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辩论主题:八九民运是否真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
贺伟华
·国安的上门威胁、铁屋子里的对抗
·揭中共奴隶制黑幕 维权者贺伟华被抄家
·部分海内外营救文章:谁是精神病?
·就賀偉華需要說的幾句話
·自由在挣扎中冷凝(1)
·Skype-s.com行网络中奖欺诈,请大家小心上当!
·百姓座上议政席?试论南沙炼油化工项目能否上马!
·2008年1月中国民间群体维权事件分析与回顾
·雪灾之后,耒阳再度陷入停电、停水!
·关注南沙石化污染项目维权,保护生态环境
·中国农民土地产权革命系列报道评论:石破天惊!警察制止强拆,保护太平村村民
·有几百人被骗被吃迷药暴力关押:紧急呼吁营救奴工
·山西临汾村民集体维权成功,山海化工厂被勒令停产
·陕西劳工血铅中毒被解雇,130受害者集体维权 (图)
·奥运光环下掩盖的人权灾难、私权侵犯
·祝贺贵州民间第四届人权研讨会顺利召开
·中国爆发电力危机,大部分地区拉闸限电
·中国人权运动的困境与希望
·是民粹文革?宪政革命?还是权贵资本寡头专制?
·广东阳江涉黑团伙被剿灭,当地物价应声下跌
·北京"家乐福"发生顾客挤压事故 九人受伤无人过问
·郭泉事件,呼唤着中国的民主企业家
三、民主、革命与临界暴力革命理论
·论2008年中国农民土地产权革命的发展与策略
·谁是中国民主建政的力量源泉——论中国农民的亮剑精神
·对中国爆发农民土地产权革命的原因分析与结果预测
·民主运动与民间抗争临界暴力控制策略探讨(之一)
·民间反抗临界暴力控制策略:生物武器肉毒毒素的科学利用
·对话与争鸣:民主的真相
·中国民主革命正义性与必然性
·独立分析:答《穷人愈穷,中国是否需要革命》
·暴力与非暴力、革命与改良之辩证(之一)
·贺伟华:暴力与非暴力、革命与改良之辩证
·谁说打假、扫黑、批愚是民主运动的唯一出路
·泛绿、泛蓝与大陆同胞和衷共济,共筑中国民主辉煌
·现代民主社会与国家对中国艰苦卓绝的民主运动的历史责任与义务!
·全民的反抗,彻底埋葬中共特权腐败阶层(之一)
·递进民主:全民抗税---抗拒体制性权力腐败的第一步
·递进民主:实现权力制衡的第一步---与权力保持距离
·递进民主:多米诺骨牌效应---物价飞涨、房市崩溃、金融危机、银行倒闭
·递进民主:自由来源于天赋,不需要乞求恩赐
· 递进民主:现代文明构筑之探索
·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探索(连载)
·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探索(之2)
·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探索(之三)
·见证一个创造历史的时代:与联动参选地方人大之中国泛蓝成员的对话
·开历史之先河: 中国泛蓝联盟江苏组党!
·广义自私下的私权、公益、道德与法治正义
·新年伊始话革命:论革命的可能性——民主革命的突发性机遇与把握
·民主的真相:民主是真理吗?
·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四、六.四专题
·為了忘卻的紀念──僅以此文敬獻給六四大屠殺的英烈及其家屬們
·为自由而战,对六四的最好纪念
·六四烛光,与自由勇士共勉!
·十七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你究竟是羊还是狼?
·诗魂力虹——监狱又如何囚禁你的灵魂?
·八九那年代——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1)
·今年的六四,是我的生日
·八九那年代——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2)
·八九那年代(2)初稿
·八九那年代(3)——公民反抗与宪政民主追求
五《共产受难者援助与救济》
·《共产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贺伟华(我的人权与人道事业)
·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
·从天而降的六千元稿酬,催生捐献与使用计划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社论: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高智晟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国民党员戴平山
·《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闹市修行”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高峰
六、个人连载
·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我的公开“打狗行动”声明
·我的打狗行动续集
·从“林黛玉”出家、李银河被禁音想起
·纳粹帝国滋生崛起的土壤及其群众基础
·苏格拉底的“死亡之吻”——守法即为正义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利益诱惑、暗箱操作换来的究竟是什么?
