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暴力与非暴力、革命与改良之辩证(之一)]
贺伟华
·对中国爆发农民土地产权革命的原因分析与结果预测
·民主运动与民间抗争临界暴力控制策略探讨(之一)
·民间反抗临界暴力控制策略:生物武器肉毒毒素的科学利用
·对话与争鸣:民主的真相
·中国民主革命正义性与必然性
·独立分析:答《穷人愈穷,中国是否需要革命》
·暴力与非暴力、革命与改良之辩证(之一)
·贺伟华:暴力与非暴力、革命与改良之辩证
·谁说打假、扫黑、批愚是民主运动的唯一出路
·泛绿、泛蓝与大陆同胞和衷共济,共筑中国民主辉煌
·现代民主社会与国家对中国艰苦卓绝的民主运动的历史责任与义务!
·全民的反抗,彻底埋葬中共特权腐败阶层(之一)
·递进民主:全民抗税---抗拒体制性权力腐败的第一步
·递进民主:实现权力制衡的第一步---与权力保持距离
·递进民主:多米诺骨牌效应---物价飞涨、房市崩溃、金融危机、银行倒闭
·递进民主:自由来源于天赋,不需要乞求恩赐
· 递进民主:现代文明构筑之探索
·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探索(连载)
·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探索(之2)
·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探索(之三)
·见证一个创造历史的时代:与联动参选地方人大之中国泛蓝成员的对话
·开历史之先河: 中国泛蓝联盟江苏组党!
·广义自私下的私权、公益、道德与法治正义
·新年伊始话革命:论革命的可能性——民主革命的突发性机遇与把握
·民主的真相:民主是真理吗?
·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四、六.四专题
·為了忘卻的紀念──僅以此文敬獻給六四大屠殺的英烈及其家屬們
·为自由而战,对六四的最好纪念
·六四烛光,与自由勇士共勉!
·十七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你究竟是羊还是狼?
·诗魂力虹——监狱又如何囚禁你的灵魂?
·八九那年代——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1)
·今年的六四,是我的生日
·八九那年代——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2)
·八九那年代(2)初稿
·八九那年代(3)——公民反抗与宪政民主追求
五《共产受难者援助与救济》
·《共产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贺伟华(我的人权与人道事业)
·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
·从天而降的六千元稿酬,催生捐献与使用计划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社论: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高智晟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国民党员戴平山
·《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闹市修行”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高峰
六、个人连载
·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我的公开“打狗行动”声明
·我的打狗行动续集
·从“林黛玉”出家、李银河被禁音想起
·纳粹帝国滋生崛起的土壤及其群众基础
·苏格拉底的“死亡之吻”——守法即为正义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利益诱惑、暗箱操作换来的究竟是什么?
·陋室随想笔录:电磁攻击又如何剥夺我的自由?
·陋室随想笔录:以亲身经历述说监控技术的发展
·陋室随想笔录:对精神控制与催眠术的感受
·陋室随想笔录:逐渐蒸发的生命活力???
·陋室随想笔录: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陋室随想笔录:地狱之门
·陋室随想笔录:睁眼说瞎话的女人
·陋室随想笔录: “泰坦尼克”家庭颠覆案后续---刻骨铭心的记忆
·陋室随想笔录:刑场上没有婚礼
· 陋室随想笔录:伍继光教授的忠告
·陋室随想笔录:《面粉厂的技术员经历》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我的打包工、维修工生涯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陋室门前的偶遇
·强权下的罪恶(2004年原稿)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一
·强权下的罪恶之二---自序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三---前言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四---当事人简介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五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之二)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上)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2)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 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3)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我被逮捕的真相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七、哲学与政治
·藏民启示录:中国未来的方向(1)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喝彩
·掀起拯救中国扒粪运动高潮、为新闻自由闯关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 递进民主:现代文明构筑之探索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暴力与非暴力、革命与改良之辩证(之一)

   
   贺伟华:暴力与非暴力、革命与改良之辩证(之一)
   (首发稿)
   
   文章摘要: 暴力是忍无可忍的绝地反抗;暴力是对生存与正义的绝望表达;暴力是暴政血腥恐怖下人们获得新生的终极力量源泉;人们集体性的暴力反抗与革命更是专制统治者做出退让与妥协的动力。如果一味的乞求强权者的正义,正义永远不会到来!强权暴力者只有对其行为的后果产生惧怕时,才可能不妄加暴力于黎民。

