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起真
[主页]->[百家争鸣]->[郭起真]->[在大陆谁最幸福? ]
郭起真
·我怕当第二个刘荻!
·三月六日绝食日记
·启动全球绝食狂飙的罪魁祸首到底是谁?
·一个人的道德大厦更值得骄傲和自豪吗?
·我不能让儿子与你们同流合污 --兼致胡温公开信
·“富有”的用500亿买命,“尊贵”的用500万买官
·惊闻“让领导先走”的败类,“荣升”克拉玛依市长有感
·从“美女效应”看女巨贪杨秀珠的发迹和毁灭
·丁俊晖与刘翔一样吗?
·布什总统送给胡绵涛总书记的最昂贵礼品
·安东尼奥尼,你在哪里?
·高智晟律师,他为了什么?
·国外和国内什么多?
·举手表决的可以不是罪恶──致十六大代表的一封公开信
·冲出牢笼的鸟
·郭起真:西安李鸣 好一个“刁民”!
·超前思维所带来的富祸
·谁是中共政府最大的仇人和恩人
·郭起真第四十四次进京上访情况最新通报
·郭起真起诉沧州新华公安分局 索赔一百万
·泊头著名自由撰稿人郭庆海又遭国安警察骚扰
·一个非常值得推敲和分析的凶杀案
·沧州警察比当年日军有过之而无不及
·《血祭黑河》和沧州两起特大凶杀案〈最新消息〉的启示
·从警察下跪看大陆的司法腐败
·从聂树斌被枉杀十年之久,再看沧州的两起近十年的特大杀人冤案
·最使我难忘的二姐
·谁掌握着大陆人民的命运?
·何谓"名师开路"?
·让我说几句实话
·快来救救孩子们!
·大陆供奉着连狗都不如的斯大林!
·中国公民郭起真致布什总统的公开信
·最强烈的抗议沧州市新华区委非法拘禁
·聪明人的最佳选择
·清水君,你到底是为了什么?
·中央电视台,就是将中共送上万劫不复深渊的罪魁祸首!(图片系在中央电视台门前示威)
·株连九族的妖风正在大陆肆虐
·从佘祥林、滕兴善“杀人”案,剖析沧州十年前的一起特大杀人案
·中国大陆什么时候能够公开、公正?
·千分之二与百分之四的启示--追杀贪官令
·“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和 “让一部分人” 没法活
·从“我不敢说”小议日本的领土扩张
·这支枪射向了谁?
·大陆对杨建利的态度说明了什么?
·我和狗日的拼了!
·我所认识的网络作家和社会活动家(一) (二)(三)
·我什么会在沧州市公安局的电视塔上摔落
·举手表决的可以不是罪恶──致十六大代表的一封公开信
·讲政治的危害
·怀念你,张志新
·强烈抗议沧州公安扣押电脑、封锁信箱
·比非典更可怕的是什么?
·我是“老外”
·在大陆谁最幸福?
·状告公安局被驳回 郭起真再递诉状
·斩断倭寇的魔掌
·让我说几句实话
·哪个政府最不人道?哪个国家里最没有人权?哪个政府最应该受到全世界的谴责?
·胡锦涛会象连战这样如此风光吗?
· 从“经济增长”看“兄弟姐妹”---兼给连战和胡锦涛的信
·两个副教授
·谁是中共政府的“敌对势力”?
·“集体”是个什么东西?
·胡锦涛也会大赦天下吗?
·中共三个月就完蛋!
·郭起真狱中书信曝光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大陆谁最幸福?

   在大陆谁最幸福?
   
   郭起真
   
   央视三频道的主持人马东,在回答挑战选手关于对幸福的理解时,踌

   躇满志地说:“我每一分、每一秒的付出都得到了回报,我是幸福
   的。”
   
   谈到得到的回报,自然离不开报酬。
   
   前不久在网上公布了央视主持人薪水,其中年薪最高的大概是28万元
   人民币,(不算黑色的隐性收入),最低的也有近十万的年收入。一
   个国家的知名的主持人,年薪不过20几万元,这在发达国家,不过是
   不足挂齿的蝇头小利。而在中国大陆这个不发达国家,在平头百姓连
   饭都吃不上的今天,20几万元人民币算的上是天文数字了。也难怪马
   东会颇有些志得意满地说,“得到了回报,是幸福的!”
   