·陋室随想笔录:电磁攻击又如何剥夺我的自由?
·陋室随想笔录:以亲身经历述说监控技术的发展
·陋室随想笔录:对精神控制与催眠术的感受
·陋室随想笔录:逐渐蒸发的生命活力???
·陋室随想笔录: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陋室随想笔录:地狱之门
·陋室随想笔录:睁眼说瞎话的女人
·陋室随想笔录: “泰坦尼克”家庭颠覆案后续---刻骨铭心的记忆
·陋室随想笔录:刑场上没有婚礼
· 陋室随想笔录:伍继光教授的忠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辩论主题:八九民运是否真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

~~~~~~~~~~~~~~~~~~~~~~~~~~~~~~~~~~~~~
   《漂移的论坛:时事热点争鸣》
   欢迎讨论*欢迎订阅
   责任编辑:独立评论
   ~~~~~~~~~~~~~~~~~~~~~~~~~~~~~~~~~~~~~

   辩论主题:八九民运是否真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
   辨方甲:武振荣:89民运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
   辨方乙:贺伟华:重大历史事件背后的思想变迁与文明进程(1)
   ~~~~~~~~~~~~~~~~~~~~~~~~~~~~~~~~~~~~~
   辩方甲:89民运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
   武振荣
   (1) 谁不认为89民运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
   当然,要回答这个问题是比较简单的,就是:1989年运动中的大学生们不那样认为,那些在“幕后策划”运动的“长胡子的人”(何东昌语)也不那样认为,包括赵紫阳这样的党内“改革派”亦不那样认为;他们都认为89运动是同文化大革命完全不同的政治运动,无论是在形式上和内容上都可以说是标准的、纯粹的民主运动,同文化大革命中的“动乱”是风马牛不相及的。特别是对于一代大学生们来讲,他们完全有理由认为这一场运动是他们用世界上最标准的民主方式作成的最纯粹的民主运动(如运动中有美国的国旗,有17世纪英国哲学家的口号),没有掺进一点中国式“动乱”的“沙子”。因此这场运动对他们来说,是问心无愧的。至于说这些可爱的大学生们和他们的“参谋们”为什么会形成这样的看法和认识,那不是本文要议论的问题,本文其所以涉及到它,乃是出于以下的议论在展开时必须要作一种对比的缘故。
   (2) 邓小平为首的“8老集团”
   邓小平们是用“动乱”的这把尺子衡量1989年4月份发生的我们目前叫“89运动”的政治运动,在此以前他们已经用了这同一把尺子衡量了1966年的文化大革命运动,并且把毛泽东生前定性了的“革命”一下子就打成了“动乱”,所以当他们在认为1989年的春季又发生了“新的动乱”或者说“第二个文化大革命”时,是不能够作壁上观的,应当立即地“制止动乱。”
