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探索(之2)]
贺伟华
·现代民主社会与国家对中国艰苦卓绝的民主运动的历史责任与义务!
·辩论主题:八九民运是否真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
·独立评论:铁窗民运的误区与王道政治的悲哀
·公开台独,将为中共军备扩张及军事占领提供借口
·伊朗核问题的本质
·《全球化战略、文明冲突与独立评论》周刊2007年3月5日
·争鸣:是市场决定论、物质决定论还是自由决定论、观念决定论?
·《全球化战略、文明冲突与独立评论》周刊2007年3月13日
·公开信:与叶路先生讨论"民族的反省与自我完善能力"及美伊冲突
一、教育、医疗、社保与腐败
·“盛世”危言:危机正在逼近(上)
·警世危言:危机正在逼近(中)
·快讯:因报道肉价涨到15元真相,收到衡阳国安大队传讯通知
·学生群体抗争频发,中国教育革命风暴的前奏(上)
·学生群体抗争频发,中国教育革命风暴的前奏(中)
·校园群体抗争事件频发 教育垄断体制是祸根-2006年十大新闻回顾《十》
·大陆校园群体抗争事件 是喜是忧?
· 危机与治理(一)
·危机与治理(二)
·危机与治理(三)
·教育体制改革,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
·政治对教育的危害
·学校家长会后想到祖国的教育改革与出路
·三十个省市社保基金侵占严重,继续让窃贼为人民管钱?
·胡温当局反腐,仅仅是权力斗争的需要吗?
·上千万的现代化公安装备与派出所投资,给我们的启示是什么?
·危机与治理: 官商合体的中共政权朝不保夕,危机就在眼前
·银行坏账突破9千亿,金融危机就在眼前
二、突发群发事件与维权抗暴
·◆不再上山打游击,我把中共踩在脚下◆
·草根维权、民间反抗运动对民主建政的意义
·2007年4月份的民间群体反抗、维权运动分析
·“非人状态”与“道德存在”——赵承熙悲剧、李文现象的启示
·◆大陆多家企业职工被迫签署“离职合同”,引发群体抗议!◆
·从文章篡改,看中共如何争夺民运的维权主导权
·“就是被打死在监狱,也不进精神病院”
·2007年12月中国民间群体维权事件分析与回顾
·2007年11月中国民间群体维权事件分析与回顾
·2007 年10月中国民间群体维权事件分析与回顾
·2007年9月份中国民间群体维权事件综述与分析
·2007年6月份中国民权、人权相关群体事件回顾
·2007年5月份中国大陆群体突发事件回顾
·2007年5月份中国大陆群体突发事件回顾
·2007年4月份重大群体突发事件回顾
·2007年3月份群体突发事件回顾与分析
·民权与人权、民间群体抗争与民主之辩证
·大规模群体冲突事件背后的社会理性构建动力与文明进程
·公民维权运动的成就与十大成功维权案例回顾
·2007年3月份民间突发事件回顾
·2006年11月群体突发事件回顾与分析
·贺伟华:2006年10月群体突发事件回顾与分析
·2006年9月群体突发事件回顾与分析
·2006年12月群体突发事件回顾
·【中國在線】由四川大竹事件引發的思考
·2006年维权运动的反思
·如何走出维权的困境——关于民权运动的思考
·如何走出维权的困境——关于民权运动的思考(之二)
·贺伟华:从维权时代的困境,看中国政局的未来走向(上)
·贺伟华:从维权时代的困境,看中国政局的未来走向(中1)
·维权促进民主的策略——非政治的政治
·贺伟华:改良的误区与维权的本质
·贺伟华:献给铁窗中的绝食英雄-----怀念飞雄
·民主革命对递进民主的公民维权的促进作用
·中国的阿尔卑斯,中国的十字架---援救智晟
·中国乡村保甲民团的启示---上訪無效 中國農民自組護地隊
·中国民主化的希望所在——论北京民众捍卫“狗权”的群体抗争
·中共不亡,天理难容——论敌我化人民内部矛盾的“军队应急预案”
·抗议北京当局侵犯人权的非法行径,还高智晟家人以人身自由?
