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严重的自然灾难, 再次凸显出公众对政府的信任危机]
贺伟华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 递进民主:现代文明构筑之探索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论马克思主义的起源、发展及其本质
·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研究与批判对中国大陆公民维权运动的意义
·现代多元民主政治思想对马克思主义一元专制的回应
·现代文明思想库:读《现代民主政治〉心得之一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八、人文
·“非人状态”与“道德存在”
·“囚禁的亲情”
·夸父追日、天涯求梦之路
·中国——监控无处不在,一个全民动员的警察国家!
·童奴泪——响彻云天、泣轨神、惊天地的《同一首歌》
·信仰者的苦难
·燃起自由的篝火,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壮行
·官民冲突愈演愈烈.知识分子集体失语
·无法承载的生命之轻---鲜活消逝于五指之间
·从权力中心下放农村 并不意味着落花飘零、好景不再
· 老子的养生哲学与贾宝玉的出家
· 拯救与逍遥
·生存的意义生存的意义
· 生与死的抉择
·永远的丰碑
·半个世纪的法西斯专制,五十五年的民族悲歌
·奠基于苦难的史诗般经济学辉煌
·突破网络封锁之后,惊闻汕尾东洲血腥镇压有感!
·信仰危机与屈原自杀
·权力与金钱不是万能的
·信仰者的苦难---对“同唱一首歌”的亲身感受
·比尔*盖茨,知识经济、人文时代的宠儿!
·新年诗话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2(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3(连载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 拯救与逍遥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非政府组织与团队归属---生命意义的自我赋予
·被变质馄饨毒倒的人究竟有多少?
·一封导致被关疯人院的信件
·贺伟华:巨星陨落、光耀千古
九、杂文
·要“磁浮”?要奥运?还是要人权:论上海民众和平散步的意义
·要猪的竞技,还是人的奥运:回复王思源先生的奉劝
·裸照门:张柏芝的坦荡与阿娇的“虚伪”
·我命中注定自由、孤独的走过!
·网络大时代----专制政权的末日!
·新闻自由的意义:减肥致死案引发的扒粪挖贪风波
·缅甸军政府的血腥镇压、 中国责任与奥运
·或许我们难逃宿命,却在反抗宿命中获得自由!
·高山遣返案 中共指控真假莫辨
·《百姓》总编黄良天,开启拯救中国的“扒粪运动”
·辩论主题:八九民运是否真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
·利益驱动下的权力疯狂、民生苦难与官民对立
·走向覆灭的特权腐败阶层(之一)
·为即将爆发的中国革命正名
·中国共产党在未来五年内分解成两党势在必然
·新左派劳工维权者的崛起---对掠夺性权贵资本的清算?
·评论:谁是抗战的主力---历史的真相
·在中国动用坦克、军警镇压平民,不叫“屠杀”!
·黄金高真是腐败分子吗?
·“宪政改革”,一个多么富有欺诈而鼓舞人心的称谓!
·官办媒体、主流话语之外的第二种声音----心灵之声
·人权与民权的关系
·民权运动与人权运动的内在渊源及关系界定
·中美首脑工作会晤----中国的“崛起”?抑或西方的没落?
·越南的政治变迁给中国人民的启示
·与老农的通信存档---难道你真是中共特务?
·自由主义不是冤大头:制度性缺陷是中共权贵腐败与堕落的根源
·中国从来就不缺独立思想者,所缺者宽容的环境
·新的“文革领袖”在哪里?访民期待您!
·关注民王炳章与杨天水两先生的不幸命运---与暴君的斗争与妥协
·从天赋人权看中共得网络监控
·“持不同金钱者”的诞生与力量
·荆楚,在强权者膝下,你做了些什么?
·揭开ZYZG《自由中国论坛〉的面纱,警惕中共布下的陷阱
·从倒扁浪潮看台湾的制度监督缺陷与法治无力
·严重的自然灾难, 再次凸显出公众对政府的信任危机
·独立评论:不可抗拒的中国民主化浪潮与民族利益
·要有真的物权保障,必须反出一个“自由新中国”——论自由宪政下的广义财产观与制度性保障
·"天灭中共 " 标语无处不在,中共官员避祸自顾不暇
·你不应该抱怨,存在就是合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严重的自然灾难, 再次凸显出公众对政府的信任危机

   严重的自然灾难, 再次凸显出公众对政府的信任危机
   
   贺伟华
   
   

   
   今年下半年以来,从广东到湖南,自然灾难频发,碧丽斯、格美、桑
   美台风,一个紧接着一个;肆虐的洪水,一浪高过一浪。山体滑坡、
   民房倒塌、汪洋一片、颗粒无收,所造成的经济损失十年不遇,难于
   弥补。而更可怕的是人员伤亡及艰难的灾后重建工作。
   
