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陋室随想笔录:《面粉厂的技术员经历》]
贺伟华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论马克思主义的起源、发展及其本质
·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研究与批判对中国大陆公民维权运动的意义
·现代多元民主政治思想对马克思主义一元专制的回应
·现代文明思想库:读《现代民主政治〉心得之一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八、人文
·“非人状态”与“道德存在”
·“囚禁的亲情”
·夸父追日、天涯求梦之路
·中国——监控无处不在,一个全民动员的警察国家!
·童奴泪——响彻云天、泣轨神、惊天地的《同一首歌》
·信仰者的苦难
·燃起自由的篝火,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壮行
·官民冲突愈演愈烈.知识分子集体失语
·无法承载的生命之轻---鲜活消逝于五指之间
·从权力中心下放农村 并不意味着落花飘零、好景不再
· 老子的养生哲学与贾宝玉的出家
· 拯救与逍遥
·生存的意义生存的意义
· 生与死的抉择
·永远的丰碑
·半个世纪的法西斯专制,五十五年的民族悲歌
·奠基于苦难的史诗般经济学辉煌
·突破网络封锁之后,惊闻汕尾东洲血腥镇压有感!
·信仰危机与屈原自杀
·权力与金钱不是万能的
·信仰者的苦难---对“同唱一首歌”的亲身感受
·比尔*盖茨,知识经济、人文时代的宠儿!
·新年诗话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2(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3(连载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 拯救与逍遥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非政府组织与团队归属---生命意义的自我赋予
·被变质馄饨毒倒的人究竟有多少?
·一封导致被关疯人院的信件
·贺伟华:巨星陨落、光耀千古
九、杂文
·要“磁浮”?要奥运?还是要人权:论上海民众和平散步的意义
·要猪的竞技,还是人的奥运:回复王思源先生的奉劝
·裸照门:张柏芝的坦荡与阿娇的“虚伪”
·我命中注定自由、孤独的走过!
·网络大时代----专制政权的末日!
·新闻自由的意义:减肥致死案引发的扒粪挖贪风波
·缅甸军政府的血腥镇压、 中国责任与奥运
·或许我们难逃宿命,却在反抗宿命中获得自由!
·高山遣返案 中共指控真假莫辨
·《百姓》总编黄良天,开启拯救中国的“扒粪运动”
·辩论主题:八九民运是否真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
·利益驱动下的权力疯狂、民生苦难与官民对立
·走向覆灭的特权腐败阶层(之一)
·为即将爆发的中国革命正名
·中国共产党在未来五年内分解成两党势在必然
·新左派劳工维权者的崛起---对掠夺性权贵资本的清算?
·评论:谁是抗战的主力---历史的真相
·在中国动用坦克、军警镇压平民,不叫“屠杀”!
·黄金高真是腐败分子吗?
·“宪政改革”,一个多么富有欺诈而鼓舞人心的称谓!
·官办媒体、主流话语之外的第二种声音----心灵之声
·人权与民权的关系
·民权运动与人权运动的内在渊源及关系界定
·中美首脑工作会晤----中国的“崛起”?抑或西方的没落?
·越南的政治变迁给中国人民的启示
·与老农的通信存档---难道你真是中共特务?
·自由主义不是冤大头:制度性缺陷是中共权贵腐败与堕落的根源
·中国从来就不缺独立思想者,所缺者宽容的环境
·新的“文革领袖”在哪里?访民期待您!
·关注民王炳章与杨天水两先生的不幸命运---与暴君的斗争与妥协
·从天赋人权看中共得网络监控
·“持不同金钱者”的诞生与力量
·荆楚,在强权者膝下,你做了些什么?
·揭开ZYZG《自由中国论坛〉的面纱,警惕中共布下的陷阱
·从倒扁浪潮看台湾的制度监督缺陷与法治无力
·严重的自然灾难, 再次凸显出公众对政府的信任危机
·独立评论:不可抗拒的中国民主化浪潮与民族利益
·要有真的物权保障,必须反出一个“自由新中国”——论自由宪政下的广义财产观与制度性保障
·"天灭中共 " 标语无处不在,中共官员避祸自顾不暇
·你不应该抱怨,存在就是合理!
