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胡温当局反腐,仅仅是权力斗争的需要吗?]
贺伟华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上)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2)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 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3)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我被逮捕的真相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七、哲学与政治
·藏民启示录:中国未来的方向(1)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喝彩
·掀起拯救中国扒粪运动高潮、为新闻自由闯关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 递进民主:现代文明构筑之探索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论马克思主义的起源、发展及其本质
·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研究与批判对中国大陆公民维权运动的意义
·现代多元民主政治思想对马克思主义一元专制的回应
·现代文明思想库:读《现代民主政治〉心得之一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八、人文
·“非人状态”与“道德存在”
·“囚禁的亲情”
·夸父追日、天涯求梦之路
·中国——监控无处不在,一个全民动员的警察国家!
·童奴泪——响彻云天、泣轨神、惊天地的《同一首歌》
·信仰者的苦难
·燃起自由的篝火,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壮行
·官民冲突愈演愈烈.知识分子集体失语
·无法承载的生命之轻---鲜活消逝于五指之间
·从权力中心下放农村 并不意味着落花飘零、好景不再
· 老子的养生哲学与贾宝玉的出家
· 拯救与逍遥
·生存的意义生存的意义
· 生与死的抉择
·永远的丰碑
·半个世纪的法西斯专制,五十五年的民族悲歌
·奠基于苦难的史诗般经济学辉煌
·突破网络封锁之后,惊闻汕尾东洲血腥镇压有感!
·信仰危机与屈原自杀
·权力与金钱不是万能的
·信仰者的苦难---对“同唱一首歌”的亲身感受
·比尔*盖茨,知识经济、人文时代的宠儿!
·新年诗话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2(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3(连载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 拯救与逍遥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非政府组织与团队归属---生命意义的自我赋予
·被变质馄饨毒倒的人究竟有多少?
·一封导致被关疯人院的信件
·贺伟华:巨星陨落、光耀千古
九、杂文
·要“磁浮”?要奥运?还是要人权:论上海民众和平散步的意义
·要猪的竞技,还是人的奥运:回复王思源先生的奉劝
·裸照门:张柏芝的坦荡与阿娇的“虚伪”
·我命中注定自由、孤独的走过!
·网络大时代----专制政权的末日!
·新闻自由的意义:减肥致死案引发的扒粪挖贪风波
·缅甸军政府的血腥镇压、 中国责任与奥运
·或许我们难逃宿命,却在反抗宿命中获得自由!
·高山遣返案 中共指控真假莫辨
·《百姓》总编黄良天,开启拯救中国的“扒粪运动”
·辩论主题:八九民运是否真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
·利益驱动下的权力疯狂、民生苦难与官民对立
·走向覆灭的特权腐败阶层(之一)
·为即将爆发的中国革命正名
·中国共产党在未来五年内分解成两党势在必然
·新左派劳工维权者的崛起---对掠夺性权贵资本的清算?
·评论:谁是抗战的主力---历史的真相
·在中国动用坦克、军警镇压平民,不叫“屠杀”!
·黄金高真是腐败分子吗?
·“宪政改革”,一个多么富有欺诈而鼓舞人心的称谓!
·官办媒体、主流话语之外的第二种声音----心灵之声
·人权与民权的关系
·民权运动与人权运动的内在渊源及关系界定
·中美首脑工作会晤----中国的“崛起”?抑或西方的没落?
·越南的政治变迁给中国人民的启示
·与老农的通信存档---难道你真是中共特务?
·自由主义不是冤大头:制度性缺陷是中共权贵腐败与堕落的根源
·中国从来就不缺独立思想者,所缺者宽容的环境
·新的“文革领袖”在哪里?访民期待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温当局反腐,仅仅是权力斗争的需要吗?

胡温当局反腐,仅仅是权力斗争的需要吗?
