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维权风云》网刊 9月12日 ]
贺伟华
·从权力中心下放农村 并不意味着落花飘零、好景不再
· 老子的养生哲学与贾宝玉的出家
· 拯救与逍遥
·生存的意义生存的意义
· 生与死的抉择
·永远的丰碑
·半个世纪的法西斯专制,五十五年的民族悲歌
·奠基于苦难的史诗般经济学辉煌
·突破网络封锁之后,惊闻汕尾东洲血腥镇压有感!
·信仰危机与屈原自杀
·权力与金钱不是万能的
·信仰者的苦难---对“同唱一首歌”的亲身感受
·比尔*盖茨,知识经济、人文时代的宠儿!
·新年诗话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2(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3(连载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 拯救与逍遥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非政府组织与团队归属---生命意义的自我赋予
·被变质馄饨毒倒的人究竟有多少?
·一封导致被关疯人院的信件
·贺伟华:巨星陨落、光耀千古
九、杂文
·要“磁浮”?要奥运?还是要人权:论上海民众和平散步的意义
·要猪的竞技,还是人的奥运:回复王思源先生的奉劝
·裸照门:张柏芝的坦荡与阿娇的“虚伪”
·我命中注定自由、孤独的走过!
·网络大时代----专制政权的末日!
·新闻自由的意义:减肥致死案引发的扒粪挖贪风波
·缅甸军政府的血腥镇压、 中国责任与奥运
·或许我们难逃宿命,却在反抗宿命中获得自由!
·高山遣返案 中共指控真假莫辨
·《百姓》总编黄良天,开启拯救中国的“扒粪运动”
·辩论主题:八九民运是否真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
·利益驱动下的权力疯狂、民生苦难与官民对立
·走向覆灭的特权腐败阶层(之一)
·为即将爆发的中国革命正名
·中国共产党在未来五年内分解成两党势在必然
·新左派劳工维权者的崛起---对掠夺性权贵资本的清算?
·评论:谁是抗战的主力---历史的真相
·在中国动用坦克、军警镇压平民,不叫“屠杀”!
·黄金高真是腐败分子吗?
·“宪政改革”,一个多么富有欺诈而鼓舞人心的称谓!
·官办媒体、主流话语之外的第二种声音----心灵之声
·人权与民权的关系
·民权运动与人权运动的内在渊源及关系界定
·中美首脑工作会晤----中国的“崛起”?抑或西方的没落?
·越南的政治变迁给中国人民的启示
·与老农的通信存档---难道你真是中共特务?
·自由主义不是冤大头:制度性缺陷是中共权贵腐败与堕落的根源
·中国从来就不缺独立思想者,所缺者宽容的环境
·新的“文革领袖”在哪里?访民期待您!
·关注民王炳章与杨天水两先生的不幸命运---与暴君的斗争与妥协
·从天赋人权看中共得网络监控
·“持不同金钱者”的诞生与力量
·荆楚,在强权者膝下,你做了些什么?
·揭开ZYZG《自由中国论坛〉的面纱,警惕中共布下的陷阱
·从倒扁浪潮看台湾的制度监督缺陷与法治无力
·严重的自然灾难, 再次凸显出公众对政府的信任危机
·独立评论:不可抗拒的中国民主化浪潮与民族利益
·要有真的物权保障,必须反出一个“自由新中国”——论自由宪政下的广义财产观与制度性保障
·"天灭中共 " 标语无处不在,中共官员避祸自顾不暇
·你不应该抱怨,存在就是合理!
十、个人经历、技术、网络等相关知识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1)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2)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3)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4)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5)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6)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7)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8)
·烂在肚中、不如无私奉献——十年磨一剑,我的科研开发生产研讨计划分述
·个人开发的美容化妆品系列成果
·主题:大家小心特务的陷阱(2张图s)
·精神病药物伤害、防范与对策1(连载)
·精神病药物伤害、防范与对策2(连载)
·与老农的通信存档---难道你真是中共特务?
·掌握破网技术后的感想
·被当局所控制的我与湖南省中医美容研究所合作内幕
·孵化、成长与腾飞
·科研与实践: 精白红薯粉丝技术转让原始依据之一
·科研与实践: 精白红薯粉丝技术转让原始依据之一
·科研与实践:精白红薯粉丝技术转让原始依据之二
·如果不骂中共,你的文章能发表吗?
·被拒签赴澳会议签证所递交的资料
·个人无隐私!
★电子集中营:国家恐怖下的脑控技术及罪恶★
·电子集中营真相揭秘之1——你为什么不自杀
·谁侵犯了你的隐私?国家恐怖下的脑控技术简介之一
·谁侵犯了你的隐私?国家恐怖下的脑控技术简介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维权风云》网刊 9月12日

《维权风云》网刊 9月12日
   一日一期*非赢利*欢迎投稿*欢迎订阅
   编辑:贺伟华、刘 虎、卫子游、北川、车宏年、郭飞.雄
   目 录:
   【营救高.智.晟】
    1、高智晟的妻子在警方监控下致电外界
   【维权前沿】
    2、廖双元:维权人士赵昕又失踪了!
    3、谁来为我们维护合法权利?
