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贺伟华: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对中共暴行的调侃与轻蔑]
贺伟华
·新年伊始话革命:论革命的可能性——民主革命的突发性机遇与把握
·民主的真相:民主是真理吗?
·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四、六.四专题
·為了忘卻的紀念──僅以此文敬獻給六四大屠殺的英烈及其家屬們
·为自由而战,对六四的最好纪念
·六四烛光,与自由勇士共勉!
·十七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你究竟是羊还是狼?
·诗魂力虹——监狱又如何囚禁你的灵魂?
·八九那年代——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1)
·今年的六四,是我的生日
·八九那年代——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2)
·八九那年代(2)初稿
·八九那年代(3)——公民反抗与宪政民主追求
五《共产受难者援助与救济》
·《共产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贺伟华(我的人权与人道事业)
·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
·从天而降的六千元稿酬,催生捐献与使用计划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社论: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高智晟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国民党员戴平山
·《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闹市修行”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高峰
六、个人连载
·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我的公开“打狗行动”声明
·我的打狗行动续集
·从“林黛玉”出家、李银河被禁音想起
·纳粹帝国滋生崛起的土壤及其群众基础
·苏格拉底的“死亡之吻”——守法即为正义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利益诱惑、暗箱操作换来的究竟是什么?
·陋室随想笔录:电磁攻击又如何剥夺我的自由?
·陋室随想笔录:以亲身经历述说监控技术的发展
·陋室随想笔录:对精神控制与催眠术的感受
·陋室随想笔录:逐渐蒸发的生命活力???
·陋室随想笔录: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陋室随想笔录:地狱之门
·陋室随想笔录:睁眼说瞎话的女人
·陋室随想笔录: “泰坦尼克”家庭颠覆案后续---刻骨铭心的记忆
·陋室随想笔录:刑场上没有婚礼
· 陋室随想笔录:伍继光教授的忠告
·陋室随想笔录:《面粉厂的技术员经历》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我的打包工、维修工生涯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陋室门前的偶遇
·强权下的罪恶(2004年原稿)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一
·强权下的罪恶之二---自序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三---前言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四---当事人简介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五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之二)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上)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2)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 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3)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我被逮捕的真相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七、哲学与政治
·藏民启示录:中国未来的方向(1)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喝彩
·掀起拯救中国扒粪运动高潮、为新闻自由闯关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 递进民主:现代文明构筑之探索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论马克思主义的起源、发展及其本质
·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研究与批判对中国大陆公民维权运动的意义
·现代多元民主政治思想对马克思主义一元专制的回应
·现代文明思想库:读《现代民主政治〉心得之一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八、人文
·“非人状态”与“道德存在”
·“囚禁的亲情”
·夸父追日、天涯求梦之路
·中国——监控无处不在,一个全民动员的警察国家!
·童奴泪——响彻云天、泣轨神、惊天地的《同一首歌》
·信仰者的苦难
·燃起自由的篝火,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壮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贺伟华: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对中共暴行的调侃与轻蔑

   贺伟华: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对中共暴行的调侃与轻蔑
   (首发稿)發表時間:9/21/2006
   作者 : 贺伟华,
   
   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感受到今天所遭遇的人身伤害与威胁了,这让我想起1998年以前所经年累月必须面对的体制性暴力,当这种暴力以各种黑社会江湖人士的寻衅形式出现时,被孤立的我曾经彷徨、曾经迷茫、曾经感到无助。因为当时我根本无法想象这都来源于一个政府当局的黑箱操作;因为当时我根本就是没有想到政府当局会使用这些无耻的下三烂手段;因为当时我认为政府已经接受了我的观点,宛如掌上明珠,我成了所谓的“特殊人才”。毕竟曾经在我的印象中,政府官员当面每每笑容可掬,却没有想到,笑容之下,包藏着一种怎样的祸心!

