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如果不骂中共,你的文章能发表吗?]
贺伟华
*******独立评论******
★获奖、评论、感言★
·方家华:关注苦难与讲述苦难——向《自由圣火》的获奖者们致敬
·“《自由圣火》2007写作奖”获奖感言
·“《自由圣火》2007写作奖”获奖人名单及颁奖辞
·金锁:贺先生的分析很有启发,这些事件是了解当下中国的金钥
★中国全球经济战略、政治形势、文明冲突分析★
·亨廷顿《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一书的反思与批判(一)
·美国真正敌人“中共政权”的浮出水面——冷战以来美国全球战略分析与反思
·全球民主化浪潮走向,关键在台湾
·《不可抗拒的民主化浪潮》之四:三大全球化浪潮
·独立评论:民主的误区——去中国化、分裂民族、强制民主
·全球化格局中的文明断层与冲突
· 民主运动中的民族利益捍卫
·是市场决定论吗?写在中国人获得均等经济自由的前夜
·大规模群体冲突事件背后的社会理性构建动力与文明进程
·独立评论:不可抗拒的中国民主化浪潮与民族利益
·独立评论:重大历史事件背后的社会进步与文明进程
·现代民主社会与国家对中国艰苦卓绝的民主运动的历史责任与义务!
·辩论主题:八九民运是否真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
·独立评论:铁窗民运的误区与王道政治的悲哀
·公开台独,将为中共军备扩张及军事占领提供借口
·伊朗核问题的本质
·《全球化战略、文明冲突与独立评论》周刊2007年3月5日
·争鸣:是市场决定论、物质决定论还是自由决定论、观念决定论?
·《全球化战略、文明冲突与独立评论》周刊2007年3月13日
·公开信:与叶路先生讨论"民族的反省与自我完善能力"及美伊冲突
一、教育、医疗、社保与腐败
·“盛世”危言:危机正在逼近(上)
·警世危言:危机正在逼近(中)
·快讯:因报道肉价涨到15元真相,收到衡阳国安大队传讯通知
·学生群体抗争频发,中国教育革命风暴的前奏(上)
·学生群体抗争频发,中国教育革命风暴的前奏(中)
·校园群体抗争事件频发 教育垄断体制是祸根-2006年十大新闻回顾《十》
·大陆校园群体抗争事件 是喜是忧?
· 危机与治理(一)
·危机与治理(二)
·危机与治理(三)
·教育体制改革,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
·政治对教育的危害
·学校家长会后想到祖国的教育改革与出路
·三十个省市社保基金侵占严重,继续让窃贼为人民管钱?
·胡温当局反腐,仅仅是权力斗争的需要吗?
·上千万的现代化公安装备与派出所投资,给我们的启示是什么?
·危机与治理: 官商合体的中共政权朝不保夕,危机就在眼前
·银行坏账突破9千亿,金融危机就在眼前
二、突发群发事件与维权抗暴
·◆不再上山打游击,我把中共踩在脚下◆
·草根维权、民间反抗运动对民主建政的意义
·2007年4月份的民间群体反抗、维权运动分析
·“非人状态”与“道德存在”——赵承熙悲剧、李文现象的启示
·◆大陆多家企业职工被迫签署“离职合同”,引发群体抗议!◆
·从文章篡改,看中共如何争夺民运的维权主导权
·“就是被打死在监狱,也不进精神病院”
·2007年12月中国民间群体维权事件分析与回顾
·2007年11月中国民间群体维权事件分析与回顾
·2007 年10月中国民间群体维权事件分析与回顾
·2007年9月份中国民间群体维权事件综述与分析
·2007年6月份中国民权、人权相关群体事件回顾
·2007年5月份中国大陆群体突发事件回顾
·2007年5月份中国大陆群体突发事件回顾
·2007年4月份重大群体突发事件回顾
·2007年3月份群体突发事件回顾与分析
·民权与人权、民间群体抗争与民主之辩证
·大规模群体冲突事件背后的社会理性构建动力与文明进程
·公民维权运动的成就与十大成功维权案例回顾
·2007年3月份民间突发事件回顾
·2006年11月群体突发事件回顾与分析
·贺伟华:2006年10月群体突发事件回顾与分析
·2006年9月群体突发事件回顾与分析
·2006年12月群体突发事件回顾
·【中國在線】由四川大竹事件引發的思考
·2006年维权运动的反思
·如何走出维权的困境——关于民权运动的思考
·如何走出维权的困境——关于民权运动的思考(之二)
·贺伟华:从维权时代的困境,看中国政局的未来走向(上)
·贺伟华:从维权时代的困境,看中国政局的未来走向(中1)
·维权促进民主的策略——非政治的政治
·贺伟华:改良的误区与维权的本质
·贺伟华:献给铁窗中的绝食英雄-----怀念飞雄
·民主革命对递进民主的公民维权的促进作用
·中国的阿尔卑斯,中国的十字架---援救智晟
·中国乡村保甲民团的启示---上訪無效 中國農民自組護地隊
·中国民主化的希望所在——论北京民众捍卫“狗权”的群体抗争
·中共不亡,天理难容——论敌我化人民内部矛盾的“军队应急预案”
·抗议北京当局侵犯人权的非法行径,还高智晟家人以人身自由?
·耒阳电广宽带公司中断服务,用户工作受阻、造成经济损失
·官商合体野蛮强制拆迁,民告拆迁公司三年未果
·快讯:《维权风云》网刊编辑网络连线被切断,网刊发行工作受阻近四天
·抗议中共政府抓捕中国泛蓝张子霖,破坏纪念国父孙中山活
·就虚假“耿和声明”,抗议当局阻断司法程序、加害高律师
·贺伟华:孙不二被殴至今伤势严重,医疗费用昂贵
·从温海波匿名抛出“耿和的声明”,看当局的伎俩、手段与终极动机
·快讯:维权抗暴网站编辑北川被非法关押七小时
·耿和绝望了、母亲哭了、人心死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如果不骂中共,你的文章能发表吗?

