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我们的家庭教会]
家庭教会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11日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11日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12日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13日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14日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15日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16日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17日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18日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19日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20日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21日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22日
·一个可怕的异端——“基督复临安息日会”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23日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24日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25日
·2014-10-1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四中全会被软禁者的禁食祷告25天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软禁者的公开求助信
·我们小小的教会现有6名肢体被抓——2014-10-3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近来失去自由的主内肢体祈祷——2014-10-24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面对能源社会等危机请您支持我的科学研究
·我们的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
·我们的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2
·我们的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3
·我们的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4
·我们的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5——徐永海劳动教养解除证明书
·我们的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5——徐永海劳动教养解除证明书
·主的灵教我祷告
·我们的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6——为百姓说话的基督徒——高峰
·基督徒良心犯徐永海致信海内外民运维权朋友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7——王丹与基督精神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8——在看守所的“小号”里上帝与我同在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9——为王策弟兄在上帝面前献上祷告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0——刘念春与基督徒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0——有关李克牧师的介绍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1——为在狱中的彭明、李海及其他朋友祷告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1——为在狱中的彭明、李海及其他朋友祷告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2——求主拣选他们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3——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五周年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4——耶稣说;让受压制者得自由——纪念“六•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5——王丹说:百姓的利益,就是我们的目的——写在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6——不忘“六•四”死难者,多为百姓说话做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7——请求您关心难中朋友——徐文立、高洪明、查建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7——关心自由劳动者(职业者)的人——高洪明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8——感谢四川成都姓韩的弟兄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9——走百姓路线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20——让所有的好人、老实人、受苦的人都能过上不着
·我是徐永海今天警察上门来警告
************
李克牧师文选
·文选概要
·我的人生之主——耶和华是我的牧者
·徐永海等:一位忠心有见识的老牧师
·中国近代史真相(基督教的社会作用)
·纪念基督教(新教)传入中国二百周年
·歌颂基督教的共产党人
·研读《我所知道的父亲吴耀宗》有感
·如何认识神的存在
·生命从何而来
·宇宙从何而来
·生命之奥秘,光、气、水——生命之源
·人之本体的奥秘
·亚当人生的见证
·“以人为本”的思考
·爱仇敌之奥妙
·识别真伪,祛邪扶正(对气功的思考)
·婚姻之道
·宗教与科学对立的吗
·分别善恶树的奥秘
·历史规律不可抗拒——三自爱国运动六十年的纪实)
·北京三自会纪实(1979——2000)
·为真道竭力争辩(剖析“神学思想建设”的真相)
·剖析丁光训的本质
·赵复三的异化人生
·神的权柄统管万有——读《美国的本质》有感
·救主降世普天同庆——圣诞节的思考
·“万物的结局近了”——“主耶稣阿!我愿你来”
·“万物的结局近了”——“主耶稣阿!我愿你来”
·世界大结局与撒旦魔鬼的末日
·基督再来与世界末日
·以色列与阿拉伯
·论守主日与守安息日问题
·李克牧师:就缸瓦市教堂致信政府各级宗教事务领导同
·基督徒不可以诉讼告状吗
·缸瓦市教会事件的真相——对杨毓东牧师回忆录的思考
·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
·圣经为什么不能出版
·朋友!您了解基督教吗
·爱恨之奥秘
·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
·重建圣殿——“这殿的荣耀必大过先前的荣耀”
·纪念“十九号文件”30周年
·清查三自教会财务回报情况
·落花有意流水無情:我所知道的父亲吴耀宗
·偶像算不得什么
·认真贯彻宗教政策 加强教会自身建设
****************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的家庭教会

   徐永海
   
   
    袁相忱牧师是中国家庭教会运动的发起者和领袖之一。袁相忱牧师17岁慕道,18岁悔改归主,19岁受洗,20岁上神学。1940年到1945年,他在河北山东农村传道。1946年在白塔寺附近的阜成门160号开设了福音堂,到1949年时福音堂已经有了二百多信徒,福音堂的聚会一直开办到1958年4月。
   

     1949年后,袁相忱牧师和王明道以及北京其他一些教会的带领人拒绝加入三自爱国运动组织。1958年4月19日袁相忱牧师被捕,后以反革命罪名被判无期徒刑,直至1979年12月21日获得假释回到北京家中,1989年10月获得了公民权。
   
     1989年袁相忱牧师获得完全自由后,他在阜成门内大街白塔寺的家中举办家庭聚会,人数日渐增加,成为北京最早的几个家庭教会之一,而且也是其中人数最多的。他家的家庭教会是中国真正拥有普世情怀的教会。
   
     在美国每年二月初,有一个早餐祷告会,邀请全世界各行业的基督教领袖参加。1995年美国白宫邀请袁相忱牧师参加。袁相忱谢绝了邀请,其中的一个原因是:美国方面也邀请了三自的负责人,袁相忱牧师与他们无话可说。袁相忱牧师说:“葛培理(白宫的宗教事务顾问),总希望家庭教会和三自教会和睦同处,但其实是不可能的。外国人以为我们家庭教会不与三自合作是因为心灵中的伤痛还没有被神的爱医治,其实不是,我们不与他们合作,是因为双方的道路不同,我们是基督作头,他们是政府的领导作头。”
   
