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中共不亡,天理难容——论敌我化人民内部矛盾的“军队应急预案”]
贺伟华
·信仰者的苦难---对“同唱一首歌”的亲身感受
·比尔*盖茨,知识经济、人文时代的宠儿!
·新年诗话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2(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3(连载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 拯救与逍遥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非政府组织与团队归属---生命意义的自我赋予
·被变质馄饨毒倒的人究竟有多少?
·一封导致被关疯人院的信件
·贺伟华:巨星陨落、光耀千古
九、杂文
·要“磁浮”?要奥运?还是要人权:论上海民众和平散步的意义
·要猪的竞技,还是人的奥运:回复王思源先生的奉劝
·裸照门:张柏芝的坦荡与阿娇的“虚伪”
·我命中注定自由、孤独的走过!
·网络大时代----专制政权的末日!
·新闻自由的意义:减肥致死案引发的扒粪挖贪风波
·缅甸军政府的血腥镇压、 中国责任与奥运
·或许我们难逃宿命,却在反抗宿命中获得自由!
·高山遣返案 中共指控真假莫辨
·《百姓》总编黄良天,开启拯救中国的“扒粪运动”
·辩论主题:八九民运是否真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
·利益驱动下的权力疯狂、民生苦难与官民对立
·走向覆灭的特权腐败阶层(之一)
·为即将爆发的中国革命正名
·中国共产党在未来五年内分解成两党势在必然
·新左派劳工维权者的崛起---对掠夺性权贵资本的清算?
·评论:谁是抗战的主力---历史的真相
·在中国动用坦克、军警镇压平民,不叫“屠杀”!
·黄金高真是腐败分子吗?
·“宪政改革”,一个多么富有欺诈而鼓舞人心的称谓!
·官办媒体、主流话语之外的第二种声音----心灵之声
·人权与民权的关系
·民权运动与人权运动的内在渊源及关系界定
·中美首脑工作会晤----中国的“崛起”?抑或西方的没落?
·越南的政治变迁给中国人民的启示
·与老农的通信存档---难道你真是中共特务?
·自由主义不是冤大头:制度性缺陷是中共权贵腐败与堕落的根源
·中国从来就不缺独立思想者,所缺者宽容的环境
·新的“文革领袖”在哪里?访民期待您!
·关注民王炳章与杨天水两先生的不幸命运---与暴君的斗争与妥协
·从天赋人权看中共得网络监控
·“持不同金钱者”的诞生与力量
·荆楚,在强权者膝下,你做了些什么?
·揭开ZYZG《自由中国论坛〉的面纱,警惕中共布下的陷阱
·从倒扁浪潮看台湾的制度监督缺陷与法治无力
·严重的自然灾难, 再次凸显出公众对政府的信任危机
·独立评论:不可抗拒的中国民主化浪潮与民族利益
·要有真的物权保障,必须反出一个“自由新中国”——论自由宪政下的广义财产观与制度性保障
·"天灭中共 " 标语无处不在,中共官员避祸自顾不暇
·你不应该抱怨,存在就是合理!
十、个人经历、技术、网络等相关知识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1)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2)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3)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4)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5)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6)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7)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8)
·烂在肚中、不如无私奉献——十年磨一剑,我的科研开发生产研讨计划分述
·个人开发的美容化妆品系列成果
·主题:大家小心特务的陷阱(2张图s)
·精神病药物伤害、防范与对策1(连载)
·精神病药物伤害、防范与对策2(连载)
·与老农的通信存档---难道你真是中共特务?
·掌握破网技术后的感想
·被当局所控制的我与湖南省中医美容研究所合作内幕
·孵化、成长与腾飞
·科研与实践: 精白红薯粉丝技术转让原始依据之一
·科研与实践: 精白红薯粉丝技术转让原始依据之一
·科研与实践:精白红薯粉丝技术转让原始依据之二
·如果不骂中共,你的文章能发表吗?
·被拒签赴澳会议签证所递交的资料
·个人无隐私!
★电子集中营:国家恐怖下的脑控技术及罪恶★
·电子集中营真相揭秘之1——你为什么不自杀
·谁侵犯了你的隐私?国家恐怖下的脑控技术简介之一
·谁侵犯了你的隐私?国家恐怖下的脑控技术简介之二
·谁侵犯了你的隐私?国家恐怖下的脑控技术简介之二
·中国国安监控技术手段与防范之一
·国安监控技术手段及防范——千米外还原图像 计算机电磁泄密不容忽视
维权风云网刊
·《维权风云》网刊*9月6日*
·《维权风云》网刊 9月9日
·《维权风云》网刊 9月10日
·《维权风云》网刊 9月12日
·《维权风云》网刊*9月6日*
·李泽厚:高喊孔子救天下没有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不亡,天理难容——论敌我化人民内部矛盾的“军队应急预案”