   1989年4月20日,彭真打电话对陈希同说:“这几天北京这么乱,要防止出现第二个文化大革命。”同一天,王震打电话给邓小平:“小平同志啊,这些学生要造反啦!”4月26日,何东昌在国家教委会议上说:“要记取文化大革命的教训,决不能让他们把娃娃们鼓动起来。”5月17日,在政治局会议上,邓小平说:“如果我们现在10亿人搞多党竞选,一定会出现文化大革命那样的全面内战的混乱局面。内战,不一定都用枪炮,用拳头棍棒也可以打得很凶。”也就在这个会议上,老奸巨滑的薄一波说:“这几天为声援绝食而连续进行数十天的游行,甚至超过了文化大革命红卫兵大串联的年代”。也就在这个时候,身在上海即将要比“8老”拉出来当新的接班人的“江泽民就非常担心”文化大革命在上海的重新出现,他十分忧虑地说“工总司有100多万人呢”(见张伟国〈〈赵紫阳与政治改革〉〉)。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被为是反对文化大革命的最有力的人——李先念在5月20日的“8老会议”上,竟然抄着毛泽东的口气用文化大革命中的语言说:“我老早就说过,问题出在党内,党内有两个司令部”。读者们,如果说李先念的看法是正确的,那么他们认定的“第二个文化大革命”的“司令部”因已经坐上了赵紫阳这样的“小毛泽东”,就已经使它的面目可以辨认的了。
   (3) 部分“专家学者”
   1989年,那些曾经在文化大革命中“蹲过牛棚”的一部分“专家学者”们也是认为正在发生的学生运动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这一部分人的数量虽然不多,但是他们的观点却是有很大的影响力的。1989年7月中旬,我参加了由陕西省工业厅举办的专门批判89运动的政治宣传干部学习班,学习班上请来了陕西师范大学的心理学教授著名的欧阳先生来“现身说法”,批判“89动乱”。不用说,老教授是“蹲过牛棚”的人,所以,他说这个运动如果闹到了最后,真的成功了,那些肯定有人会象文化大革命中的他一样地“蹲牛棚”,但是老教授究竟不是“8老集团”线上的人,他没有说教授们要“蹲牛棚”,而是说“另有一小撮人”,在说这样的话的时候,我注意到了他面带讽刺的微笑。
   尽管这种“专家学者”的认识和上面的“老家伙们”的确是有区别,但是正在发生的运动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的结论是一样的。他特别说道,5月初的某一天,当他自己到西安火车站去看望本校上京的学生们的时候,发现火车站“人山人海,一片嘈杂、一派混乱的场面”后,“脑袋里‘轰’的一下子就闪现出了一个念头:‘这不是文化大革命又是什么?’”正如我在《读图时代的民主错觉》一文中所说的那样,在现代条件下,一个民主运动的图像和一个动乱的图像的区别是很难以辨认的,有的时候,民主运动的图像套上了动乱的画面,而动乱却往往又会同民主运动的图像重合。
   在这篇文章中,我不可能引用更多的例子来说明我的观点,只是大概的指出有相当的一部分在教育界工作的在文化大革命中曾经受到过冲击的人,都认为大学生们是用发动文化大革命运动的那种方式和方法来搞运动,因此这样的运动如果最后地引起了工人、市民、农民的参与,使后者也象学生们一样的组织起来,要求自己的权利,甚至起来造反,就会形成文化大革命那样的“天下大乱”的局面,那个时候,靠赵紫阳、胡启立这样的人去收拾局面,是完全不可能的。
   (4)普通人的看法
   对1989年运动的认识的分类性质的工作所产生出的结果,有一点的特别,那就是中国社会上的许多普通人也都在不同的程度上认为“89运动”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如果我们运用在过去的时代中所形成的那种简单观念来分析问题,是不是普通人民群众和邓小平等“同穿一条裤子”呢?其实,情况比这要复杂得多。我们如果要弄清楚这里的问题,那么,就得首先对上述人们想象的或者说认识中的文化大革命是什么的问题进行考察,然后再研究各种人所说的文化大革命在性质上有什么不同?差距到底有多大?最后得研究一下上述的人们是如何把各自的想法和看法投射到“89运动”中去,也就是说一个文化大革命运动为什么在中国人的观察和反映中竟然会产生出如此巨大的差异?
