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为法轮功抗辩与自由中国论坛部份网民的论战]
郭国汀律师专栏
·《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序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译后记
·朱曾杰序《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一章:导论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二章:海上保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三章:船舶险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四章:船舶险I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五章:货物风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六章:货物除外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七章:碰撞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八章:战争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九章:罢工、暴乱和民事骚乱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章:近因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一章:施救费用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二章:共同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三章:救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四章:全损\实际全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五章:单独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六章:代位追偿权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七章:重复保险与分摊
***(8)《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郭国汀著
·《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五懂”律师多多益善--《郭国汀律师辩护词、代理词精选》序
·张思之 他扬起了风帆——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
·张凌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9)《郭国汀海事海商论文自选》郭国汀著
·《郭国汀海商法论文自选》
***(10)《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译郭国汀审校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郭国汀审校 第一章:当事人的目标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六章:保险问题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四章:信用(融资)协议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十章:未来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八章:其他法律问题
***(11)《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第三编:油污 第十一章:导论
·《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第三编:油污 第十二章:船舶油污及国际公共卫生法的调整
***(12)《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第六章:国际技术转让
·《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第七章:外国投资
***(13)《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一章:海事海商法的简明历史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五章:拖航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章:管辖及程序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一章:海洋污染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二章:特别法定权利、海上留置权、抵押权及其他请求权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三章:旅客运输
***(14)《现代提单的法律与实务》郭国汀/赖民译
·《现代提单的法律与实务》译者的话/郭国汀译
***(15)《审判的艺术》郭国汀译
·《审判的艺术》译者的话/郭国汀
***(16)《国际经济贸易法律与律师实务》郭国汀/高子才合著
·《国际经济贸易法律与律师实务》作者的话/郭国汀
***(17)《当代中国涉外经济纠纷案精析》郭国汀主编
·《当代中国涉外经济纠纷案精析》主编的话/郭国汀
***(18)《国际海商法律实务》郭国汀主编
·《国际海商法律实务》主编前言/郭国汀
***(19)《南郭独立评论》郭国汀著
·【郭國汀評論】第一集我為什麼要為法輪功辯護
·【郭国汀评论】第二集从自焚伪案看中共的邪教本质
·《郭国汀评论》第三集国际专家学者如何看待法轮功?
·【郭國汀評論】第四集:中共為何懼怕曾節明
·【郭國汀評論】第五集:憶通律師事務所遭遇停業的真正原因
·《郭国汀评论》第七集:江泽民是货真价实的汉奸卖国贼
·《郭国汀评论》第八集:从陈世忠的“第二种忠诚”看中共司法黑暗
·【郭國汀評論】第九集-苏家屯事件(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是中共的滑鐵盧
·《郭国汀评论》第十集:蘇家屯事件(活体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是中共的滑鐵盧(下集)
·《郭国汀评论》:第十二集:爱中华必须反共!
·《郭国汀评论》第十三集:为六四“反革命暴徒”抗辩
·《郭国汀评论》第十四集:什么是我们为之奋斗的民主?
·《郭国汀评论》第十五集:为邓玉娇抗辩(上)
·《郭国汀评论》第十六集 我为邓玉娇抗辩(下)
·《郭国汀评论》第十七集:强烈谴责中共暴政迫害中国人权律师
·《郭國汀評論》第十八集:中共专制暴政正在毁灭中国生态环境
·《郭国汀评论》第二十二集:论法轮功精神运动的伟大意义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政权的非法性《郭国汀评论》第23集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专制暴政下的酷刑
·郭国汀评论第二十八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下不可能有任何新闻自由
·中共暴政在重演萨斯疫骗局?!
·让人权恶棍无处可逃----评西班牙国家法院受理江泽民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和酷刑罪案
·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下)
·颠覆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抗辩要点?
