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独立评论:重大历史事件背后的社会进步与文明进程]
贺伟华
·民主的真相:民主是真理吗?
·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四、六.四专题
·為了忘卻的紀念──僅以此文敬獻給六四大屠殺的英烈及其家屬們
·为自由而战,对六四的最好纪念
·六四烛光,与自由勇士共勉!
·十七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你究竟是羊还是狼?
·诗魂力虹——监狱又如何囚禁你的灵魂?
·八九那年代——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1)
·今年的六四,是我的生日
·八九那年代——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2)
·八九那年代(2)初稿
·八九那年代(3)——公民反抗与宪政民主追求
五《共产受难者援助与救济》
·《共产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贺伟华(我的人权与人道事业)
·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
·从天而降的六千元稿酬,催生捐献与使用计划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社论: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高智晟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国民党员戴平山
·《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闹市修行”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高峰
六、个人连载
·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我的公开“打狗行动”声明
·我的打狗行动续集
·从“林黛玉”出家、李银河被禁音想起
·纳粹帝国滋生崛起的土壤及其群众基础
·苏格拉底的“死亡之吻”——守法即为正义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利益诱惑、暗箱操作换来的究竟是什么?
·陋室随想笔录:电磁攻击又如何剥夺我的自由?
·陋室随想笔录:以亲身经历述说监控技术的发展
·陋室随想笔录:对精神控制与催眠术的感受
·陋室随想笔录:逐渐蒸发的生命活力???
·陋室随想笔录: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陋室随想笔录:地狱之门
·陋室随想笔录:睁眼说瞎话的女人
·陋室随想笔录: “泰坦尼克”家庭颠覆案后续---刻骨铭心的记忆
·陋室随想笔录:刑场上没有婚礼
· 陋室随想笔录:伍继光教授的忠告
·陋室随想笔录:《面粉厂的技术员经历》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我的打包工、维修工生涯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陋室门前的偶遇
·强权下的罪恶(2004年原稿)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一
·强权下的罪恶之二---自序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三---前言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四---当事人简介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五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之二)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上)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2)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 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3)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我被逮捕的真相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七、哲学与政治
·藏民启示录:中国未来的方向(1)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喝彩
·掀起拯救中国扒粪运动高潮、为新闻自由闯关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 递进民主:现代文明构筑之探索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论马克思主义的起源、发展及其本质
·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研究与批判对中国大陆公民维权运动的意义
·现代多元民主政治思想对马克思主义一元专制的回应
·现代文明思想库:读《现代民主政治〉心得之一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八、人文
·“非人状态”与“道德存在”
·“囚禁的亲情”
·夸父追日、天涯求梦之路
·中国——监控无处不在,一个全民动员的警察国家!
·童奴泪——响彻云天、泣轨神、惊天地的《同一首歌》
·信仰者的苦难
·燃起自由的篝火,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壮行
·官民冲突愈演愈烈.知识分子集体失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独立评论:重大历史事件背后的社会进步与文明进程

独立评论:重大历史事件背后的社会进步与文明进程
   作者:贺伟华
   【前言】:关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发生的八九六四民主运动究竟是不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关于公民维权运动究竟是否能够承担起时代赋予的重任?关于我们需要的究竟是现实的自由主义民权运动还是理想主义的民主运动?海内外学者最近有些讨论。每一个人都从自己的角度与立场来回忆感受民运与文革这两场震惊世界的政治运动;分析总结这两场运动究竟给我们留下了些什么?探讨现时中国需要或可行的究竟是自由民权运动还是民主运动,在此,作为历次事件的阅历者,我也谈谈自己的看法,仅供大家参考。
   【目录】
   一、 两次运动之别:社会主义政治狂热与中国民主运动
   1、文化大革命与八九民主运动的对比
   2、运动方向与轨道的失控与偏离
   3、八九民运的国民性缺陷
   二、中国的东方式民主与现代民主政治之民主精神的本质差别
   三、市场的力量与维权运动的重大现实意义
   四、我们需要的究竟是现实的自由主义运动还是理想主义的民主运动?