   如果不骂中共,你的文章能发表吗?
   
   作者:贺伟华
   大凡新闻机构有两种,一种是服务于特殊的政治团体、利益团体的媒体;还有一种就是秉承自由、独立与开放原则,不屈从于任何政治团体、利益团体需要的自由媒体,它没有政治动机、也不会为利益而动。唯一可以左右它的就是主编的个人风格、人文追求与价值取向。现在一个问题是:如果不骂中共,理性的文章在哪种新闻媒体上能够发表?
   

   今年十月三日,在我要去广州办理出国签证的前一天,弟弟和弟媳突然回家看望年迈的父母,在与弟媳的闲聊中,她说看到了我在国外中文网站发表的许多文章,“没想到贺家竟然会出一个作者!好像你家从没有这个遗传。”一番恭维之后,她有些怀疑的说了一句:“大概自由新闻媒体,对你激情飞扬下的谩骂感兴趣吧?你不骂中共,你的文章如果理性,也许发表不出去,更不要说稿费了。”
   
   难道我文章的价值就在于诅咒中共?难道自由新闻媒体刊出我文章仅仅是出于政治目的与动机?难道文章所表达思想的价值可以由此而一笔抹消。疑虑之下,我开始了无人可以预知的实验;开始了无论后果的冒险。从《胡温当局反腐,仅仅是权力斗争的需要吗?》到《如何走出维权的困境——关于民权运动的思考》等多篇文章,我写的不但理性,而且一反常态的淡化胡温当局权力斗争的色彩,给予反腐行动以肯定。并且对《维权风云》的办刊方向做出调整,在视点焦点栏目中增设了有限肯定其某些反腐措施的言论。一个月下来,试验的结果却并不是弟媳所怀疑的那样,凡自由新闻媒体,不但一如既往的刊出了我的文章,还把不同观点的文章排列于一起,供大家参阅对比、讨论、反思。自由新闻是如此的开放;其民主与自由的文化底蕴是如此的深厚,其海纳百川之宽阔胸怀在让我敬佩叹服之余,产生对官办媒体难以压抑的鄙夷之情。由此而更坚定了我作为一个自由撰稿人不改初衷追求新闻自由的信念,自由新闻人,一个多么神圣而光荣的称谓!也许,这将是我终身为之奋斗的事业,即使孤立于世,也要以如夸父追日般的热情追逐下去,直到我有限生命的终结。
   
   同时,一个意外的副作用也产生了,国外从事民主与人权工作并与我有所交往的朋友,还是对我产生了怀疑,有担心我一反常态倒向专制暴政的;也有人担心我在系统的恐吓之下已经有所崩溃、退缩而放弃信念;也有不知究竟朋友的担心与问候。
   