     关于宗教场所办理登记的这件事,袁相忱多次说:“外国人不理解,我们为什么不登记,外国人说他们国家也是登记的,登记就合法了,他们不理解,在我们中国这个法制不健全的时期,管理是幌子,要控制才是真的。”
   
     袁相忱牧师还曾说过:“我们不登记,是因为我们不够登记的资格,按宗教活动场所登记条例的第二条和第六条规定,我们都不够条件。我们就一间小房子,这是我的住房,不是专门用礼拜堂,我们既没有规章制度,又没有经济基金,所以我们认为自己不够登记条件,所以不登记。”
   
     1990年我开始参加袁相忱牧师的家庭教会。我第一次来聚会,袁相忱牧师就先让我自己介绍一下自己,说一说自己是如何信主的,信主后有什么变化。事后知道,这是我们家庭教会的一个习惯。第一次到这里聚会,大家就都认识了我。我感到这里和三自教堂真是不同,在三自教堂,礼拜之前大家来,礼拜之后大家走,谁也不能在教堂里多呆一会。去了快一年了,没有几个弟兄姊妹认识我,我也不认识几个其他弟兄姊妹。
   
     袁相忱家只有一间房子,来这里聚会的弟兄姊妹不能很多,大家相互之间都认识。聚会前,聚会后,大家经常在一起谈一谈,彼此之间都很熟悉,都很了解,大家如同一家人,袁牧师的家庭教会就是弟兄姊妹的家。例如有一个姊妹姓史,这个姊妹家里只有她一个人。这个姊妹身体不好,做饭、洗衣服都很困难,师母梁惠珍就和几个老姊妹去她家,给她洗衣服、做饭。在病重时,袁相忱牧师这个家庭教会还出钱把这个姊妹送到医院里住院,出院后还出钱找了一个保姆照顾她。三自的教堂不是弟兄姊妹的家,礼拜时,听牧师讲道,受感动,礼拜完了各回各家。
   
     我们弟兄姊妹都是同一身体的不同肢体,我们都是一家人,我们彼此关心,彼此帮助。只有家庭教会才能使弟兄姊妹之间相互认识,相互熟悉,相互了解。只有在相互了解的基础上,才能做到彼此关心,彼此帮助。大教堂做不到这点,中国的大教堂做不到这点,外国的大教堂也做不到这点。因此说,不仅我们中国的基督徒要走家庭教会的道路,外国的基督徒也要走家庭教会的道路。据说,国外的教会也是有小组的,弟兄姊妹彼此之间也是很熟悉的,而不是象中国的三自教堂那样,如同一个电影院,相互之间不熟悉。
   
     袁相忱牧师家只有一间住房,弟兄姊妹一多,人就坐不下了。在袁相忱牧师的带领下,我们先后在刘凤钢家、武人刚家、勾庆惠家聚会。通过一个变两个,两个变四个……,我们中国的基督教家庭教会就是这些迅速发展起来的。
   
     1994年,基督徒还不多,家庭教会也不多。把我们的家庭教会的情况写成文章告诉给其他的弟兄姊妹,引导其他弟兄姊妹也在自己的家中办家庭教会,就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为此,我们写了《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一文。1995年,因为这篇文章,我们被劳动教养,我、刘凤钢2年,高峰2年6个月。
   
     1998年,我们均从牢里出来后,我们继续为主做工,我们先在王美如老姊妹家聚会,2000年后在我家聚会。刘凤钢弟兄还同时带领其他几个家庭聚会,有的聚会点在郊区,在山区,刘凤钢弟兄是不怕路途遥远去为主做工,为主传福音。高峰弟兄由于工作忙,又没有自己的住房,不能单独带领聚会,但是他一直在帮助我们带领家庭聚会。
   
     在中国,有一些人他们的思想还停留在文革时期,他们认为所有的宗教都是麻痹人民鸦片,出现了一些弟兄姊妹被抓、被关、被罚款的事情。为了维护我们基督徒的宗教信仰权利,我们写了《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邪教”一案的事实与经过》、《我所了解的浙江主内弟兄姊妹被逼迫的情况》、《在北京远郊的山区传福音被警察盘查的经过》三篇文章在海外发表。因此2003年10月刘凤钢被抓,11月我被住抓,后来我们被判有期徒刑,刘凤钢3年,我2年,张胜其弟兄1年。我们被抓后,高峰弟兄不得不离开自己的国家,去了澳大利亚。
   
     4个月前,我出狱了,我继续为主做工,我先参加其他的家庭聚会,为主做见证。5月21日,在经过禁食祷告后,我开始在自己的家里继续进行家庭聚会。在我出狱的前一天,在我家的楼门口外,就建了一个治安岗亭,两个摄像头对着我家的楼门口,这样我们家的家庭聚会是一个非常小型的家庭聚会,只有我、我妻子李姗娜和贾建英大姐3个人。只要有2、3个人奉主的名聚会,主就在我们中间,虽然我们的聚会人很少,但是主仍与我们同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