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校园群体抗争事件频发]
贺伟华
七、哲学与政治
·藏民启示录:中国未来的方向(1)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喝彩
·掀起拯救中国扒粪运动高潮、为新闻自由闯关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 递进民主:现代文明构筑之探索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论马克思主义的起源、发展及其本质
·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研究与批判对中国大陆公民维权运动的意义
·现代多元民主政治思想对马克思主义一元专制的回应
·现代文明思想库:读《现代民主政治〉心得之一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八、人文
·“非人状态”与“道德存在”
·“囚禁的亲情”
·夸父追日、天涯求梦之路
·中国——监控无处不在,一个全民动员的警察国家!
·童奴泪——响彻云天、泣轨神、惊天地的《同一首歌》
·信仰者的苦难
·燃起自由的篝火,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壮行
·官民冲突愈演愈烈.知识分子集体失语
·无法承载的生命之轻---鲜活消逝于五指之间
·从权力中心下放农村 并不意味着落花飘零、好景不再
· 老子的养生哲学与贾宝玉的出家
· 拯救与逍遥
·生存的意义生存的意义
· 生与死的抉择
·永远的丰碑
·半个世纪的法西斯专制,五十五年的民族悲歌
·奠基于苦难的史诗般经济学辉煌
·突破网络封锁之后,惊闻汕尾东洲血腥镇压有感!
·信仰危机与屈原自杀
·权力与金钱不是万能的
·信仰者的苦难---对“同唱一首歌”的亲身感受
·比尔*盖茨,知识经济、人文时代的宠儿!
·新年诗话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2(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3(连载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 拯救与逍遥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非政府组织与团队归属---生命意义的自我赋予
·被变质馄饨毒倒的人究竟有多少?
·一封导致被关疯人院的信件
·贺伟华:巨星陨落、光耀千古
九、杂文
·要“磁浮”?要奥运?还是要人权:论上海民众和平散步的意义
·要猪的竞技,还是人的奥运:回复王思源先生的奉劝
·裸照门:张柏芝的坦荡与阿娇的“虚伪”
·我命中注定自由、孤独的走过!
·网络大时代----专制政权的末日!
·新闻自由的意义:减肥致死案引发的扒粪挖贪风波
·缅甸军政府的血腥镇压、 中国责任与奥运
·或许我们难逃宿命,却在反抗宿命中获得自由!
·高山遣返案 中共指控真假莫辨
·《百姓》总编黄良天,开启拯救中国的“扒粪运动”
·辩论主题:八九民运是否真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
·利益驱动下的权力疯狂、民生苦难与官民对立
·走向覆灭的特权腐败阶层(之一)
·为即将爆发的中国革命正名
·中国共产党在未来五年内分解成两党势在必然
·新左派劳工维权者的崛起---对掠夺性权贵资本的清算?
·评论:谁是抗战的主力---历史的真相
·在中国动用坦克、军警镇压平民,不叫“屠杀”!
·黄金高真是腐败分子吗?
·“宪政改革”,一个多么富有欺诈而鼓舞人心的称谓!
·官办媒体、主流话语之外的第二种声音----心灵之声
·人权与民权的关系
·民权运动与人权运动的内在渊源及关系界定
·中美首脑工作会晤----中国的“崛起”?抑或西方的没落?
·越南的政治变迁给中国人民的启示
·与老农的通信存档---难道你真是中共特务?
·自由主义不是冤大头:制度性缺陷是中共权贵腐败与堕落的根源
·中国从来就不缺独立思想者,所缺者宽容的环境
·新的“文革领袖”在哪里?访民期待您!
·关注民王炳章与杨天水两先生的不幸命运---与暴君的斗争与妥协
·从天赋人权看中共得网络监控
·“持不同金钱者”的诞生与力量
·荆楚,在强权者膝下,你做了些什么?
