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探索(之2)]
贺伟华
五《共产受难者援助与救济》
·《共产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贺伟华(我的人权与人道事业)
·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
·从天而降的六千元稿酬,催生捐献与使用计划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社论: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高智晟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国民党员戴平山
·《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闹市修行”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高峰
六、个人连载
·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我的公开“打狗行动”声明
·我的打狗行动续集
·从“林黛玉”出家、李银河被禁音想起
·纳粹帝国滋生崛起的土壤及其群众基础
·苏格拉底的“死亡之吻”——守法即为正义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利益诱惑、暗箱操作换来的究竟是什么?
·陋室随想笔录:电磁攻击又如何剥夺我的自由?
·陋室随想笔录:以亲身经历述说监控技术的发展
·陋室随想笔录:对精神控制与催眠术的感受
·陋室随想笔录:逐渐蒸发的生命活力???
·陋室随想笔录: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陋室随想笔录:地狱之门
·陋室随想笔录:睁眼说瞎话的女人
·陋室随想笔录: “泰坦尼克”家庭颠覆案后续---刻骨铭心的记忆
·陋室随想笔录:刑场上没有婚礼
· 陋室随想笔录:伍继光教授的忠告
·陋室随想笔录:《面粉厂的技术员经历》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我的打包工、维修工生涯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陋室门前的偶遇
·强权下的罪恶(2004年原稿)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一
·强权下的罪恶之二---自序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三---前言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四---当事人简介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五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之二)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上)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2)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 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3)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我被逮捕的真相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七、哲学与政治
·藏民启示录:中国未来的方向(1)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喝彩
·掀起拯救中国扒粪运动高潮、为新闻自由闯关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 递进民主:现代文明构筑之探索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论马克思主义的起源、发展及其本质
·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研究与批判对中国大陆公民维权运动的意义
·现代多元民主政治思想对马克思主义一元专制的回应
·现代文明思想库:读《现代民主政治〉心得之一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八、人文
·“非人状态”与“道德存在”
·“囚禁的亲情”
·夸父追日、天涯求梦之路
·中国——监控无处不在,一个全民动员的警察国家!
·童奴泪——响彻云天、泣轨神、惊天地的《同一首歌》
·信仰者的苦难
·燃起自由的篝火,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壮行
·官民冲突愈演愈烈.知识分子集体失语
·无法承载的生命之轻---鲜活消逝于五指之间
·从权力中心下放农村 并不意味着落花飘零、好景不再
· 老子的养生哲学与贾宝玉的出家
· 拯救与逍遥
·生存的意义生存的意义
· 生与死的抉择
·永远的丰碑
·半个世纪的法西斯专制,五十五年的民族悲歌
·奠基于苦难的史诗般经济学辉煌
·突破网络封锁之后,惊闻汕尾东洲血腥镇压有感!
·信仰危机与屈原自杀
·权力与金钱不是万能的
·信仰者的苦难---对“同唱一首歌”的亲身感受
·比尔*盖茨,知识经济、人文时代的宠儿!
·新年诗话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连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探索(之2)

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探索(之2)
   贺伟华
   思想革命:对马克思主义思想残余的清剿
   人类文明的发展史,本质上说就是思想观念的演变史。没有人的思想

   解放、没有人的心灵自由,就没有思想的革命与创新,就没有现代文
   明的到来。“有什么样的民众,就有什么样的政府。”这句话充分说
   明了一个社会的主流思想是如何决定着国家与人民的命运。普遍信仰
   自由与民主的人民注定选择他们的民主政府,而没有权利意识的臣民
   也命中注定崇拜专制暴政。思想的解放与权利意识的觉醒才是中国实
   现现代民主政治的唯一希望。
   1、近代中国的思想演变
   为什么在中国出现过无数只有更迭、却没有发展与进步的封建王朝?
   为什么带来现代文明的欧洲也曾经沉寂于漫长的中世纪而裹足不前?
