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知熠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知熠文集]->[三国里没有处女情结?]
郭知熠文集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三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四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五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六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七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八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九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一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二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三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四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五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六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七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八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九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一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二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三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四
·关于《超级厚黑学》答读者
·从李敖的裸体照到汤加丽的写真集
·再论“用艺术之光环护身”和“用名声之光环护身”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1)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2)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3)
·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4)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5)
·李敖靠什么出名?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6)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7)
·鲁迅究竟是不是一个思想家?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8)
·爱情“钓鱼论”
·怎样才能算是一个思想家?
·闲话毛泽东:论林彪的愚蠢
·论伟大的孤独
·人生闲笔之一
·人生闲笔之二
·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
·人生闲笔之三
·闲聊李敖:骂人太多的人一定有毛病
·关于《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一文答天涯读者
·是狂妄还是自信?
·论人过留名
·关于《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答海外逸士
·论叔本华的两种性欲
·谁说历史是完全公正的?
·闲谈李敖的大陆之行(之一)
·论上帝的力量
·评毛泽东的自我评价
·毛泽东与克林顿论
·闲谈李敖的大陆之行(之二)
·裸体:是美感还是淫荡?
·思想和思想家宣言
·论裸体的相对权利
·也谈女“性解放”与男“性荒淫”
·关于《思想和思想家宣言》答读者
·人生闲笔之四
·一个关于性饥渴强度的有趣公式
·闲话李敖的“吹牛”
·从自称“当代鲁迅”所想到的
·关于女人“性放纵”答悠彩
·中国人成不了思想家的真正理由
·人生闲笔之五
·论专制制度与一个人的家天下
·人生闲笔之六(我与世界的冲突)
·人生闲笔之七
·人生闲笔之八
·论流氓燕的“成名”
·闲话毛泽东:毛诗词中的“风流人物”究竟指谁?
·评高校将成为中国的最大妓院
·人生闲笔之九
·论曹操一生的最大失误
·为什么顾城失了他的伊甸园?
·男人是势利的,还是女人是势利的?
·女人为什么痛恨顾城?
·我为杨振宁辩护(打擂版)
·荒唐的裸奔者
·论媒体的独立性 - 与徐沛商榷
·关于媒体的独立性和良知答丁柯
·汤加丽出裸体写真集究竟为了什么?
·再论人生为己,兼谈扑克牌桌旁的人生
·人生闲笔之十 (谈谈“真”与“理”)
·再为杨振宁辩护
·妓女与嫖客论
·论势利
·论爱情与虚荣
·关于处女膜与性高潮的一点思考
·幸福与快乐论
·闲话毛泽东:谈毛泽东的愚民政策
·闲话芙蓉姐姐现象
·论快乐
·北外的处女率想说明什么?能说明什么?
·我看周恩来
·论权威与奴性
·鲁迅的形象会更高大吗?
·江湖骗子郑奎飞
·为什么男人们普遍重视处女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国里没有处女情结?

   
   
   
   
   

   
   
   
   作者:郭知熠
   
   
   
   最近看到《博讯》上的一篇文章《三国里没有处女情结》,不禁有所感慨。可惜不知道作者是谁。作者在文章中谈到一些三国中的核心人物都娶了非处女的女子为妻。看来他们并不象我们所想象的那样,极度地重视女子的处女膜。
   
   郭知熠先在这里援引几段:
   
   “一是吕布。貂蝉间董卓、吕布反颜初见成效后,董卓谋士李儒劝董卓仿楚庄王故事将貂蝉赐与吕布,如果这样做,‘布感大恩,必以死报太师’,看来将自己占有过的女人给下属是一种恩典而不是一种羞辱;而吕布杀董卓后直奔郿坞取貂蝉并至死未弃,看来也不存在计较貂蝉曾委身事贼这个历史老帐的问题。
   
   再看刘备。刘备夫人去世,孙夫人回了娘家,为了不废人伦之道,法正替刘备作媒,介绍刘瑁孀妻吴氏作妃。刘备提出的唯一反对意见就是‘刘瑁与我同宗,于理不可’。时刘备已贵为汉中王,若欲纳秀色可餐之黄花闺女为妃,可谓不费吹灰之力;对吴氏,刘备除了伦理方面的一点顾虑外,根本未在意其二婚嫂身份。
   
