论。它们习以为常。那是一只最雄壮的企鹅皇帝,另一只是最美丽最迷人的企鹅女王。它们在雪地上与其他的群体缓慢地行走,走了一百英里又一百英里,一阵阵风暴刮来时,所有的企鹅都停了下来,聚集在一起等待风暴过去。那种阵容如广场上的聚会者,严肃、庞大。有的企鹅必须抖动身体,否则,它们会在零下40几度的严寒下冻死。因为,这些企鹅要走几百英里才能到达海边找到食物,尤其雄性企鹅要负责为将出生的小企鹅找食物,它必须负起家庭的责任。一去一回又是几百英里。所以,企鹅总在挨饿。它们在三月,寻找自己的爱,经受了如此严酷的考验,在冰川上会有企鹅死去,也同时诞生了许多小企鹅。它们的家族在缓慢行走中不断地缩小、扩大。
   当雄企鹅觅食回来后,它们首先得在鹅群中找回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它们是通过唱歌来辩识自己的亲人的。那只企鹅皇帝找到自己的女王时,它们的孩子夹在父母之间,可是,它们却不忘如此闲暇之时,当着孩子的面,相互倾诉爱意。这个镜头,导演只播放了一半就省略了。我看到一种永恒的爱,散发在天地之间。我为企鹅虽然只有一年短暂的爱情而惋惜。可是,那就是永恒。三月,是爱的开始,而到十月,它们找到自己的栖息地过冬。明年此时,新的生活又开始了。企鹅们不辞劳苦地,在冰川上寻找自己的爱,组合家庭。所以,爱在南极是没有尽头的。
   一些雄性企鹅会用自己的腹部在雪地上行走,像滑冰一样。看似滑稽实则艰难无比。企鹅的三月行,不是浪漫的花前月下,而是与暴风雪相抗衡的人生苦旅。它们挨饿,受寒,面临死亡,但是,它们有爱情的蓄养,艰难的行程变得柔情蜜意。
   
    2006-11-16深夜
    SAND BEACH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