   当在火车上意外的遭遇乘警的暴力殴打时,我还想当然的认为这只是一个误会,根本想不到有意砸碎车厢玻璃者是政府的帮凶,根本没想到这足以为乘警殴打我提供可资利用寻衅的借口;当市政府的汽车公然撞翻我的单车,司机合众暴力殴打我时,我还反思自己是否在询问对方“为什么这样?”时不够客气;当鼻子被木梁砸断时,我是这么安慰自己的:“反正已经结婚,破相与流血都没有关系,这只是意外!”当自己被人民医院转闸门的铁门电倒时,我也不曾想到这是有意的通电,而把它理解为意外的漏电;当黑社会成员三番五次的围攻我的家庭时,在莫名其妙之中,我还想当然的理解为自己没有真心朋友、没有帮手,因此被人欺,这个社会本来就是这样的;当所有曾经每天在我面前讨好而出现的所谓朋友都突然在一夜之间离我远去之时,我还在反省自己,是否是在经济上支持他们不够;只有到了浪迹天涯、四海为家之时,我才发觉在我身边出现的不再是黑社会、不再是三教九流的江湖人士,而是身穿迷彩服的武警、特警!面对这种真相,我还一厢情愿的认为一个普通的技术人员,不可能为政府所关注、所重视,更不可能想象到曾经面对的种种劫难根本就是中共反人类流氓政府的一手操控与指挥。
   
   后来,真相终于大白,我终于发现了这只看不见的罪恶之手;我终于能够在在把握事件真相之后,给对手以致命的一击;我终于能够集中我的所有力量,对这个导致人类灾难与不幸的万恶力量进行彻底的清算!面对一个弱小的个体,曾经无坚不摧、不可一世的体制性力量崩溃了。奇迹竟然发生于受害者巧妙而看似随意的一击。曾经千思百虑、环环相扣的欺诈与血腥暴力却导致了它自身的耻辱与毁灭!真所谓人算不如天算;正所谓吉人自有天象,又岂是这些肮脏无耻的人类垃圾可以计算得了的?
   
   再强大的势力也有征服不了的对手;再聪明的人也有失算的时候;再天衣无缝的计谋与连环圈套也有被洞察的时候。当局怎么也想不到,曾经想打就打、想扁就扁、不堪一击的受害者,今天却视若“宠儿”!无论其如何疯狂的反击与清算,也万难对之再痛下杀手。虽然其貌似强权、挑战中共的“罪行”累累,无人可及,然而当局却只能把无数的无罪无辜受害者者关进监狱,让他们忍受无尽的炼狱与折磨。却让我这种“罪恶滔天”者“逍遥法外”!
   
   从此告别以往的暴力伤害与心灵折磨,在践踏强权者的过程当中肆无忌惮的享受曾经不敢奢望的特权!当再次有机会领受到当局的打击与威胁时,却全然不像当年那样---再也没有了半点血光之灾的味道,我感受到这种恐吓与临界暴力是如此的苍白无力。可笑今天我面对而实施用车撞我的一对男女摩托手是如此的配合默契,男的礼貌周到;女的歇斯底里,看似疯狂。让我从虚假的装腔作势中看到了问题的本质!女方一句:“没想撞死你,要真撞你早死定了!”就已经暴露了他们的动机;男的忙于拿钱了难更证明了中共当局轻视生命的习惯思维:不就是钱吗?我用钱可以买到一切!
   
   而我却从我从他们毫无理由的愤怒与无奈中看到了一个食人兽的虚弱与悲哀。一个在斑马线上行走而遵守交通规则的行人没有发怒,反倒是这个女摩托车肇事者像吃了火药一样的疯狂了起来!“撞死你了也不过几个钱!”对不起,我不吃这一套,下次那个女人在我面前疯狂即使被打死了也没地方报账的,因为我早就被当局公开宣称为“无承担行为责任能力”的“疯子”。具有讽刺意义的事,今天大家终于再次看到了究竟谁是疯子;肇事摩托车司机最后的逃之夭夭就已经说明了究竟谁才是“丧失承担行为责任能力者”!
   