十、个人经历、技术、网络等相关知识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1)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陋室随想笔录:《面粉厂的技术员经历》

         陋室随想笔录:《面粉厂的技术员经历》
   作者:贺伟华
    今天是2006年4月13日,从4月8日开始,已经连续进行了几次身体康复与体能锻炼的游泳训练生活,身体日益变得轻盈而富有力量,满身的脂肪与横肉立竿见影的减去了许多,游泳竟是这样一种具有魔力的健身运动,能够让一个日益颓废、臃肿而没有生机的生命再次焕发活力,这种日益增长的活力又给人以不顾严寒挑战极限的勇气。当然,这个极限是针对个人的承受力而言的。
    入春以来难得一见的寒潮伴着零星的丝雨今天不期而遇的迎面而来,寒气严严实实的包裹着每一个人,平日热闹非凡的街头也清冷了许多,气温竟突然间降到了零上八度。在下午三点多钟,我例行公事般的来到了张飞公园滩头游泳馆,原以为今天也许只有我一个人来健身,到的场馆才发现有许多不顾严寒的勇士已经在翘首以待,等到我们每一个老面孔、老队员的加入。面对这一张张热情洋溢的面孔,一种久违而难得领受的群体归属感、亲切感油然而生。在这里,没有了的歧视、傲慢与刁难,倒有一种亲密无间的团队感觉。这时,我不由得回想起曾经有过的这种久违的感觉,大概也是在上世纪1983年到1985年在面粉厂工作期间才有过,虽然年代已久,然而,由于它的珍贵、它的稀有,在记忆中却历久犹新。我一边和大家在冰冷的水中奋力的向前方游着,思绪却回到了从前,回到当年告别饲料车间维修工生涯、开始面粉厂技术员工作的人生历程。
    记得那已经是1985年了,我在饲料厂工作一年多之后,在同学的提醒下,向粮食局工业股王股长提出了到面粉厂搞技术工作的要求,王股长惊异于我怎么在饲料车间当工人使用这么久他却还不知道,马上安排我到面粉厂技术室负责技术工作。与此同时,从郴州调来了一个粮校老校友邓德祥担任我们的厂长,面粉厂几乎同时从技术到高层管理换了新鲜的血液。

      邓厂长长得浓眉大眼、五短身材,是一个精力充沛、干劲十足的实干家,对于一个年轻单纯的成员的加入,他很是高兴,给予了我从精神鼓励到技术指导上的种种支持。记得当时我由于荒废了专业已经有一年多了,对面前的工作与任务有些不自信与畏难的表现,这时的邓厂长看在眼里,总是不失时机的鼓励过“慢慢来,没关系,你一定能够干得很好。”从他的眼里,除了看到真诚之外,还有一种殷切的期待。并在这种始终如一的关怀之中,除了面粉厂日常技术工作之外,我先后完成了成品打包输送工程的设计、七十万投资的面条车间设计工作。在虚心的学习与醉心的工作当中,我感觉到自己每一天都有进步、每一天都有收获。在他的支持与刻意鼓励与肯定之下,我终于从一个不称职的缺乏自信者逐步成长为一个堪当重任的技术员。为了方便我零配件更换、测绘制图后的对外加工工作,邓厂长又特意给我专门配置了一辆单车,并规定专车专用。当时那种亲如一家的团队感觉真好,没有谁嘲笑过我不过中专毕业,也没有谁说过我英语不好,更没有谁在我面前叫嚷什么“考不上大学、读不了博士就不能抬头做人。”大家好像都处于相对平等的团队之中,凡事有商量、有配合。
      这种叫嚷只是到了1987年我湘大培训毕业之后才从我的家庭内部开始变成全社会的一致声讨,仿佛读不了大学、上不了本科就是一种罪过;又仿佛全世界人人都读大学、懂英文,唯独我是一个例外。这时人们说什么培训的文凭不算大学毕业,只有你弟弟的大学本科文凭才能算文凭。此后,为了进一步的羞辱,才保送我弟弟直接去湖南医学院读研究生、读博士、到国外留学。现在想来,如果不是我奢谈政治,他又何德何能,获得当局给予的种种优厚待遇?他又哪有这种机会,特意拿着在欧洲各国拍摄的照片故意跑到我的面前自我膨胀与炫耀?这种天天来自身边的特意贬低与抬高,则显得那样的无聊与虚伪!大概接受了中共党文化熏陶的人,是没有什么亲情与人性尊严的观念的。再看到今天互联网上那些主动上门和我通信的人,也在刻意的配合着这一历时近二十年的贬低与排斥行动,我就得以明确的判断出中共的势力的所到之处。
      仿佛封杀了我一切的机会之后,我就会屈服于权力与金钱的暴虐之下,这真是可笑的痴心梦想!我一个几乎一辈子从没有机会抬头做人的人,还在乎你们与全世界的联合与封杀不成,又怎么还会幻想有任何的不切实际机会?今天的处境已经是我一生来最好的了,亲情终于回到了身边,我又何复他求?
