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焦国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焦国标文集]->[我们本来就是妖魔]
焦国标文集
·遥望上古贤人隐士
·你达赖爷爷
·不必痛恨陈水扁
·我对中国民主化的三桩祈愿——杰出民主人士奖受奖答词
·揪出陈良宇毕竟是好事
·中非论坛该死
·人在欧洲想台湾
·火葬:河南乡亲的头号心病
·中日观点的零距离接触----2006年三月访日对话摘要
·中国民主化的微观好处——《我的良知很跋扈》自序
·杀人与宰羊不同了——写于2006年12月30日萨达姆受刑日
·我的横贯美国之行
2007年
·民主化从胡锦涛的头发开始
·陆建华案草菅自由
·把国家主席还给人民
·团团、圆圆名字起得不地道
·台湾不是胡锦涛的祖业
·中正纪念堂是民主台湾的耻辱
·黑窑案显缺乏新闻自由
·听图图大主教台北演讲
·那默克尔是你们北京吓大的吗?
·中国应当避开魔鬼软实力
·一中各表:谁表?如何表?在哪表?结果如何?
·让我来给中南海上堂西藏课
·别再一听说“独立”就想杀人
·涮涮北大德语系主任黄燎宇
·请《新华网》、《人民网》扭转词语恐怖
·中俄模式:大国极权主义的衰亡模式
·抹黑“记者无国界”没有必要
·共产党的感恩焦渴
·推敲皇甫平的几处用词
·我实际是个硝驴皮的
·为中国2012年全国大选而奋斗
·建议将四川震区建成政治特区
·“一胎化”让中国几无真正的头生子
·我来贡献一个有中国特色的和解思路
·民主是国家首要核心利益
·三鹿何掺假?只因心中无神
·我认识的张丹红
·魏玛一场中国朗诵会
·“自由欧洲电台/自由电台”的缘起和运作
·陈水扁两大错与两大功
·急也要,等也要,促也要----也谈中国改革前途问题
·西藏语言、文化和汉人移民问题之我见
·政统、道统与国民性
·胡锦涛先生大阅兵给谁看?
·中南海西藏课五讲
·中国何时能开办耶稣学院?
·钱学森归国公案的核心是他不顾职业伦理
·轮奸井冈山的闹剧可以休矣!
·讨伐李光耀侮辱中国人
·“洋秋菊”遭遇中国式妒恨
·亨廷顿结论经不起推敲
·习近平强见天皇的几个基本问题
·一个孔子学院有多大?
·请秦晖先生慎用“我们”
·我的二〇〇九
·别再张嘴等着老鸹屙
·赵紫阳逝世五周年纪念
·杨宪益生平几个疑点
·奥巴马出顺贞门不走顺贞路之我见
·中国人的非正常活着
·执子之手,与子偕死──记文革期间自杀的三位大师夫妇
·“六四案”辩护律师孙雅臣的跌宕人生(上)
·齐家贞和她的新著《红狗》
·“六四案”辩护律师孙雅臣的跌宕人生(下)
·就死的模式
·危地马拉和平转型的技术操作步骤——(之一)
·丢弃右派父亲骨灰盒的少年
·中国媒体的一厘米主权
·危地马拉和平转型的技术操作步骤(之二)
·危地马拉和平转型的技术操作步骤(之三)
·焦国标:危地马拉和平转型的技术操作步骤(之三)
·东德的秘密警察档案是怎样保留下来的?
·贫乏的前苏联一党独裁
·中国人民族主义国民性举隅
·危地马拉和平转型的技术操作步骤(之五,全文完)
·“交友不慎,误入歧途”——江天勇律师的维权之路(上)
·“交友不慎,误入歧途”——江天勇律师的维权之路(下)
·《黑五类忆旧》发刊词
·让中国成为人权、民主、法治的国家(上)——李和平律师的维权之路
·我的夙愿 (附《黑五类忆旧》第二期目录)-
·我的夙愿(附《黑五类忆旧》第二期目录)
·斯大林崇拜“盛况”回眸
·胡锦涛为何不回故乡
·中国人应该给租界恢复名誉
·让中国成为人权、民主、法治的国家(下)——李和平律师的维权之路
·你是篱上一根条(附《黑五类忆旧》第三期目录)
·从属血气到属圣灵——李柏光律师的维权道路(上)
·为什么会出现黑五类现象——附《黑五类忆旧》第四期目录
·从属血气到属圣灵——李柏光律师的维权道路(下)
·贱民的种类(附《黑五类忆旧》第五期目录)
·为政治文明及格线而奋斗——滕彪律师的维权之路(上)
·卖字办《黑五类忆旧》启事
·仇恨如何才能消减
·为政治文明及格线而奋斗——滕彪律师的维权之路(下)
·焦国标:为政治文明及格线而奋斗——滕彪律师的维权之路(下)
·焦国标:为政治文明及格线而奋斗——滕彪律师的维权之路(下)
·焦国标:为政治文明及格线而奋斗——滕彪律师的维权之路(下)
·焦国标:为政治文明及格线而奋斗——滕彪律师的维权之路(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本来就是妖魔