   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占统治地位的思想意识形态长期垄断而造成思
   想界死一般的沉寂与僵化,人的思想创造力、思想的发展与创新被禁
   锢,人被强制剥夺思想自由而堕落成没有独立人格与思想的低等生
   物,一旦没有的创造性的人,人类的发展必然停滞不前。
   无论封建王朝如何更迭、无论农民揭竿而起取得了多么辉煌的成功,
   封建的儒家王道思想、君权神授思想、残酷的封建礼教与等级制度没
   有变。当这种传统的主流意识形态牢牢禁锢着人们的思想、控制着人
   们的行为时,人的思想创造力、人的创造性潜能被扼杀、被禁锢,无
   论如何,也不可能中生出新的创造性希望;无论如何,也无法带来人
   类的飞跃性进步与新文明的出现。
   肉体的强悍、争斗与搏击,带来的无非是白骨如山、血流成河以及新
   的奴役、残酷与专制;只有思想的革命与创新才能够真正带来人类的
   飞跃性发展。人的思想、智慧与创造力是唯一的人类最宝贵的资源与
   财富,社会的进步、国家的繁荣、民族的振兴、人民的富足根源于
   此,它不在我们占有了多少外在的物质资源、也不在于我们有多么强
   大的军力,而在于我们有多少智慧的人。
   人类物质与精神文明的飞跃性发展不过是近400年的事情,人类经历
   漫长的摧残人性与禁锢思想的中世纪黑暗与停滞不前后,终于获得思
   想与人性的解放,迎来了一个伟大而光辉灿烂的飞跃性历史发展时
   期。文艺复兴、人的发现、宗教改革、科学的发现、启蒙运动、工业
   革命到今天的信息社会与现代民主政治的到来,人从匍匐的奴隶成长
   为具有独立思想、独立人格与尊严的个体;在这短短的四百年间,创
   造的物质文明与精神财富超过了上下几千年的所有历史时期的总和。
   当整个西方社会迎来现代民主政治、自由与人性解放、物资财富与精
   神文明的空前增长之时,我们古老而历史悠久的中华民族即使也涌现
   出了无数忧国忧民的仁人志士,如戊戌六君子的康有为、梁启超、谭
   嗣同;涌现出了为中华民族第一个引进现代西方文明的严复;涌现出
   了引领时代潮流的新潮自由主义思想家胡适等,整个中华民族却还深
   处封建王道思想与封建礼教的思想禁锢与控制之中不能自拔,思想的
   禁锢导致人的判断力、反思与借鉴能力的丧失,即使到了封建专制的
   晚清王朝土崩瓦解;即使孙中山先生所领导的辛亥革命取得胜利而建
   立起现代民主政治的中华民国,受专制暴政长期奴役的绝大多数国人
   却还没有摆脱封建王朝帝王将相的思想奴役与禁锢,在几千年封建专
   制王道思想潜移默化的熏陶与驯化之下,臣民依旧是臣民,人民大多
   还没有形成自由思想与独立人格、也没有权利意识,更无法真正领会
   带来人类现代文明的自由、民主、人权思想内涵,除了对西方物质文
   明的盲目崇拜之外,还不能通过选择、反思与借鉴来判断究竟哪些是
   精华、哪些是糟粕;除了乞求晴天再世为民做主之外,五四运动的自
   由、民主与科学思想还仅仅停留在大众的口号上,更不用说人权、宪
   政与法治思想的深入人心。
   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思想曾经缔造了一个亚洲的第一个民主共和国,五
   四运动也曾经日益的深入人心而给予了累累遭遇外内患、衰弱不堪的
   中华民族以中兴的希望。然而在军阀割据、外敌入侵、民不聊生、外
   忧内患交加的境地下,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崇高理想无法成为为大众
   所普遍理解与接受的主流意识形态得到发展;在纷争四起、兵荒马乱
   的年代,民众基本的生存问题遭遇到日益严重的威胁,法治的不健
   全、社会的不平等现象又加剧了日益普遍的仇富情绪。中华民族传统
   的“均贫富”民粹革命思想成了那个时代的主流意识形态。此时,苏
   俄马克思主义思潮的大举入侵,绝对平均主义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与
   传统的“均贫富”思想不谋而合。蛊惑人心的无产阶级专政、阶级斗
   争与暴力革命思想与传统的民粹革命思潮合谋而最终完成了对现代民
   主政治思想的彻底颠覆,在中共领袖毛泽东的身上我们可以看到中国
   传统的民粹革命思想与马克思主义的完美结合。
   就连国父孙中山也未能坚守住对现代民主宪政法治思想的信仰,以党
   治取代法治、以连俄联共取代多党制衡。民主政治思想的灾难性毁灭
   与蛊惑人心的暴力马克思主义思想的空前成功最终导致了中共极权暴
   政对民国的彻底颠覆。在此,马克思主义思想作为一种与中华民族王
   道思想兼容的民粹暴力革命思想,以其目的的高尚性、以其“伟大的
   乌托邦”理想成了大众所信仰的主流意识形态,成了人们为了未来而
   牺牲自己的自由与权利、乃至于他人生命的所谓“崇高追求”。
   只是到了这一主流思想导致了无尽的人间灾难、威胁着中华民族的生
   死存亡、导致了人性的堕落与经济的匮乏之后。人们才从三反五反、
   反右、大跃进、文化大革命等永无止境的政治运动中觉醒过来,而质
   疑这一几乎让中国人民丧失一切的主流意识形态与思想。阶级斗争的
   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从此走向衰弱而为绝大多数人民所唾弃,然而马
