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关注民王炳章与杨天水两先生的不幸命运---与暴君的斗争与妥协]
贺伟华
·从泛蓝成员孙不二遭传讯, 看中国政治的未来走向
·民间自发农民减负组织的出现, 中国基层民主建政的希望
·杜绝血腥暴力殴打下的灾难性维权
·倡议全社会联动捐助孙不二行动,抗议相关黑社会无耻暴行
·被摩托车撞飞两米后所留下的残存根据
·贺伟华: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对中共暴行的调侃与轻蔑
·怀念飞雄——为铁窗中的英雄呐喊
·沉默的权利与民粹的“暴力”——为高律师正名
·从公民维权到民主运动,高律师的伟大尝试
·独立评论:对高是否认罪的“全民公决”很无耻!
·医疗减肥致人死命,医院门前人潮涌动、炮竹连天!
·《韩美整容中心》周健命案深入调查:赔款九十八万!
·我对《中国人权论坛宣言》签名的声明
·回张子霖先生话
·《中国人权论坛》及宣言签名真相
·刘建翔: 贺伟华指责荆楚是对的!2007中国人权(论坛)宣言起草和发表的经过
·三个和尚没水吃,怎么哪个宣言论坛还没有搭好!
·维权斗士郭起真素描
·论中国民运人士的两套衣
·由启靖"一家三口"的不幸遭遇想起——中共如何这般残忍,民主大业又怎一个棒打鸳鸯了得?
·请关注郭飞雄律师的命运
·关于请求支持《民主论坛》的公开信
·参与声援《两千万退党大潮》后的遭遇与感受
·诗魂力虹素描【在押维权人士、民主人士、自由作家档案】
·还原一个真实原本的高智晟
·一条导致作者被抓、百余人受调查的短信
·快讯:河南农民状告劳动教养制度违法,已获批立案(图)
·中国泛蓝前途依然光明,孙中山信仰者是它的后盾!
·对当局篡改我文章的特别声明
·快讯:耒阳市公安局门前警车被烧!
· 我针对中共之临界暴力控制策略实践的阶段性成果分析与感受
·我针对中共之临界暴力控制策略实践的阶段性成果分析与感受
·一九九八年以前中共当局对我个人迫害案例综合(1)
·国安的上门威胁、铁屋子里的对抗
·揭中共奴隶制黑幕 维权者贺伟华被抄家
·部分海内外营救文章:谁是精神病?
·就賀偉華需要說的幾句話
·自由在挣扎中冷凝(1)
·Skype-s.com行网络中奖欺诈,请大家小心上当!
·百姓座上议政席?试论南沙炼油化工项目能否上马!
·2008年1月中国民间群体维权事件分析与回顾
·雪灾之后,耒阳再度陷入停电、停水!
·关注南沙石化污染项目维权,保护生态环境
·中国农民土地产权革命系列报道评论:石破天惊!警察制止强拆,保护太平村村民
·有几百人被骗被吃迷药暴力关押:紧急呼吁营救奴工
·山西临汾村民集体维权成功,山海化工厂被勒令停产
·陕西劳工血铅中毒被解雇,130受害者集体维权 (图)
·奥运光环下掩盖的人权灾难、私权侵犯
·祝贺贵州民间第四届人权研讨会顺利召开
·中国爆发电力危机,大部分地区拉闸限电
·中国人权运动的困境与希望
·是民粹文革?宪政革命?还是权贵资本寡头专制?
·广东阳江涉黑团伙被剿灭,当地物价应声下跌
·北京"家乐福"发生顾客挤压事故 九人受伤无人过问
·郭泉事件,呼唤着中国的民主企业家
三、民主、革命与临界暴力革命理论
·论2008年中国农民土地产权革命的发展与策略
·谁是中国民主建政的力量源泉——论中国农民的亮剑精神
·对中国爆发农民土地产权革命的原因分析与结果预测
·民主运动与民间抗争临界暴力控制策略探讨(之一)
·民间反抗临界暴力控制策略:生物武器肉毒毒素的科学利用
·对话与争鸣:民主的真相
·中国民主革命正义性与必然性
·独立分析:答《穷人愈穷,中国是否需要革命》
·暴力与非暴力、革命与改良之辩证(之一)
·贺伟华:暴力与非暴力、革命与改良之辩证
·谁说打假、扫黑、批愚是民主运动的唯一出路
·泛绿、泛蓝与大陆同胞和衷共济,共筑中国民主辉煌
·现代民主社会与国家对中国艰苦卓绝的民主运动的历史责任与义务!
·全民的反抗,彻底埋葬中共特权腐败阶层(之一)
·递进民主:全民抗税---抗拒体制性权力腐败的第一步
·递进民主:实现权力制衡的第一步---与权力保持距离
·递进民主:多米诺骨牌效应---物价飞涨、房市崩溃、金融危机、银行倒闭
·递进民主:自由来源于天赋,不需要乞求恩赐
· 递进民主:现代文明构筑之探索
·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探索(连载)
·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探索(之2)
·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探索(之三)
·见证一个创造历史的时代:与联动参选地方人大之中国泛蓝成员的对话
·开历史之先河: 中国泛蓝联盟江苏组党!
·广义自私下的私权、公益、道德与法治正义
·新年伊始话革命:论革命的可能性——民主革命的突发性机遇与把握
·民主的真相:民主是真理吗?
·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四、六.四专题
·為了忘卻的紀念──僅以此文敬獻給六四大屠殺的英烈及其家屬們
·为自由而战,对六四的最好纪念
·六四烛光,与自由勇士共勉!
·十七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你究竟是羊还是狼?
·诗魂力虹——监狱又如何囚禁你的灵魂?