   
    有人说西方媒体妖魔化中国,我说实际上一些中国人的心灵早已变成妖魔,他们不相信事实,不相信真理,不信神不信鬼不信良心,只相信谎言重复一千遍就变成真理。他们说苏联垮台是美国之音作的祸,他们说中国国际现象差是因为中国声音太弱。他们是魔弹理论的信徒,是纳粹戈倍尔的子孙。
    美国之音的神通
   
    美国之音作祸的时候,苏联的对外广播也在作祸--祸害美国。自始至终,苏联的对外宣传力度都大于美国,无论是投钱的数量,还是电台的功率数和外语语种数,都大于和多于美国。几十年里,双方的对外传广播都使出浑身解数,掀起一阵阵妖风,企图吹倒对方,可是到头来功率大的、语种多的没有吹倒功率小的、语种少的,反倒被功率小的、语种少的吹倒,试问这难道罪在广播吗?决不是人家的广播把你吹倒,是你自己本已朽烂,本已该倒,美国之音是决没有这么大神通的。

   
    米洛舍维奇的夫人说:“我们坐在沙发上听着美国之音,等站起来的时候发现南斯拉夫已经垮了”。这句话什么意思?这句话的意思在我看来是南斯拉夫实在是作到家了,作阴天儿的作,作死的作。一跟稻草压死一匹骆驼,一口气吹倒一个邪恶帝国,这是史不绝书的,现在轮到南斯拉夫了。可是中国的新闻官不这么解读这句话,他们说这说明国际舆论环境非常重要,南斯拉夫是死在美国之音手里了。由此他们总结的经验是:“目前中国对国际舆论的影响还十分有限,……我们必须要建设有利于中国的国际舆论环境。”搜狐网的编辑根据这个精神制作一道标题:中国要《 做“国际舆论”的“制造”强国》。
   
    做“国际舆论”的“制造”强国?
   
    我们必须正告你们:如果通过你们加大功率、提高八度的办法,“自由民主是骗人的把戏”竟被制造成所谓“国际舆论”,就太没天理了。你们这是白日做梦!绝对没有这种可能性。狗屎赞美一万遍还是狗屎,谎言重复一千遍还是谎言,谎言可以蒙蔽所有人于一时,可以蒙蔽某些人于永久,却决无永远蒙蔽所有人的可能。纳粹的覆灭已经证明这一点,苏联的垮台再次证明这一点,你们至今还执迷不悟,摇唇鼓舌,误导中国,这是犯天条!“主权高于人权”决不可能被制造成你们梦想的“国际舆论”。
   