   然而,就是在马东为自己每分每秒的付出,都能够得到不菲的回报而
   感到欣喜和自豪的时候,你可曾知道你的“粉丝”当中,还有数以千
   万的人连最低的生存条件也达不到。在这片贫穷落后的土地上,还有
   数以千万的儿童失学;还有数以千万的人失业;还有数以千万计的人
   被迫自杀;还有98.98%讨不到公道的冤民,流落街头过着饥寒交迫的
   生活;还有96%的贪官逃脱了法律的制裁,而逍遥法外;还有众多与
   你一样优秀、杰出的青年人,在为自己的良知、信念和忧国忧民的高
   尚情操,在黑牢里经受着生不如死的煎熬!特别是,在我们这个由伟
   光正统治的国家里,一个最为普通的公务员,也需要有26个纳税人来
   承担,可想而知,一个年薪近30万的主持人,又需要多少个衣不遮
   体、食不果腹,挣扎在死亡线上的平头百姓来奉养!?
   
   爱之深,恨之切。也许是由于我过于愚蠢和单纯,记者在我的心目中
   始终是为民请命、匡扶正义的真理化身,即便是在今天。我这个年近
   半百的人,倘若说还有些男人的血性和坚信正义终将战胜邪恶的信
   念,那也是一代一代的记者们的教育培养、自幼耳濡目染、潜移默化
   的结果。
   
   30多年前,我在单位被警察无缘无故地抓到公安局,致使不满16岁的
   我精神一度失常。我曾徒步去京告状;20多年前,还是在单位,我又
   被警察戴上手铐押到公安局,不久又被一对狗男女指使的流氓毒打,
   我也曾连夜进京上访。
   
   当时我去了《中国青年报》,接待我的是一位中年女士,叫宗兰香。
   她听了我的叙述之后,第一句说的话就是:“你二十五、六岁了,怎
   么还不结婚?”这使我这个满肚委屈、浑身被邪恶势力插满钢针的
   人,顿时一头雾水──结婚是摆脱现实的捷径吗!
   
   12年前,单位所长马桂臣疯狂地叫嚣,让公安局来人将我抓起来。我
   立即就被警察抓到了公安局。接踵而至的是我被收审、逮捕、判刑、
   开除公职。01、02年北京召开两会和十六大期间,警察又以我为无辜
   百姓(王兰歧电话0317-3045303;王兰军96年嫌疑杀人被关押近三
   年;99年无罪释放时,王兰军的母亲气绝身亡,父亲精神失常)冤屈
   暴打成为杀人犯,而向有关部门喊冤为由,给我扣上颠覆国家政权的
   帽子并关押。04年迫害我的罪魁祸首马桂臣,竟然到法院起诉我名誉
   侵权,而两级法院也判我向腐败透顶马桂臣陪礼道歉!
   
   12年来,我仅进京上访,就高达44次之多。前年我又到中央电视台上
   访。我在电视台附近的树林里睡了一夜。早晨起来,我将《郭起真蒙
   冤十载,谁来主持公道?》的条幅,挂在中央电视台门前的小树上,
   一边向关注的人们散发控诉传单,一边向人们讲述遭受迫害的经过。
   
   二个多小时以后,终于有一个中年女士来到我的面前。她见所讲的一
   番冠冕堂皇的大道理并没有将我糊弄走,就立即换了一付嘴脸。她
   说:“你这么大岁数,怎么这点道理也不懂!你一个穷百姓,你能斗
   得过当官的吗?你告了十多年了,告出什么来了!你们市的市委书记
   前几年被判了个无期,可你们的省委书记犯的罪,要比他大多少倍,
   现在怎么样了,不是照样地吃香的、喝辣的!你以为电视台就能替百
   姓说话?这么大的国家,这么多人,替得过来吗?”她看我目瞪口呆
   地无言以对,将口气稍稍暖和了些,语重心长地又说道:“到什么时
   候你都要记住了,新闻媒体是为政府服务的,是为党服务的,是党的
   喉舌,不是你的喉舌!”
   
   既然如此,你们早干什么去了,你们怎么不早说?你们在电视上是一
   付嘴脸,走下演播室又是另一付嘴脸;你们当面是人,背后是鬼!你
   们如果早就告诉我“穷百姓斗不过当官的”,也“没有人替百姓说
   话”,我吃饱了撑着到北京来对牛弹琴!既然老百姓斗不过贪污腐败
   的狗官,既然正义在大陆得不到伸张,那么你们每天端坐在那儿以正
   义、真理的形象故弄玄虚,岂不是空口白牙地愚弄、欺骗百姓吗?你
   们在人民蒙难受辱、人权和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袖手旁观、麻木不
   仁、置若罔闻、无动于衷、装耷作哑,还心照不宣、不约而同地奉行
   约定俗成的规则,讥讽、嘲笑、蒙骗含冤受辱的百姓,你们这些靠百
   姓血汗和生命养大吃肥的婊子们,不管人民的死活,却要恬不知耻地
   充当党和政府的喉舌,干这种偷梁换柱、挂羊头卖狗肉、出卖良知的
   卑鄙勾当,就不怕天打五雷轰的遭报应吗?
   