·耒阳电广宽带公司中断服务,用户工作受阻、造成经济损失
·官商合体野蛮强制拆迁,民告拆迁公司三年未果
·快讯:《维权风云》网刊编辑网络连线被切断,网刊发行工作受阻近四天
·抗议中共政府抓捕中国泛蓝张子霖,破坏纪念国父孙中山活
·就虚假“耿和声明”,抗议当局阻断司法程序、加害高律师
·贺伟华:孙不二被殴至今伤势严重,医疗费用昂贵
·从温海波匿名抛出“耿和的声明”,看当局的伎俩、手段与终极动机
·快讯:维权抗暴网站编辑北川被非法关押七小时
·耿和绝望了、母亲哭了、人心死了!
·由陶君的出逃,想起国内民运人士的遭遇
·高智晟被捕,是否药物摧残?
·公民维权的政治思想基础与法律根据(连载)之一
·公民维权的政治思想基础与法律根据(连载之二)
·公民维权的政治思想基础与法律根据(连载之三校正)
·公民维权的政治思想基础与法律根据(连载之四)
·公民维权的去政治化,中共分化瓦解异己的阳谋
·中国民运未来与拿破仑精神
·新的一年---法学家的春天
·响应高智晟律师的号召,倡议“中国民权运动绝食日”
·高智晟律师,冲锋陷阵是战士的工作!请你回到你的未来规划指挥部去!
·郭飞雄先生,我们心目中的英雄!请更勇敢些!
·现代民主社会与国家对中国艰苦卓绝的民主运动的历史责任与义务!
·全球公民绝食抗暴维权运动的普及与策略之我见
·对叫嚷“投机民运论者”的一点看法
·贺伟华:与高智晟律师同步绝食声明
·法学家的悲壮
·站在维权第一线的政治家,永远是时代的主流
·绝食者的笔录: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向兽行宣战---论强制拆迁
·从中国国情咨询网维权成功,看大陆新闻自由的发展走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探索(之2)

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探索(之2)
   贺伟华
   思想革命:对马克思主义思想残余的清剿
   人类文明的发展史,本质上说就是思想观念的演变史。没有人的思想

   解放、没有人的心灵自由,就没有思想的革命与创新,就没有现代文
   明的到来。“有什么样的民众,就有什么样的政府。”这句话充分说
   明了一个社会的主流思想是如何决定着国家与人民的命运。普遍信仰
   自由与民主的人民注定选择他们的民主政府,而没有权利意识的臣民
   也命中注定崇拜专制暴政。思想的解放与权利意识的觉醒才是中国实
   现现代民主政治的唯一希望。
   1、近代中国的思想演变
   为什么在中国出现过无数只有更迭、却没有发展与进步的封建王朝?
   为什么带来现代文明的欧洲也曾经沉寂于漫长的中世纪而裹足不前?
   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占统治地位的思想意识形态长期垄断而造成思
   想界死一般的沉寂与僵化,人的思想创造力、思想的发展与创新被禁
   锢,人被强制剥夺思想自由而堕落成没有独立人格与思想的低等生
   物,一旦没有的创造性的人,人类的发展必然停滞不前。
   无论封建王朝如何更迭、无论农民揭竿而起取得了多么辉煌的成功,
   封建的儒家王道思想、君权神授思想、残酷的封建礼教与等级制度没
   有变。当这种传统的主流意识形态牢牢禁锢着人们的思想、控制着人
   们的行为时,人的思想创造力、人的创造性潜能被扼杀、被禁锢,无
   论如何,也不可能中生出新的创造性希望;无论如何,也无法带来人
   类的飞跃性进步与新文明的出现。
   肉体的强悍、争斗与搏击,带来的无非是白骨如山、血流成河以及新
   的奴役、残酷与专制;只有思想的革命与创新才能够真正带来人类的
   飞跃性发展。人的思想、智慧与创造力是唯一的人类最宝贵的资源与
   财富,社会的进步、国家的繁荣、民族的振兴、人民的富足根源于
   此,它不在我们占有了多少外在的物质资源、也不在于我们有多么强
   大的军力,而在于我们有多少智慧的人。
   人类物质与精神文明的飞跃性发展不过是近400年的事情,人类经历
   漫长的摧残人性与禁锢思想的中世纪黑暗与停滞不前后,终于获得思
   想与人性的解放,迎来了一个伟大而光辉灿烂的飞跃性历史发展时
   期。文艺复兴、人的发现、宗教改革、科学的发现、启蒙运动、工业
   革命到今天的信息社会与现代民主政治的到来,人从匍匐的奴隶成长
   为具有独立思想、独立人格与尊严的个体;在这短短的四百年间,创
   造的物质文明与精神财富超过了上下几千年的所有历史时期的总和。