      这种统治一切的力量,为达目的,时刻根据自己的需要制造各种舆论与谎言来控制这个世界,却又担心着一个被封杀者的声音为世人所共知而最终瓦解这种各怀鬼胎的松散联盟。它却没有想想,我还需要瓦解这种共同意志与联合吗?我还需要寻求任何人的庇护吗?难道所有这一切的主动权不都掌握在我的手中?我既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也不会和任何人妥协。我把真相告诉人类之后,我不再需要理会任何人而按照自己的意志走自己的路。目标就在前方,谁也没有这种超越性的权力说什么我没有选择信仰的资格。信仰是不需要博士文凭的,也不需要懂英文,它需要的只是人们内心的虔诚。何况,到了今天,即使我常年不看英文,英语也已经不错了。
      每每回想起当年,面粉厂就是我的家,外面基于亲缘的强权力量还不能渗透入我们这坚如磐石的团队,对我历来怀恨在心的弟弟也还在衡阳医学院读书,他的狐朋狗友还不能纠葛在一起,把我包围于其中。而更重要的是我不过是一个与政治毫无关系的普通技术员,还没有说过一句有关政治的言论。体制性强权与政府这时根本就没有想到有我的存在。
      只是到了湘大两年培训以后,我面对的情况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成了人们口中的所谓“特殊人才”,这时曾经亲如兄弟像亲人一样的邓厂长也已经另外一副面孔,而他的丈老子---一个六十来岁的老人、面粉厂的长丈----竟然变成了一个当众在食堂抢夺我的饭碗、故意找茬打我的人,经常性的老人与妇女来故意挑衅,当时已成了我生活中必须面对的一个问题,这种攻击让我既不能还手、也不能还嘴。如果有所例外,就是好斗、就是暴徒、就是一个不忠不孝应该否认一切、剥夺一切的叛逆者。至此,我终于用自己的生命感受到在中国,政治是多么可怕的一个词汇,而要把一个人打入深渊,最好的手段就是把他引入政治歧途,仅此一招,就可以让他永世不得翻身。
    在政治面前,无亲情、无兄弟、也没有了同事朋友之间的友情,一旦被视为政治异端,你一生中有过的任何矛盾与冲突就都被当局刻意的筛选出来,这些与此相关的人突然都变成了你的仇人,对你的总清算就开始了。所谓的好斗与血腥的名声,就是在这种不断轮番的挑衅你的忍耐极限中形成的。真正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一个崇尚精细与技巧的人,精益求精才是我的本质,从读书开始,为了抗拒外在欺辱,我都寻求着各种不同的保护伞。然而,一旦与政治相关,我就在劫难逃的在人们的刻意挑衅与侮辱之下日益的情绪恶劣起来,甚至有时变得奋不顾身起来。而不幸的是我不仅是反动,而且被认为思想超前于时代,成了一个必须彻底与世隔绝起来、孤立起来的另一个“黄泰”
      说到黄泰,也许大家都知道,他可是一个被全人类孤立起来的另类,一个小我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仅仅因为言论问题从此被孤立于社会,没有了亲情、没有了友情、没有了爱情,从此他只能在现实世界之外,于虚拟的网络世界之中,左突右闯,幻想突破人类的一致封锁。被迫信佛的他也被安上了“同性恋”“精神分裂症”等不同的称谓。然而人们根本就不明白同性恋得以形成的心理机理,它决不是在充满青春渴望却毫无和异性接触机会的情况下形成的,而是在一种完全的性解放腐败氛围中形成的异性厌恶症。黄泰有这个机会与条件吗?没有,他的言论道出了他的心态:“什么是先锋?先锋就是永不被承认,永远寂寞,就是自绝于人类……. 将一生的时间用于和世俗的斗争上,无论结局如何都是大悲剧.这是真正的牺牲.如果我象陶渊明一样逃到桃源,则可过上自由的生活.但我不愿.我宁愿将生命耗与无效的斗争中,甘于孤立.逃避现实的自由会使我终生不安.我的一生就是争取人的普遍自由的历程.”
