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焦国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焦国标文集]->[日美有力推动中国改革]
焦国标文集
·胡锦涛只封将军,不赦天下
·揪住米南阳
·官方学者的造反派脾气
·胡主席,颜色革命有什么不好?
·关于李文政记者和王名教授
·毛邓江稿酬有多少
·党委书记的两大职能
·党委书记是中国的思想警察
·中国民主化前我只谈卖国
·北京至今仍敌视《圣经》
2006年
·胡锦涛何时卖《人民日报》?
·中国:孤儿制造孤儿
·讨伐刘荣正!起诉刘荣正!罢免刘荣正!
·八宝山的「性别」
·陈水扁不是你们的陈省长
·像刮宫一样刮掉中宣部这个怪胎
·共产党不是千年的乌云
·日美有力推动中国改革
·畸形的日本亲中派
·邓力群是个什么样的人?
·连大娘选美本性发功
·这样的人可以做人种
·劝官府莫轻启暗杀魔瓶
·2006 :合剿中宣部
·从海归派为什么创造力枯萎谈起
·中国外交部的专用词
·台湾应花钱买美国武器
·讨个法轮功女子做太太
·焦国标:台独是政见,不是罪恶
·法轮功为中国人争得尊严
·日美有力推动中国改革
·胡锦涛是乾隆爷附体
·抗争电话打进江泽民房
·谁说民主不可输出?
·为中宣部谋划两条后路
·国台办污染台湾媒体
·扒坟撒骨的中国应该反思
·遥望上古贤人隐士
·你达赖爷爷
·不必痛恨陈水扁
·我对中国民主化的三桩祈愿——杰出民主人士奖受奖答词
·揪出陈良宇毕竟是好事
·中非论坛该死
·人在欧洲想台湾
·火葬:河南乡亲的头号心病
·中日观点的零距离接触----2006年三月访日对话摘要
·中国民主化的微观好处——《我的良知很跋扈》自序
·杀人与宰羊不同了——写于2006年12月30日萨达姆受刑日
·我的横贯美国之行
2007年
·民主化从胡锦涛的头发开始
·陆建华案草菅自由
·把国家主席还给人民
·团团、圆圆名字起得不地道
·台湾不是胡锦涛的祖业
·中正纪念堂是民主台湾的耻辱
·黑窑案显缺乏新闻自由
·听图图大主教台北演讲
·那默克尔是你们北京吓大的吗?
·中国应当避开魔鬼软实力
·一中各表:谁表?如何表?在哪表?结果如何?
·让我来给中南海上堂西藏课
·别再一听说“独立”就想杀人
·涮涮北大德语系主任黄燎宇
·请《新华网》、《人民网》扭转词语恐怖
·中俄模式:大国极权主义的衰亡模式
·抹黑“记者无国界”没有必要
·共产党的感恩焦渴
·推敲皇甫平的几处用词
·我实际是个硝驴皮的
·为中国2012年全国大选而奋斗
·建议将四川震区建成政治特区
·“一胎化”让中国几无真正的头生子
·我来贡献一个有中国特色的和解思路
·民主是国家首要核心利益
·三鹿何掺假?只因心中无神
·我认识的张丹红
·魏玛一场中国朗诵会
·“自由欧洲电台/自由电台”的缘起和运作
·陈水扁两大错与两大功
·急也要,等也要,促也要----也谈中国改革前途问题
·西藏语言、文化和汉人移民问题之我见
·政统、道统与国民性
·胡锦涛先生大阅兵给谁看?
·中南海西藏课五讲
·中国何时能开办耶稣学院?
·钱学森归国公案的核心是他不顾职业伦理
·轮奸井冈山的闹剧可以休矣!
·讨伐李光耀侮辱中国人
·“洋秋菊”遭遇中国式妒恨
·亨廷顿结论经不起推敲
·习近平强见天皇的几个基本问题
·一个孔子学院有多大?
·请秦晖先生慎用“我们”
·我的二〇〇九
·别再张嘴等着老鸹屙
·赵紫阳逝世五周年纪念
·杨宪益生平几个疑点
·奥巴马出顺贞门不走顺贞路之我见
·中国人的非正常活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日美有力推动中国改革

