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为即将爆发的中国革命正名]
贺伟华
·陋室随想笔录:睁眼说瞎话的女人
·陋室随想笔录: “泰坦尼克”家庭颠覆案后续---刻骨铭心的记忆
·陋室随想笔录:刑场上没有婚礼
· 陋室随想笔录:伍继光教授的忠告
·陋室随想笔录:《面粉厂的技术员经历》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我的打包工、维修工生涯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陋室门前的偶遇
·强权下的罪恶(2004年原稿)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一
·强权下的罪恶之二---自序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三---前言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四---当事人简介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五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之二)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上)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2)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 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3)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我被逮捕的真相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七、哲学与政治
·藏民启示录:中国未来的方向(1)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喝彩
·掀起拯救中国扒粪运动高潮、为新闻自由闯关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 递进民主:现代文明构筑之探索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论马克思主义的起源、发展及其本质
·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研究与批判对中国大陆公民维权运动的意义
·现代多元民主政治思想对马克思主义一元专制的回应
·现代文明思想库:读《现代民主政治〉心得之一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八、人文
·“非人状态”与“道德存在”
·“囚禁的亲情”
·夸父追日、天涯求梦之路
·中国——监控无处不在,一个全民动员的警察国家!
·童奴泪——响彻云天、泣轨神、惊天地的《同一首歌》
·信仰者的苦难
·燃起自由的篝火,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壮行
·官民冲突愈演愈烈.知识分子集体失语
·无法承载的生命之轻---鲜活消逝于五指之间
·从权力中心下放农村 并不意味着落花飘零、好景不再
· 老子的养生哲学与贾宝玉的出家
· 拯救与逍遥
·生存的意义生存的意义
· 生与死的抉择
·永远的丰碑
·半个世纪的法西斯专制,五十五年的民族悲歌
·奠基于苦难的史诗般经济学辉煌
·突破网络封锁之后,惊闻汕尾东洲血腥镇压有感!
·信仰危机与屈原自杀
·权力与金钱不是万能的
·信仰者的苦难---对“同唱一首歌”的亲身感受
·比尔*盖茨,知识经济、人文时代的宠儿!
·新年诗话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2(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3(连载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 拯救与逍遥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非政府组织与团队归属---生命意义的自我赋予
·被变质馄饨毒倒的人究竟有多少?
·一封导致被关疯人院的信件
·贺伟华:巨星陨落、光耀千古
九、杂文
·要“磁浮”?要奥运?还是要人权:论上海民众和平散步的意义
·要猪的竞技,还是人的奥运:回复王思源先生的奉劝
·裸照门:张柏芝的坦荡与阿娇的“虚伪”
·我命中注定自由、孤独的走过!
·网络大时代----专制政权的末日!
·新闻自由的意义:减肥致死案引发的扒粪挖贪风波
·缅甸军政府的血腥镇压、 中国责任与奥运
·或许我们难逃宿命,却在反抗宿命中获得自由!
·高山遣返案 中共指控真假莫辨
·《百姓》总编黄良天,开启拯救中国的“扒粪运动”
·辩论主题:八九民运是否真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
·利益驱动下的权力疯狂、民生苦难与官民对立
·走向覆灭的特权腐败阶层(之一)
·为即将爆发的中国革命正名
·中国共产党在未来五年内分解成两党势在必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即将爆发的中国革命正名

为即将爆发的中国革命正名
   作者:贺伟华
    一提起革命,国内的所谓知识精英们、右派们、资本家们、曾经的用生命的代价奋不顾身参与到无产阶级革命中的无数劳动者们无不惊恐的回想起社会主义革命与政治运动所带来的灾难性的、毁灭性的、惨无人道的杀戮与暴虐、苦难与不幸;无不回想起中国历代王朝的更迭所导致的人间灾难;仿佛革命就是暴力的、政治的、反人类的、反人道主义的;仿佛革命不过是一些政治野心家对传统的颠覆、对社会正义的颠覆、对社会伦理与道德的颠覆;仿佛革命不过是一个阶级对另外一个阶级的暴力颠覆与专政。对平民百姓来说,他们绝望的认为无论谁统治他们,他们永远是奴隶、永远是臣民、永远是贱民;而革命者不过是暴民、是反人类进步的暴徒。
    这种思想的产生与这种思想惯性的沿续源于人们对共产主义革命根深蒂固的恐惧,源于革命的后果---更加残暴的现代专制主义的产生及其刻意之政治恐吓与暴虐。人们从此以偏概全、一点概面的否认一切革命,进而否认一切可能带来社会进步与发展的革命思想。从此他们看不到欧洲资产阶级对封建专制制度的革命所带来的社会进步;看不到美国的革命---用《独立宣言》宣告了英国殖民主义统治的结束,用南北战争废除了非人的农奴制,用黑人解放运动而解除了种族歧视与虐待;他们看不到发生在原苏联加盟共和国的颜色革命所带来的民主与法治、自由与人权;他们更看不到工业革命所带来的人类进步与发展、更看不到信息革命浪潮所带来了人类的空前繁荣及融合。仿佛革命除了暴力不再有其他的含义!