   当整个西方社会迎来现代民主政治、自由与人性解放、物资财富与精
   神文明的空前增长之时,我们古老而历史悠久的中华民族即使也涌现
   出了无数忧国忧民的仁人志士,如戊戌六君子的康有为、梁启超、谭
   嗣同;涌现出了为中华民族第一个引进现代西方文明的严复;涌现出
   了引领时代潮流的新潮自由主义思想家胡适等,整个中华民族却还深
   处封建王道思想与封建礼教的思想禁锢与控制之中不能自拔,思想的
   禁锢导致人的判断力、反思与借鉴能力的丧失,即使到了封建专制的
   晚清王朝土崩瓦解;即使孙中山先生所领导的辛亥革命取得胜利而建
   立起现代民主政治的中华民国,受专制暴政长期奴役的绝大多数国人
   却还没有摆脱封建王朝帝王将相的思想奴役与禁锢,在几千年封建专
   制王道思想潜移默化的熏陶与驯化之下,臣民依旧是臣民,人民大多
   还没有形成自由思想与独立人格、也没有权利意识,更无法真正领会
   带来人类现代文明的自由、民主、人权思想内涵,除了对西方物质文
   明的盲目崇拜之外,还不能通过选择、反思与借鉴来判断究竟哪些是
   精华、哪些是糟粕;除了乞求晴天再世为民做主之外,五四运动的自
   由、民主与科学思想还仅仅停留在大众的口号上,更不用说人权、宪
   政与法治思想的深入人心。
   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思想曾经缔造了一个亚洲的第一个民主共和国,五
   四运动也曾经日益的深入人心而给予了累累遭遇外内患、衰弱不堪的
   中华民族以中兴的希望。然而在军阀割据、外敌入侵、民不聊生、外
   忧内患交加的境地下,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崇高理想无法成为为大众
   所普遍理解与接受的主流意识形态得到发展;在纷争四起、兵荒马乱
   的年代,民众基本的生存问题遭遇到日益严重的威胁,法治的不健
   全、社会的不平等现象又加剧了日益普遍的仇富情绪。中华民族传统
   的“均贫富”民粹革命思想成了那个时代的主流意识形态。此时,苏
   俄马克思主义思潮的大举入侵,绝对平均主义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与
   传统的“均贫富”思想不谋而合。蛊惑人心的无产阶级专政、阶级斗
   争与暴力革命思想与传统的民粹革命思潮合谋而最终完成了对现代民
   主政治思想的彻底颠覆,在中共领袖毛泽东的身上我们可以看到中国
   传统的民粹革命思想与马克思主义的完美结合。
   就连国父孙中山也未能坚守住对现代民主宪政法治思想的信仰,以党
   治取代法治、以连俄联共取代多党制衡。民主政治思想的灾难性毁灭
   与蛊惑人心的暴力马克思主义思想的空前成功最终导致了中共极权暴
   政对民国的彻底颠覆。在此,马克思主义思想作为一种与中华民族王
   道思想兼容的民粹暴力革命思想,以其目的的高尚性、以其“伟大的
   乌托邦”理想成了大众所信仰的主流意识形态,成了人们为了未来而
   牺牲自己的自由与权利、乃至于他人生命的所谓“崇高追求”。
   只是到了这一主流思想导致了无尽的人间灾难、威胁着中华民族的生
   死存亡、导致了人性的堕落与经济的匮乏之后。人们才从三反五反、
   反右、大跃进、文化大革命等永无止境的政治运动中觉醒过来,而质
   疑这一几乎让中国人民丧失一切的主流意识形态与思想。阶级斗争的
   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从此走向衰弱而为绝大多数人民所唾弃,然而马
   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马克思主义的国家观、马克思主义的生产力
   与生产关系、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理论却还在意识形态领域控制着人
   们的思想、指导着国家的政策与行为。
   2、马克思主义国家观与政治经济学
   在此,我们有必要对马克思主义思想作更进一步的剖析,对马克思主
   义的政治经济学与国家观进行更深入的反思与批判,才可能明白这种
   思想为什么能够“力拔山兮”而撼动整个人类社会?才能明白为什么
   即使到了今天,人类社会已经摆脱了它的魔障与疯狂,人们的思想与
   行为却在潜移默化之中还难逃它的控制与影响。以至于中共中央组织
   召开闭门《西山会议》,组织知识精英讨论国家未来的改革方向时,