·八九那年代——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1)
·今年的六四,是我的生日
·八九那年代——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2)
·八九那年代(2)初稿
·八九那年代(3)——公民反抗与宪政民主追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注民王炳章与杨天水两先生的不幸命运---与暴君的斗争与妥协

    关注民王炳章与杨天水两先生的不幸命运---与暴君的斗争与妥协
   作者:贺伟华
    就在前天,我发表了《全民抗税---抗拒体制性权力腐败的第一步〉之后,当局在倍感意外的情况下似乎感到危机的就要来临,如果它不思悔改的继续继续腐败糜烂下去,可以想象,全民抗争的这一天肯定就要来临。于是,在第二天,当局于我游泳结束后回家的路上,让人陪我相伴而行,再从他的口里冒出些一语双关的语言,提醒我“刀剑不要磨得太利,伤人不要伤得太重,该手下留情的时候还是悠着点。剑客也有妥协的时候。”对方虽然装成使用手机在求一个与他通话的女人,我却很明显的听出了他是讲给谁听的。
    听到这话,我不由得感到,再不可一世的狂妄暴君,也有他解决不了的事情,它可以诱捕民主革命的首倡者王炳章先生,把他判为无期而让之永生丧失自由;它也可以把独立作家杨天水判刑十二年,让之再次遭遇无边的炼狱煎熬。然而它却至今拿一个最狂妄而胆大者没有办法,为什么?中共也有它自己解不开的死结,除了牛鬼蛇神的下三烂手段,它根本就奈何不了我。
    今后,中共应该明白,下三烂的流氓手段是毫无结果的,政治的问题,只有用政治的手段才能解决,这不是送上一两个女人可以一了百了!也不是金银财宝可以收买的!政治的难题只有用公开的政治协商与妥协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我一辈子面对中共的暗招,我很知道当局恨不得剥我的皮、抽我的筋、放我的血、吃我的肉。今天却对我优待有嘉,既不敢扣发我的工资,又还要好生优待的管我的吃住,水果、人参、点心应有尽有;每每出门,美女成排,供我观光;警车随行,怕我出意外;我出家人不沾女色,它就无可奈何的嘲笑我自恋;我一面吃中共,一面于网络、于媒体尽情的批判中共,它却打不还手、骂不还嘴,真是可怜至极。这种表现,已经大不如当年:可以随意扣我的工资、可以随意让社会各界来一起侮辱大骂、可以任意主宰我的个人生活“让我欢喜再让我忧”还可以让我的亲人痛下杀手至我于死地。为什么到了今天,曾经的豺狼突然变得如此的温驯。为什么被谩骂、被诅咒得狗血喷头的中共流氓至今还不敢对我下手?

    正所谓当局者迷,中共也许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它的绝招,就是背后诽谤,及不断的给予利诱的暗示,却从不敢公开的对质,为什么这样?我知道那是因为心里有鬼,这是中共及其官员的一贯作风,因其丧失了任何的隐秘性而起不到任何的作用。我今天的处境超乎想象的达到了最高境界,对现在的生活条件更是满意至极,能够专心一意的治学修行,能够传播自己的思想,能够为人类尽一份自己的力量。这是一种怎样的快意,为什么王炳章、杨天水两先生不能享有?为什么至今他们还遭遇没完没了的苦难,唯独我却超然世外?
    看来,对当局来说,有一个天大的难题,这个难题,就处于我的个人权利与自由处置的范围,我对我的私域权利实施专制,别人无权主宰我的个人意志,就像中共对中国人民实施专政一样,个人主权所在,谁也别想干涉。要达到目的,只能是两个专制者之间的政治妥协,而没有任何的其他解决途径!
    记得杨天水和我同年出生,我们具有共同的信仰、具有一样的秉性、还具有相似的遭遇,同时我们都是中国暴政下的的异议作者,不同的是他比我跟理性、他的文章没有我的狂妄、没有我的自我标榜、也没有我这么大胆。他的为人是我的榜样,他的品格更让我敬佩,不幸的是,他的苦难比我深重的多,凭什么他两度坐牢,而我却至今安然无恙,这很不公平,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言论与结社自由都是受到宪法保障的公民自由权利,因此当局也应该释放杨天水先生,起码和我一样。要不把我也逮捕好了,对于这一切,我早做好了准备。
    王炳章先生则是我心中敬佩的偶像,我们具有几乎完全相同的理念,我们都是中国民主革命的探讨者与实践者,我们都有着号召中国人民起来参加民主革命的理念与思路,经中国民权领导介绍,我们从此成了患难与共兄弟,王先生长我十多岁,我尊称他为大哥,对他的大作“中国民主革命之路 ”我期盼已久,恨不得一睹为快,至今没能到手。得知他却被中共当局诱骗到越南而遭绑架,最终判取无期徒刑,我很是愤怒至极。对于一个已经移居美国的爱国民主人士,这是很不公正的,可想而知,全球华人都在中共的监控之下,遭受防不胜防的恐怖与陷阱。
    至今王先生已经坐牢多年,我很担心他的身体状况,更为他的悲剧性命运而焦虑。如果他能够无罪释放而获得自由,我会因为高兴而在政治上改变以往的强硬态度,而赋予自己具有政治本质的人的理性与妥协性。
    这几天,得知杨天水先生被判十二年徒刑,想来是应该想办法解决问题的时候了,上次释放维权人士郭飞雄,当局表现就不错,希望中共辨明是非,不要做历史的罪人,与人为善,就是给自己多一条退路。从今往后,不要在我面前搞什么糖衣炮弹,王炳章和杨天水两先生的自由,是我的最大关切。两个专制者之间只有公开的政治妥协才可能解决根本问题。这是中共当局必须做到的,这是唯一的机会,不然就永远死了这份心。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