   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马克思主义的国家观、马克思主义的生产力
   与生产关系、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理论却还在意识形态领域控制着人
   们的思想、指导着国家的政策与行为。
   2、马克思主义国家观与政治经济学
   在此,我们有必要对马克思主义思想作更进一步的剖析,对马克思主
   义的政治经济学与国家观进行更深入的反思与批判,才可能明白这种
   思想为什么能够“力拔山兮”而撼动整个人类社会?才能明白为什么
   即使到了今天,人类社会已经摆脱了它的魔障与疯狂,人们的思想与
   行为却在潜移默化之中还难逃它的控制与影响。以至于中共中央组织
   召开闭门《西山会议》,组织知识精英讨论国家未来的改革方向时,
   还不能够摆脱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俗套,在经济领域的利益分
   配、私有化及市场化等方面争论不休,而不是在制度公正上寻求从根
   本上解决问题的办法。唯有贺卫方教授勇敢的占出来,对中共的特权
   与制度公正问题提出了质疑。
   首先我们要说,马克思主义思想从诞生之日起就是以消灭国家、实现
   世界大同、实现经济绝对平等为其根本目的。基于这一根本性目的,
   他蔑视任何的有关国家的政治思想理论,而史无前例的从经济学的角
   度,把国家定义为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暴力工具。由此,任何
   形式国家的反社会、反人类性被其刻意的凸显出来,为其消灭国家、
   乃至于消灭构筑国家的一切政治思想理论寻求理论思想上的依据。其
   颠覆一切国家形态及政治思想依据的目的昭然若揭。从此,国家既不
   是基于人民同意的公共成果与产品,也不是任何神权政府、封建王朝
   刻意美化与捍卫的政治形态,而是一切罪恶的根源。
   在他看来,因为国家这种政治形态的存在,才有了私有制、才有了社
   会分工与阶层分化、才有了经济领域的阶级剥削与压迫。只有消灭国
   家、消灭私有制、消灭社会等级与分工,才可能消灭人的政治权利及
   基于公共利益追求的国家政治形态,才可能在全人类实现经济利益的
   绝对平等而将人堕落成仅仅追求物欲的经济动物。从此,作为社会中
   的一员,作为关心共同利益的群体社会的一员,人的本质不再是政治
   性的,人不过是经济学意义上追求利益最大化的经济动物,为了彻底
   清除人的自私思想,每一个人都需要思想改造与教育,剥夺人的经济
   权利的所谓绝对平均的“计划经济配给制”与无私奉献的思想教育成
   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一个主要部分。消灭了国家,人丧失了政
   治权利与自由而堕落成经济动物;消灭了财产所有权与社会分工,人
   丧失了经济的权利与自由而变成马克思主义乌托邦理想中没有任何个
   人权利可言的螺丝钉。常言说得好:“人都是国家的,还谈什么权利
   与自由!”在共产党的思想词库里面,根本就没有个人权利与自由的
   概念与词汇;56年来,除了物质层面的灾难外,最大的灾难就是在国
   人的心中,不遗余力的彻底清除了权利意识与自由精神。
   要实现消灭国家这个根本性的目的,马克思从经济领域寻求到了他的
   思想突破口,任何社会都存在的分工与构成国家组成部分的各阶层间
   存在的经济差异,成了这一经济学家制造仇恨与血腥斗争的软肋;各
   社会阶层与阶级之间的矛盾、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之间的矛盾被无限扩
   大化,基于人与人之间能力与机遇的差别而导致的经济不绝对平等等
   经济问题成了马克思颠覆国家政权合法性基础的强有力根据;成了他
   借此摧毁一切既往的政治思想理论、意识形态及建立于其上的国家的
   强有力武器。社会各阶层之间的互相依存与合作关系被它的剩余价值
   理论刻意的描述成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从而首创了一个用经济学理
   论来界定国家定义的概念──国家不过是一个阶级压迫另外一个阶级
   的暴力工具。既然国家是非正义的暴力与压迫,那么被压迫、被剥
   削、被暴虐的人民就有了暴力革命彻底摧毁国家这一政治形态及其政
   治思想的理由。从而为制造人们之间的仇杀与暴力革命提供了理论根
   据。
   基于这一根本性目的,马克思才从始至终致力于对国家机器的批判与
   阶级矛盾的煽动、致力于对任何形态的国家机器的彻底摧毁,而鲜有
   国家政治理论的建设性构筑与构想。这就造成了之后所有社会主义国
   家在实现其乌托邦理想──世界大同──之前如何构建其政治制度的
   巨大难题。当共产党以经济的理由、用暴力的手段颠覆了人类的一切
   政治文明之后,他们没有了可供利用的一切政治资源,他们只有以经
   济学的理论代替构筑社会正义的政治思想、以在特殊的战争时期所不
   得以实施的物资配给制──计划经济──代替人类社会原本自生自发
   的社会分工与经济形式、以暴力强制实施的掠夺性物资财富重新分配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