   【正文】
   一、 两次运动之别:社会主义政治狂热与中国民主运动
   1、文化大革命与八九民主运动的对比
   众所周知,文化大革命由毛泽东发起,文化大革命的性质,也是无产阶级专政的所谓文化革命运动。其发起的原因与动机是毛泽东的个人野心与危机感。为捍卫其至高无上的皇权而对其所谓的同志,甚至亲信大开杀戒。毛泽东的个人危机,一方面来源于对所谓国内外敌对势力颠覆活动妄想症般的惧怕;另一方面来源于对其党内所谓当权派刘少奇等篡党夺权的惶恐与忧虑。由此,而以反对修正主义当权派、反对右倾翻案为名发起了周期性的无产阶级民主政治运动及永无止境的阶级斗争。而文革则是一场历时最长、规模最大、灾难最重的史无前例的人类浩劫。其本质包含着侵犯人权、剥夺人身自由及侵害个人权利等一切与现代民主政治之捍卫人权、保障公民权利与自由理念相对立的一切罪恶,更没有摆脱阶级斗争与暴力杀戮的反人类性质。因此,作为社会主义政治运动疯狂,它根本就无法与追求个人自由、保障公民权利与人权的民主运动同日而语、相提并论。
   然而,作为中国式的民主运动,无论是上世纪初的五四运动;还是八九民运,却从来没有成为现代意义上的真正民主政治运动。运动的绝大多数参与者,都没有在本质上领会自由主义现代民主政治的精髓。在缺乏自由精神、人权思想、财产观念、市场伦理与宪政法治信仰的中国;在缺乏公平竞争市场经济培育与人性转化的中国,除了知识分子口头上的启蒙与呐喊之外,自由主义还没有真正落地生根。在此,几乎所有八九民运的参与者都无不裹挟着社会主义传统意识形态、怀抱着理想主义热情及献身于伟大事业的利他主义政治狂热,在蔑视人性本源的自爱、自利及市场经济的情绪中投身于这场震惊世界的八九民运。
   当我们看到学生用身体阻挡镇压部队的坦克时;看到学生用静坐、请愿来乞求中共的圣恩时;看到学生用自残的长时间绝食来感动当权者时;看到运动参与者焚烧汽车时,我们既为学生的勇敢与献身精神大为感动,又对运动的非理性操作方式与最终偏离轨道的过激行为感到遗憾。这不是一场真正意义上的自由主义民主运动,最起码受传统意识形态的影响而偏离了自由主义民主运动的轨道。
   基于人权与自由的信念,自由主义民主运动不同于民主革命,它首先是非暴力、理性的;第二是珍惜生命的、人道主义的;第三应该是体现个体独立与自由精神的,为此,它必须与权利保持距离,用社会力量的展现来达到其政治目的,绝不存在任何对强权的乞求与青天情节;第四,自由主义民主运动不是道德说教运动与理想运动,它发端于草根、发端于社会、发端于民众利益,发展于社会力量深层次动员与培育——公民社会,成功于社会力量对专制暴政的制衡。
   也正因为八九民运具有非西方的中国特色;与传统的意识形态有着某些一脉相承的牵连,才给了人们对比、分析、剖释与反思的机会。在此,我也陈述一下自己的观念:
   从充满政治热情与迷信色彩的文革,到理性精神所主导的物化社会,已经整整四十年。而上世纪的八九民运正处于这种巨大的社会变迁与思想的革命性转换中后叶。因此,它与文革既有着本质的不同,也有着还没有摆脱与难于洗刷的牵连与残余依附。八九民运是曾经一度伫立于天安门广场的、具有中国特色“民主女神”的产儿,却又与西方“自由女神”自由与人权的象征差之毫厘;它由社会民主主义思潮所主导,却又与自由主义理性构筑精神失之千里。在这场民主运动当中,发起的是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然而主导运动的主流意识形态却是社会主义的变种——社民主义的民主、平等与反腐。无论是胡耀邦先生还是赵紫阳先生,作为关注民生的人道主义者,与社民主义的戈尔巴乔夫相比,还有相当的距离,起码在对西方民主国家的政策与态度上与戈尔巴乔夫有相当的距离。人们是否想过,即使八九民运取得成功,也不是西方的自由主义民主政治思想全面入主中国,社民主义与政治改良依然是主流思想与意识形态。我确信无疑的是,当时,赵紫阳先生还没有完全摆脱传统意识形态而自我转变成一个真正的自由主义思想巨人。
   八九民主运动由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发起,在反腐败、反贪官这一点上与文革有着共同点;在通过政治运动打击腐败特权官员这一点上是相同的。发起人的指导思想却是民主与法制。赵紫阳先生所提出的“把一切的社会矛盾与冲突解决途径都纳入到民主与法治的理性对话轨道上来”这句话至今为人民津津乐道。因此,我们说八九民运与文革有着本质性的根本差别:
   第一,它不是一场基于权力争夺与斗争的党内政治运动,无论是发起运动的自由主义知识精英,还是参与运动的广大学生,都不存在任何的政治野心,却有着无限的理想主义热情。在没有任何生存危机与利益冲突的情况下,他们关心国家的命运、怀念厉行改革的胡耀邦、反对腐败与特权、忧虑民主与法制建设的未来。它体现出的是中国知识分子忧国忧民的传统美德与高尚情操。这是烧杀戮虐、打砸抢的文化大革命根本无法对比的。