·揭开ZYZG《自由中国论坛〉的面纱,警惕中共布下的陷阱
·从倒扁浪潮看台湾的制度监督缺陷与法治无力
·严重的自然灾难, 再次凸显出公众对政府的信任危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校园群体抗争事件频发

校园群体抗争事件频发 教育垄断体制是祸根-2006年十大新闻回顾《十》
   2006年12月29日 星期五 节目长度:22分44秒 下载mp3
    http://soundofhope.org/programs/131/54095-1.asp
   2006年,中国校园发生了十余起校园群体抗争事件,波及江西、山东、辽宁、河南、四川、湖北、广东等省份。它是利益驱动下的教育产业化的恶果,凸显出国家教育垄断体制、市场准入机制与民间社会多元化需求之间日益尖锐的矛盾冲突。分析家认为,只有对制度加以改造,才能走出困境。
   一、2006年校园抗争事件

   2006年,是校园抗争事件发生最多的一年,进入9、10两月,校园抗争事件频发,势头劲猛。规模最大的一次涉及十校6万余名学生准备于10月29日在南昌举行的联合抗议。示威当天,因当局数千防暴警察公安围堵,用警犬和装甲车封锁校园导致大游行流产。抗议原因是有关文凭与校方承诺不符,此事震惊中共高层。同一时间前后,因毕业证书问题而引发的抗议事件的还有江西服装学院,赣江职业学校、河南郑州大学升达学院等。据媒体报道,有2万多人参与抗争。
   另有两起校园斗殴造成流血事件在广州市经贸学校、海南省机电学院内发生,造成13受伤,其中3人伤势严重。
   湖北国土资源职业学院四千余名学生,因警察抓赌时打伤一名该校学生而上街抗议,要求政府惩办凶手。甘肃省兰州商学院也发生了数千名在校学生与警方的冲突事件。
   还有西安邮电学院发生了300多人示威游行事件,抗议校方因考试成绩差被学校退学,如果想申请继续留读者,需自己支付每年4500元试读费。此举被示威者认定为变相捞钱。
   2006年10月2日,北京限定在十月一日之前,取缔不符合办学资格的二百四十间民工子弟学校。至今九成以上已被关闭,在大批公安入校执行停课令时,有学生家长与公安发生冲突。
   世界杯期间,四川大学因阻止学生观看比赛遭到千名学生抗议。
   二、校园抗争事件频发的原因
   关于2006年校园事件频发原因,湖南的网路专栏作家贺伟华说:
   “今年以来大专院校学生群体抗争,有系列性的,规模庞大的和连续性的特点。主要是学生文品不被认可。民办学校原来和公办学校挂钩,学历是被国家承认的,现在一脱钩后就不承认了,等于学生的资金投资和智力、时间上的投资一下子泡汤了,这是不合理的。这是因教育霸权对市场准入机制、接受教育的机会的垄断造成的,它破坏了教育系统的多元文明。”
   1、 高昂的教育收费——不能承受之重
   中国大多数的百姓对孩子在教育费用投入方面深感愤怒。据社科院发布的《2005年:中国教育发展报告》,教育蓝皮书对2005年中国教育满意度的调查表明,77.8%的公众对教育的总体情况很不满意。
   按中国现在的媒体宣传,中国不仅进入了小康社会,而且达到了 “ 盛世 ”,但是,中国对教育的投资,远远跟不上经济发展的速度。据教育部部长周济今年2006年3月份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发布会上透露:中国现在教育的财政投入占GDP的比重只有2.79%。2003年9月联合国专员托马舍夫斯基考察中国的教育结果显示,中国的教育经费在世界151个国家中,名列第149位,连非洲的乌干达都赶不上。就是这样少的投入,中共政府仍不能100%投入到位,它只承担教育投资的 53% ,剩下的 47% 则要求家长或其他来源去填补。
   除此外,国家对农村的教育投入基本分摊给地方政府,地方政府由于财政困难,又转嫁给学生,加上学校自身还有名目繁多费用和一些基层政府有关部门或单位通过学校向学生搭车收费,或挤占、平调、截留、挪用学校的收费收入等一系列问题造成的名目繁多的乱收费,导致教育成本奇高,压的老百姓喘不过气来。
   据有关部门统计,中国现阶段大学费用支出,包含学费、住宿费等所有开支平均每年在1万元以上,有的光学费每年就超过1万元。
   有专家指出,按照国际上通行的高校收费标准,学费占人均GDP的比例一般在20%左右。中国的高校学费(含住宿费)已接近人均GDP的80%左右。按照人均GDP水平,中国家长对教育经费的支出能力,是世界最高水平的3至3.5倍近,可谓惊人!而且增长速度奇快,现在的学费水准比1989年增加了25-50倍,而同期城镇居民收入实际增长才2.3倍。迫近生存底线。这种高昂的教育支出,使得一个公民的80%以上的收入全部投入到教育,甚至许多家庭已被洗劫一空或负债累累。一个大学生一年的学费已经是一个农民近4年收入的总和。
   对此,北京作家王德邦先生说:(录音)。
   2、垄断的教育体制下的教育产业化弊端
   由于政府在教育投入方面存在着严重的问题,而教育又是国家垄断的稀缺资源。于是有人提出“ 人民教育人民办 ”的产业思想 。99年以后,“ 人民教育人民办 ”就成了家长办教育了。在农村, “ 人民办教育 ”就成为 “ 农民办教育了 ”。教育走向了产业化,政府的义务成了家长的义务了。使得中国的 9 年义务教育名存实亡。
   毋庸置疑,接受教育是人的一项权利。如果因为费用的问题而读不起学,就在事实上剥夺了一个人的接受教育的权利。  
