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由陶君的出逃,想起国内民运人士的遭遇]
贺伟华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社论: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高智晟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国民党员戴平山
·《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闹市修行”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高峰
六、个人连载
·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我的公开“打狗行动”声明
·我的打狗行动续集
·从“林黛玉”出家、李银河被禁音想起
·纳粹帝国滋生崛起的土壤及其群众基础
·苏格拉底的“死亡之吻”——守法即为正义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利益诱惑、暗箱操作换来的究竟是什么?
·陋室随想笔录:电磁攻击又如何剥夺我的自由?
·陋室随想笔录:以亲身经历述说监控技术的发展
·陋室随想笔录:对精神控制与催眠术的感受
·陋室随想笔录:逐渐蒸发的生命活力???
·陋室随想笔录: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陋室随想笔录:地狱之门
·陋室随想笔录:睁眼说瞎话的女人
·陋室随想笔录: “泰坦尼克”家庭颠覆案后续---刻骨铭心的记忆
·陋室随想笔录:刑场上没有婚礼
· 陋室随想笔录:伍继光教授的忠告
·陋室随想笔录:《面粉厂的技术员经历》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我的打包工、维修工生涯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陋室门前的偶遇
·强权下的罪恶(2004年原稿)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一
·强权下的罪恶之二---自序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三---前言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四---当事人简介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五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之二)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上)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2)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 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3)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我被逮捕的真相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七、哲学与政治
·藏民启示录:中国未来的方向(1)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喝彩
·掀起拯救中国扒粪运动高潮、为新闻自由闯关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 递进民主:现代文明构筑之探索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论马克思主义的起源、发展及其本质
·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研究与批判对中国大陆公民维权运动的意义
·现代多元民主政治思想对马克思主义一元专制的回应
·现代文明思想库:读《现代民主政治〉心得之一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八、人文
·“非人状态”与“道德存在”
·“囚禁的亲情”
·夸父追日、天涯求梦之路
·中国——监控无处不在,一个全民动员的警察国家!
·童奴泪——响彻云天、泣轨神、惊天地的《同一首歌》
·信仰者的苦难
·燃起自由的篝火,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壮行
·官民冲突愈演愈烈.知识分子集体失语
·无法承载的生命之轻---鲜活消逝于五指之间
·从权力中心下放农村 并不意味着落花飘零、好景不再
· 老子的养生哲学与贾宝玉的出家
· 拯救与逍遥
·生存的意义生存的意义
· 生与死的抉择
·永远的丰碑
·半个世纪的法西斯专制,五十五年的民族悲歌
·奠基于苦难的史诗般经济学辉煌
·突破网络封锁之后,惊闻汕尾东洲血腥镇压有感!
·信仰危机与屈原自杀
·权力与金钱不是万能的
·信仰者的苦难---对“同唱一首歌”的亲身感受
·比尔*盖茨,知识经济、人文时代的宠儿!
·新年诗话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2(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3(连载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由陶君的出逃,想起国内民运人士的遭遇

    由陶君的出逃,想起国内民运人士的遭遇
   
   作者:贺伟华
   今天,打开电脑,才浏览博汛新闻网,眼睛竟锁定于陶君“被广东警方追捕,正在逃亡”这几个字上。这让我很感意外,而担忧起国内民运人士的命运来。
   

   消息称:“我再次遭解雇了,天也有绝人之路?11月22日,我被紧急辞退,这是个无奈的日子。。。。。只因为我是‘反革命’,是个死硬的‘反革命’,‘国安/国保’在22日当天把公司的网络封锁,然后第二次跟公司老板(中山)谈到我,拿出我的所有的上网记录,以及公布我过去的经历(六四分子和坐牢),还在网上搜索我的文章(反动言论),公司董事长当天就赶到顺德,跟我谈完话之后,就宣布解雇了我。最后他说了一句话,‘你只有种植果园,一个人劳动,一个人收获,远离都市,没人打扰你。’我担心的事情,还有可能发生,可能再次被捕(2001年就是这样的),我已经躲了两天了。”
   
   前几天还好好的,当时,他正着手筹建全国维权联盟事宜,并刚刚发布征集“首届陶君民主奖”候选人提名信息,我们还通过网络有了最初的一两次接触。就维权的非政治化问题、中国现实主义民主之路等问题进行了初步的交流。如今他竟然亡命天涯,然而,他又拿什么来摆脱无处不在的特警与警犬?
   
