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网络电话会议集体电话慰问采访遭遇暴力殴打受伤的高律师]
贺伟华
·你究竟是羊还是狼?
·诗魂力虹——监狱又如何囚禁你的灵魂?
·八九那年代——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1)
·今年的六四,是我的生日
·八九那年代——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2)
·八九那年代(2)初稿
·八九那年代(3)——公民反抗与宪政民主追求
五《共产受难者援助与救济》
·《共产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贺伟华(我的人权与人道事业)
·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
·从天而降的六千元稿酬,催生捐献与使用计划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社论: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高智晟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国民党员戴平山
·《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闹市修行”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高峰
六、个人连载
·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我的公开“打狗行动”声明
·我的打狗行动续集
·从“林黛玉”出家、李银河被禁音想起
·纳粹帝国滋生崛起的土壤及其群众基础
·苏格拉底的“死亡之吻”——守法即为正义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利益诱惑、暗箱操作换来的究竟是什么?
·陋室随想笔录:电磁攻击又如何剥夺我的自由?
·陋室随想笔录:以亲身经历述说监控技术的发展
·陋室随想笔录:对精神控制与催眠术的感受
·陋室随想笔录:逐渐蒸发的生命活力???
·陋室随想笔录: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陋室随想笔录:地狱之门
·陋室随想笔录:睁眼说瞎话的女人
·陋室随想笔录: “泰坦尼克”家庭颠覆案后续---刻骨铭心的记忆
·陋室随想笔录:刑场上没有婚礼
· 陋室随想笔录:伍继光教授的忠告
·陋室随想笔录:《面粉厂的技术员经历》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我的打包工、维修工生涯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陋室门前的偶遇
·强权下的罪恶(2004年原稿)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一
·强权下的罪恶之二---自序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三---前言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四---当事人简介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五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之二)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上)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2)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 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3)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我被逮捕的真相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七、哲学与政治
·藏民启示录:中国未来的方向(1)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喝彩
·掀起拯救中国扒粪运动高潮、为新闻自由闯关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 递进民主:现代文明构筑之探索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论马克思主义的起源、发展及其本质
·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研究与批判对中国大陆公民维权运动的意义
·现代多元民主政治思想对马克思主义一元专制的回应
·现代文明思想库:读《现代民主政治〉心得之一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八、人文
·“非人状态”与“道德存在”
·“囚禁的亲情”
·夸父追日、天涯求梦之路
·中国——监控无处不在,一个全民动员的警察国家!
·童奴泪——响彻云天、泣轨神、惊天地的《同一首歌》
·信仰者的苦难
·燃起自由的篝火,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壮行
·官民冲突愈演愈烈.知识分子集体失语
·无法承载的生命之轻---鲜活消逝于五指之间
·从权力中心下放农村 并不意味着落花飘零、好景不再
· 老子的养生哲学与贾宝玉的出家
· 拯救与逍遥
·生存的意义生存的意义
· 生与死的抉择
·永远的丰碑
·半个世纪的法西斯专制,五十五年的民族悲歌
·奠基于苦难的史诗般经济学辉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网络电话会议集体电话慰问采访遭遇暴力殴打受伤的高律师

    论中国非暴力维权民主运动的政治化、集体化、组织化、街头化走向
    网络电话会议集体电话慰问采访遭遇暴力殴打受伤的高律师
   
   作者:贺伟华
   

   许多天来,外界一直流行着这样一些流言蜚语,说什么“高律师精神崩溃了,快被整疯了!”“高律师的神经出了问题”“高律师不诚实,把几个监控他的便衣说成几十个!”对于这一切的谣传,除了根据切身的体验在情不自禁之下进行回击之外,时时产生着一种用事实真相来戳穿谎言的冲动,又苦于无法与高律师取得直接联系。终于这两天,著名维权律师杨在新在网络Skypes上为国内民主人士建立起了属于民主阵容仁人志士的交流平台,在其上就高律师再次被暴力殴打事件召开专门网络电话会议,我得以电话采访高律师。基于以前的错误判断,我开门见山的真诚劝慰高“不要为外面的谣言所迷惑,更不要为中共的诡计所牵制,专心致志于研究中国公民维权现状,并为之指明方向”。与心怀激愤、群情激昂的与会者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高律师的声音显得超乎想象的平静,“疯子不是我们,真正的疯狂起来的是这个专制政权,这次真的是想置人于死地。而这些天,我一直在思索着未来非暴力的公民维权运动的发展方向。感谢大家的问候,感谢伟华的关心,我一直在关注你的文章,我们都没有被整垮!”
   
