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 陋室随想笔录:伍继光教授的忠告]
贺伟华
·从天而降的六千元稿酬,催生捐献与使用计划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社论: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高智晟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国民党员戴平山
·《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闹市修行”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高峰
六、个人连载
·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我的公开“打狗行动”声明
·我的打狗行动续集
·从“林黛玉”出家、李银河被禁音想起
·纳粹帝国滋生崛起的土壤及其群众基础
·苏格拉底的“死亡之吻”——守法即为正义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利益诱惑、暗箱操作换来的究竟是什么?
·陋室随想笔录:电磁攻击又如何剥夺我的自由?
·陋室随想笔录:以亲身经历述说监控技术的发展
·陋室随想笔录:对精神控制与催眠术的感受
·陋室随想笔录:逐渐蒸发的生命活力???
·陋室随想笔录: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陋室随想笔录:地狱之门
·陋室随想笔录:睁眼说瞎话的女人
·陋室随想笔录: “泰坦尼克”家庭颠覆案后续---刻骨铭心的记忆
·陋室随想笔录:刑场上没有婚礼
· 陋室随想笔录:伍继光教授的忠告
·陋室随想笔录:《面粉厂的技术员经历》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我的打包工、维修工生涯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陋室门前的偶遇
·强权下的罪恶(2004年原稿)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一
·强权下的罪恶之二---自序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三---前言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四---当事人简介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五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之二)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上)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2)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 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3)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我被逮捕的真相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七、哲学与政治
·藏民启示录:中国未来的方向(1)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喝彩
·掀起拯救中国扒粪运动高潮、为新闻自由闯关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 递进民主:现代文明构筑之探索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论马克思主义的起源、发展及其本质
·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研究与批判对中国大陆公民维权运动的意义
·现代多元民主政治思想对马克思主义一元专制的回应
·现代文明思想库:读《现代民主政治〉心得之一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八、人文
·“非人状态”与“道德存在”
·“囚禁的亲情”
·夸父追日、天涯求梦之路
·中国——监控无处不在,一个全民动员的警察国家!
·童奴泪——响彻云天、泣轨神、惊天地的《同一首歌》
·信仰者的苦难
·燃起自由的篝火,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壮行
