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民間史料比官方正史更鮮活更具體]
胡志伟文集
·孔捷生稱阿海"樣衰加口臭"
·阿海竊密 惹出大禍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9
·
·銅鑼灣書店顧客眾生相
·軍方人士出手闊綽
·禁書作者多數在大陸
·大陸土豪說:這年頭還有誰再五講四美
·大陸土豪說:這年頭還有誰再五講四美
·共幹買書托運 害得店員坐牢
·「可惜這些書都帶不過海關,我就坐在這兒看個飽吧!」
·銅鑼灣書店顧客眾生相之九
·善有善報 惡有惡報
·人間有情 迴肠荡氣
·禁書是封建社會的產品
·疲兵孤戰捍天地 陸沉最後一將星
·第一戰區司令長官統率四個集團十六個軍)
·平息伊寧叛亂陣亡十員將官
·與十倍共軍浴血苦戰,死守成都
·胡宗南「擁兵百萬不抗日」嗎?
·血戰八晝夜收復官道口、西峽口
·孤軍力戰六小時,擊破孫傳芳主力,攻克杭州
·率三萬官兵苦戰松潘八個月
·松潘成為十萬共軍埋骨之所
·張戎為什麼仇恨胡宗南?
·毛澤
·在槍林彈雨硝煙瀰漫的戰場裏,只有我一個女同志陪著主席……」
·成都之役正副師長殉節九人
·胡宗南將軍「引虎入川」
·張戎父親縱容部下將俘虜處死後挖心臟下酒、強姦地主家庭妻女後割乳處死
·冤怨相報,永無休止
·張戎父母文革挨鬥是天道好還
·胡部將領頗多視死如歸,不成功,便成仁
·涇渭河谷戰役斃傷共軍兩萬七千人
·數千里赴援之胡宗南部制勝出奇全師保地
·小流氓小混混怎能冒充歷史學家?
·南京總統府軍用電話台有七人為中共地下黨員
·致國軍於死地的是劉斐郭汝瑰
·致國軍於死地的是劉斐郭汝瑰
·致國軍於死地的是劉斐郭汝瑰
·毛澤
·毛澤
·葛佩琦晚年吐露真言:胡宗南愛才,疏於防諜
· 張戎的作品是「遵命」文學
·中共現當權派需要一個英籍華人為它們搖旗吶喊
·忠貞廉潔 剛毅樸實
·蔣公親臨靈堂弔祭,賜匾「功著旂常」
·福祿壽三全的貴婦嚴幼韻
·嚴幼韻的祖父嚴信厚做過李鴻章的幕僚
· 前夫壯烈成仁 後夫名揚中外
·楊光泩為國軍將士的冬衣和藥品募集了一萬兩千美元
·嚴幼韻終於堅持到日寇敗亡
·張學良口述自傳記述的顧嚴苦戀
·黃蕙蘭同軍閥張宗昌有一腿
·黃蕙蘭同軍閥張宗昌有一腿
·嚴幼韻慈悲為懷
·顧維鈞摘戰犯帽 楊光泩重修陵墓
·如果沒有杜魯門對國府禁運軍火武器兩年,蔣介石絕不會兵敗大陸,也不會有對
·嚴幼韻對中華民國過於涼薄
·出版中文版嚴傳的中和出版社胸無點墨、不知丁董
·——介紹衣復恩將軍《我的回憶》——
·四平戰役時出動百多架次投擲炸彈逾百噸
·執行大陸偵照任務二二O次遍及大陸卅餘省
·南越副總統阮高祺曾係衣復恩將軍麾下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每一個機場迎接蔣公人潮千千萬萬,萬頭躦動
·傅作義讓共軍開進北平後不斷地自己掌嘴、摑臉
·全國人大香港代表廖瑤珠是衣復恩的乾女兒
· 介紹《國共名將風雲錄——抗戰篇》
·二戰美國運往海外的作戰物資,用於太平洋戰區者僅戰2%
·蘇軍將
·國際學術界不重視中國抗戰是由於政客們竄改史實
·中共不斷重復「國民黨消極抗戰妥協退讓」的讕言
·大陸修史往往小事清楚大事糊塗
·杜聿明父親是前清舉人
·研究近代史時,絕不能把過程略去不談
· 國民黨失大陸是由於現代版「蔣幹盜書」
·杜聿明病危住院揶揄郭汝瑰
·不唯上、不跟風、不給當權者抬轎
·國軍戰機進入大陸多達一萬五千餘架次
·大陸史著慣於譏諷國軍高官飯桶濃泡、一
·兩次從蒲台島反攻大陸的流產嚐試
·《第三勢力運動史》
·張發奎是唯一獲准攜槍抵港的前朝軍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間史料比官方正史更鮮活更具體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民間史料比官方正史更鮮活更具體
   事實上,本書之取材,亦本上述宗旨,苟有一得,必照錄之,無一字之刪減,藉以保存史料,為後之治國者參考。
   民間流傳的史料往往比官方的正史更鮮活、更具體,蓋因官方多忌諱,多清規戒律,而無官者一身輕,其言談百無禁忌也!例如退役上校廖光華在訪談中說出了八‧二三當日他親睹的血腥場景:金防部副司令官趙家驤慘遭炮彈削掉了下半身,當場喪生;站在小橋上的章傑副司令官整個人都粉身粹骨,事後僅在池塘中撈起一條腿和一雙鞋子;另一名副司令官、蘆溝橋抗日英雄吉星文胸部被八枚彈片擊中,延至次晨亦告不治。退役的退信連下士林宏熙透露,八‧二三那天,戰地所有電線都被共諜剪斷以致聯絡中斷五小時之久,「當時我們確見信號彈,匪諜就滲透在我們部隊中,所以我們抓了很多」。從兩位吳、張姓受訪者口中知,他倆都是韓戰中共志願軍戰俘,一九五四年由國府接運赴台,至一九五八年金門炮戰時都已升到士官階級,他們所以受到重用,一是因原本都是國軍戰士,在大陸戡亂時被共軍俘虜送到韓戰戰場充當人海炮灰,故其係有實戰經驗的老兵;二則在台灣本地徵募的充員兵,大部份畏戰怕死,有些怕得連走都走不動。空軍飛行官盧義勇說得更坦率,他說當時他與同袍聊天時,沒一人認為要反攻大陸,他個人也從未感覺到要反攻大陸。他還透露了國軍飛行員張迺軍、謝翔鶴等人因座機中彈被俘後,囿於已往十分落伍的「成仁取義」哲學而被國府當局拒絕正式遣返的不幸往事。他認為成仁不一定取義,倒反而會永遠喪失第二次勝利的機會。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