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 拯救与逍遥]
贺伟华
·陋室随想笔录: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陋室随想笔录:地狱之门
·陋室随想笔录:睁眼说瞎话的女人
·陋室随想笔录: “泰坦尼克”家庭颠覆案后续---刻骨铭心的记忆
·陋室随想笔录:刑场上没有婚礼
· 陋室随想笔录:伍继光教授的忠告
·陋室随想笔录:《面粉厂的技术员经历》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我的打包工、维修工生涯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陋室门前的偶遇
·强权下的罪恶(2004年原稿)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一
·强权下的罪恶之二---自序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三---前言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四---当事人简介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五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之二)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上)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2)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 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3)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我被逮捕的真相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七、哲学与政治
·藏民启示录:中国未来的方向(1)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喝彩
·掀起拯救中国扒粪运动高潮、为新闻自由闯关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 递进民主:现代文明构筑之探索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论马克思主义的起源、发展及其本质
·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研究与批判对中国大陆公民维权运动的意义
·现代多元民主政治思想对马克思主义一元专制的回应
·现代文明思想库:读《现代民主政治〉心得之一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八、人文
·“非人状态”与“道德存在”
·“囚禁的亲情”
·夸父追日、天涯求梦之路
·中国——监控无处不在,一个全民动员的警察国家!
·童奴泪——响彻云天、泣轨神、惊天地的《同一首歌》
·信仰者的苦难
·燃起自由的篝火,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壮行
·官民冲突愈演愈烈.知识分子集体失语
·无法承载的生命之轻---鲜活消逝于五指之间
·从权力中心下放农村 并不意味着落花飘零、好景不再
· 老子的养生哲学与贾宝玉的出家
· 拯救与逍遥
·生存的意义生存的意义
· 生与死的抉择
·永远的丰碑
·半个世纪的法西斯专制,五十五年的民族悲歌
·奠基于苦难的史诗般经济学辉煌
·突破网络封锁之后,惊闻汕尾东洲血腥镇压有感!
·信仰危机与屈原自杀
·权力与金钱不是万能的
·信仰者的苦难---对“同唱一首歌”的亲身感受
·比尔*盖茨,知识经济、人文时代的宠儿!
·新年诗话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2(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3(连载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 拯救与逍遥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非政府组织与团队归属---生命意义的自我赋予
·被变质馄饨毒倒的人究竟有多少?
·一封导致被关疯人院的信件
·贺伟华:巨星陨落、光耀千古
九、杂文
·要“磁浮”?要奥运?还是要人权:论上海民众和平散步的意义
·要猪的竞技,还是人的奥运:回复王思源先生的奉劝
·裸照门:张柏芝的坦荡与阿娇的“虚伪”
·我命中注定自由、孤独的走过!
·网络大时代----专制政权的末日!
·新闻自由的意义:减肥致死案引发的扒粪挖贪风波
·缅甸军政府的血腥镇压、 中国责任与奥运
·或许我们难逃宿命,却在反抗宿命中获得自由!
·高山遣返案 中共指控真假莫辨
·《百姓》总编黄良天,开启拯救中国的“扒粪运动”
·辩论主题:八九民运是否真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
·利益驱动下的权力疯狂、民生苦难与官民对立
·走向覆灭的特权腐败阶层(之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拯救与逍遥

    拯救与逍遥
   作者:贺伟华  
    也许是咆哮的海啸让自认为坚不可摧的大夏感到了无比的震撼----曾经如此坚定不移的信念已经倾覆;
    也许是怒吼的雄狮让这些自命不凡的天人合德的人中之王为之心惊肉跳----无所不能、主宰一切的历史王道者的悲哀;
    也许是卑贱者的于绝望中的痛苦挣扎激起了世人对这个丑恶非人世界的同仇敌忾;

