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非政府组织与团队归属---生命意义的自我赋予]
贺伟华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七、哲学与政治
·藏民启示录:中国未来的方向(1)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喝彩
·掀起拯救中国扒粪运动高潮、为新闻自由闯关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 递进民主:现代文明构筑之探索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论马克思主义的起源、发展及其本质
·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研究与批判对中国大陆公民维权运动的意义
·现代多元民主政治思想对马克思主义一元专制的回应
·现代文明思想库:读《现代民主政治〉心得之一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八、人文
·“非人状态”与“道德存在”
·“囚禁的亲情”
·夸父追日、天涯求梦之路
·中国——监控无处不在,一个全民动员的警察国家!
·童奴泪——响彻云天、泣轨神、惊天地的《同一首歌》
·信仰者的苦难
·燃起自由的篝火,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壮行
·官民冲突愈演愈烈.知识分子集体失语
·无法承载的生命之轻---鲜活消逝于五指之间
·从权力中心下放农村 并不意味着落花飘零、好景不再
· 老子的养生哲学与贾宝玉的出家
· 拯救与逍遥
·生存的意义生存的意义
· 生与死的抉择
·永远的丰碑
·半个世纪的法西斯专制,五十五年的民族悲歌
·奠基于苦难的史诗般经济学辉煌
·突破网络封锁之后,惊闻汕尾东洲血腥镇压有感!
·信仰危机与屈原自杀
·权力与金钱不是万能的
·信仰者的苦难---对“同唱一首歌”的亲身感受
·比尔*盖茨,知识经济、人文时代的宠儿!
·新年诗话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2(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3(连载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 拯救与逍遥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非政府组织与团队归属---生命意义的自我赋予
·被变质馄饨毒倒的人究竟有多少?
·一封导致被关疯人院的信件
·贺伟华:巨星陨落、光耀千古
九、杂文
·要“磁浮”?要奥运?还是要人权:论上海民众和平散步的意义
·要猪的竞技,还是人的奥运:回复王思源先生的奉劝
·裸照门:张柏芝的坦荡与阿娇的“虚伪”
·我命中注定自由、孤独的走过!
·网络大时代----专制政权的末日!
·新闻自由的意义:减肥致死案引发的扒粪挖贪风波
·缅甸军政府的血腥镇压、 中国责任与奥运
·或许我们难逃宿命,却在反抗宿命中获得自由!
·高山遣返案 中共指控真假莫辨
·《百姓》总编黄良天,开启拯救中国的“扒粪运动”
·辩论主题:八九民运是否真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
·利益驱动下的权力疯狂、民生苦难与官民对立
·走向覆灭的特权腐败阶层(之一)
·为即将爆发的中国革命正名
·中国共产党在未来五年内分解成两党势在必然
·新左派劳工维权者的崛起---对掠夺性权贵资本的清算?
·评论:谁是抗战的主力---历史的真相
·在中国动用坦克、军警镇压平民,不叫“屠杀”!
·黄金高真是腐败分子吗?
·“宪政改革”,一个多么富有欺诈而鼓舞人心的称谓!
·官办媒体、主流话语之外的第二种声音----心灵之声
·人权与民权的关系
·民权运动与人权运动的内在渊源及关系界定
·中美首脑工作会晤----中国的“崛起”?抑或西方的没落?
·越南的政治变迁给中国人民的启示
·与老农的通信存档---难道你真是中共特务?
·自由主义不是冤大头:制度性缺陷是中共权贵腐败与堕落的根源
·中国从来就不缺独立思想者,所缺者宽容的环境
·新的“文革领袖”在哪里?访民期待您!
·关注民王炳章与杨天水两先生的不幸命运---与暴君的斗争与妥协
·从天赋人权看中共得网络监控
·“持不同金钱者”的诞生与力量
·荆楚,在强权者膝下,你做了些什么?
