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福祯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福祯文集]->[谁扛着中国文化的正红旗?──关于文化困境与诺贝尔文学奖的乱侃]
姜福祯文集
·寻找爱的源头——关于一块墓碑的存在与虚无
○1993○
·哦,老泪,老肋!——政治犯W的故事
●1998●
·写给孩子们——兼以此文献给孙维邦夫妇、陈兰涛夫妇
●1999●
·赔偿请求书
●2000●
·鱼翔斋闲话
○2000~2002○
山东“六.四”政治犯群像系列
·雪落大海静无声——王在京先生祭
·张杰:囚室里的一道风景
·行者无疆:我的联号张铭山
●2001●
·孙维邦和他的共产主义文化批判
·老张赢,共产党也赢
·关于王金波先生被捕的几点质疑
·天上星星一点点──一组没寄出的贺年卡
·兄弟,你们去吧!
·缺席后的出席──关于申奥的几句话
·岂有文章乱天下──呼吁释放因言获罪的牟传珩先生
·法律到哪里止步?──关于“撞了白撞”的法理思考
·若望不能忘──悼王老若望
○2001~2002○
重涉旧尘
·我的一九八一
·一创刊就终刊的《人》
●2002●
·警匪一家:张铭山小吃店遭劫
·从查禁“口袋书”想到中国人的精神
·劣质焦炭与三个代表
·封堵两亿手机 违宪不商量——浅析与天下万众为敌的手机实名制
·反贪均富,还财于民
·谁敢动我的奶酪?(诗三首)
·李昌平说法实录
·返本归真解放中国──我读李昌平
·关于革命与改良的一些思考──献给杨建利先生
·号角为谁吹响?──写给《切.格瓦拉》上演两周年
·贺《民主论坛》创刊四周年
·反贪是个纲,纲举目张
·最热的天吃最甜的西瓜
·牟传珩、燕鹏颠覆国家政权案在青岛开庭──因言获罪.因网获罪
·《民主论坛》为什么是不可替代的?
·愤怒的葡萄
·用旧报纸擦屁股易患口号癌
●2003●
小康风景线
·公正是现代社会的第一要义
·关于李海仓现象的几点深思
******
·寻找汤戈旦:在时代的坐标上──纪念汤戈旦逝世十周年
·行路难:谁剥夺了我们的行路权?
·俄国十月革命是对斯托雷平反动的反动──斯托雷平反动与中国改革(上)
·“六.四”之后中国改革的基本走势──斯托雷平反动与中国改革(下)
·谁是大英雄──布什、萨达姆、秦始皇、张艺谋?
·与《民主论坛》同行──纪念《民主论坛》《民主通讯》创刊五周年并兼写给王金波先生
·关于“沦陷区”的说话问题──有感于香港大游行和和余杰获万人杰奖
·世象杂说:狗恶酒酸“酸”几许?
·好誓言与好制度──有感于官员上任宣誓程序出台
·对《宪法.序言》几个细节的点评
·教育、医疗产业化的实质是“劣币驱逐良币”
·写在何德普先生开庭前夕
·感受罗永忠
·“牛奶美人”与“荔枝美人”
●2004●
·山东异议人士王金波身体虚弱家属要求保外就医
·山东著名民运人士燕鹏成功渡海投奔台湾海岛
·名目亮眼的网络刊物《民主通讯》和《民主论坛》
·为燕鹏获准赴美干杯!
·“九一一”我遭遇“恐怖”袭击
·文化稽查与“恐怖”袭击
·我们推荐王金波
·妞妞事件昭示了什么?
·从长春半导体厂改制看国企改革的罪恶(上)
·从长春半导体厂改制看国企改革的罪恶(下)
●2005●
·关于文化专制与诺贝尔文学奖的乱侃
·向赵紫阳三鞠躬
·制度缺失下贪官们的若干保护伞
·世象短喻(三则)
·王金波在山东第一监狱沓无音信生死不明 紧急呼吁海内外同仁关注王金波先生在狱中状况
·济南监狱置若罔闻依旧不许王金波父子见面
·补充签名和简单说明
·祸不单行,王金波母亲又遇车祸
·医患矛盾的实质是医疗产业化
·谁扛着中国文化的正红旗?──关于文化困境与诺贝尔文学奖的乱侃
·在《改善政治犯良心犯关押状况的呼吁》上的签名
·自律、狗律、他律
·我思
·试论中国社会的新法西斯主义——对刘亚洲《信念与道德》批判的再批判
·陈延忠先生的政治交代
·1998年的政治生态──写在中国民主党组党七周年之际
·任意车边的土皇帝──也给东海一枭敲敲警钟
·我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朋友──关于张林的一点政治学比较
·陈延忠先生病逝
·监狱:中国人权的盲区──陈增祥出狱后念起维权经
·海内外异议人士就燕鹏在台尴尬处境致台湾政府的公开信
·呼吁紧急关注山东邹城任自元事件签名
·我们有什么,我们没有什么?──由一桩小案例惹起的反思
·寂寞兰栾新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扛着中国文化的正红旗?──关于文化困境与诺贝尔文学奖的乱侃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就在金庸大侠荣登“五岳盟主”的同时,不甘寂寞的《王蒙作品研讨会》也在青岛开幕。随后2003年度诺贝尔文学奖揭晓。这两件文坛盛事都在诺奖之前登场,分明有“抢镜头”之嫌。当代中国也有不少作家可以把汉语写作搞得炉火纯青,他们皓首穷经、笔耕不辍,在主旋律之外以隐喻、审丑、沉默、有限批判、生活流等解构崇高和革命,可为什么总不能在本土获诺贝尔文学大奖(赛珍珠、高行建都是离开本土后才获得此奖),这里关键是谁抗着中国文化的正红旗。文化离党性越近,就离人性越远,离大气和深邃越远,也就离诺贝尔奖越远。