·简评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判决
·论冯正虎精神
·简评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辩护词
·郭泉博士其人其事以及颠覆国家政权案抗辩要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法轮功抗辩与自由中国论坛部份网民的论战

为法轮功抗辩与自由中国论坛部份网民的论战
   郭国汀:《我为什么为法轮功辩护》(原文略)法轮功是中华民族的希望!是中华道德文明的基础!是民运伟大事业的最有力的同盟军!举凡恶意诋毁法轮功者不是无知便是共特或是政治白痴至少是被中共恶意抹黑宣传误导的无神论粪青.
   潭嗣同:郭律师没有把事情有板有眼厘清。从律师专业角度来看,就是没有把不同的案子分开,有的甚至原告和被告都搅在一起了。 誓如说,有人坚持F是神权专制,没有民主素质,那我们讨论的对象是F。如果您离开这个案子,大谈F如何受迫害,如何反抗中共专制统治,那是另外一个案子。 在法庭上,法官会提醒您,此事与本案无关。加拿大的法官会说得更加动听,他会说,此事不在本法官权责范围之内。共产党是受法西斯迫害最深的群体,这丝毫不能说明共产党是民主政党。高智晟也犯了这样的错误,他把对F的同情,中共对F的人权迫害,错误地潜移默化用到了对F的政治认同,所以,他在参与<<未来中国论坛>>时,没有注意到F的非民主因素,这是中国民主运动的一大损失。现在<<未来中国论坛>>对不同意见采取删贴,封杀ID,驱逐出论坛的政策,我问您,这样成立的未来中国政府,将是什么政府?中 国式塔里班政府是不是?我早就在博讯看到F把善良的佛教徒打成共特,让他伤心地离开了博讯。如果您还认为,F是中国民主运动的生力军,那真的是令常人无法理解。
   李晓蓓;以对F的态度划线,郭先生的这种思维跟共产党有什么区别?这里面有多少理性成分?郭先生作为一个曾经的法律人,这种论断不是自毁形象么?
    郭国汀:《法轮功真相之我见》代答楼上所有朋友们的指责
   MICNIRET:有毛病:如你的行文,某党也一样的伟大~
   郭国汀:《我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答复楼上。南郭注:我知道本论坛实质上是反法轮功的.方应看是我的老朋友,想不到会对FLG产生那么深的冤仇.由于生存压力过重,我不可能有过多的时间与各位详细探讨.故仅用旧文答复.我之所以对FLG推崇备致,是因为我相信我比此论坛任何一位网友,对FLG的研究和深入了解要多些.我相信自已的眼睛,也相信自已的思维判断,但决不相信一贯以欺骗谎言愚民的中共宣传,这大概正是我与所有除了共特之外的反FLG朋友们的重大区别.是对是错要让双方在公开公平的基础上充分论辩.决不能仅凭单方一边倒的宣传定论.
   潭嗣同:老郭:如果不谈民主,这是发生在中国大陆的民事和刑事案件,在论坛上讨论的必要都没有。 民主运动不关心刑事案件。所谓对F的指责,无非是说它不民主。F几十个论坛和网站,哪一个能让别人说一句话? 这都证明了F是独裁专制,根本无民主可言。没有人说F在大陆该抓该杀,共产党对F的残酷,说一万遍,也不能改变F独裁专制的固定特征。 只有F进行民主改革,实行政教分离,才有可能出现民主气氛。F若不是民主革命的拌脚石,谁也不会提出F的民主化问题。
   FANGRAN:高为F进去了,F表现如何?有几个主动陪高坐牢的?以前还真地没指责过F,现在可以指责了——不义气!