   接着高律师就公民维权运动方向及国内外联动发起签名声讨暴力殴打事件侃侃而谈,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一个信仰者的博爱、宽容的博大胸怀。由此,我们得以更深入的理解了一个著名的、道德高尚的良心律师对中国民主运动发展及公民维权正确走向的深刻认识与看法。而他的“非暴力政治化、组织化、街头化民主运动”思路再次让大家豁然开朗、耳目一新。面对疯狂的体制性暴力,与会者曾经普遍存在的愤怒、无助彷徨与迷茫都由此荡然无存。由此与会者获得广泛的共识:
   
   一、不能再回避公民的政治权利;不能再回避公民的结社自由与集会自由:首先成立起属于农民的旨在争取政治经济权利政治性非正式农会;成立属于工人的旨在争取政治经济权利的非正式工会;成立属于社会各阶层的旨在争取捍卫政治经济权利的政治化非政府非正式组织。合力形成公民抗衡于资本权贵特权腐败阶层的社会力量,为递进民主的法治化建设充实联动的社会动力;为国家摆脱资本与权贵的控制而最终实现政治制度的中立;为建立民主与法治化的广泛对话机制;为实现程序化法律化的劳资平等对话、官民理性对话解决问题的途径,进行具有现实意义的理论准备与实践铺垫。
   
   二、政治化非政府组织过渡到非政治化组织的前提: 独立工会与农会等非政府组织的非政治化只有在实现宪政法治、实现国家权力机构中立、实现广泛的社会监督、切实保障所有各阶层的公民都获得了不被侵犯的平等政治权利与经济权利程序化保障之后;只有在这个国家平等的关爱与惠顾所有阶层的公民而给予所有公民平等的自由与社会保障时,才可能得以实现。
   
   三、民主运动不可回避的政治化、集体化、组织化、街头化走向:只有全社会的联动依法维权、联动践行公民权利,走组织化参政议政的道路;走集体性不合作、不配合的道路,才可能形成社会联动力量,促进社会民主与国家法治化建设。这既是一条切实可行的、有建设性的集体维权思路;也为公民积极践行宪法赋予的公民权利而参与基层人大选举等政治运动确定了基本原则与方向。为中国未来的民主运动确立了根本性的方针与策略。
   
   公民的自由、人权、财产与幸福的制度性保障都是来源于一部有关政治的正义观--国家宪法,人的政治性本质注定了他一旦丧失政治权利,也就意味着丧失包括基本生存权在内的一切自由、尊严与公民权利的基本保障,我们既不能规避维权运动的政治性本质,也不能离开有关政治权利的参政议政、议会民主而奢谈什么民主与自由。
   
   面对强大的国家公权力,个人的力量太过弱小,只有形成广泛的联合与全社会的联动,才可能形成集体的公民社会力量,实现制衡国家公权力的目的。因此集体化、组织化、街头化将作为未来中国民主运动的主要表现形态,发挥日益重大的作用而表现出其强大的生命力。
   
   曾经有不少的维权律师针对侵权个案而为受害的移民、村民奔走相告,幻想着一味的通过司法手段一厢情愿的寻求社会正义,失败再寻求国际社会援助与支持,却忘记了自己应该发挥的指导性作用:
   
   不再幻想强权暴政下的司法公正,引导人民走公民集体抗争与民主运动的道路才是唯一的希望。从此不再充当中共的灭火器而把受害者组织起来,形成集体的力量。通过有组织有计划的集体性静坐、示威、游行与请愿;通过非暴力、和平的街头政治运动及全社会的联动响应;通过与非正式的工厂劳工组织或乡村村民减负组织的广泛联系与配合来把每一次自发的民众集体抗争事件做大、做好,形成全社会广泛响应;形成国内外的巨大反响与震惊,才可能引起社会的广泛讨论与中共政权的无比惧怕,做出对话与妥协的实质性姿态,从而为受害人真正解决实际困难与问题。记住政府造成的灾难必须由政府及其官员来承担解决,而不能一味的求助于国内外的社会援助。
   
   公民维权如此,全社会的基层民主建政与公民自治则需要更广泛的集体性、组织性、街头性民众自发参与与配合,今天中国返蓝联盟成员广泛参与的地方人大选举就是一个活生生的样板,它引进了现代民主政治的先进竞选手段与策略,在启蒙民众参政议政的政治热情与勇气方面发挥着日益强大的作用。正所谓英雄所见略同,在积极践行宪法赋予的公民政治权利方面,高律师与中国泛蓝联盟成员们想到了一起,而泛蓝成员的参选人大则是这一思想基础上的勇敢道德实践。
   
   与高律师的短暂网络电话交流,不但让我们感叹于他清晰的思维,深刻的思想;还为中共当局的无耻谣言、诽谤等伎俩感到羞耻。这种无耻的黑社会政府竟在永无止境的迫害受害者的同时,还千方百计的封杀受害者发出的真实声音,瓦解民众对受害者的信任。在结束与高律师的通话之后,渐觉文思泉涌,受委托由我抛砖引玉,开始起草《对中共特务残害高律师暴力行为的公民联署抗议书》,由各大知名法学家最后定稿,既完成了对一次集体性的思想飞跃,又对中共黑社会专制暴政进行了好不留情的声讨。由此而愉快的感到只要众志成城,人心不死,民主与自由的希望永存。
   
   民主论坛 上载:[2006-08-06] 修订:[2006-08-0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