   还不能够摆脱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俗套,在经济领域的利益分
   配、私有化及市场化等方面争论不休,而不是在制度公正上寻求从根
   本上解决问题的办法。唯有贺卫方教授勇敢的占出来,对中共的特权
   与制度公正问题提出了质疑。
   首先我们要说,马克思主义思想从诞生之日起就是以消灭国家、实现
   世界大同、实现经济绝对平等为其根本目的。基于这一根本性目的,
   他蔑视任何的有关国家的政治思想理论,而史无前例的从经济学的角
   度,把国家定义为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暴力工具。由此,任何
   形式国家的反社会、反人类性被其刻意的凸显出来,为其消灭国家、
   乃至于消灭构筑国家的一切政治思想理论寻求理论思想上的依据。其
   颠覆一切国家形态及政治思想依据的目的昭然若揭。从此,国家既不
   是基于人民同意的公共成果与产品,也不是任何神权政府、封建王朝
   刻意美化与捍卫的政治形态,而是一切罪恶的根源。
   在他看来,因为国家这种政治形态的存在,才有了私有制、才有了社
   会分工与阶层分化、才有了经济领域的阶级剥削与压迫。只有消灭国
   家、消灭私有制、消灭社会等级与分工,才可能消灭人的政治权利及
   基于公共利益追求的国家政治形态,才可能在全人类实现经济利益的
   绝对平等而将人堕落成仅仅追求物欲的经济动物。从此,作为社会中
   的一员,作为关心共同利益的群体社会的一员,人的本质不再是政治
   性的,人不过是经济学意义上追求利益最大化的经济动物,为了彻底
   清除人的自私思想,每一个人都需要思想改造与教育,剥夺人的经济
   权利的所谓绝对平均的“计划经济配给制”与无私奉献的思想教育成
   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一个主要部分。消灭了国家,人丧失了政
   治权利与自由而堕落成经济动物;消灭了财产所有权与社会分工,人
   丧失了经济的权利与自由而变成马克思主义乌托邦理想中没有任何个
   人权利可言的螺丝钉。常言说得好:“人都是国家的,还谈什么权利
   与自由!”在共产党的思想词库里面,根本就没有个人权利与自由的
   概念与词汇;56年来,除了物质层面的灾难外,最大的灾难就是在国
   人的心中,不遗余力的彻底清除了权利意识与自由精神。
   要实现消灭国家这个根本性的目的,马克思从经济领域寻求到了他的
   思想突破口,任何社会都存在的分工与构成国家组成部分的各阶层间
   存在的经济差异,成了这一经济学家制造仇恨与血腥斗争的软肋;各
   社会阶层与阶级之间的矛盾、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之间的矛盾被无限扩
   大化,基于人与人之间能力与机遇的差别而导致的经济不绝对平等等
   经济问题成了马克思颠覆国家政权合法性基础的强有力根据;成了他
   借此摧毁一切既往的政治思想理论、意识形态及建立于其上的国家的
   强有力武器。社会各阶层之间的互相依存与合作关系被它的剩余价值
   理论刻意的描述成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从而首创了一个用经济学理
   论来界定国家定义的概念──国家不过是一个阶级压迫另外一个阶级
   的暴力工具。既然国家是非正义的暴力与压迫,那么被压迫、被剥
   削、被暴虐的人民就有了暴力革命彻底摧毁国家这一政治形态及其政
   治思想的理由。从而为制造人们之间的仇杀与暴力革命提供了理论根
   据。
   基于这一根本性目的,马克思才从始至终致力于对国家机器的批判与
   阶级矛盾的煽动、致力于对任何形态的国家机器的彻底摧毁,而鲜有
   国家政治理论的建设性构筑与构想。这就造成了之后所有社会主义国
   家在实现其乌托邦理想──世界大同──之前如何构建其政治制度的
   巨大难题。当共产党以经济的理由、用暴力的手段颠覆了人类的一切
   政治文明之后,他们没有了可供利用的一切政治资源,他们只有以经
   济学的理论代替构筑社会正义的政治思想、以在特殊的战争时期所不
   得以实施的物资配给制──计划经济──代替人类社会原本自生自发
   的社会分工与经济形式、以暴力强制实施的掠夺性物资财富重新分配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