    不要一说意识形态差异就半斤八两,意识形态与意识形态差老鼻子了,有的意识形态比狗屎还臭,令人掩鼻唾弃,有的意识形态比鲜花还香,令人心驰神往。
   
    还是不要说西方“妖魔化”我们吧!我们必须承认,我们许许多多方面确实还是妖魔,我们一坑一坑的民工死在煤窑里却常常封锁消息,我们一村一村的人死绝于爱滋病却常常不许报道,我们一群一群的人遭受冤屈却上访无门自杀的自杀自焚的自焚,我们的小思怡饿死在家里二十多天没有人知道,我们的宪法明明写着保障言论自由却芝麻大的权力都可以随意扼杀言论,我们宪法明明写着结社自由而实际上你却决不可能成立哪怕一个同乡会,更不要说农会、工会,我们的宪法上明明写着游行的自由却实际上永远不可能有游行的机会,我们本身就是妖魔,我们天天看到听到我们比妖魔还要妖魔一百倍的令人发指的行径,我们自己比任何西方人都知道我们有多么妖魔,我们比妖魔更加不可救药的是我们本是妖魔却硬说我们是天使,我们明知自己是妖魔,西方媒体上指出的远远赶不上我们实际达到的妖魔程度,却硬说人家在妖魔化我们。这是我们最大的绝症!我们如果还想有救,就从承认我们本来就是妖魔这个前提上起步。
   
    中国已妖魔到病入膏肓
   
    有报纸引用南非驻华大使馆移民官的话:“来中国之前,我曾和一些3年前或5年前来过中国的人交谈过。他们问我,‘啊,你要去北京呀!你会后悔的,那儿很落后’。但是,来之后,我看到了这里的一切,我给他们发电子邮件说:‘你们所说的是我现在所在的北京吗?我们说的不是一个地方吧?’”这种不咸不淡的话被用来证明我们现在有多么天使。呸!穆加贝总统用五千万打造的豪宅能证明津巴布韦的富有吗?如果硬要证明,这只能证明你妖魔到病入膏肓。
   
    有人写文章说,“西方传媒有多可怕,中国就有多‘可怕’”;完全相反,中国有多可怕,西方媒体才有多可怕。有人写文章说,“暗流涌动,中国仍面临西方媒体的‘妖魔化’”;完全相反,我们面临的是妖魔蜕皮,自己再进化一点儿吧。
   
    有人写文章说,我们的话语权比我们的经济还要弱势。是的,你如果再继续吆喝“好香的狗屎,大家趁热吃吧”,你的话语权还要更弱。
   
    “发达国家要占到全球信息发布总数的76%以上。中国所发布的消息在这总数当中所占的比例相当少,就在这很少的比例当中,还有将近80%的原始消息来自发达国家。在整个互联网上中文的消息只占到了所有消息的4%,这里还包括了新加坡等使用中文的国家和地区。”
   
    什么是“更强大的中国人的声音”
   
    这是事实,然则你怎么看待这个事实?我告诉你:自古以来文化优势都不是罪恶,而是无上的功德,如同中国历史曾经的文化优势如四大发明一样;今天西方的文化优势就尤其是无上的功德,它比历史上任何曾经的优势文化都更造福全人类。
   
    “当世界惊叹到处都是‘中国制造’商品的时候,中国的文化产品进出口却存在严重的逆差。中国图书、报纸、期刊的进口是出口的4倍,音像制品、电子出版物的进口是出口的14倍,而在互联网上,英文资讯则占到93%以上。”
   
    这也是事实,然则你怎么看这事实?人们的眼睛是雪亮,你的物质商品好,所以“世界到处惊叹”;你的精神产品人家不买,就说明你的精神产品是垃圾。这还不简单吗?你还埋怨什么?
   
     凤凰卫视董事局主席刘长乐说:“尽管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一是华人,但从世界媒体的格局看,英语媒体占了80%,在全球传播体系中不可否认地占有强势地位。”在话语权争夺战中,中国应该向全世界发出“更强大的中国人的声音”。
   
    是的,我们应该向全世界发出“更强大的中国人的声音”,但是这声音必须是你手中攥着一把鲜花,然后找个高坡顺风高喊:“好香啊!快来买!”如果你手中攥着一把臭狗屎站在高坡上顺风而呼:“好香啊!快来买!”那你就等着看好儿吧。
   
    原载《动向》
   
   (博讯2005年7月24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