    4、安徽警方刑讯逼供四名学生导致其精神崩溃
   【重大时事】
    5、中国禁止外国通讯社在华发布新闻
    6、岳阳河流遭污染 中国为何污染多
   【学术资源】
    7、张伦:消解权贵结构,达成和平转型
    8、慈航普渡: 中国新政治花瓶的八大特征
   【海峡风云】
    9、美国之音:亲民党拟再提罢扁案 民进党反驳
    10、黄创夏:人民敢倒扁,中共才会怕
   ***正文***
   【营救高.智.晟】
   ===============================================================================
   1、高智晟的妻子在警方监控下致电外界
   -------------------------------------------------------------------------------
   自由亚洲电台 2006.09.11
   -------------------------------------------------------------------------------
   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妻子耿和被软禁近一个月来,星期六在警方的监控下主动致电告诉外界,高智晟的事是家事,不需要外界再关心。据与她通话的胡佳表示,耿和此话不仅不通情理,而且语调牵强,其中一定另有内情。另外,高智晟的两个侄子在警方的陪同下见过耿和。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燕明的报导。
   下载声音文件
   http://www.rfa.org/mandarin/shenrubaodao/2006/09/11/m0911ym2a.mp3
   维权律师高智晟的朋友胡佳星期一告诉本台,耿和在上星期三突然主动打电话给他说不需要外界再关心高智晟的事了。胡佳星期一对本台表示:
   胡佳:她就告诉我说知道我在外边为高律师做的努力,谢谢,现在高律师在里面挺好的,也告诉她很多事情也有问题,相信政府会调查清楚。现在不需要外界再参与更多了。这让我非常震惊,尽管有格格的事出现,就是耿和非常严厉地把格格叫回去。但她在请律师的方面她这样表达还是让我感到非常意外。所以我又问,嫂子,你看到的东西是高律师的亲笔吗?她说是。但是是不连贯的。不是很自信的。我又问她非常关键的一句:嫂子,你身边有警察吗?她说“唔”。
   我可以讲,只有这个“唔”我是可以确信的,其它的任何回答我都是怀疑的,不确信的。她打到这里的时候电话突然断了。我想象中她电话被警察拿过去了,警察疑虑了,电话被切断了。我马上再继续打,还是没有办法。我只好停下来,一会儿,突然电话又响了,打回给我,是耿和,声音是强作轻松,说:胡佳,你又打回来了是吗。我再次问她,你身边是不是有警察。她说“唔”,然后说,胡佳,我们家的事你不用再管了。把电话挂了。我再打过去,又有人接起来,然后有声音,是耿和,似乎是在叫格格把手提电话关掉。此后,我的电话被彻底切断了。
   胡佳还透露,星期天,高欢和高欢龙见过耿和:
   胡佳:在昨天,高欢和高欢龙被陕西榆林佳县的国保从北京接了去找耿和。在耿和那里用高显留给高欢的电话打电话给高智晟的大哥高智义。耿和打了二三分钟,只说了一句话好象听得清楚,说不管高智晟出了什么事,她会照顾好老人,但高律师的父母都过世了,家里没有老人了,不知她说的老人是谁。因为高显当时在他父亲(高智义)的身边,只能听到耿和从头到尾都在哭。
   记者随即拨打耿和常用的市话小灵通,但一直占线:
   电话录音:嘟嘟嘟。
   记者接着先拨通高智晟的大哥高智义的电话:
   高智义:高显回来了。 记者:平安吗? 高智义:平安。 记者:高欢和高欢龙呢? 高智义:他们明后天回来。 记者:为什么那么晚回来。 高智义:不知道。 记者:他们好吗? 高智义:好着呢? 记者:你签署委托书吗? 高智义:没有。 记者:你能告诉我什么? 高智义:不能告诉,也没什么好告诉。 记者:你那儿有警察吗? 高智义:没有,没有也不能说。 记者:你准备去北京吗? 高智义:暂时不准备去,去不…,不准备去 记者:为什么不准备去? 高智义:以后再说吧。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燕明的报导。
   【维权前沿】
   ===============================================================================
   2、廖双元:维权人士赵昕又失踪了!
   -------------------------------------------------------------------------------
   民主论坛 2006-9-12
   -------------------------------------------------------------------------------
   据云南昭通赵昕先生的父亲今日19点50分打来电话告知,今日下午17时十分他到了国保机关,找到了国保负责人马玉良,询问他儿子赵昕的情况。马玉良回答他说:“我们不知道此事,也没有谁通知我们说赵昕要送到昭通来!”马还劝赵父不要过分担心,赵昕应该是安全的。但赵昕失踪已有22天。赵昕的父母、妻儿、姐弟及亲友非常的担心他的安危!
   另外,是赵昕的妻子喻宁胜女士在8月26日从北京打电话到云南询问赵昕父亲赵昕到云南昭通的事之时,赵父才知道赵昕失踪的事。据喻女士说,赵昕先生是8月19日晚上10点半钟被当地派出所一个罗姓的警官带走的。
   现在,赵昕父母家中的电话有可能被封锁,因为赵昕他父亲打了许多电话都无法打通。如成都黄琦先生的手机及宅电就无法打通。还有许多北京朋友及关注他失踪情况的人士,都打电话去询问,但中途电话常被切断。现在赵昕父母及全家都非常担心赵昕先生的安危?!妻子和孩子也非常的挂念他!