   作为一个普通的人道义工与独立评论人士,我考虑问题的出发点也许有所不同。在我看来,无论是从事什么工作,或开展什么运动;无论事件直接参与者,还是工作指导策划者,我们首先应该考虑的是当事人的人身安全问题,他们今后可能遭遇的生存境遇问题,尤其在今天这种政治恐怖的环境中。记得前两个月,面对国内一波又一波的逮捕监禁恶浪,大纪元记者郭若是如此感叹的:“这两天接连不断的恶讯,让人神经都要崩溃了。”她甚至有些不敢面对大陆频传的可怕信息。听到这满是人文关怀良心记者的颤抖声音,我深深的感到了中共执政当局的残酷;体会到事件当事人的大无畏牺牲精神;更为大陆民主人权人士的生存境遇担忧不已。
   
   由此,与郭若记者谈起了艾滋病人道关怀者胡佳的处境。在我的眼里,胡佳是实在而有勇气的道德存在;是人道主义的化身;是国内外知名的民主人士,然而,有关他处境的信息却让人很不乐观。不要说门前楼下日夜监视的便衣时刻限制着他的行动;不要说他电脑上所呈现出来的每一个字都通过电磁波泄漏而清晰的呈现于隔壁监控的电脑屏幕之上;不要说三天两头的传讯与恐吓,最让人不能理解的是,周围的邻居与普通百姓那歧视的眼神与态度,一句“把他当成精神病送进疯人院不就得了,免得干扰我们的生活。”之类的话,就已经让人齿寒而感到人心不古、道义无存。人道救济者的命运竟然与政治异议、民主人士的命运是如此的相近,并由于知名度的增大而更为险恶无比。一个普遍的真实信息是,因为难以洗涮的政治敏感色彩,民运人士被专制政府用各种手段控制而孤立于民众。难道这是无法逃脱的宿命?难道人类的智慧不足以让他们摆脱非人的可怕境遇?
   
   今天看到陶君出逃的消息,看到这短讯中的一句话:“你只有种植果园,一个人劳动,一个人收获,远离都市,没人打扰你。”我的心不禁颤抖起来,这与我在疯人院曾经听到的威胁是如此的相似,我分辨不出他们有什么本质不同来。“你迟早有一天被送到深山老林,与世隔绝,一个人拿着一本书了此残生。”记得说这话的是一位五十多岁的男人,陪他治病的儿子住在一起。而另一个人在我面前说什么:“有些人一辈子也只有他母亲陪他说话,这世界上再找不到更多的人理他!”不能想象,这种威胁只是发生在我俩的身上,更残酷的状况,竟如恶梦一般的日夜笼罩着所有民运人士的生活。
   
   想写这篇文章的冲动已经很久了,它产生于民运人士周志荣被捕之时。对于周志荣的个人勇气与牺牲精神,我打心里敬佩不已;对于他恶劣环境中不忘民权、民生,而用智慧奉献于民众的赤子之心更是感动不已。然而,对于大陆民运人士摆脱中共监控的唯一手段只能是与当局妥协做假“特务”这一策略,又感到无限的悲哀与无奈。竟最终由此,周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对民主事业的“赤胆忠心”,才清除人们心中的疑虑,这种民运人士个人遭遇与命运的悲哀,我无以言表。然而,对现实的残酷,我却日益的愤怒。愤怒竟让我的脑海闪现 “非政治的政治”这一困境中的思想火花。
   
   从来就没有绝对的绝境,只有绝境下的思考!周志荣曾经思考的问题,我现在也在思索着。残酷的现实已经告诉我们,孤城需要外援,对于不擅长写作、无惊人壮举、正直厚憨的普通民主人士,尤其如此。向前一步是无底的深渊,后退一步也是酷刑与监禁,难道人们就只能手捧经书、原地不动,了此残生?在信仰与理想之外,民运人士就不再有现实的人生?就不能为民主宪政的未来,作更深沉的抗争?就不能有智慧的博弈与周旋?当此境地,中国民主运动的主力究竟是谁?民主运动的方向在哪里?中国民主建政的希望究竟在哪里?希望海内外良知人士、民主斗士、人权捍卫者集思广益,在苦难中孕育思想;在实践中找到出路,不要忘了,国内还有一支坚忍不拔的民运队伍在抗争、在奋斗,在期待着民主的未来;中国需要一条现实主义民主道路。
   
   民主论坛 上载:[2006-11-26] 修订:[2006-11-2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