   
   作者 : 贺伟华,
   
   發表時間:9/3/2006
   
   这些天来,神州大陆、全国上下,暴力恐怖的阴霾弥漫。仅仅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郭飞雄第三次被暴力围殴;高智晟被秘密逮捕、行政拘留;陈光诚被非法判刑4年3个月;张鉴康、邓永亮被绑架失踪;赵昕被遣送云南途中失踪;胡佳被强制软禁;赵紫阳秘书林牧老人也被传唤监控;全国各地的维权民主人士都被传唤警告不能离开本地、不能参与维权、不能聚会联动、不能蛊惑人心写过激文章。凡主张“非暴力、组织化、街头化、政治化”的维权一线人物被绑架、被逮捕、被暴力围殴,几乎无一幸免。
   
   
   正所谓“山雨欲来风满楼;大厦将倾雨更急”。国家体制性的强权暴力周而复始的再次张显出中共暴政的邪恶本质,似乎在永无止境的提醒着人们,国家公权力的暴虐永远是“正义的”,而公民权利捍卫与抗争的“非暴力”则是足以构成“犯罪”的非正义。更不用说,人们走投无路、忍无可忍的暴力反抗。暴力永远是强权者的特权,而累累遭受践踏与凌辱的国人永远只有人身依附下的跪乞求饶、顶礼膜拜!
   
   
   与此同时,一种肯定政府烂用暴力,否认人们暴力、甚至非暴力反抗正义性的思潮与理论甚嚣尘上。那些所谓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犬儒形象与苟安心态再次淋漓尽致表现无遗。认命、屈服、无条件妥协甚至对正义与信仰的背叛与当局的主流意识形态及媒体一起,竟然演变成歌颂中共体制性邪恶暴政的缠绵妖媚之曲,其妩媚动人、摇尾乞怜之形态甚至感动了曾经视之为潜在威胁的中共强权施暴者。由此却出卖了独立知识分子的良心;出卖了累累遭受特权腐败阶层盘剥、搜刮甚至暴虐的黎民!中国的法治建设还没有开始;基层民主建政还未起头;公民权利与抗争运动还刚刚起步,就遭遇到体制性公权力行为与思想的暴力强制清剿,乃至于企图从根本上斩尽杀绝,永绝后患。
   
   
   然而,现实存在的官民利益冲突;现实存在的单向性国家暴力与社会分裂;现实存在的仇官、仇富、仇贫普遍情绪与怨恨能够强行清剿吗?没有制度性的公正、没有公民的权利保障、没有平民百姓的平等生存发展机会,冲突永远无法避免,暴力永远无法杜绝,社会永远无法实现同乐与和谐!对维权者的暴力镇压不只是压缩了体制内依法维权的空间,而是更深层次的造成了维权即“非法”的全国性恐怖局面,从而彻底的把中共当局推向了反人类的罪恶对立面,并赋予了人们起来、推翻暴政的正义性!
   
   
   曾几何时,一个城管队长被愤怒的“暴民”打伤至死,人们看到的是灾难性的后果,却看不到灾难性事件的背所隐藏的非人道的、侵犯人权的反人类暴行:几乎全国各地的城管大队成了被盘剥践踏百姓眼里的强盗、土匪!以有损城市形象为借口任意的砸人摊位、掠人财物、暴力追打小摊小贩现象比比皆是。城市成了摊贩与城管的游击战场,当小贩们绝望的“问天”“为什么不给我讨口饭吃的机会”时,我们除了暗然泣下之外,还能做什么?
   
   
   曾几何时,一个采访过北京上访村访民的新闻记者如此的感叹道:“我曾经在新闻媒体及各种座谈会上,面对着全国的观众侃侃而谈,谈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谈中华民族的振兴与美好未来;谈中国人民当家作主,中国的民主与法治建设;谈城市化建设与消费的奢华。然而,每当我看到那些成千上万的访民,从全国各地来到北京,亲眼目睹他们走向天朝朝圣的不归路,面对他们的质疑 ;面对他们绝望的眼神;面对他们有家不能归的凄苦境遇;目睹他们孤苦无告,走向自残、自焚、自杀的绝境,看到这些社会普遍存在的人情冷漠与非人道境遇,我却没有了台前的荣光、自信、幸福与希望。我无法告诫他们在天安门广场自杀、自焚是有辱国格的非法行为;我无法劝告他们非暴力自残也是犯罪;我无法劝慰他们回家过年,因为他们早已流离失所、无家可归。而我更无法面对的是良心的叩问与自责:一个有良心、有责任感的记者,为什么不能把真相告诉人民?为什么不能揭露这种不人道的社会黑暗面?为什么要用冷酷而苍凉的眼神目睹他们走向死亡?生命如此的卑贱,国家又还有什么荣耀与辉煌?”当受害者走投无路,绝望之下自我了断也属非法时,请问除了暴力抗争、以死相拼,他们还有什么选择?
   