    今天我们有必要重新阐述与诠释革命的真正内涵与意义,为在中国已经爆发的思想革命及即将爆发的社会深层变革乃至革命正名!
    首先我们要说明的是,今天的革命是广义的、包括一切进步思想与行动的概念。它首先是对现实的、反人类进步、阻碍社会发展、侵害人民权益的陈腐恶制的反思与摒弃;是在思想领域、在人们潜移默化的潜意识中的一种日益强烈而愈加深刻的对旧的、恶的、侵害人们利益、丧失生命力的陈腐价值观念的彻底否认。如对马克思主义的公有制理论的陈腐观念的彻底否认、天赋人权观财产观的落地生根导致了今天此起彼伏、层出不穷的、自发的农民反暴力圈地、居民反暴力拆迁的公民维权革命运动,它预示着一个耕者有其田的时代的到来、它预示着受到宪法保障的公民财产权时代的到来,在此,广泛而深入人心的对马克思主义公有制理论进行彻底批判的思想革命奠定了已经爆发的公民维权运动的思想基础;如今天基于共产权贵利益的中共所主导的教育制度改革---教育产业化所导致的读书难的问题普遍而深刻的刺痛了每一个家长的心灵、窒息了几乎所有家庭的发展与前途,人们无不切齿而刻骨铭心、痛心疾首的发出了摒弃教育产业化恶制的呼声,期待一场新教育革命浪潮的到来。在此,侵害公民切身利益的教育制度为新教育革命浪潮的到来准备了人民群起而攻之的思想基础,我们可以预见,在全民的一致抗争之下。一场新的教育革命即将开始!
    一场思想革命的到来往往是建立在现实社会的不公与腐败之上的,当马克思主义的道德价值观与所谓坚定不移之马克思主义者的行径发生了深刻的背离乃至背叛之时,人们摒弃这种伪善之道德而反对腐败堕落、要求社会正义与公正的思想革命就已经开始了。这时,革命首先表现在于对这种道德价值观的质疑与反思,进而表现为对人性恶之本质的普遍认同,进而表现为对权力的制约与对制度性宪政公正的内在信仰与遵从。这时,在全民普遍的对所谓马克思主义者的腐败与堕落痛心疾首、疾恶如仇之下,一场反腐败、反专制、反暴政,捍卫宪法尊严与法治公正的思想革命就已经深入人心。至此,一场深刻而彻底的捍卫宪法尊严、匡复法治正义的震撼而激动人心的宪政革命即将爆发,而它的序幕已经拉开。在此共产权贵的普遍腐败与全社会的一致绝望为共产强权敲响了革命即将爆发的丧钟,并为革命思想理论的形成、全民一致的政治思想意志的形成准备了物质与精神土壤,奠定了革命的社会基础。我们可以预见,中国的颜色革命就在眼前!
    广大的中国劳工为了没有任何保障的每天不倒十元的收入而在非人性的、恶劣的工作环境中忍受长时间的艰苦劳作,挣扎于生死存亡的生命线之上,而政府与资本家及黑恶势力结合不断的践踏他们的人权、剥夺他们的收入、残害他们的身体。他们在无助与绝望中渴望着一个可以真正捍卫他们利益与人权的组织-----工会、农会等各种公民社团的呵护!他们无法奢望,他们除了忍受权贵的践踏与掠夺之外,只有团结起来,罢工、示威、静坐。这时,一场由个别自发而到有组织、有规模的劳工革命运动就已经准备好了思想革命基础及其滋生突然。说它的是革命,因为这种思想的形成,本身就是对旧制度的否认与挑战,它在日益强烈的要求迫使强权者做出退让,在国家与政府公权力之外建立起属于自己的公民社会、公民团体、公民社群!从而为一个能够保障各阶层利益的公民社会的形成及公正的政治思想理论的形成提供了普遍而广泛的群众基础。从本质上说,这种日益频繁的工人革命运动不是暴力的,它是在日益恶劣非人的境地中被迫一步步走向广泛联合与一致抗争。当他们的行动遭遇到强权者的暴力镇压之时。我们无法否认他们因此暴力抗争的合法性。我们更没有权力剥夺他们捍卫自己生命与财产安全的天赋人权。我们应该明白,政府的合法性来源于人民的同意。当他们遭遇到暴力镇压之时,任何人无法剥夺人民起来革命,推翻暴政的权利!我们无法否认草根革命的合法性与积极的社会意义!