   在此,我们认为,作为一个要构建和谐社会的国家,不要老做出一些违背和谐社会宗旨的事,让国际社会耻笑。北京市警方把人带到什么地方,应及时的告知其家人。不要再做这样如此伤天害理的事了,以免将来报应不爽。
   特望国际社会都来关注一下赵昕先生的失踪情况,共同谴责北京公安的违法乱纪行为!
   赵昕父亲手机号:86-0870-6866764
   廖双元电话:86-0851-5654362
   (2006年9月10日于贵阳)
   =============================================================================
   3、谁来为我们维护合法权利?
   ----------------------------------------------------------------------------
   民主论坛 上载:2006-09-10
   
   每当人们喜气洋洋准备欢度春节的时候,我们这些被人遗忘的老人, (说是退休工人,却不如社会最底层的人,每月只有120元退休工资,)就老泪纵横、疾病缠身、过年如过鬼门关。
   谁能相信?──在目前整个社会从业人员和非从业人员社会保障逐渐有秩序地完善过程中,我们这些退休工人却过着无人关心、无人过问的痛苦生活。如今我们年龄大都在70岁以上,而每月退休工资只有120元。这120元还是我们经过多次磨难争取来的。
   今天在上海这个高度文明、发达的城市中,居然还有这样的怪事在发生!虽然我们的派出代表多次向上反映,但是最终没有一个权力部门愿意解决此事。他们都互相推诿,最终不了了之。真是不可思议、令人深思啊!
   我们原是上海市龙华羊毛加工厂的职工,现由徐汇区龙华街道管辖。1990年因烈士陵园建造,单位厂房需拆迁(按道理应该都要妥善解决我们这些年龄大的养老问题)。由于我们大都年龄偏大,于是大都办理了退养手续,年龄小的被安排到其他单位。
   当时有80多人(2004年初40多人,目前只有20人左右),动迁补偿费和场地归龙华街道所属的龙华经济发展实业总公司,场地早已用于其他投资(这些投资也足以养活我们这些人,并足足有余)。我们这些老人退养后,由企业(动迁后属街道管辖)每月发放生活费。当时没有“最底标准”,这个说法,(现在有街道派人每月发放)。从最初43元到70元,一直到2004年,增加到120元(现在街道的工作人员没有一个人说得清楚这120元到底是什么钱)。
   93年社会实行保障,由于当时办事人员的失责(这是他们自己承认的),考虑我们都已办理退休和退养手续,认为不需要再办理社保,就不再给我们转入社保。(经有关法律部门咨询:93年之前退休的,按照老人老办法可以补办补缴进社保)。结果他们没料到,社会在不断进步、完善,退休工人的工资也有了最底限度,并且每年不断增资。
   由于大家都不懂法,都稀里糊涂地在混日子,我们这些没有背景、没有文化的退休工人后来从电视里看到、听到有关退休工人的政策,就到街道反映,要求增资。
   但是,街道采取不理不睬态度,吵得厉害了,就加点。有的向市里、区里反映,上面很重视?(这个“?”是范子良所加)但下面最终没有解决,欺上瞒下,最后无声无息。我们这些老人哪有精力、体力、财力等去和他们周旋,为自己的合法权益去奔波、打持久战和疲劳 战?这些费心、非力、费精神的事,正常人都吃不消,何况我们都是些年老体弱、没有背景、没有文化的老人呢?我们都是些即将步入黄泉之路的老人,大都靠子女接济,靠邻居帮忙,有的孤寡老人只能靠自己的微薄收入,饥一顿、饱一顿,最后生老病死,有的临死都没人知道。真是可怜、可悲!死不瞑目啊!
   为这些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没有任何部门或者领导敢去纠正、解决? 为何我们这些退休工人竟连无业人员,犯罪分子都不如?连社会最底保障都没有?
   难道我们的社会真得就无动于衷地对待我们?难道真得没有一个部门、领导、新闻媒体敢出面过问妥善解决我们的问题?当有良知、有正义感的民众知道此事时,不知作何感想?!
   我们曾经给市里、区里、电视台反映此问题,虽然这些机构能及时反 馈来访信件,一封封向下传达,要求下面核查解决,但到具体部门就没有声音了,也不知道怎么解决的。
   上海市社保中心回信,建议我们向有权利的部门反映解决,但有权利的部门到底是哪个?没有一个敢承认。我们不知道到底找哪个部门?
   为此,我们只能含泪向社会呐喊──向社会、新闻媒体呼吁:请救救我们,为我们这些被人遗忘的退休工人伸张正义,维护我们的合法权利!
   上海市徐汇区龙华羊毛加工厂全体退休职工
   2006年1月18日
   ==============================================================================
   4、安徽警方刑讯逼供四名学生导致其精神崩溃
   ------------------------------------------------------------------------------
   中国青年报 2006-9-11
   ------------------------------------------------------------------------------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