   第二,它独立于中共党内左右摇摆的周期性政治运动与清算,而首次由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发起了党外大规模民主运动,其目标直指民主政治建设,为国家摆脱恶性循环的政治斗争灾难,影响深远的首次开展了勇敢的尝试。
   当然,它不再是传统的社会主义政治运动与狂热,而成了中共建政以来首例惊天动地的中国式民主运动。
   2、运动方向与轨道的失控与偏离
   无论是文化大革命还是八九民运,其运动的方向最终都偏离了发起人的构想与设计,而导致了无法预料的后果。
   毛泽东发起文革是基于权力斗争与政敌清算,然而运动的发展方向,却偏离了毛泽东的个人意愿,把全国人民几乎都卷入了这场你死我活的运动当中。批斗镇压他人的许多人都没有想到自己最终也无法摆脱被批斗的命运。人民借机造反、大鸣大放、炮打司令部,清算了几乎所有的党政机关。把那些曾经不可一世的政府官员批斗得服服帖帖。根红苗正的工农民众扬眉吐气,这种无产阶级民主政治运动被认为充分体现了所谓劳动人民当家作主,对修正主义当权派进行了革命性清算的民主精神。于是才有了后来广为讨论的“人民文革”一说。于是才有文革研究的专家至今对之情有独钟,不断的挖掘其中民主素材。
   另一方面,八九民主运动,也最终偏离了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初衷,逐步失控而偏离了理性的轨道。虽然运动开始之初,人们为了保持运动的纯洁性,一度排斥着所谓“居心叵测”者的参与,还把用油墨泼洒天安门城楼毛泽东画像的湖南三君子余志坚等押送公安。 然而,国民性的政治狂热与民主热情是无法阻挡的,全国各地的声援团、高自联、工自联奔赴北京,既成就了蔚为壮观的浩大民主政治运动气势。也把运动推向了难于操控的地步。当我们看到电视画面中所呈现的火烧汽车画面时,我们已经预感到灾难性的局面就在眼前。
   因此,我们说全国性政治运动的性质,绝不仅仅是决定于发起者的企图与目的,更是全国人民意识形态、思想观念冲突、内在渴望等等的综合性总体宣泄与爆发。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治运动,所谓的“居心叵测”、“动机不良者”大有人在!无论是发起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毛泽东?还是领导八九民运的自由主义知识精英?都最终无法左右运动的发展方向与结局。运动的性质,是由广大的参与者决定的,而不是发起者。
   在此,我不禁想起了我还能吸烟的那些岁月,一个尘封已久的记忆再现于我的眼前。当年,每当面对生存困境时,我总是点燃一支香烟,深深的吸上一口,然后慢慢的把烟雾从嘴中周期而有节奏的吹出一个个滚动向前的圆环。看着这逐步扩散、变形而最终一派散乱、消失无踪的烟雾。当时的我,在思索着如何面对无处不在外来颠覆所导致的一波又一波的家庭动荡与危机?我究竟能够在多大程度上把握一种基本上的动态平衡而让我梦幻中的海市蜃楼于风雨飘摇之中伫立不倒?我的有限理智又在多大程度上能够控制住形如危阁的动荡飘摇局面?无处不在的罪恶策划阴谋颠覆者最终是否能够完全控制局面而达到自己的目的?
   后来的结局已经证明,对事物的进程谁都无法预知并一手掌握,西游记中的如来佛不过是神话中的想象,人就是人,他不是神。毛泽东如此、自由主义知识精英也是如此,何况一个平凡的小我,当然,强权者的共产共妻颠覆家庭活动也没有捞到任何的好处,以至于至今无法收场。
   3、八九民运的国民性缺陷
   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与开放成了时代的主流,有了有计划的商品经济的发展、逐步建立起中国的法律制度与体系、自由主义者对公有制与计划经济体系的质疑之声泛起、人们的权利意识也逐步产生。但是整个社会缺乏自由精神、法治意识、人权观念及与市场经济相关的契约伦理、财产意识,学生的反腐民主运动还是建立于一种理想主义的、社民主义的政治诉求上,没有具体明确的目标:
   1) 、信仰权力的人身依附状态没有改变:人们反对腐败,却普遍没有看到导致腐败的根源就是政府权力过大;没有看到有计划的商品经济必然演变成有腐败、有特权的商品经济。人们反对是个别的贪官,却没有从根本上反对这种官僚体制,乞求青再世情节弥漫于整个政治运动。
   2) 、运动没有统一自由主义理念:没有谁基于自由主义理念而勇敢的提出限制政府权力的有限政府、与权力保持距离的公民自治概念;没有谁开展面向民众与社会的公民社会培育。运动既没有面向社会的民众总动员,甚至游离于民众而明确的划清知识精英与民众的界限。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