   日本外相麻生太郎在三月十四日《亚洲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一文:《日本等待民主的中国》,令人感动。这篇文章比克林顿总统和布殊总统访问中国时发表的讲话更具邻里间的赤诚与谦卑,有源远流长历史的柔情;连中国领导人内心都从没涌出过,因而也从没流露过的一种对中国的深情。
   
   民主制度下的政治家的水平的确不一般,专制制度下的政治家,名曰政治家,实际上是一群先骗人,骗人不成就打人的流氓,完全丧失了人类性情中高贵的一面。最近麻生外相在中日历史与台湾问题上的发言屡屡引起轩然大波,可是从这篇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说给中国领导人听的傑出文章来看,他与许多日本人一样具有浓厚中国情结。
   麻相的文章不是一时心血来潮。早前我访日期间,曾两次与日本外务省的官员交换意见,呼籲日本政府关注中国人权,助其推进政治民主化。他们指出,实际上日本政府一直努力与中国政府开展人权对话,可是每每被中国政府以你们日本有历史问题,没有以人权对中国施压的资格为由蛮横地挡回。
   


   专制的非理性
   
   
   
   我相信这一点。我深知专制中国政治家的非理性,别人为他们统治下的人权状况牵肠挂肚,他们不仅不领情,不心存感激,反倒怙恶不悛、不思悔改、恶语伤人。关心人权还得验出身,难道非要根红苗正、三代贫下中农才可以谈你的人权问题吗?因而我建议他们(日本外务省的朋友),适当时候,可以考虑把历年被中国政府挡回的人权提案列表造册,公告天下,好让世人都知道中国外交政策是多么地抗拒现代文明,中国外交官员是当今世界上怎样的一群超级混蛋。
   
   在日本访问十八天,我发现,阖日本几乎没有人挑战中国的地位,一如麻生外相这篇文章所传达的。我接触到的日本人,他们都希望中国能实现政治民主化,为中国人民光明幸福的未来祈福。
   
   胡锦涛主席即将访美,我建议小泉首相和布殊总统发表声明,公开表示日、美愿为胡锦涛推动政改提供帮助。倘若中国保守力量危及改革,危及胡锦涛的地位,日本、美国决不会坐视不管,袖手旁观。
   
   借助外力推动
   
   我一直坚信,若能为尧舜,谁愿为桀纣?我个人认为,胡锦涛内心不排除有成为日本明治天皇和美国林肯总统那样伟大改革家的渴望,而且历史已为他提供了机遇。胡锦涛为何迟迟不敢大展拳脚?他到底怕甚么?他怕出现“改革变数”,他怕失去目前的“稳定”。具体说,他怕保守力量像当年埋葬胡耀邦、赵紫阳一样埋葬掉他自己。如果日、美能明确表示愿为胡锦涛政改提供所需的力量帮助,他未必不会成为中国的明治天皇和林肯总统。
   
   有日、美两大国际宪兵在旁威慑,中国国内保守势力无人敢蠢动。日本尤其有制动中国的地缘优势,英法德欧皆不可比。访日期间,一些日本朋友认为,对中国政治民主化施加影响,日本无法与美国相比。可是我认为除美国外,举世谁又能与日本相比呢?日本政治家对中国人权问题说的每句话,都会引起中国的政治地震,这一点甚至连美国也比不上。日本应该充份利用这优势,顺势影响中国,影响东亚,乃至整个亚洲。这个大洲历史太古老,灾难太深重,太需要有智慧、有担当的日本政治家推动了。
   
   内心欢迎改革
   
   就像我无视中宣部和北京大学的非理性存在一样,日、美包括台湾的政治家都应该无视中国政府非理性的存在,走自己认为是对的路,而不是走讨中国政府高兴的路。这个世界上,只能让流氓适应君子,而不是君子迁就流氓。
   
   另外,中国政治家口是心非,别看他们整天高喊反对别国干涉中国内政,实际上他们个个内心希望文明国家干涉中国内政。为甚么?中国社会传统太深,政治家不愿冒改革的风险,可是他们人人都认可改革。如果有外力可借,以降低个人风险,达到改革目的,他们内心会欢迎的。
   

此文于2013年05月1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