   50年代以来,在所谓“双百方针”和区分“香花”与“毒草”的前提下,共产党一直以伟大、光荣、正确的神祗自居,把中国文化、历史使命抗在肩上。一切由党来确定什么是无产阶级、人民大众文化,什么是“封资修”的文化。于是有了老舍的“遵命文学”(遵命就是放弃自我价值判断,统治者叫写什么就写什么,叫怎么写就怎么写)、郭沫若的即景诗歌、市侩学术和历史剧,这些东西越来越矮化自我,粉饰现实,。在历经“反右”和一次次政治运动“洗礼”之后,人性全然逊位,党性、奴性、斗争性、阶级性在“舆论一律”的文化霸权和毛泽东的绝对正确下傲然登场,一路走下来,越走越窄,最后到了万马齐喑,老舍跳水自杀、老郭挨批,仅仅剩下“夫人文化”(即江青的八块革命样板戏)“一枝独秀”的民族文化困境。坦率说此时我族我民正期盼“毛泽东思想照亮全球”,是不屑于角逐诺贝尔文学奖的。

   不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吗,何以会出现如此困境?问题就出在党管文化,“一把手”毛泽东管党上。

   毛泽东的分析判断、是非思辩、喜怒哀乐都成了最高指示、绝对律令。反胡风、批《李慧娘》、批《武训传》、揪“三家村”、批《海瑞罢官》《清宫秘史》、评《水浒传》都是毛泽东“钦点”。毛泽东主张向无产阶级和社会主义“一边倒”,可见“双百”仅仅指创作的形式。历史小说〈刘志丹〉一案株连几万人的严酷现实向同僚和世人公然宣示,所谓“一边倒”的核心就是不顾历史和事实向毛本人一边倒。

   毛泽东本人的思路与明清两代君主的“文字狱”并无二致:至尊至大、不容置疑。他思考问题的主要基点是:(一)不能厚古薄今、借古讽今。(二)不能离开“火热的现实生活”(即他领导下的共产党的丰功伟绩)。(三)不能歌颂“封资修”。这三点他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讲话〉和〈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问题上的讲话〉中都有祥述。这是官话、也是原则。问题是他个人判断的非理性色彩十分突出,他总觉得自己被影射、被损害、被诋毁。他认为:文化、教育“17年来是黑线压了红线、资产阶级专了无产阶级的政”。他可以怀疑任何一位作者的创作是“借古讽今”或“利用小说反党”。他甚至全然否定写人性、写帝王将相、才子佳人、以至中间人物。

   这就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困境,这也就是毛留下的社会主义文化遗产。

   邓小平大概一度觉得这个文化霸权是鸡肋,尝试着重新摆设。经过思想解放和79民主墙运动的双重冲击,邓很快就举起“四项基本原则”“反对精神污染”“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正红旗”。对领袖的个人崇拜淡化了,但歌颂“伟光正”丰功伟绩的“主旋律”一直没有淡化。80年代初对白桦《苦恋》的批判,所谓“歌德”与“缺德”之争都是统治者收复失地。

   改革开放、西风劲吹的江泽民时代,虽然全民自我意识觉醒,国民的创作自由依旧被套着多重紧箍咒,江还竭力搞过什么“五个一文化工程”,还希望重新造就鲁迅、巴金、老舍,也有人提出进军诺贝尔大奖。可是,共产党总把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和没有人文传统的中国文化扛在身上,行吗?

   从秋菊为小民“讨个说法”到秦始皇为胸怀天下“格杀”有理的张艺谋我们看到了什么?看到的是文化和文人的堕落。缺乏人性、缺乏反省、缺乏真诚的文学创作对美和丑的双重审视已经是一道难以逾越的坎了,更何况还有张艺谋之流是非颠倒的“遵命”先生。苦也,中国文化,苦也。中国文人!

   我以为中国文人的困境在于:“5.4”以来现代文化专制与封建帝王文化的继承性和中国当代文化与世界先进文化的断裂性并存;还在于毛泽东思想、共产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主旋律”的文化污染;在于狭隘的民族文化观和信仰资源的缺失。

   【注】本文的文化一词主要是在狭义上使用,如有超越和混淆纯属过失。

民主通讯 2005.4.1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