   曾经以江湖恩怨加害于我的种种暴力手段与无耻圈套失灵了;曾经千方百计提醒我要解决生存困境,必须跪求某某市长、某某书记的手段失灵了;曾经用特警武警的威胁、暗示、跟踪等种种恐吓手段失灵了。即使如今它好意为我刻意羞辱践踏强权的行为找出种种借口,什么“个人行为”;什么“精神异常”;什么“丧失责任能力”等等,都已经被我看穿看透而不再领情!我与许多维权人士密切配合而一起创办的《维权风云》网刊、论坛及维权抗暴网站就是对当局无耻谎言的戳穿!就是用行动来说明要当中共的敌对维权人士,而且已经和他们永远站在一起。他们坐牢我坐牢、他们受死我来顶!
   
   就是这两天,即使我写了无尽的激进文章;即使我为救援民主维权人士奔走呼号、捐钱捐物;即使我创办维权网刊、论坛与网站;即使我现在又为呼吁社会联动捐助孙不二、发起中国大陆的“施明德百万捐款反腐倒扁运动”而号召大陆民众积极参政议政、捍卫公民选举权!当局却还如此苍白无力的进行着这种临界暴力的有限精确“打击”,为什么?为什么有别于他人对我如此的“优待、客气与礼貌”,这可不是我早就领受够了的中共当局!
   
   天上不会掉馅饼,世上也从来没有这等好事!对我咬牙切齿却无法下手的真正原因众所周知,不用我再明言。要愤怒就愤怒吧!要伤心就伤心个透顶!我还没有玩够,我要玩到中共当局自觉永无回天之力而不得已在世人面前痛下杀手!我要玩就玩到中共当局在全世界面前交待二十多年来仅对我个人而言所犯下的种种无耻罪行!我有权接受忏悔而原谅罪恶;但我无权接受暴虐下的强制!虽然某些六四受害者为了些许的经济补偿而做出妥协,不再要求公正与清算。但是对我来说,在历史罪恶被清算、被公之于众之前;在把这个所谓“无所不能”的豺狼制服之前,我决不知道什么叫妥协!
   
   共产共妻的中共流氓强暴政府,你的暴行已经苍白无力;你的行为已经无可奈何,在此,于全人类的关注面前,你除了接受训兽师的训导之外,已经别无出路!除了毁灭于妖媚女狐的癫狂与绝望呐喊之外,你唯一的机会就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如果真有勇气,就在我面前再真正的疯狂一次吧!对于豺狼,我可是不达目的,决不罢手!
   
   =======================================================
   
   文章背景:快讯---贺伟华被撞,摩托车司机逃逸
   
   2006年9月20日下午六时,大陆独立撰稿人贺伟华,于斑马线横过马路之时,被一辆飞驰而来的摩托车撞倒,飞离斑马线两米多远。肇事者女友还破口大骂:“撞死你的不过赔几块钱。”在去医院后,肇事摩托车司机逃逸,仅留下他的电话号码及或扣留的一串钥匙。
   
   最近中共当局黑社会手段日益猖獗,继对中国泛蓝成员孙不二施暴群殴事件后,对张子霖进行暴力殴打、罚跪、罚款,对郭飞雄、力虹等实施逮捕,昨天又对湘潭的民主人士周志荣实施逮捕,今天贺伟华被摩托车撞伤。
   
   9月17日,衡阳国安大队长曾经带着耒阳市国安大队的几个成员上门威胁贺伟华。察看了贺伟华的出国会议邀请函及病理资料,并复印后做了笔录。9月19日11点多,贺伟华曾用网络电话慰问伤势严重的孙不二,并写下《孙不二被殴,伤势严重,医疗费用昂贵》的文稿,呼吁效仿台湾百万人民捐款反腐倒扁,发起大陆人民联动捐助孙不二、抗议政府的黑社会暴行的文章。结果第二天就遭此劫难,至今行动不便。
   
   根据肇事者横蛮的口气,依据国安在这几天内两次找到贺伟华的事实,再根据最近国内良人人士屡屡被非法殴打等事实来推测,贺伟华先生的被撞,很有可能是当局的故意行为。
   
   2006年9月20日。

此文于2006年09月2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