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贺伟华:孙不二被殴至今伤势严重,医疗费用昂贵]
贺伟华
五《共产受难者援助与救济》
·《共产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贺伟华(我的人权与人道事业)
·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
·从天而降的六千元稿酬,催生捐献与使用计划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社论: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高智晟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国民党员戴平山
·《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闹市修行”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高峰
六、个人连载
·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我的公开“打狗行动”声明
·我的打狗行动续集
·从“林黛玉”出家、李银河被禁音想起
·纳粹帝国滋生崛起的土壤及其群众基础
·苏格拉底的“死亡之吻”——守法即为正义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利益诱惑、暗箱操作换来的究竟是什么?
·陋室随想笔录:电磁攻击又如何剥夺我的自由?
·陋室随想笔录:以亲身经历述说监控技术的发展
·陋室随想笔录:对精神控制与催眠术的感受
·陋室随想笔录:逐渐蒸发的生命活力???
·陋室随想笔录: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陋室随想笔录:地狱之门
·陋室随想笔录:睁眼说瞎话的女人
·陋室随想笔录: “泰坦尼克”家庭颠覆案后续---刻骨铭心的记忆
·陋室随想笔录:刑场上没有婚礼
· 陋室随想笔录:伍继光教授的忠告
·陋室随想笔录:《面粉厂的技术员经历》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我的打包工、维修工生涯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陋室门前的偶遇
·强权下的罪恶(2004年原稿)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一
·强权下的罪恶之二---自序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三---前言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四---当事人简介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五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之二)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上)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2)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 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3)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我被逮捕的真相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七、哲学与政治
·藏民启示录:中国未来的方向(1)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喝彩
·掀起拯救中国扒粪运动高潮、为新闻自由闯关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 递进民主:现代文明构筑之探索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论马克思主义的起源、发展及其本质
·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研究与批判对中国大陆公民维权运动的意义
·现代多元民主政治思想对马克思主义一元专制的回应
·现代文明思想库:读《现代民主政治〉心得之一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八、人文
·“非人状态”与“道德存在”
·“囚禁的亲情”
·夸父追日、天涯求梦之路
·中国——监控无处不在,一个全民动员的警察国家!
·童奴泪——响彻云天、泣轨神、惊天地的《同一首歌》
·信仰者的苦难
·燃起自由的篝火,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壮行
·官民冲突愈演愈烈.知识分子集体失语
·无法承载的生命之轻---鲜活消逝于五指之间
·从权力中心下放农村 并不意味着落花飘零、好景不再
· 老子的养生哲学与贾宝玉的出家
· 拯救与逍遥
·生存的意义生存的意义
· 生与死的抉择
·永远的丰碑
·半个世纪的法西斯专制,五十五年的民族悲歌
·奠基于苦难的史诗般经济学辉煌
·突破网络封锁之后,惊闻汕尾东洲血腥镇压有感!
·信仰危机与屈原自杀
·权力与金钱不是万能的
·信仰者的苦难---对“同唱一首歌”的亲身感受
·比尔*盖茨,知识经济、人文时代的宠儿!
·新年诗话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贺伟华:孙不二被殴至今伤势严重,医疗费用昂贵

   贺伟华:孙不二被殴至今伤势严重,医疗费用昂贵
   (首发稿)
   文章摘要: 但当我得知至今他所受到的社会捐助不过450元时,我再次感到从未有过的震惊!人情冷漠、世道无情,如此的社会风尚又怎能不让英雄落泪、母亲寒心?难道中国的基层民主建设是孙不二一个人的事;难道在公民参政议政选举权利的争取过程中,苦难要让孙不二一个人来承担;难道由此而导致的灾难性经济损失与生存困境要让不二一个普通平民家庭来承担?难道我们以后能够保证自己不被殴打、不被践踏?不被体制性强权暴虐势力所伤害?唤起社会的义务,追究政府的责任,都应该是每一个良知尤存而不至于麻木不仁国人应有的态度。
   
   作者 : 贺伟华,

   
   發表時間:9/20/2006
   
   今天是2006年9月20日,距孙不二参选人大被打已经一个星期了,今天得空通过网络电话慰问不二,得知他当时被打得血肉模糊、伤势严重,至今脑震荡没有得到康复。
   
   “我被打得很厉害,头现在都还很痛!他们不光打我,还打我母亲,我母亲的左耳膜被打传孔两处。”孙不二这样说:“政府官员不光打我、也不只贿选,连造谣说我是劳改犯等各种卑鄙手段都使用上了。”
   
   当我问道医疗费用时,不二回答说:“医疗费用昂贵,我和母亲做两个CT花了1100元,随便打一针就是五百元,仅打针就有7天,其他的各种费用就不用说了,现在已经花费五千多元,这还不包括被打当天的医疗费,今后的医疗费用难以为继!”
   
