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忘記歷史的民族沒有前途]
胡志伟文集
·小流氓小混混怎能冒充歷史學家?
·南京總統府軍用電話台有七人為中共地下黨員
·致國軍於死地的是劉斐郭汝瑰
·致國軍於死地的是劉斐郭汝瑰
·致國軍於死地的是劉斐郭汝瑰
·毛澤
·毛澤
·葛佩琦晚年吐露真言:胡宗南愛才,疏於防諜
· 張戎的作品是「遵命」文學
·中共現當權派需要一個英籍華人為它們搖旗吶喊
·忠貞廉潔 剛毅樸實
·蔣公親臨靈堂弔祭,賜匾「功著旂常」
·福祿壽三全的貴婦嚴幼韻
·嚴幼韻的祖父嚴信厚做過李鴻章的幕僚
· 前夫壯烈成仁 後夫名揚中外
·楊光泩為國軍將士的冬衣和藥品募集了一萬兩千美元
·嚴幼韻終於堅持到日寇敗亡
·張學良口述自傳記述的顧嚴苦戀
·黃蕙蘭同軍閥張宗昌有一腿
·黃蕙蘭同軍閥張宗昌有一腿
·嚴幼韻慈悲為懷
·顧維鈞摘戰犯帽 楊光泩重修陵墓
·如果沒有杜魯門對國府禁運軍火武器兩年,蔣介石絕不會兵敗大陸,也不會有對
·嚴幼韻對中華民國過於涼薄
·出版中文版嚴傳的中和出版社胸無點墨、不知丁董
·——介紹衣復恩將軍《我的回憶》——
·四平戰役時出動百多架次投擲炸彈逾百噸
·執行大陸偵照任務二二O次遍及大陸卅餘省
·南越副總統阮高祺曾係衣復恩將軍麾下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每一個機場迎接蔣公人潮千千萬萬,萬頭躦動
·傅作義讓共軍開進北平後不斷地自己掌嘴、摑臉
·全國人大香港代表廖瑤珠是衣復恩的乾女兒
· 介紹《國共名將風雲錄——抗戰篇》
·二戰美國運往海外的作戰物資,用於太平洋戰區者僅戰2%
·蘇軍將
·國際學術界不重視中國抗戰是由於政客們竄改史實
·中共不斷重復「國民黨消極抗戰妥協退讓」的讕言
·大陸修史往往小事清楚大事糊塗
·杜聿明父親是前清舉人
·研究近代史時,絕不能把過程略去不談
· 國民黨失大陸是由於現代版「蔣幹盜書」
·杜聿明病危住院揶揄郭汝瑰
·不唯上、不跟風、不給當權者抬轎
·國軍戰機進入大陸多達一萬五千餘架次
·大陸史著慣於譏諷國軍高官飯桶濃泡、一
·兩次從蒲台島反攻大陸的流產嚐試
·《第三勢力運動史》
·張發奎是唯一獲准攜槍抵港的前朝軍人
·李宗仁在美國公開宣稱他在華南有幾十萬遊擊隊
·空降海南島的卅多人,全部被俘處決
·反攻大陸的「總司令」竟變成對台統戰的馬前卒
·美軍轟炸機十七架誤炸六寨鎮死軍民七千
·十二萬美金收購李宗仁
·張發奎回憶錄對中國現代史的補充
·程的西裝口袋中裝著《性史》及春宮淫畫
·陳濟棠妻莫秀英在香港有九十八處鋪租收入
·淺論《陳君葆日記》
·日記中頻頻出現各界名人
·陳君葆生平事跡
·陳君葆日記一百冊千萬字
·若干秘聞正史從未提及
·斯大林對孫科說有朝一日中國強大起來,會把外蒙歸還給中國
·殖民地教育誤人子弟
·陳君葆欽佩蔣介石不為武力所壓
·陳君葆讚賞蔣介石對日不屈不撓
·讚賞蔣介石對日不屈不撓
·淪䧟三年零捌個月附逆
·陳君葆對附逆的經過語焉不詳
·陳君葆同日本憲兵特務酬酢頻繁
·陳君葆錯估世界形勢輕視人民力量
·陳君葆 日記尚有價值編校水準甚差
·《陳君葆日記》編校怠惰 佛頭著糞
·博士編輯不知雷鳴遠張蔭梧
·一生真偽有誰知?——讀曹汝霖《一生之回憶》有感
·海峽兩岸對曹汝霖均持貶辭
·曹汝霖謗滿天下實拜國定教科書之賜
·《一生之回憶》大部份尚近事實
·曹汝霖同日本的千絲萬
·曹汝霖 拒任偽職晚節可風
·英美公使逼迫老袁接受廿一條
·廿一條并非曹汝霖簽署
·西原借款日方血本無歸
·官修教科書舛錯甚多歪曲歷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忘記歷史的民族沒有前途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忘記歷史的民族沒有前途
   中共耗用大量民脂民膏以電影、電視、小說、教科書等各種形式歪曲、竄改抗戰歷史。對比之下,中華民國朝表現十分軟弱,總統府的國史館推行去中國化自然沒法說,連國民黨的黨史會也降格為黨史室,六十多人的人事編制砍到三人。然中共能耗十幾億元去修纂《中華民國史》和《清史》,硬是以權力與金錢去掌控歷史的解釋權,世界上很少有一個國家像中共,統治者把一部歷史變為謎語,來訓練子民們的智力。在中國幾千年悠久的歷史中,都很難找到一個時期,統治者如此成功地把許多史實隱瞞起來,或肆意顛倒,使國人久久地生活在一片混沌之中。在記憶中,我們只是拍過「八百壯士」,出過〈華夏八年〉〈松花江畔〉〈滾滾遼河〉等膾炙人口的抗日小說,但隨著老一輩的作家陳紀瀅、姜貴、田原、紀剛等人的凋零,在台灣似乎後繼無人,幸虧有將門之子李永中先生挺身而出組織中華民國軍史研究會,才使我們的父兄英勇抗戰的事蹟被湮沒的憂慮有所緩解。每當在大陸舉辦的中國近代史研討會上辯論前述敏感話題時,本人總有單槍匹馬孤軍苦戰之慨,希望今後也那一類的學術討論場合,不再陷於舌戰群儒的艱苦境地。
   最後我想以一句名言作為結尾:忘記自己歷史的民族是一個沒有前途的民族,祈海峽兩岸的中國人共勉之。
   感謝兩位蕭公子邀請我出席這一盛會,也感謝成社長露茜女士賜給我與關國暄一個「資深寫手」的頭銜。遺憾的是,未悉典出何處?本人從彼岸羅竹風主編的十三冊《漢語大詞典》與夏征農主編的十二冊5888頁《辭海》以及此地張其昀主編的十巨冊《中文大辭典》中都找不到此一「新名詞」;從《最新林語堂漢英詞典》、梁實秋主編的《遠東袖珍漢英詞典》以及劉達人主編的《劉氏漢英辭典》中也找不到所謂「寫手」的英譯名詞,只能查到carpenter、bricklayer、stonemason、craftsman等詞,也許稱「稿匠」更爽,希望貴為花旗國大學教授的成女士有所指教。謝謝諸位!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