·揭开ZYZG《自由中国论坛〉的面纱,警惕中共布下的陷阱
·从倒扁浪潮看台湾的制度监督缺陷与法治无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非政府组织与团队归属---生命意义的自我赋予

   
   作者:贺伟华
    凡是经历过文革的大陆中国人都知道,集体与团队归属究竟意味着什么?当整个国家就是一个大集体、一个大社群时,个人只有融入这个大集体,在集体中充当某一个角色,即使是一个普通的螺丝钉,他的生命意义与价值由此得以赋予。一旦某些地、富、反、坏、右为这个集体所揪出,成了阶级斗争、群众运动的批斗对象,那么他的生命意义与价值就被强制剥夺。凡不能忍受耻辱、践踏与孤寂的人、凡不能自我赋予生命意义与价值者,往往走向绝境,选择自杀。作为群居的动物,人需要同情、需要认同、需要情感的归属,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强制孤立隔绝受害者作为最残忍的精神酷刑,近半个世纪来为中共最频繁的、最大规模的使用,它企图以此来消灭受害者生存的勇气、否认受害者的生命意义与价值,从而达到杀人于无形的目的。然而,中共没有看到,生命的意义、生存的价值是自我赋予的,它不需要来自强权的恩赐,像王炳章、杨天水这等政治犯,即使一辈子面对孤独与炼狱,即使他们被强制隔离而与自己的社群、自己的朋友亲人失去了情感交流与联系的机会,他们同样能够坚强不屈的活下去,为什么?因为他们的崇高理想已经赋予了自我以生命的价值与意义。
    生命的意义在于自我赋予,还表现在我们日常生活的每一天里,在我的身边,在每日萍水相逢、擦肩而过的人群当中,我深深的体会到其中的奥妙。就拿我参与其中的耒阳东洲游泳队来说吧,这是一个自生自发,没有任何特意组织与安排而自然形成的民间团队。在两年以前,不过有几个老人在东洲公园滩头游泳健身,当时我每天在他们的上游河面上游泳。作为一个被刻意孤立与隔绝的受害者,我找不到任何愿意和我对话交流的人,然而,共同的兴趣与爱好却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联系,以至于能够超越于官方意识形态的禁忌而偷偷的交流几句。后来,我购买公园月票成了他们中间的一员。我们一起自发集资捐款、主动的参与到这一逐步发展壮大的团队建设中来,成员逐步增加、气氛日益的热闹、关系也越来越融洽。曾经有个中共的便衣目睹此情此景,不由得感叹说:“这里竟是一个什么鸟都有的地方!四类分子、国外特务也都在这里鬼混。”我高兴的从他的言语中听出了某种无奈与愤怒。
    在这个团队中,有来自社会底层的城郊农民、有来自城市的无业游民、有下岗退休而被改革开放的浪潮所抛弃者、有退居二线不再上班的报社记者。当然,也有在职的人大办公室主任、还有某单位局长或主任、还有公安干警多人,更有我这种被称“国外特务”的铁杆队员。那些曾经高高在上的中共官员,来到这里,一旦脱去他们的制服与伪装,身体暴露在阳光之下,原来和我们一样,都成了毫无遮盖的肉身一个。不再有地位与贫贱的区别,也没有那么强烈的意识形态冲突,我即使在这里大骂诅咒中共的无耻、流氓、下贱,大家除了笑笑,竟没有人还嘴。每当我在网上发布措辞激烈的文章以揭露中共的腐败与罪恶时,当局还不得不通过这些队员来好言相劝于我“不要奢谈政治”。

    对于那些下岗的、退休的、无业的及退居二线的人等来说,它们生命的意义已经被当局所轻视,他们生存的价值在当权者看来已经无足轻重了,甚至像我等一样,被认为是国家的负担与社会的垃圾,中共甚至恨不得让我等早死。然而,我们却像公园的野草一样,野火烧不尽、洪水冲不掉,春风吹又生。每每看到茁壮成长的这些野草,我都深切的感受到生命的顽强。在自任万物之灵、崇尚控制并以为万物皆为我所用者看来,我们就像这些野草一样,已经为社会所抛弃,园丁也看不到其对美化环境有任何的作用与意义,然而,它们却茁壮成长,枝叶繁茂、花儿娇艳,远胜过那些人工雕琢的刻意修饰与栽培。为什么会出现如此的远胜于雕琢的壮美景观?由此我得以悟出生命个体都有它自己的生存技能与方法,它们根本就不需要哪些所谓主宰一切的万物之灵的恩赐、褒奖与控制,只要没有人祸,它们都能茁壮的成长起来,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同样,对我们这些无业游民、下岗员工与农民来说,政府的恩赐与控制都是伪善而自私的。只要这些所谓的政府官员不再“为人民服务”;只要这些政府官员不再挨家挨户敲诈农民的各种费用;只要城管队员不再像土匪恶霸似的砸人家的摊位、夺人家的地盘、敲诈勒索无恶不作;只要中共不再垄断控制社会的一切资源与机会,那么,任何人都能够像茁壮成长的野草一样,通过自我奋斗在自己的天地里茁壮成长起来,这时,人民根据爱好、自由组合,在共同的团队与社群里赋予自己生命以价值与意义。
    既然报社的记者三十五六岁就被迫退居二线、既然我等自谋职业的一切机会都被中共强制剥夺、生命的意义与价值也被刻意的否认,那么,很好,我们就像野草一样,自我赋予生命以意义。我们组成属于自己的社群、构筑自己的娱乐空间与家园,把精力放在一草一木的精心爱护与栽培上,在每日的劳动与奉献中寻求生命的意义。从无到有、从几人到近百人,游泳队的规模已经越来越大,我也深深的感受到它日益引起政府的关注,也许那一天,政府会刻意摧毁掉这一基于兴趣、认同与团队归属所自生自发的民间社群;也许某一天我等会被有计划的排挤出这一爱好团体之外,然而,作为民间自治团体,它的价值已经体现出来了。农民自治是如此、工人自治是如此、社区的居民自治也是如此,不需要什么党支部;不需要什么政府的支持、恩赐与控制;只要人们的共同兴趣、团队认同与归宿感,即使没有任何的利益驱动,人们也能通过自治而成就属于自己群体的理想与目标。
    作为独立而有尊严的个体,就像那草木一样,人---天生不应该被裁制、被宰割、被鱼肉、被践踏、被孤立,他的生命意义不是来自强权的赋予,而是来自我肯定所带来的内在创造力。社群与团队的凝聚力也不是来自某个外在威权、强制与恐吓,而是来自内在的向往与信仰。就像丧失了归属感与信徒的社群注定会瓦解一样,丧失了内在信仰者的中共政权也注定会分崩离析、土崩瓦解。只有来去自由、自愿组合的团队与社群才是永恒的,就像那野草一样,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