   教育资源短缺形成的巨大市场与陈旧落后的体制相接,出现了种种“寻租”活动,使教育行为扭曲,教育腐败丛生。各种价值模糊、产权暧昧的“改制学校”,如“民办公助”、“国有民办”的学校,实行“一校两制”的“校中校”、“二级学院”等等,利用国有资源和名校品牌大赚其钱。
   王德邦先生说:“高校的产业化就出现了高等学府下面的二级学院。现在的这些民办教育、民办学院所发生的问题,基本上是这些二级院校,是挂着高校名义,实事上是民办了。它的实质就是权力、教育跟商人的合谋。以商业利益为目标,往往出现挂羊头卖狗肉的情况,出现为了招生不择手段,空头承诺,让大量的学生进入学校以后,看不到未来的希望。因此,包括今年以来,江西十多所民办院校的大的骚乱,就是这种情况。因为文凭,因为进来的时候校方所承诺的和现在看到的不相称。”
   据专家论证,在中国真正的以市场经济为主导的教育产业化是不存在的。因为教育体制的垄断,民办高校并没有进入与公办学校同等竞争的平台,民间资本也未抵达教育领域,加上融资、教育部门对几乎所有方面的高度垄断,真正的私人院校根本没有运营的良好生态,因此真正的民办学校寥寥无几,难以为继。
   贺伟华先生说:“录音”
   而真正享受产业思想所带来的优惠主体,恰恰是那些用纳税人的钱建立起来的公立学校,他们借用公立大学的名号招生,成立校中校或者将民办院校挂靠到公立学院下,他们承诺学生毕业时可获正规大学的文凭,收取高额费用。到二○○四年,教育部下令二级学院与“母校”脱勾,文凭必须标明是民办二级学院,以保证名牌大学的品质。因此引发遭到文凭降级的学生入强烈不满,自此纠纷、冲突不断。
   由于在市场经济环境下,学校与社会、教育与经济的关系越来越密切,社会腐败风气对学校、教育的侵蚀,使市场价值对教育功能、教育价值的影响异化。使教育的人文性、公正性、纯洁性受到挑战,导致学校的功能、面貌变异。王德邦先生说:
   “唯经济发展的社会,这种主流意识,职权之下的有意引导,对神圣高尚社会原有价值的,社会没有理想,也没有信仰,一切都是为权为钱侍从,导致人们更注重眼前利益,没有一种高远的追求,被眼前的这种物质欲望、物质消费浸透的社会,高校也是一样。由于这种刻意引导,使人们丧失了对理想、对信仰的追求,一个灵魂如果没有理想和信仰,就会浮躁不稳定,会为眼前的一点得失、一点柴米油盐所牵引,而导致一种暴力倾向。随意性和不稳定性特别严重,因为整个社会都放弃了对理想对信仰的追求以后,这种灾难性的后果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会不断的表现出来。我认为近年只是初露端倪,经济灾难甚至更大的社会暴力事件在不久的将来,可能会在这片土地上更大兴起。”
   3、大学生失业问题
   在以经济利益为主要追求的教育活动中,大学生就业难的问题也已经出现了好几年,并且愈演愈烈。每个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接受高等教育以便更容易找到工作,而大量孩子接受了高等教育之后,因没有足够的就业机会吸纳他们,不少人毕业即失业,不仅无法回报家庭的经济投入,更谈不上实现自己的鸿鹄之志。
   从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中国大学生就业率持续走低。2003年,大学生毕业后的就业率降至50%;2004年大学毕业生有60%无法找到工作。而2005年的情况更糟,毕业生毕业时找到工作者只有33.7%。而2006年的大学生高达413万人,比上年增加75万人,毕业总数为2001年的3倍多,而全国对高校毕业生的需求预计约为166.5万人,比去年实际就业减少22%。“这意味着将有六成应届毕业生面临岗位缺口。”
   最近,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2006年,进城务工农民的月薪平均预期是1100多元,而应届大学毕业生对月薪的平均预期仅为1000元。可见大学生在就业市场上被贬值的处境。
   据业内人士分析,即使是高等教育迅速扩招,但大学以上学历人口数仍只占全国总人口的5%、劳动力人口的10%。这一比例不仅远低于欧美发达国家,甚至相比于菲律宾、泰国等国家也有不如。所以说就业难的问题并不是扩招导致的。
   根据用人单位和学生自身反应的情况看,主要原因1、仍是垄断性的教育体制造成的结构性供需矛盾。高校在招生及教学环节上采用的是计划模式,而到了人才输出时,却遵循市场经济模式造成的。反映出高校专业设置问题,普通高等学校专业结构和劳动力需求结构完全不一致。2、教育资源紧张导致的学生人均培养费用减少,导致教育质量下降、学生质量下降。3、大学自身的动手能力、吃苦精神及适应能力比较弱。
   对此,王德邦先生认为:“在制度上呢,因为管理的当地的和官僚化,出现了学生进入学校后,相应的教育没有跟上,他们不能获得他们所需要的东西,也不能为他们进一步走向社会提供一个好的基础。提供一个将来发展的一个平台。另外从教育自身来讲,因为职权主宰下的教育是把人当成工具的,它塑造的是工具型的人才,而不是一种现代意义上的人格性人才。那么从科技教育包括政治教育,政治教育往往是一种奴化教育,科技教育完全把人当成螺丝钉、当成一个知识零件,像流水线一样把它生产出来。这种教育使人缺失基本的人文基础,缺失社会权力义务意识,在社会不能寻找到自身的心里平衡点。一个大学生,出来走向社会,去做一般劳力性的工作,人们就觉得很难理解,这些学生心里就更难接受。”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