   再说曹操。在宛城接受张绣投降之后想出去放松一下,侄子曹安民说张绣婶婶邹氏长得不错,邹氏被取来之后,‘果然美丽’,曹操即提出‘今宵愿同枕席,随吾还都,安享富贵,何如?’对方同意之后,‘是夜,共宿于帐中’,姻缘成就,邹氏成为曹操的妾分之一。”
   
   作者还举了其他一些人,比如赵云和曹丕。他们都娶了非处女的女子回家。因此,古人在“准新娘是否是处女的问题上”,他们“并不比今世之人保守”。郭知熠先生思考这个问题,不得不同意这些人确实没有处女情结。因为事实非常明显,这些人都娶了非处女的女子回家,如果处女情结当头他们是办不到这一点的。
   
   不过,笔者再思考这个问题,发现事情并非完全如此。难道只有三国中的人物没有处女情结?为什么三国中的人物没有处女情结?这似乎也应该至少有个答案才对。
   
   郭知熠很容易就发现,并非只有三国中的人物没有处女情结。还有很多人也没有处女情结,他们横跨不同的朝代。李世民在杀死他的哥哥和弟弟后,将他弟弟的王妃占为己有;唐明皇将他儿子的妃子强抢过来,封为贵妃。其结果是险些弄丢了唐朝江山;明朝末年李自成以及吴三桂争夺陈园园,可是陈园园原本是一个歌伎。可见,这些人都没有所谓的处女情结。
   
   即使是现代,毛泽东碰到江青的时候,江青已经离过婚,并且几易其主。可是,毛泽东却不顾众人的反对,坚决要与江青结婚。可见,毛泽东也没有处女情结。甚至,蒋介石也没有处女情结。老蒋追求宋美龄的时候,宋美龄已经有了男朋友。难道宋美龄此时仍然是处女膜完好无损?虽然宋美龄是一个基督徒,但宋美龄却在美国接受教育。在美国风气的熏陶下,宋美龄这个时候仍是处女的可能性是几乎没有的(郭知熠为了防止别人说他以小人之心,度宋美龄之腹,特地加了“几乎”二字)。
   
   问题出在什么地方?看来不止是三国,在任何一个朝代都有人毫不在乎处女膜。并且这些人无论其身份,还是其地位,都是无比尊贵的。因此,我们实质上只有两种可能:或者这些人根本不在乎女子的处女膜;或者他们是在乎女子的处女膜的,可是,因为其它的也许是更为重要的原因,他们不再在乎女人的处女膜了。
   
   郭知熠以为,第二种“可能”才是真正的可能。这些人是在乎女子的处女膜的。只是因为其它的原因,他们放弃了对于女子处女膜的要求。
   
   说到这里。郭知熠再讲一个小故事:据说,有一个非常好吃懒做的人,每次到别人家吃饭的时候,他就把别人家的一碗豆腐全部吃得精光。别人问他,他说他最喜欢吃豆腐,豆腐就是他的命。有一次有一户人家知道他最喜欢吃豆腐,特地给他做了各式各样的豆腐,可是,这位先生落座后,却将主人的一碗蒸肉吃得精光,豆腐却没有动。主人非常好奇地发问,豆腐不是你的命吗?这位先生答道,豆腐确实是我的命,但我见了肉之后,就不要命了。
   
   这是一个笑话。我们放在这里作比拟时,可以这样来看:女人的“处女膜”其实就是男人们的“豆腐”,是男人们的“命”。男人们通常的情况下是会要“命”的,只有在“肉”出现的时候,男人们才会不要“命”。
   
   什么是比男人们的“命”还要更重要的东西呢?郭知熠以为,这个东西不是别的,它就是一个女人的美貌。如果一个女人有倾国倾城之美貌,男人们会毫不犹豫地舍弃对于处女膜的要求,抛弃他们的“命”。
   
   我们上面所举的所有例子都符合这个原则。由此可知,不是三国里没有处女情结,而是处女情结永远存在。但这个处女情结在漂亮女人那里容易失去效用。
   
   
   
   写于2006年5月21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