·官民冲突愈演愈烈.知识分子集体失语
·无法承载的生命之轻---鲜活消逝于五指之间
·从权力中心下放农村 并不意味着落花飘零、好景不再
· 老子的养生哲学与贾宝玉的出家
· 拯救与逍遥
·生存的意义生存的意义
· 生与死的抉择
·永远的丰碑
·半个世纪的法西斯专制,五十五年的民族悲歌
·奠基于苦难的史诗般经济学辉煌
·突破网络封锁之后,惊闻汕尾东洲血腥镇压有感!
·信仰危机与屈原自杀
·权力与金钱不是万能的
·信仰者的苦难---对“同唱一首歌”的亲身感受
·比尔*盖茨,知识经济、人文时代的宠儿!
·新年诗话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2(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3(连载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陋室随想笔录:伍继光教授的忠告

    陋室随想笔录:伍继光教授的忠告
   作者:贺伟华
    在走向未来的人生道路上,有许多的岔路,在岔道口,我们却不能犹豫、不能裹足不前,我们必须做出选择。究竟当初到湘大培训的选择是否正确,直到今天,我终于否定了原来曾经在瞬间产生过的想法,而做出了肯定性的回答。没有当初的正确选择,就没有今天坚强不屈的我,也无法独享这份来自上帝的考验与恩赐。我日益的相信苦难筑就辉煌、炼狱中生悲壮。而悲剧人格与悲壮情怀曾经如此沁人肺腑、感人至深的渗透我的骨髓、引起情感的震撼与共鸣。这就是我命中注定凄美的结局,这就是我梦寐以求、永志不变的孤傲。为了这份孤傲与凄美,也许会丧失很多很多,但却得以独享人世间谁也无法感受到的心灵感悟与冲击。把心灵的感悟变成字符、变成凄美的旋律,变成世代相传的音符与绝唱。这是一种怎样的快意?它又在多大程度上激起了强权者的嫉妒与愤怒?我还无法判断,但是我已经知道,人们即使有力量控制我的现在,却无法掌控我离世后的未来。北宋著名词人柳永一世功名不就、人生坎坷艰辛、被迫流落于烟花巷间,却留下了为后人所咏唱的无尽名曲与篇章。即使没有任何的身后之名,凭着个人的良知与判断,我也无法像伍纪光教授那样,让自己的命运与声誉任由强权与利益所左右。
    “耒阳人很坏,我四十岁之后,离开了耒阳,才找到了老婆。有本事的话你绝对不能回耒阳。”伍教授的忠告至今在耳边回荡,至今我都想不通为什么他在四十岁之后,还想着找老婆?为什么他不能够向主宰他命运的强权者勇敢的说“不”。当强权者叫嚷着让你没有家庭、没有地位、没有经济、没有未来的时候,我们可以明确的告诉他们,即使这一切都丧失,我们还是很快活,很幸福,而且还很有成就感!是金子,总有一天会发光的。当时的伍教授是否想到,当局可以让你今天娶妻、给你名利,但明天也可以让你丧妻、让你身败名裂。它时刻主宰着你的沉浮、遥控着你的快乐与痛苦,这才是人生的最大不幸。
    也许伍教授的真实情况并不是这样,也许他是在强权者的鼓动之下给我说了一些“假话”,但是他在开学典礼的大礼堂,我说听到的来自讲台的第一句话,竟然是他当着上千人令人震惊的点了我的名字,之后的这些忠告则更是让人意外万分的。许多年之后的今天,我终于意识到这与其说是“忠告”,还不如说孙家通过伍教授的口在向我宣战,从此,一场没有硝烟的暗战在我毫无知觉的情况下拉开了序幕。

    记得当年在湘大培训的耒阳人就有近百人,而在校读书的耒阳籍学生就有几百人之多,我一个普通的代培生,没有任何的学业优势,更无任何的社会关系与地位,却意外的引起了一个堂堂的大学教授的“情有独钟”与“关爱”。这种受宠若惊与震撼对当时的我来说是无法言表的,直到今天,我都一直在追问一个从来就没有机会听他一堂课的培训生何以获得这种宠爱,这种“忠告”隐含着多少不可告人的“隐私”?何以伍教授仅仅因为自己的不幸就把所有的耒阳人一棒子打死?
    记得当时听了“耒阳人很坏”这句话之后,我的内心是相当反感的,我不敢辩驳,但我心里明白什么地方都有好人与坏人、好人与坏人没有绝对的界限,这世上从来既没有绝对的好人,也没有绝对的坏人;然而,当时我不明白的是在这个社会里,只有当权者才是绝对的好人,才是绝对“善”的化身,开罪强权,意味着万劫不复。以权势为根据、以家族为背景的封建伦理,及以帮派义气为根据、无论是非善恶的封建传统主宰着这个还未开化的封闭小城,家庭宗族的所谓私德代替了现代文明社会的公德及普世的道德价值判断标准成为了人们潜意识中不由自主的是非根据。人并不仅仅因为他来到了城市,他就改变了自己根深蒂固的封建观念而迅速的演变成文明社会的公民,观念的转变往往需要几代人的努力。强权者及大众的行为往往是不由自主受到了封建礼教与包办婚姻思想的影响。他们因此而判断我是一个传统背叛者也就是不足为奇了。
    由此我得以心情平静的分析孙贺两家的思想脉络,寻找孙家得以暗中联合所有可资利用人力资源的道德根据及人民区分善恶而借此疯狂起来的凭据。让这其中的所有人找到集体性迫害及压抑情绪得以宣泄的理由、让这其中所有男女无论贞操与道德而灵魂扭曲的变态与疯狂的根据,大概它的起始点不是什么“伟大、高尚”的共产主义理想在作怪,而是人性中的阴暗面在作孽,是六亲不认、权力割断亲缘的文革式的余孽在作怪,然而,让人感到奇怪的是,它的终止点却是以背叛无产阶级革命为理由。