      从他的言论中我们可以看到他的处境、他的绝望、他的抗争,一个刚刚步入社会的人,就像曾经的我一样,从生命的旅程开始,在全人类的封杀下,走向绝望的!在大陆,这种人又有多少?当人们嘲笑他在现实世界找不倒生的希望与情感皈依而只能借助于网络宣泄自己的情绪之时,当人类嘲笑这个在虚拟世界征服全球、纵横驰骋的人在现实中不过是一个走投无路的弃儿之时,人们是否想到现代民主制度的公正性正在于它对少数人的人生权利的切实保护。政府又有什么权利因为一个大学生的自由言论而彻底将他封杀于人类世界。迄今为止,他也和本人一样,处于政府的严密监控当中。与我不同的是,我有讨价还价的筹码,他却一无所有,政府根本就不需要在意他的感受与处境。
      正所谓祸兮福所至、福兮祸所倚,在沉浸于事业的成功与人生顺利的时刻,悲剧性的生命历程就已经不知不觉的拉开了序幕,这时在面粉厂的我正钟爱于事业并对自己的处境日益的有了一种自豪感,终于我也能独当一面承担起一个技术工作者的责任了,这对一个处境一贯卑微的弱者来说,是一种值得骄傲的成就。然而,这种成就感能够持久吗?是否不问政治就意味着人生安泰、永葆平安?当时的自己做梦也想不到仅仅因为不主动、不说话、不屈就包办婚姻或者是小时候和弟弟的争斗开罪了强权就会招徕飞来横祸。即使到了今天,自己宁愿相信后来的一切遭遇都是基于政治的人生迫害,而不是基于亲缘的强权打压。然而,当事件真相日益清晰的呈现于眼前的时候,我却不得不承认这一切竟是真的。
    在我正考虑是否针对孙家的挑衅性行为---让他的女儿孙平英带着一个男人在自己面前晃悠---而与曾经向我提及亲事的同宿舍兄弟谢高强表明自己的心愿,愿意和她妹妹公开的开始恋爱之时,在我正犹豫于当初的回绝与后来又主动要求而难于启齿之际。我的家人却不失时机的给我介绍了一个在医院工作的中专女毕业生邓某,同时以请求辅导成年高考为由而认识我的粮食局干部李德林也来到了我的身边,他们两一个得以占用了我的学习时间,一个得以占用我的个人休息时间。超乎想象的是他们两个原来就是一对。这时,强权者对我的控制与羞辱已经拉开了序幕,不知真像的自己却还蒙在鼓里而沉浸于眼前海市蜃楼般的幻影当中,竟与真正属于自己的幸福再次擦肩而过。邓某的漂亮确实有目共睹,然而第一次的见面场所却让一个没有这方面任何经验的男子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惶恐与窒息。记得当时我是手心与额头都渗着汗水从她那密闭的单人房间落荒而逃的。想象中诗意般的“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与现实中的情人初次见面竟然是如此的不同,以致于有了一种作践自己、青楼薄幸的感觉。这哪是恋爱?又怎一个堕落了得?超乎我想象的是这种办法竟然是孙家用来检验我究竟是喜欢漂亮女人还是同性恋的手段。在这一陷阱当中,无论我如何努力,都不可能获得属于自己的情感与婚姻。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