   当我问道对于你的受伤,政府与公安有什么表示时,不二回答:“说什么‘争取破案’,这是派出所的民警说的,正所谓官匪一家、贼喊捉贼!当时还没有反应过来,就遭到殴打,被打了却也没有证据。”
   
   听到这些,我义愤不已,沉默良久后对他说:“很同情你的遭遇,你的苦不会白受的,专制政府的非理性暴行也一定会受到人民的清算。你还年轻,保存自己就是为中国保存希望。昨天,你敢为天下先的勇敢精神;你捍卫公民参政议政义务的勇气;你践行公民权利参选人大代表的道德实践,等等这一切,都已经让证明了中国良心尤存、正义尤在。都已经让世人看到了未来中国的希望所在。”
   
   人作为社会的成员、作为国家的公民,参与社会的公共管理;参与政府行为的公共监督;参选与被选人大代表乃至于政府官员都是天经地义,这一切都是受到宪法保证的、最基本的公民权利与义务。作为现代公民形式的道德存在,孙不二参选人大,既是一种对国家、对人民、对社会负责的态度,也是公民爱国、爱人民、爱集体精神的体现。
   
   “作为你的支持者,我想以一个独立撰稿人的身份,捐献我的仅有稿费,并希望你早日康复!”我这么对不二说时,不二极力推辞,并希望那些良知尤存的独立作者更多的关心日渐增多的政治在押犯!当他说道“他们的苦难更深重”时,我为之感动、为之自豪、为之一振。小小年纪,能有如此思想境界、仁爱情怀与道德勇气,真是不简单。难怪能有这种一往无前的勇敢精神,这一切都与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的熏陶及自由民主思想的灌输分不开的。
   
   但当我得知至今他所受到的社会捐助不过450元时,我再次感到从未有过的震惊!人情冷漠、世道无情,如此的社会风尚又怎能不让英雄落泪、母亲寒心?难道中国的基层民主建设是孙不二一个人的事;难道在公民参政议政选举权利的争取过程中,苦难要让孙不二一个人来承担;难道由此而导致的灾难性经济损失与生存困境要让不二一个普通平民家庭来承担?难道我们以后能够保证自己不被殴打、不被践踏?不被体制性强权暴虐势力所伤害?唤起社会的义务,追究政府的责任,都应该是每一个良知尤存而不至于麻木不仁国人应有的态度。
   
   在此,我援引黄晓敏抗议声明中的一段话:“孙不二先生身体力行参与国家倡导的选举,是对国家以法治国方针的贯彻和执行,作为正在参选的候选人,按照国际惯例和国内的相关法律,不二先生应该受到法律的特别保护和当地政府一定的安全保障承诺,政府应该有责无旁贷的义务确保候选人孙不二的选举权和作为后选人的各种权益。我们要求政府和公安机关正式介入立案,调查此次事件的真相”。并再次强烈要求执政当局追查凶手、赔偿由此而对不二所导致的身心伤害与经济损失,并且希望社会各界的良知人士用实际行动关心不二的苦难与不幸。
   
   一个人被打意味着我们都可能被打;一个人遭遇不幸与苦难也意味着今后我们所有人都可能遭遇同样的劫难;一个家庭的经济困乏意味着我们所有人都可能面对贫乏。我们一方面要谴责有关政府当局的黑社会暴行;另一方面要秉承人道精神,伸出援助之手。“一点心意,一片温情!”英雄由此感动,母亲由此安心!
   
   虽然我知道自己人微言轻;虽然我知道我个人的力量实在有限,但是,我还是要呼吁大家关注不二的不幸;关注不二母子的苦难;关注他家的生存境遇。援手不二,就是援手中国的民主建设;就是捍卫公民的选举权利。
   
   当台湾人民用每人捐款一百元来抗议陈水扁的腐败时,我们是否想到,我们也可以用号召全社会积极参与捐助不二的行为来抗议当局阻止基层人大民主选举、来追求公民选举与参选人大权利!我相信我们每个公民的十元捐助所产生的力量,就足以影响整个社会、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政治恐怖下的黑社会暴力现状。当人民的代表正在蒙受苦难时,我相信,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真正动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