    “孙平英,一个长得并不丑陋的女人,贺竟敢不放在眼里!他也不想想,得罪了孙大镇长意味着什么?”,“你既然看不上她,你就不要在十九岁读书时在给母亲的回信中答应这门亲事!竟然让一个女子无法和她喜欢得难舍难分的未来婆婆生活在一起!这是多么的不孝!他的母亲如果再敢认这个不孝之子也没有好果子吃。在人屋檐下,还怕你不低头!”,“你自视清高的贺伟华算什么东西,竟敢看不起我孙家的公主,除非你是同性恋或好色爱漂亮,这样大胆的人耒阳还没有出生!”把孙家想得高尚点,也许这成了他们动员亲朋好友集体埋葬我的理由。
    如果把孙家看得更清楚一点,我却不得不感叹这种家庭的无耻与龌龊,当中共为了摆脱这种为世人嘲笑的尴尬境地而忙于脱身之时,当人们列举我曾经与自己亲弟弟在童年发生过的嬉戏与争斗,并把它作为集体性愚弄与迫害的理由而为中共脱罪之时,我不由得想起了孙家的大儿子孙小平把与我争斗的弟弟藏到了他的单位,然后散布舆论说“这小子这样勇猛,长大了一定会杀人!”这件事,难道仅仅因此,他家就制定了要用女色与集体性迫害致我于终生蒙羞蒙耻屈辱而亡的杀人于无形的计谋?我那所谓弟弟的嚣张之词---“他天生就是被人玩弄的!”---或许是我后来无法否认的心知肚明的佐证;湘大培训毕业前弟弟在郴州一个公园约见我游玩然后让我的一个痴呆病的小学同学带着两个小女子在我面前装疯卖色也是我无法回避的佐证;湘大才培训毕业回家,社会上的地痞流氓帮派势力都成了我弟弟的狐朋狗友而与我面前日夜的耀武扬威也说明了这一点;伍教授的耒阳亲戚、住在我家对面的东风医院伍院长则在我回家后几乎每天没事找事的提着他家用来解手的尿桶穿过一条十多米的走廊把尿液倒在我的窗前则是当时我无法回避、必须面对的问题,而后来他突发癌症、自知来日不多而挨家挨户告别之时却一语道破了天机,我终于明白强权者竟然是通过他与伍教授、与湘大党委取得联系的;而最后,所有这一切集体性迫害都败在我的手下,参与骗婚迫害的谢某从此无人敢娶其为妻之时,那从来对我暗藏杀机的弟弟却莫名其妙破天荒的在我面前痛哭流涕而乞求我的放弃与妥协也不证自明的说明了这一事实。我终于得以确定原来孙家及自己的亲弟弟原来是这一系列莫名其妙、无法意料事件的始作俑者,而利用国家公权力把问题政治化则是他们深谋远虑、彻底埋葬一个弱者的手段。由此,后来频频出现所谓市长、书记、南下老干部、老红军的私生女、武警高干都陆续参与到这一集体性行动当中就不足为奇了。直到今天,人们实施的计谋与手段还和事件始作俑者的作为如出一辙而表现出明显的“孙小平化”的特征、人们对我的评价还来源于孙家的刻意构陷之词也是不证自明的事实,我由此得以做出正确的判断而不再落入权势操控下永无止境的罪恶陷阱,并无论世事如何浮躁沸腾,也从此得以独享与世无争的平静生活,并把斗争的锋芒直指这一导致人间地狱的万恶制度。这既是中共当局不愿看到的,也是让孙家无比忌恨却又无可奈何的。
    至此,我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所谓的包办婚姻不过是有预谋、有计划的集体性迫害与愚弄的第一个加害于人的罪恶陷阱。而强权者以此为基础而把问题政治化以动员全社会的参与则是中共当权者的一贯思维方式与惯用手段。
    从个人经历的个案而联想到芸芸众生的劳苦大众的生死祸福是如何掌控于强暴者的一念之间而导致命运不能自主则是我二十多年来不断思考的思想主题,它最终向我揭示着一个弱小的个体,面对集体性的疯狂与迫害,他是否有获胜的可能?用一生的抗争与不屈向强权者说不,是否必定意味着万劫不复?而现代专制暴政得以存在的政治思想理论的第一根本性假设:权力就是正义!它的思想渊源与理性根据究竟在哪里?如何颠覆这种以强权为根据的罪恶人治社会而寻求一种法治上的正义来给予无处伸冤的受迫害的弱势群体以法律上的援救则命中注定成为我一生为之奋斗的生命主题。我,作为一个弱小的个体,于偶然的机会得以战胜不可一世的强权,并不意味着人人都有这种幸运。因此通过每一个弱者的不屈抗争而建立起制度性的法治与正义,才是终止在强权社会泛滥成灾的这一丑恶现象的根本性手段与唯一希望所在。
    基于个人的处境及与社会获得广泛交流途径的彻底隔绝,我除了个人的亲身经历之外,无法取得更多的得到证实的事例以佐证我的思想。我只能不厌其烦的沉醉于对往日的回忆为媒介以把我的观念公之于众,并幻想着它有益于公众的革命性思想启蒙及最终导致这一罪恶的人吃人政权的彻底崩溃而建立起人人平等的宪政民主国家。
    如果说在1985年到湘大学习之前有幸能够独自体验到来自宗族及权势的、步调一致的伤害而感到一种莫名而难以言状的痛苦的话;那么到了1987年之后,以权势为根据的家族性迫害则演变成了黑社会化、政治化的集体性疯狂。在这种情境下,原本羞怯老实、温文尔雅的女性在心理变态、扭曲疯狂的强权者的鼓动下,纷纷的以服从强权者的意志为借口作为自己放弃原本天赋的淑女秉质而找到了得以肆意堕落自己的理由,在下一部分,我的《睁眼说白话的女人〉一章讲重点陈述一个典型的这类女子的形象及她的复杂矛盾的心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