   为此,凡大陆同胞,都纷纷有钱捐钱、有物捐物,我们从来没有看到
   过象今天这样,民众所表现出来的博爱情怀与人道精神,严重的自然
   灾难,再次张显出人性中所天赋的善良与互助精神。同时,也再次暴
   露了政府当局所面对的信任危机。
   
   据2004年9月4日《文萃报》头版头条报道:碧丽斯洪水过后,广东民
   间非政府自愿捐助团体纷纷成立,它们组织救灾物资,绕过政府当
   局,直接把财物与资金送到了受灾农民的手中,并提供各种灾后重建
   援助与支持,所提供援助资金的总量远远超过往年,与政府所提供的
   救济资金平分秋色、不相上下。而湖南民间自发援助团体所提供的人
   道支持与援助也超过往年,绕过政府的干预的资金,也达到了救灾援
   助资金总量的三分之一。
   
   民间非政府自发捐助团体的出现,一方面体现了民众对政府的信任危
   机的日益加重,人们宁愿自己身体力行,再累再苦,也不能让灾民迫
   切急需的物资与金钱为政府所挪用、为贪官所私吞;另一方面,也体
   现了公民道德责任感的成长、体现了民间的普遍呼声、体现了民间公
   益事业不可阻挡的发展势头。随着中国中产阶层的不断发展与壮大,
   公民社会赖以存在的各种非政府组织与团体必然如雨后春笋一般,蓬
   勃的发展起来。作为社会的力量,它们将逐步取代政府现在的职能,
   而给灾民提供各种形式与途径的社会支持与人道关爱。然而这种社会
   的自发互助行为,却遭遇到政府当局的强力大压。
   
   有鉴于灾后民间自助行为与团体的发展,这些天来,政府出台了强力
   打压民间非政府组织、禁止民间的自发捐助及接受国外人道捐助的政
   策。对民间非政府组织(NGO)的资金来源与去向进行了较以往更
   为严厉的清查。如果不通过政府之手,民间的自发人道捐助从此无法
   直接送到灾民手中;国外的人道救济资金要么遭遇政府官员的私吞,
   要么被拒之于国门之外。原本今年美国微软公司比尔.盖茨有一笔上
   亿美元的人道援助资金用于捐助河南艾滋病病患者,仅仅因为当局阻
   止非政府团体的民间自发协助与配合;仅仅因为这笔钱不能落到政府
   官员的腰包。至今被当局拒之于国门之外,无法救济于生命垂危的艾
   滋病患者。
   
   前些天,有鉴于我们本地耒阳的严重水灾后遗症,我曾经组织几个人
   道环保义工,计划成立环保救灾民间义务团体,却因为必须挂靠市团
   委这种当局的党团机构而告吹。不言而喻,所有的捐助资金,不管是
   民间自发捐助、还是国外的人道环保救济,都必须掌控于政府手中。
   至此,我深深的感受到民众与政府之间的信任危机的不断加深。防民
   如防贼,为一己之私利与疑惑,而枉顾灾民的生死祸福,这样的政
   府,又怎么佩得上“人民的政府”?
   
   后来请教相关法学专家,才知道民间自发的慈善与捐助在中国是非法
   的,只有中共政府当局,才有这种“与人为善”的特权;只有政府当
   局,才有组织灾后重建的无上特权;只有在政府当局的统筹管理与安
   排下,才有权开展红十字救济、环境保护等一切与危机治理与社会保
   障相关的工作。
   
   由此,我终于明白,在中国,没有真正独立的非政府组织,所谓的
   “NGO”,都挂靠在各种政府行政机构。要么是民政系统、要么是
   环保系统、要么是党团机构等等。所谓各行各业的行业协会,都在行
   政上接受政府的领导;在资金上接受政府的监督;在工作上丧失应有
   的自主权。这种所谓的救世主式的中共政府,竟然是以剥夺公民的一
   切权利与自由、剥夺公民社团的自由发展机会、消灭原本应该存在的
   社会力量来维持其暴虐的存在与延续。
   
   然而,这种国家公权力强制剥夺公民一切权利与自由的现象并不是永
   远可以维持下去的,严重的自然灾害、经济的崩溃、现行权力体系的
   失控及民间的大规模突发事件,都将让政府当局突然`丧失对事件的
   控制、对社会的控制、对人民的严厉管制,从而给民众以更多的互
   助、仁爱表达空间;给公民社会以成长的机会;给社会危机治理以更
   多的社会支持与挽救渠道。从碧丽斯台风所造成的灾难中,我们看到
   了民众对政府日益严重的信任危机;看到了民间力量的成长机会,也
   感受到了民众的力量与博爱情怀、人道精神。
   
   
   民主论坛 上载:[2006-09-12] 修订:[2006-09-1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