   1889年5月18日下午,我从单位走了出去,要到咸阳市街道上去看一看,快到市中心的时候,迎面走来了我在部队服役时的一位“老上级”,他老远就跟我打招呼,情绪显得非常的激动地说:“老武,你预言的第二个文化大革命到来了,你怎么还能够沉住气?我刚刚从西安回来,西安市的形势好极了,群众几乎都发动起来了,我们咸阳市还不行,死气沉沉的……。”他越说越激动,最后“煽动”我“跳出来为大学生的运动说话,替人民呐喊,发表演讲。”也就在那几天,我朋友中间的几个还在解放军中服役的“铁杆朋友们”也非常兴奋地和我在一起谈论即将在“全国出现的第二个文化大革命”,有几次的谈论是在大街公开进行的,并且谈话时围了不少的“听众”。也就在这个时间上,我已经意识到:此时此刻没有参与运动的工人、市民和农民,对于正在发展中的运动最终要引起他们的参与的事情一点也不怀疑。在这样的问题上,中国普通人对民主运动的敏感,不亚于大学生们。所以,那么多的“围观”学生运动的人,哪个不是“别有用心的人”呢?说他们“摩拳擦掌,严阵以待”,可能有些过分,但是说他们“等待时机,以求一逞”却是恰如其分的。因此,我在以前发表的几篇有关“89运动”的文章中强调,邓小平们的镇压如果再推迟一个月,那时的政治问题就不是可以用在北京杀人的方式可以立即解决得的了。
   也正是已经意识到了上述问题之存在,我才对一场伟大的政治运动的自身性质的认定有了更进一步的理解,可不是吗?“设计”89运动的人和直接参与了运动的中国大学生们有着一个目的,这样是用不着议论的问题,可是于这样的问题并存的是另外一个问题是:运动一旦具有了民主的性质,那么它会按照自己的法则发展和前进的,而在许多的情况下,运动完全可以走上不顾及“发动者”们的意图会在更加广泛的意义上实现自己的价值。66运动之于毛泽东,89运动之于大学生和“长胡子的人”,都是一样的。1996年毛泽东的本意是要搞一个“无产阶级的革命”,但是这样的革命一旦被“发动”起来,不是“无产阶级的人”要参加进来是“势之必然”,连毛也拿它没办法;89年的情况也是一样,大学生们为保护自己的运动的“学生”性质,百分之百地拒绝北京市民和外地人的参与(湖南喻东岳等3青年事件就是例子),但是,从解放军进城的那一天起,广大北京市民“奉”“民主之命令”参与运动,给“纯粹的学生运动”“掺”进了“市民”的“沙子”——这样的事情若不是由民主运动自身内在的法则所支配的话,那么它就永远不会得到合理的解释。
   (5)通过历史“净化”了的“第二次文化大革命”
   如果说1966年的人民运动在“出生”时也“不干净”的话,那么,历史这样的东西却可以“净化”它,使它“出生”时的那些“污物”或者“污点”在时间的“河流”中被“洗刷干净”——这就是我致力于“66学说”研究30年之最主要的体会和心得。虽然到今天为止,我对历史这样的事情和大家一样也说不出些新东西,但是我总是看到了它对人类的作为具有“洗涤作用。”
   我在后来的思考中发现,人们所说的“第二个文化大革命”有以下的3点被“净化”掉了:1,毛泽东个人因素。如果我们要说到第一次文化大革命,那么,你说“没有毛泽东就没有文化大革命”谁会反对呢?因此在1966年,“7亿人民”把人民群众中间进行的文化大革命(我叫66运动)和毛泽东捆绑在一起,那是非常非常普遍的一种现象,但是,在1989年的中国人民的记忆和回想中,我却忽然发现了“第二个文化大革命”少了个毛泽东因素,大家都把由中国大学生们“发动”起的运动自然而然地看成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谁也没有想到要求助于毛的“幽灵”。2,没有普通人害怕在即将到来的“第二次文化大革命”自己会“挨整”,也就是说在经历了23年时间之后,在第一次文化大革命中被“整惨”了的不幸的人(“地、富、反、坏、右”)却没有任何害怕的感觉,即使被共产党统治者视之为“社会渣滓”的人员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运动被“整”,相反,他们还想要在运动中“捞一把”(民主运动允许的)。因此。可以这样说除了邓小平所代表的极端反动的那一帮子人(他们被毛泽东斥之为“党内资产阶级”)外,没有普通人会对“第二次文化大革命”心怀恐惧,第一次文化大革命的解放意义在此时此刻已经表现得淋漓尽致了。3,第一次文化大革命伤害了不少的共产党的基层干部,他们好象被一把无形的“梳子”“梳”出来的“虱子”,全部地几乎可以说都被“挤干”了,但是你有没有注意到,在人们想象的“第二次文化大革命”中竟然没有多少基层干部害怕,相反在他们之中,同情和支持学生运动的人的确不少,其中也不乏有少数的想兴风作浪者。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