   作者:贺伟华
   最近,普遍流行着一个这样的说法,更精确的说应该是一个这样的成见:凡中共反腐,都是权力斗争的需要,没有任何正面意义可言。然而,抛开它的原始动机,我却得以发现事件的积极一面。从事态的发展趋势来看,业已更改了我的一贯看法,让我们日益的正视这样一种事实:反腐运动足以清剿特权腐败对市场经济秩序的破坏,重构市场经济伦理与正义;反腐足以重新赢得人心,为反思制度缺陷、根治制度问题提供机会与社会支持;反腐对社会保障制度的缺陷提出了警醒,为完善制度缺陷提供了机会;反腐运动的深入将再次张显出现有制度的残酷性与根本问题所在,为人们改革政治体制提供累积教训与经验。
   现代民主政治的成就,来源于反复更正人类思想行为错误、来源于行为教训的累积。现代民主政治制度,也是在各特定国家的民族文化传统及旧有制度上发展起来的。而今天的反腐,揭露了二十多年来经济改革的重大问题,提供了可资借鉴的反面教材,为未来法治建设提供思想基础、凝聚社会共识。如今,中共当局的反腐运动,已经震惊世界,并足以改变中国未来发展的历史进程。下面我们系统简要的了解一下最近胡温当局反腐的战绩:
   一、今年反腐大案要案中纠出来的官商:
   1、上海社保基金案:上海市委书记、中共政治局委员陈良宇;国家统计局局长邱晓华;陈良宇情妇、财政部部长助理刘红薇;上海国际赛车场有限公司总经理郁知非因;上海电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高层主管徐伟;上海电气集团前董事长王成明、前副总裁韩国璋;上海华安基金代行董事王成明;华安基金总经理韩方河;全国政协委员、福禧投资董事长张荣坤;上海市委副秘书长孙路一;前上海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局长祝均一;前上海宝山区长秦裕等官员和商界人落马。另有陈良宇的妻子、黄菊的妻子 (余慧文)二人涉嫌贪污钜款,被双规。上海电信大王、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经济问题严重;政治局第六号人物、上海帮核心黄菊请辞。
   2、北京反腐成效:北京爆发陈化粮丑闻及医疗系统的十七亿元住房公积金被滥用的丑闻。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雍战胜;北京前检察长许海峰;红顶商人国洪起;原中国农业银行总行营业部总经理邵建荣纷纷落马。
   3、湖南:湖南省副省长郑茂清被撤职;郴州原市委书记李大伦;郴州市副市长的雷渊利;郴州市宣传部长樊甲生;郴州市国土局党组书记杨秀善;郴州市纪委书记曾锦春及妻子、司机等人;郴州市住房公积金中心主任的李树彪纷纷落马,整个郴州市一百五十八名党政官员和商界人士涉案。
   4、山西:山西原省委副书记侯伍杰受贿案一审宣判,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依法以受贿罪判处侯伍杰有期徒刑11年
   5、安徽:安徽省副省长何闽旭;安徽省卫生厅原副厅长尚军;淮南市政协原副主席从善明;滁州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陈兆丰涉案。
   6、福建:福州市国土资源局局长王炳毅;福州仓山区土地局局长李仲;仓山区区委书记张森兴落马。
   7、深圳:深圳市中级法院党组成员、主管破产案件的副院长裴洪泉落马被揪出。
   8、天津:天津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职务李宝金被揪出