    也许是作者的犀利的如剑之笔刺中了无道者的心脏而发出凄厉的哀嚎。
    世界突然间变得温柔的起来,希望之光如梦如幻的在自己面前闪现。似乎是因为你的痛苦经历应该变成小说、变成电影、变成传奇、变成残酷人性的满足,于是人们愿意以拯救、以逍遥、以金钱、以美色来再次诱惑一个曾经被无视、曾经被践踏、曾经被认为永远在劫难逃的卑微者。然而,这一切是否太功利、太现实、太没有来自上帝平等救恩的善意。如果作者是一个什么也不能表达出来的卑微者,难道就应该继续忍受曾经的没有尽头的煎熬?就如千千万万的永世被践踏的卑微者一样,我不过其中一员,我凭什么有资格独享救世主的救恩?面对现世的恶、人间的苦难,又有谁如基督耶稣的亲临---以自己的受苦来拯救人性的恶,以自己的复活来给人间以希望---苦难的灵魂由此得到慰藉,人间的善恶由此得到分辨,人类的灵魂由此得到升华。
    逃避与逍遥,永远不应成为我们的选择,只有正视现实的恶,人性的恶,才有可能领受神的救恩而产生抗争的力量。
     对于所有的异端,现实的恶如此的可怕,当所有人的为所欲为给之以伤害而绝不受到社会正义的谴责、不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当所有身边的人可以以各种可见或不可见的诡计手段随意置人于死地,长官的好恶成了一切善恶是非的根据;
    当卑微的弱势者的每一个愤怒的反抗都变成自己的罪孽;当自己的姐妹及母亲也如法西斯的盖世太保一样监视卑贱者的行动、参与王道者的阴谋;
    当现实的恶如影随形、密不透风的网罗着、窒息着每一个受害者,我们有什么理由认为这种客观存在是合理的?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为这种罪恶的制度提供合法性的根据?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不抗争而为之大唱颂歌?
     我们捍卫人人平等是因为今天的社会不平等太多了,甚至许多人从小就命中注定的被他周围的人判定为永生被人愚弄的对象、轻视的对象,成为人们满足丑陋心灵快慰的对象,许多人成为以家庭、家族亲缘及国家为依据的功利道德观的牺牲品,社会道德与伦理不关心个人的命运与祸福,只捍卫家庭、家族及国家的需要。
    封建社会的君臣关系、父子关系、人伦关系再次成为道德与伦理绝对价值。个人自由、父子平等、君臣平等倒是成了童话般的天方夜谭。儒家的道德伦常、忠孝礼仪再次成为王道政治的社会根基。正所谓“君要臣死,不得不死”、“母要子亡,不得不亡”。却没有人质问王道者的意志、家族长官的意志、父母的意志是否合理、合法或有什么理性的根据。
    红楼梦中贾宝玉的悲剧在现实中一再重演着,只因为他不亲近父母、不唯父母的意志而追求人类的真挚感情,他竟可以爱和自己没有什么亲缘的佣人、可以爱落寞的林黛玉,而把自己父母的爱、家族的意志不放在心上。这就是大逆不道,因此定要受到“命运”的捉弄与惩罚。现在又有多少人因此而判定为另类、为异端、为不受社会欢迎并容忍其存在的人?我们有什么权利无视儒家道德伦理的恶劣而对受害者的命运熟视无睹?一旦没有的社会正义与善恶是非的可靠标准,人的恶劣本性在受害者周围张扬着而不知自己人性已经堕落并应受到法律的制裁。
    一个公正平等的社会即使对人们普遍认定的另类也只能通过法律来制裁他、限制他,而不能把他当成群众性迫害的受害者。然而,中国的法治精神何在?除了王道思想的任意妄为、除了陷入虚妄的道德伦常,不再有真正意义的法律二字。今天的受害者不仅仅只有共产党历史王道的政治牺牲品,还有难以估量的虚妄道德伦常的受害者。而作为着两种罪恶兼而有之的受害者,自觉有至死与之抗争的责任,又岂能超然物外,逍而遥之。既然现实的恶是超越法律的恶,我们也用超越法律之如剑之笔直刺强制者的心脏。直至其生命的最后一刻。
   
    2005年4月29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