   中共不亡,天理难容——论敌我化人民内部矛盾的“军队应急预案”
   (首发稿)作者 : 贺伟华, 發表時間:11/19/2006
   ~~~~~~~~~~~~~~~~~~~~~~~~~~~~~~~~~~~~~~~~~
   [文章摘要]: 在涉及到国家主权与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重要时刻,当发生重大突发事件时,事发地的军事长官可以“先期处置”,可以边处置边报告!这成了攸关民众生死存亡的“关键处”。此例一开,必将导致滥用屠杀手段处理民间纠纷、官民冲突的严重事件;必将导致军队与当地腐败官员利益驱动下的强制掠夺、非法杀戮行径。最终必将导致地方官员、拥兵自重,任意屠杀人民,并抗拒甚至挑战中央威权的严重后果。
   ~~~~~~~~~~~~~~~~~~~~~~~~~~~~~~~~~~~~~~~~~

   2006年11月14日,中央军委正式出台《军队处置突发事件总体应急预案》,为军队先斩后奏、直接参与镇压民间冲突,提供了有效的纲领性文件与行为准则。
   
   据新华社报道:“这项预案规定,军队参与处置突发公共安全事件有五大基本任务,分别是:处置军事冲突突发事件、协助地方维护社会稳定、参与处置重大恐怖破坏事件、参加地方抢险救灾、参与处置突发公共安全事件。”分析称,这是中国第一次对军队参与突发事件处置的规范,为军队参与有关行动“提供了有效根据”
   
   《预案》规定:“在处置突发事件中,师团级以上单位可以越级报告情况,情况紧急时,上级也可以实施越级指挥。”据军队处置突发事件领导小组办公室负责人介绍:“在涉及到国家主权和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重要时刻,中间环节的减少,可使军队更加迅速地对突发事件作出反应。此外,当发生重大突发事件时,事发地的军队领导机关还可进行‘先期处置’,即边处理边报告。这样可最大限度地减少突发事件对人民生命财产、公共安全等造成的损失,也是以人为本、构建和谐的需要。”
   
   在涉及到国家主权与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重要时刻,当发生重大突发事件时,事发地的军事长官可以“先期处置”,可以边处置边报告!这成了攸关民众生死存亡的“关键处”。此例一开,必将导致滥用屠杀手段处理民间纠纷、官民冲突的严重事件;必将导致军队与当地腐败官员利益驱动下的强制掠夺、非法杀戮行径。最终必将导致地方官员、拥兵自重,任意屠杀人民,并抗拒甚至挑战中央威权的严重后果。
   
   如此一来,只要地方出现任何突发事件,当地政府可以立刻宣布紧急状态、军队可以马上戒严,而无论是非的剥夺所在地人们的自由;超越于法律保障之一切公民权利,行使其“任意妄为”的特权。如此一来,地方特权腐败官员可以拥兵自重,把一切人民内部矛盾激化升级为敌我矛盾,任意扩大打击面,而武力解决一切民间矛盾与纠纷。如此一来,不要说祈求青天的鸣冤上访、更没有颠沛流离的孤苦无告,只要开罪强权,就是死路一条。
   
   官民权利的不对等、社会管理的军事化、公民自治与自由权利的丧失、地方官员暴力威权的制度化、系统化、合法化,一方面将导致丧失是非与善恶的权本位思想的再次抬头、导致全民对权力的疯狂追求与渴望、窒息社会正义道德力量的成长空间,人身依附再次卷土重来而消灭人的自由精神与独立意识、消灭人间的一切善恶道德伦理;另一方面,则将助长地方官员的嚣张气焰、狂妄自大,为掌握经济特权、真正具有颠覆野心与力量的地方豪强的拥兵自重、抗拒甚至挑战中央威权埋下了祸根。从此,社会力量萎缩、中央威权丧失,地方诸侯坐大!
   
   在此,中共当局第一次超越于“收买95%,打击5%”的传统境界线与惯例,首次无限扩大其打击面,把所有的人民视为假想敌,而用解决所谓“敌我矛盾”的杀戮手段来解决民间矛盾与冲突。这是其丧失理智的自杀行为;这是其自掘坟墓的最后一招,更是民族灾难、民生苦难的可怕征兆。当用处理敌我矛盾的手段来解决“人民内部矛盾”时;当所有人都深处惶恐之中;当一切调和社会矛盾与冲突的和平手段与途径都被否决,只剩下国家体制性暴力对官商合体的肆虐国家公权力的怂恿与支持时,从此人间正义与仁义荡然无存,对抗与纷争不断,乱世中国来临。
   
   从上世纪八九年对学生与市民积极参政议政的政治自由的血腥屠杀;到九九年对信仰自由团体的大规模残酷镇压;到动用军队对捍卫家园的汕尾东洲村民的围剿与屠杀;到今天制度化、系统化、合法化军队与特权官员的残酷暴行,中国公民的政治自由、经济自由及生命权利保障都逐步丧失殆尽。从勿论政治而给予公民部分经济自由,重点打击所谓颠覆性的民主政治活动与阴谋,到今天囊括一切,在非政治领域无限扩大军事威慑与镇压,胡锦涛当局在丧失一切道义资源的情况下,有别于毛泽东时代而再次把中国拉入一个毫无社会正义与道德基础的、弱肉强食的野蛮蛮荒时代。
   