   江苏陵零:"共产党对F的残酷,说一万遍,也不能改变F独裁专制的固定特征。"这真如国民党对共产党的镇压,说一万遍,也不能改变共产党独裁专制的固有特征。郭国汀的辩论素质,连一个三流律师都不如。
   共产共妻:郭律师、高律师是大陆共匪区猪圈仅存的为数不多的真正有良知、远见、正气、勇气的知识分子,向你们等致以无限的敬意!这个帖子实在好,看看一干无耻流氓匪特撕下伪装纷纷跳出来骂街的丑态,就可知道这个帖子所揭示真相的威力和匪特们内心的虚弱。
   鲶鱼:饶了我吧,倘若真的如你所说,看来我只能对中华民族不抱希望,对中华道德文化彻底放弃,不再妄想参加拥有最有力同盟的某伟大事业,死心塌地的当个政治白痴。天哪,又把中华文化中华民族扯出来,自大的爱国,爱国的自大。再说一句,我本人早在九五年就开始接触过F的修炼者,比较近的有三位同学,对其个人没多大意见,但整件事情让我觉得中华民族只能是二等、三等,甚至是劣等民族。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该来的档也挡不住,这中华文化其中的一部分忍无可忍,义无反顾的要弘扬自己,希望他们能对大家说清楚他们是要为他们那一部分中国人赢得国际声誉,而不要“三个代表”式的说为中国人赢得国际声誉,因为我还是中国人!!!!!
   潭嗣同:同样,关于F,可能包括:中共抓捕F学员非法拘捕案、抓捕过程中的伤害案、非法拘捕受害人劳动收入损失案、受害人健康损失案、酒瓶,书籍,电脑经济损失案、现在,如果有人从政治上指责F独裁专制(公共论坛封杀异己,侵犯公民言论自由权),打灯笼用放大镜也看不到中共迫害F和F独裁专制有任何联系。
   风行水上:专门反F者为反而反,毫无理智。郭律师不必多理会的。请多保重有用之身,勿为宵小之辈生气。
   潭嗣同:说明白一点,F以中共对他们的迫害为筹码,绑架中国的政治前途,是非常不道德的行为。F的独裁专制很冷酷,删你的贴都不告诉你一声,也不返还。F把你驱逐出论坛,都不告诉你理由,十分残忍。跟邓小平一样,杀了人后不争论。要不要再告我诽谤罪呢?你们在加拿大输了一个诽谤罪官司。还想输吗?看来只有法律才能制裁你们了。
   小骆驼:我憎恨一切神权政治!F也是其中之一。政教分离是现代国家第一要义。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结社自由在神教国家是不存在的。想当初GCD的那些人不是也有不少文质彬彬如周恩来者吗?这些完全不能说明它的本质。关键的是依它的教义,是想统治整个人心、灭绝信仰自由。
   潭嗣同:法官被迷惑,哪你们怎么不告加拿大法官呢?郭律师看到了没有?独裁专制,它结不出民主和文明的果子来。 中共对他们的残酷镇压,将来他们会十倍于报复社会,并且以神佛的名义。郭律师,搞政治不能感情用事,同情F不能迷失自己的政治方向。极权专制有一种滑向神 权专制惯性。罗马帝国滑向来中世纪千年黑暗。要经过数百年文艺复兴和人权启蒙才能走向现代宪政民主。如果掉以轻心,中国会中东化而不是东欧化。
   飘泊的云:FLG?我觉得它很好笑,去过它的网站看过信息,整个觉得很无聊,有些东西编的太离谱,共产党虽然不好,但没有它说的那么坏。说真的,我不希望来个改朝换代,那样又要死好多的人,再换个执政党来,不一定比共产党好。