   他们却不知道,我需要害怕吗?我根本就不存在他人所担心的危险。作为中共当局威逼打压之下而成长起来的“恶棍”,我需要和它妥协吗?它什么人都能对付,就是对付不了我!它又有什么条件与资格和我妥协?当当局看了我某篇文章喜出望外的希望我不再写稿而骗我到深圳去重操旧业,当化工工程师时。我既觉得好笑,又感到当局的可怜与无奈,摊上我这样的“恶棍”,它可倒了祖宗八辈子霉。被我耍了一把还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曾几何时,这无耻而下贱的流氓党,动员其全部力量、进行无数次的集体性欺诈,却每每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作者打得晕头转向!哈哈,硬功夫遇上了太极拳,它再大的力量也无法用上了!
   
   这时,我不由得回忆起十月三日那天,没有心机而直爽的弟媳对我说的那番话:“无论你写什么,你都是唯一安全的,什么都给你堵死,到处都是南墙,你却走出了这条路,对你这样的恶棍,当局已经没办法了!”当我把这个消息高兴的告诉胡平先生时,老先生竟哈哈大笑起来,这世上没有做不到的、只有想不到的。
   
   同时,作为历来维护权势集团利益、与我暗中为敌并为强权所刻意标榜的弟弟,除了阴冷的脸之外,却与我没有任何亲热。“民主斗士无论到哪里都是孤独的,魏金生到了国外也没有人理他,你是例外吗?”弟弟咄咄逼人的言词,流露出对我冲出重围与封杀而获得的哪怕是一点点的肯定都耿耿于怀的情绪。当他要我把来自澳大利亚的邀请函给他看时,我已经洞察他此时的心情了。
   
   前天,流亡美国的中国人权活动家徐立文先生来电话之前,我的一个在北京的某音乐戏剧学院当教授的初中同学刘晓江也突然打来电话,提醒我不要像高智晟那样,被关起来,连写文章的机会都没有了。虽然我从不担心过问政治敏感问题、也不惧怕当局的恐吓,但是我这个同学刘却让我想起二十来岁时,他曾对我说的话:“政治是最黑暗、最肮脏的领域,谁也不要趟这潭浑水。”当时的我还笑他少年老成,竟然有这般见识。却没想到自己从此坠入政治深渊,过问政治成了人们集体性迫害的借口。
   
   前天晚上徐老先生在电话里对我说:“凡热心政治的野心家及政客,人们都热衷于鸡蛋里挑骨头,找他们的问题,不管是曾经的、还是现在的;不管是政府有意抹黑的,还是真实的,只要他热衷于使用国家的公权力,人们都从阴暗面分析他的行为动机。”终于,由此我得以知道:我所开展的公开捐赠活动被理解为“想沽名钓誉,后世留名”;我支持高律师维权被理解为名利心重;在全球性诽谤与围剿中,我激情愤怒之下所写下的“强权下的罪恶”成了同时开罪于东西方而自我标榜之最。
   
   难道我没有在否定中肯定自我的权利?难道在全面刻意的否定环境中,自我肯定不是一种生存下去的手段?难道我要像阴谋策划者所期待的那样,也丧失基本自爱的把自己打入十八层地狱?
   
   政治是这样的诡秘,竟然让凡与此相关的事都变得不可思议起来。细想起来,除了过去的一张嘴、现在的一支笔,我又何时参加过任何政治运动?却由于政治的诡秘,竟让我二十多年以来,如处鬼蜮一般的遭遇专制强权者的加害,后二十年,却要堤防所谓朋友的弓箭。政治太肮脏、太黑暗。
   
   后来,在与徐老连续两个小时的电话讨论中,得到的很多鼓励与教诲,也明白提醒了历来简单的我,不涉足政治最好。从今以后,作为新闻时事评论爱好者,点评时事;作为自由独立撰稿人,关注民生与民权,声援受害者;作为自由新闻人,了解采访身边的人和事,把黑幕下的罪恶公之于众。这是一份多么神圣而光彩的事业,这一切与自由新闻媒体相关的工作,我都可以做,从此远离政治,做独立、自由、开放新闻从业者。
   
   民主论坛 上载:[2006-11-08] 修订:[2006-11-0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