   然而,即使如此,我们人人都必须正视即将面对之更为残酷的现实。回顾胡锦涛摆脱江氏集团的控制,“翻江倒海”而走出“儿皇帝”阴影这短短一年来的历史,我们可以看到,其蔑视人权、反人道、反人类的冷酷阴暗面已逐步表现出来;其专制帝王的狼子野心与封建权臣的权谋手段结合于一体,而日益全方位的主导着中国的外交、政治、经济、文化、社会、民生等各个方面。
   
   从号召全民向朝鲜金正日共产反人类政权学习,到暗中纵容朝鲜核武试验威慑世界和平;从和平崛起的经济政策到谋求世界经济与政治霸权;从叫嚷核武犯台到经济利益与手段的拉拢收买,到共产意识形态、传统王道政治思想统合与推广,其分化瓦解西方世界、瓦解台湾民主政治的手段也已逐见一斑。而其镇压国内民众、打击政敌的手段之诡秘与残酷更是逐步升级,无人能够望其项背。
   
   如果说2004年开始,人们还对“胡温新政”怀有一种彷徨与期待的暧昧之情;如果说今年以来,其迅雷不及掩耳之清算江氏上海帮的反腐行动让人们产生虚无缥缈、海市蜃楼般的幻想,那么,从今年中旬颁布的“国家突发公共事件总体应急预案”到今天“军队应急预案”的突然升级,则让全国人民大跌眼镜、惊魂不定。胡温当局竟是这样迅速加紧对国人政治、经济自由权利的剥夺;对公民思想、言论与行为的严厉掌控:
   
   在“国家突发公共事件总体应急预案”中,胡温当局就已经对中国官、民的权利和义务的进行了进一步界定。遗憾的是,这种界定,不是加强对掌握国家公权力的官员的监督与限制,而是更加凸现出中国官、民的权利和义务不对称的现状。这个法案给与了各级政府在应对所谓的突发事件时极大的权利。包括控制所有公共设施、封锁公共场所和限制公共活动、采取强制措施对付有关人员等等。“这个法案在规定各级政府官员的责任时,则做出了对官员们有利的变动。依据现有法律规定,许多本来属于违法、犯罪行为,例如,谎报资讯、违法征用公民财产等等,在新的法律草案中则仅仅描述成为行政过失。对这些行为的处罚也仅仅局限于行政处分。”
   
   “另一方面,这个法律草案对公众的义务的行为却作出了不合常理的严格规定。例如,草案规定,‘突发事件发生地的公民应当服从所在地人民政府、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或者所属单位的指挥和安排’,还规定,公民不服从所在地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发布的决定、命令或者不配合其依法采取的措施,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由公安机关依法给予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摘自胡少江的《解读中国“国家突发公共事件总体应急预案”》)这等于为各级政府公然剥夺公民权利,借故镇压公民的和平、合法抗争与维权留下了空间,为今天进一步调动军队镇压民众埋下了可怕的伏笔。
   
   对公民揭露政府官员腐败、黑社会肆虐、官民冲突事件的新闻自由的限制,也已经从法律的角度,做出了更加严厉的禁止:草案规定,中国新闻媒体如果 “擅自发布有关突发事件处置工作的情况和事态发展的资讯”或者“报导虚假情况”“将受到5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的罚款”。未经授权、擅自发布有关事件的当事人会被当局以“盗窃、泄露国家机密”的罪名被判监禁。从此,政治黑幕下的罪恶与暴行将无人敢于揭露与声讨,在血腥的红色恐怖下,中国再次陷入万马齐喑的黑暗境地。
   
   今天,“军队应急预案”的出台与实施,正是对“国家突发公共事件总体应急预案”的暴力支持与捍卫,其事发地的军事长官可以“先期处置”、可以边处置边报告之陈述的本质含义是地方军事长官可以无视宪法保障的人权与自由,对平民百姓大开杀戒!
   
   国家任何一条法律的出台,都关系到人民群众的生死祸福;关系到国家的长治久安,法律的公平公正性,在于对所有公民的平等 保护与同等制约,不然何来法律的正义与尊严?又何来法治的信仰?更不要说中国的民主与法治转型。从六四屠城起,政府及其官员对人民的暴行与掠夺已经愈演愈烈、无以复加,由此才导致日益频繁的民众上访、维权乃至于集体抗争,如果不能禁止国家公权力对人民的侵害,而从法律及暴力威慑的角度进一步加强官员的特权与强制力的话,中国必然国将不国、民冤似海;官权肆虐、人神公愤。到时只怕中共不亡,天理不容!
   
   从镇压政治运动到镇压政治性维权;从镇压非政治性维权,再到镇压失地农民、工人、学生,最终与全民为敌,胡温当局竟陷入非政治化陷阱与泥潭,陷入最终面对人民清算的汪洋大海之中不能自拔。天要其灭亡,必先纵容其癫狂,中共强权就这样可悲而身不由己的走向自我毁灭、走向死亡!然而,由此,人民的代价、民族的代价、社会的代价、人类的代价又何其惨烈?我们又用什么来拯救人性的残酷、拯救人的灵魂?难道我们还要再次用法西斯暴君的头颅,来祭奠那无数共产主义受难者的亡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