   9、军界:海军原副司令员王守业落马。一千七百多名师级以上军官涉案,从今年七月到明年三月止,将启动“第二次反腐”行动。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宣布成立审计、检查工作指导组,组长曹刚川指:军事系统不是建立在真空里,军事干部不是生活在世外桃园。活生生的腐败、消极状况触目惊心,而且日趋恶化。腐败、消极、涣散严重危害军队建设和士气。整顿好军队是全党当前一项战略性的工作。 曹刚川宣布:此次检查工作,将涉及一千七百多名师级以上干部。
   二、反腐的声势一浪高过一浪
   随着上海陈良宇案的发展,全国性反腐声势一浪高过一浪,据新世纪新闻网报道:“有三十多名省、部级以及副总理级高官,被指名道姓指控在政治上、经济上、道德品质上堕落、腐败、滥权,是和陈良宇同一类型的败类。被点名者有:贾庆林(前福建省委书记、北京市委书记)、李长春(前河南省委书记、广东省委书记)、黄华华(广东省委副书记、省长)、黄丽满(广东省人大主任)、王华元(广东省委副书记、省纪委书记)、黄小晶(福建省委副书记、省长)、孟建柱(江西省委书记)、郭金龙(安徽省委书记)、徐光春(河南省委书记)、周伯华(湖南省委副书记、省长)季允石(河北省委副书记、省长)、张中伟(四川省委副书记、省长)、吕祖善(浙江省委副书记、省长)、李金明(浙江省政协主席)、张高丽(山东省委书记)、韩寓群(山东省委副书记、省长)、钱运录(黑龙江省委书记)、罗清泉(湖北省委副书记、省长)、周永康(国务委员、公安部长、前四川省委书记)、周小川(中国人民银行行长)......等。
   多米诺骨牌效应由此引发,全国十八般个省市加入联动反腐浪潮,与海峡敌对岸台湾百万民众反腐倒扁运动、泰国反腐军事政变遥相呼应,演变成一场亚洲反腐大风暴。全国“到九月三十日,据中办报告,已发展到十八个省(区)、直辖市,党政部门内部、社会团体、知名人士联署,强烈要求中央政治局、中纪委派工作组到本地区领导展开反腐、党建、换届工作。这十八个省(区)、直辖市,除了粤、闽、湘、豫之外,还有:海南省、重庆市、四川省、湖北省、江西省、辽宁省、黑龙江省、山东省、浙江省、江苏省、吉林省、云南省、安徽省、河北省。这些来自体制内部联署致中央信函中,披露了地区党政、司法、公安系统内部的政治、组织、人事、经济、金融等领域的层层黑幕、触目惊心的事例。”
   三、官场挥霍九千亿,温家宝立誓反腐
   今年“两会”前夕,温家宝向中央政治局、国务院、人大常委会、中纪委,提交了一份承担政治问责的报告:“二00五年公款招待费,三千余亿元;使用、购买公车开支,三千三百余亿元;出国考察、休假开支,二千五百多亿元。这种违规的职务消费高达每年八千亿至九千亿元,这是天文数字,使人心酸的数字,是欠下百姓的数字。这个消耗数,如能正常运作,会使数亿农民解决贫困,肯定会使整个国家面貌发生变化。”
   由此可见,今年,胡温当局的反腐似乎不再仅仅是权力斗争的需要,更是关系到国家生死存亡、关系到胡温政权命运的大事情。众所周知,对中国政府、国家及人民构成巨大威胁的力量,不是来自于海外反华势力;也不是来自于自由主义、民主化浪潮的渗透,而是来自于执政党内部,来自于地方腐败强权势力的崛起。一个不容否认的事实是,如果不能彻底清剿江泽民时代崛起的特权腐败势力;如果不能顺利的产除与中央作对的地方豪强。无论胡温当局是接受现代民主政治;还是继续一党专制,中国都将走向分裂、走向灭亡。因此,人们才说出了“不反腐,亡国;反腐,亡党”
   四、不反腐必然亡国
   不反腐必然亡国!尤其是在中央对地方丧失控制,而进一步推行地方自治与自由的时候;在政令不出中南海的灾难性时期。曾几何时,中共当局用苏联崩溃的事例来警告国人,提醒人们如果中共垮台,中国将涌现出几十个叶利钦,国家必将走向分裂,这时,人们迎来的不是自由、平等与幸福,而是一个个更加残暴的地方军阀与帝王将相。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一个可怕的现实威胁。中共当局比谁都清楚,这些崛起的地方豪强,什么都不缺,最缺的就是民生、民权、民主思想。他们一旦控制了地方的政治经济命脉,国家必将四分五裂,而崛起的绝不是几个民主化的诸侯小国,而是更加腐败、专制与残暴的占山为王的诸侯流氓强盗之政权。