    当千千万万的法轮功成员在残暴之法西斯武警的摧残与灭绝之时,当每年成千上万的劳工的生命为权贵利益的兽欲所埋葬,当几乎所有的劳动者丧失了他们原有的医疗保障、社会福利,当所有的公民丧失了法治正义下的天赋人权、财产与生命保障,当整个社会笼罩在黑社会化政府的暴虐与政治恐吓之下。我们却还在为强权者的所谓稳定奔走呼号,在他们绝望抗争与挣扎的灵魂深处残酷无情的刺上一把剥夺他们所有希望的利剑--否认他们为生存而抗争的天赋权利!在此,强权者的行为动机完全背离了人民的意志,它追求的不是人民的安居乐业、生活稳定、社会稳定;它拼死捍卫的是共产权贵千古不变江山的稳定!在此,强权者非人道行为与非人性本质已经注定了它最终走向人民的对立面,而赋予了人民起来革命,争取生命、财产及人身幸福权利的革命正义性。
    因此,我们说广义之革命不是暴力,更不是以暴易暴,但它决不排斥暴力革命推翻暴政的可能。也只有在这种威慑力量之下,强权者才可能认真考虑人民的意志、人民的疾苦、人们的愿望而像古罗马的公民维权革命运动一样,最终一步步的实现民主政治,为公民争取到天赋而不可剥夺的自由与人权、实现宪政法治。
    现在,我们从另一个方面分析卢梭传统的法国革命、马克思主义的暴力革命与洛克传统的资本主义革命的本质差别及由于他们政治思想与原则的不同所带来的完全不同的结果。十七世纪后,在科学发现、牛顿的伟大奇迹出现之时,整个欧洲无不为人类理性的伟大创造性能量所折服,人类对理性的崇拜在十八世纪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在这种历史背景之下,大体上出现了来两种思潮与理论,一种是相信人的绝对理性、崇拜人之理性力量的无神论,他们从对上帝的崇拜到对科学理性的绝对信仰,从而导致了自认为人类能够取代上帝决定历史命运的狂妄自大,从而导致了卢梭、黑格尔、马克思传统的哲学理论与思潮。他们相信人类只要遵从理性的指引,就能够达到他们梦寐以求中的理想王国,而他们作为超凡人已经具备了预知人类未来,决定历史命运的超能力。为了实现他们心目中的理想国,人类的所有公民要遵从他们的指引,交出自己的所有权利甚至于生命权,而为这一乌托邦理想而奋斗。这时出现了卢梭的契约论及之后黑格尔绝对精神、绝对理性,以及之后继承黑格尔之大统而提倡暴力革命、阶级斗争及无产阶级专政的马克思主义。他们无一例外的要求人们为了自己未来的天赋人权而放弃现有的天赋的、不可剥夺的人权。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在人们把所有权力交给国家之时,也就是人民遭遇灭顶之灾的时候。人民通过革命建立起来得国家机器瞬即背弃人民主权、主权在民的意志,而成了集颠覆一切之大权于一身的强权者肆意妄为的暴力工具。这时按照这些超人意志建立起来的国家机器不可避免的走向残暴与专制!
    而洛克传统的有限理性主义者们则相信人类的理性始终是相对的,人类永远只能够把握相对真理。人不是天使,他不可能取代上帝而创造出绝对理想国,更无法把握人类发展的历史。在他们看来人性恶的本质已经决定了人不可能成长为超人,人类也不可能出现拯救世界的超人。因此洛克的有关政府合法性基础的政治思想理论是建立在对人性恶的时刻堤防之上的。他的契约论首先强调的是人人不可剥夺的自由与人权,这种自由与人权是天赋的、不可渡让的。人们联合起来组成社会、组织政府的唯一目的就是捍卫保护人人平等、天赋不可剥夺的人权。因此政府的权力必须是有限的,政府也必须是有限政府。人民给与政府的权力不过是保障他们的生命财产安全,保障他们自由、自主的追求人生理想与价值、个人幸福与人生!而对人性恶的时刻堤防导致了他的三权分立、权力制衡政治理论的出现。遵从洛克资产阶级革命思想理论的指引,英国革命,美国独立革命运动及今天日益普及、深入人心的现代民主政治革命得以获得辉煌的成功。并给现代民主社会带来了持久的和平稳定,给他们的人民带来人人平等的自由与人权,幸福与安康。我们又怎么能够因为对马克思主义暴力革命的惧怕而排斥现代民主政治革命理论?
    革命思想与理论原则的不同导致了他们革命的手段与性质的本质差别,导致了现代民主政治革命只是号召人民砸碎铁锁链而获得人的消极自由;而马克思主义暴力革命不但要砸碎铁锁链,而且还要颠覆一切的传统与价值,摧毁人类的一切过往文明!这就导致了一部分人的积极自由对其他人的自由与人权的彻底剥夺与侵害,导致了暴力下无产阶级专政的出现!
    从本质上来说,马克思主义的暴力革命根本就不能够冠以具有正义与神圣含义的革命一词,它不过是对人类发展与进步的彻底颠覆与反动。是对文艺复兴、启蒙运动以来所建立的民主政治、法治精神的反动。是对人类文明的彻底颠覆及对中世纪专制黑暗时期的否定之否定!我们只有真正明白了革命的本质与内涵,革命的进步意义及革命给人类带来的过往辉煌。人们才有勇气强权者枪炮之下、在非理性统治力量的残酷镇压之下统一革命的意志,为自由与人权,为即将到来的民主法治社会而战斗!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