   自由之子:我向来都以为,中国的问题不仅仅是个“政治的”的问题(政权形式以及广义社会管理方式),而是一个更加广大、严重的精神领域里的问题。看了这个帖子的众多回帖,又进一步认证了,我的这个“以为”是对的。郭律师不仅看到了flg遭遇的不幸,而且更为可贵的,也看到了flg运动对于中华文明现代化重要历史意义,是而挺身抗辩,肩担亘古道义。然而,不期而然, 郭律师的正义凛然的言行在“群众”当中却遭罹如此不堪的下场。这,对于任何一个有着健康心智的人来说,都无不是出离震撼了。在这里,在郭律师的反对者那里,我看到了原来推想的畸形的灵魂,奇形怪状的灵魂,腌臜不堪的内心,滑稽可笑的自信。故而感言:英雄太难了。郭律师太难了。在中国做英雄尤其难。为什么呢?我说过好几次了,犬儒眼中无英雄。当前中国,处在一个犬儒主义时代。在这样一个时代里,人的高贵本性是深藏着的,表露出了无一不是在功利主义实践领域里形 成的那些零陵杂杂的下贱观念。这决定着,活动着的思想看到的总是鸡零狗碎,绝看不到完整的英雄;很可悲,中华儿女已经失去了把真英雄看成真英雄的内在能力了。因而,对于反对、揶揄郭律师的发言,我们是不应该感到奇怪的。郭律师与flg的关联无疑体现了当前中国社会心理的健康方向,我甚至也以为,以对待flg的态度作为品评个人言论、行为的标准,至少在现阶段是正确的。这里没商量。对于我的这个观点(主张),有意辩难的,如果尚感心虚,那说明你还有点未泯良知(你直觉到,flg是好的,不支持有些理亏),若全无感觉,颇觉自然,那也不过是因为,你真真知道,flg不会像gcd那样收拾你(所以你敢唧唧歪歪的)。我有瓶老酒,留着给英雄。
   江苏零陵:“郭律师、高律师是有良知、正气、勇气的知识分子。”?对郭国汀这类人,不说也罢。对高智晟,我并不认为他有什么精神病。他的问题是,误信了范亚峰根据八卦推演得到的对形势的判断,以为共产党统治在2008年 前后就会崩溃,因而头脑发热乃至发晕,站出来和“邪恶政权”进行决战,以毕其功于一役。而伍凡、郭国汀等人自己绝不涉险,却搞了一个大力鼓动别人去玩命的论坛,则另当别论了。我只是说了一句大实话:郭国汀们没有穿新衣。仅此而已。
   轴承钢:历史上受迫害越重的宗教,后来发展越大,FLG可能前途远大,俺只是希望它得势后不要过份报复,要兼收并蓄。很多人大骂 FLG是因为偏听偏信,信息不畅,但能来本论坛的人应该信息丰富些,俺实在找不出他们开骂的理由:标新立异、嫉妒、或者信其他宗教(肯定是邪教了),都不 太成立,郭律师的认定可能离真相最近:网特(尊称为网评员较好)。
   潭嗣同:郭律师和潭嗣同都在加拿大,是不是网特,郭律师不会不知道吧? 动不动就以网特帽子盖过来,比中共还凶恶啊。现在FLG已经凶相毕露,撕下了真善忍画皮,神佛要你死,你就不能活。不过,他们也太狂了,忘了我是民主国家公民,并不在它的魔掌之下。
   MICRONET:轮子是匪党逆生出来的,骨子里隐存着邪恶!
   郭培勋:完全的无保留的支持 郭律师以上文中的观点。另:国和基督教兴起的时代,至少在动荡和苦难方面,有相似之处。“历史上受迫害越重的宗教,后来发展越大,FLG可能前途远大,”如果它能继续良性发展的话,可能成为世界第四大宗教。维护人权,替受压迫者呼吁,不分宗教信仰。
   轴承钢:对,祝愿它良性发展。它发展的敌人不是中共,而是每个修炼者心中的兽性,克服兽性,首先做到不大骂网评员。
   总编在线:FLG的问题是政治上不够成熟。FLG其实不能算是一个宗教,正确的定位应该是一个气功派别,与此前被镇压的中功、香功等 类似。FLG原来并不涉足政治,遭到镇压后被迫反抗,使这本身似乎变成了与政治有关的东西,但从严格定义上讲,这仅仅是议政,属言论自由范畴,仍不算搞政 治。中共无缘无故突然镇压FLG,平白无故树了这么一股巨大的反对势力,这是一大失败。对此,我同意郭国汀、轴承钢等支持者们以及28楼“自由之子”的意见。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