   
   曾经何时,我亲身体验着国家体制性力量所策划的暴力围殴、集体性羞辱与践踏;领受着集体性语言暴力及丧心病狂的对个人事业、家庭与名誉尊严的侵犯;我曾经亲眼目睹一个满身横肉、身穿制服的的国家技术监督局干部带着几人在强制罚款、抢夺财物,被忍无可忍的商店老板用板凳砸开了头;我曾经亲眼目睹政府操控的黑社会力量殴打围攻商店邻居的一个老店员,即使惨不忍睹、满身是伤、血肉模糊,也没有丝毫的停止与罢休。这是一种怎样的非人世道?我们又如何否认人们暴力反抗的权利,如果今天出现一支反抗中共暴政的军队,不知有多少人将义无反顾的扛起钢枪,参与到推翻中共暴政的人权革命事业当中去!
   
   
   曾几何时,地方政府、官商勾结黑社会,雇用打手两百多人强占农民土地、偷袭广东顺德三洲村村民。突然一声号响,临近乡村两万多村民齐声相应,把两百多黑社会强盗、政府打手淹没于人民围剿的汪洋大海之中,百名强盗被捉拿监禁起来,有多名大手受伤。最终强制政府官商妥协,取得了首例农民集体暴力抗争的完美胜利。在此,我们无论如何也否认不了人们集体抗争、保家卫土的正义性与合法性;我们又如何认为人们被暴力殴打时的反抗行为属于非法?没有两万农民集体暴力威慑力,政府又如何最终屈服于民意,做出退让与补偿?
   
   
   当人们跟我兜售“非暴力”理论时,我必须澄清的是,首先使用暴力的人绝不是那些走投无路的被践踏者。在强盗夺你财物、奸你妻室,并累累暴力相向时,请问你如何恪守“非暴力”原则?
   
   
   暴力是忍无可忍的绝地反抗;暴力是对生存与正义的绝望表达;暴力是暴政血腥恐怖下人们获得新生的终极力量源泉;人们集体性的暴力反抗与革命更是专制统治者做出退让与妥协的动力。许多非暴力思想者往往因为处境的不同,不能理解人们的暴力反抗的正义性。如果一味的乞求强权者的正义,正义永远不会到来!强权暴力者只有对其行为的后果产生惧怕时,才可能不妄加暴力于黎民。
   
   
   人们是否有权选择暴力抗争;人们是否应该选择非暴力,关键在于人们生存于一种怎样的政治制度、社会环境之下,在人治的强权社会里,政府与黑社会暴力四处蔓延,弱势群体受害者没有法治与社会正义的保障,人们身处于一种原初社会弱肉强食的生存境地。人们既得不到现行实在法的保护,也得不到捍卫人人平等、自由与自卫权利的超越性自然法的保护。当人们用基督耶稣宽广的胸怀、博爱的情怀感动不了强权者时,人们的选择除了跪地求饶之外,就只有绝地反抗了。这时,谁也无法否认他们暴力反抗的合法性与正义性。只有人们勇敢的联合起来,对强权施暴者进行惩罚,甚至是暴力复仇,社会正义才有机会匡复;个人生命财产的安全才可能有基本的保障。
   
   
   在此,我们简单说明了非法强权暴政下人们起来暴力反抗与革命的正义性与合法性。此后,我们要进一步具体分析暴力革命的代价及可预期后果,立足国情,推出临界暴力革命理论及其具体地实施方案、方法。具体说明革命的对象---制度;暴力的对象-非法政权的公有物。具体陈述革命与改良、暴力与非暴力之间的辩证关系,为中国即将到来新一轮公民权利运动乃至于民主革命提出个人的一己之见,并在讨论与争鸣之后,形成大众共同接受的政治思想武器,为国人天赋不可剥夺的革命权利正名。
   
    (待续)(自由圣火首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