   党和政府是什么玩艺?党不是全心全意为什么服务的党吗?政府不是
   人民的政府吗?中共党要不是有你们这帮既当了婊子、又立了牌坊的
   垃圾、成天在大庭广众之下装腔作势、装疯卖傻、装神弄鬼,怎么会
   有上千万的党员,以退出这个邪恶党为荣呢?
   
   马东和那位中年女士,当你们这些无冕之王,从事完那“每分每秒都
   可以得到回报”的神圣工作,你和你的太太和儿子一起徜徉在繁华的
   都市,尽享着人世间美不胜收、妙不可言的幸福的时候;当你为自己
   的绵衣玉食欣慰、兴奋,趾高气扬得不知东西南北的时候;你们是否
   看到流落在京都衣襟褴缕的乞丐和走头无路的大批上访者,这时的你
   又有何感受?你的良知是不是早已麻木,对这一切早以熟视无睹和无
   动于衷?你是否会用“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来开脱自己的责任?你
   是不是会用“铁路警察,管不着那一段”来自慰?
   
   当然,我们不应该让中央电视台的一个主持人,来承载中华民族的所
   有苦难;我们也不能让一个主持人成为扭转大陆现在的腐败潮流的勇
   士;我们更不应该苛求马东象当年中央电视台的薛飞那样,举起反腐
   败的大旗,冲在游行示威的最前列,给大陆中国人树立起一个永不凋
   零的楷模形象。但是,我们应该有理由来要求你们这些“正义化
   身”、“道德卫士”、“真理捍卫者”的公众明星,不要太无耻,更
   不要堕落成为强权恶势的狗!
   
   我曾在一篇短文里,将你们当作是一条被人类驯化了的动物,在灯光
   闪烁的“大雅之堂”,按照主子的指令,完成了各种各样的高难度动
   作。你们与驯化师默契和令人赏心悦目叹为观止的高超、滑稽表演,
   自然会迎来观众的阵阵掌声,也会得到驯化师的最高奖赏──臭肉,
   但是,你们千万不要忘记了,当你们春风得意感觉良好和自命不凡的
   时候,你已经从一个人,完完全全、彻头彻尾地堕落成为了一个珍稀
   动物。
   
   我还曾在一篇小文里,将你们的电视台当作是“将中共政府送上万劫
   不复深渊的罪魁祸首”,因为你们都学会了、也懂得了:与其说将魔
   鬼驯化成为真正的人为人类造福,却要被魔鬼打入十八层地狱,倒不
   如唱着赞歌将中共政府送进坟墓,自己却能够人五人六地挤身于贵族
   社会!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呢?
   
   就在魔鬼和婊子皆大欢喜乐不可支的时候,且看将中共党奉若神明的
   百姓们,是怎么样向伟大的党渴求正义的──几十名失去土地的庄稼
   汉们,顶着炎炎的烈日,齐齐地跪在中央电视台的大门前失声痛哭!
   他们即便是用这敬天敬地敬父母的如此礼节,虔诚地乞求这个党,他
   们又会得到什么呢?
   
   借此,拮问声名显赫的主持人和记者老爷们:你们如果靠着百姓的血
   汗心安理得地过着绵衣玉食和花天酒地的生活,却对百姓的请拆求不
   不闻不问,却对“主子”的话言听计从,你们就是帮狗吃屎!
   
   当你们看到对党赤胆忠心的汉子们,跪在你们面前,你们有何感想?
   你们是应该给他们指点迷津,并告诉他们──跪拜的只不过是一个丝
   毫也改变不了自己命运的夜壶,还是为了明天更为丰厚的回报,更加
   努力地为党图脂抹图加大力度呢?!
   
   在这里请允许我告诉尊贵的诸位:美国国防部负责公共关系的前助理
   部长克拉克,她在新书《猪身上的口红》中曾经这样写道:不论你怎
   样打扮一只猪,猪还是猪,没有必要假装猪是什么其他东西。
   
   所以,我才有充足的理由说:在大陆,丧尽天良、人性的人和没有灵
   魂的猪们,才过得最幸福!
   
   (2006年4月9日星期日于河北沧州)
   
   转载自《民主论坛》
   
   这是我的博客。
   
   本栏目:
   网址:http://boxun.com/hero/guoqizhen
   共有53篇文章,8133个点击
   最新发表( 2006年04月10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