   今天的现实是,地方官商合体的共同私利追求不断的吞噬国家的财产、侵害着人民的利益,而形成了一个不断加速的地方过热经济与中央宏观调控政策下相对抗的局面,这一无法解开的死结是建立在根本利益冲突之上的。中央与地方豪强已不再是一个共生共存的利益共同体,地方官员个人私利驱动下的政府投资日益的导致经济的过热与失控,城市化建设不断上升温;居民的房屋反复的被强拆;农民的土地不断被强占;高消耗、低产出的工厂在重复建设着;重复的公路、铁路、大桥建设在无限扩张的消耗着国家的资源、掠夺着国家与人民的财富。国家资源在耗尽、环境日益严重的破坏污染。这种利用国家积极财政策不计代价与后果的粗放型经济发展模式;这种腐败官员个人利益驱动下重复建设与重复投资;这一个个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而永无止境贪婪的吞没国家财产、掠夺人民财富的经济犯罪团伙,正在腐败官员个人利益的驱动下,步入一种丧失理智的疯狂发展境地。
   中央政府已经丧失对地方的经济控制能力,崛起的地方强权却在挑战着中央的威权。全国各地,陈良宇型的官员,在个人野心的驱使下,都在打造着各自的王国,不断扩充着自己的经济政治势力。在彻底否认颠覆中央宏观调控政策的前提下,进一步彻底颠覆中央的威权与政令。
   在地方腐败官员特权与国家及民众利益的博弈中,中央政府如果一味的被贪官所挟持,而镇压于人民。那么,地方特权腐败豪强的野心将无限扩大,而在实现经济自治的基础身上进一步要求政治独立。这日益增多的国中之国将彻底瓦解这一庞大而失控的国家。
   也正因为看到了这一点,胡温当局这次下了很大的决心,来重建中央威权,用反腐来逐个彻底清剿胆敢对抗中央的地方势力;用反腐来重建民众的信任;用反腐来重构社会正义。从中国传统的习惯思维来看,反腐正在重建着胡温政权的合法性基础,而挽救这个日益走向地方经济自治的庞大国家。从此以后,改变这种二十多年来形成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官场陋习,改变着地方政府或明或暗对抗中央的现状。
   什么时候是中国百姓最气愤的时候,是那些腐败特权官员有恃无恐而狂妄叫嚷着“我就是腐败、就是堕落,但是中央不靠我等靠谁?它要让人给它办事,就必须容忍我们,因为,我们是它的权力基础”。当此境地,倍受鱼肉与践踏的人们只能感叹“苍天无眼”!现在是切除这一对百姓、对国家进行着双重讹诈与掠夺的恶性肿瘤的时候了。重建社会正义,重新赢得人心,从惩治腐败贪官开始。
   五、反腐绝不会亡党
   如今,胡温当局已经认识到,反腐不会亡党!而是实现中共自救的根本性途径。半个世纪以来,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够延续至今,还掌握着政权,就在于它能够通过一次次的政治运动来清剿其党内的腐败势力,重建民众的信任。对资本主义自由化的清剿、对所谓右派势力的镇压,其实针对的绝不仅仅是信仰自由主义的知识分子,更多的是对体制内的修正主义腐败特权阶层的清算。毛泽东之所以说“全国性的政治运动,每隔几年要来一次;无产阶级的民主革命运动,每个八年要搞一次。”就是因为他看到了社会主义制度的根本性缺陷所在。一个没有监督机制的执政党只能通过周期性的换血来保持这个党的生命力。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