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团结起来共同对敌 答刘路先生的公开信]
郭国汀律师专栏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一章:海洋污染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二章:特别法定权利、海上留置权、抵押权及其他请求权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三章:旅客运输
***(14)《现代提单的法律与实务》郭国汀/赖民译
·《现代提单的法律与实务》译者的话/郭国汀译
***(15)《审判的艺术》郭国汀译
·《审判的艺术》译者的话/郭国汀
***(16)《国际经济贸易法律与律师实务》郭国汀/高子才合著
·《国际经济贸易法律与律师实务》作者的话/郭国汀
***(17)《当代中国涉外经济纠纷案精析》郭国汀主编
·《当代中国涉外经济纠纷案精析》主编的话/郭国汀
***(18)《国际海商法律实务》郭国汀主编
·《国际海商法律实务》主编前言/郭国汀
***(19)《南郭独立评论》郭国汀著
·【郭國汀評論】第一集我為什麼要為法輪功辯護
·【郭国汀评论】第二集从自焚伪案看中共的邪教本质
·《郭国汀评论》第三集国际专家学者如何看待法轮功?
·【郭國汀評論】第四集:中共為何懼怕曾節明
·【郭國汀評論】第五集:憶通律師事務所遭遇停業的真正原因
·《郭国汀评论》第七集:江泽民是货真价实的汉奸卖国贼
·《郭国汀评论》第八集:从陈世忠的“第二种忠诚”看中共司法黑暗
·【郭國汀評論】第九集-苏家屯事件(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是中共的滑鐵盧
·《郭国汀评论》第十集:蘇家屯事件(活体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是中共的滑鐵盧(下集)
·《郭国汀评论》:第十二集:爱中华必须反共!
·《郭国汀评论》第十三集:为六四“反革命暴徒”抗辩
·《郭国汀评论》第十四集:什么是我们为之奋斗的民主?
·《郭国汀评论》第十五集:为邓玉娇抗辩(上)
·《郭国汀评论》第十六集 我为邓玉娇抗辩(下)
·《郭国汀评论》第十七集:强烈谴责中共暴政迫害中国人权律师
·《郭國汀評論》第十八集:中共专制暴政正在毁灭中国生态环境
·《郭国汀评论》第二十二集:论法轮功精神运动的伟大意义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政权的非法性《郭国汀评论》第23集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专制暴政下的酷刑
·郭国汀评论第二十八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下不可能有任何新闻自由
·中共暴政在重演萨斯疫骗局?!
·让人权恶棍无处可逃----评西班牙国家法院受理江泽民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和酷刑罪案
·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下)
·颠覆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抗辩要点?
·简评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判决
·论冯正虎精神
·简评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辩护词
·郭泉博士其人其事以及颠覆国家政权案抗辩要点
·论刘晓波与郭泉案的辩护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七集胡锦涛向朝鲜学习什么政治?!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八集 胡锦锦向古巴学习什么样的政治?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九集共产党政权全部是流氓暴政:越南及老挝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集共产党没有一个好东西 秘鲁共产党的罪恶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一集尼加拉瓜共产党政权的罪恶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二集:共产党政权纯属流氓政权: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的罪恶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三集埃塞俄比亞共產黨政權的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四集阿富漢共產黨暴政的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五集虐殺成性的柬埔寨共產黨極權暴政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六集波蘭共產黨極權暴政的罪惡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七集:东欧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八集:人民為敵的蘇聯共產黨暴政的罪孽(一)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二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三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四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五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滔天大罪
***(20)《陈泱潮文集选读》陈泱潮著/郭国汀编校
·大器晚成——《陈泱潮文集选读》序
·《造化故事》陈泱潮文选第一集
·铁幕惊雷《特权论》陈泱潮文选第二集
·《偃武修文重新建国纲领》陈泱潮文选第三集
·《时政评论》陈泱潮文选第四集
·《天命前定》陈泱潮文选第五集
·《上帝之道》陈泱潮文选第六集
***(21)《国际互联网自由》郭国汀译
·互联网自由至关重要:中国屈居全球互联网最不自由国家亚军
·互联网自由度的测定方法
·自由之家2008年中国互联网自由检测报告:不自由
·互联网自由日益增长的各种威胁
·国际互联网自由调查团队
·国际互联网自由评价词汇表
·国际互联网自由评价表格和图示
·国际互联网自由评价目录
·古巴互联网自由评价
·伊朗互联网自由评价
·突尼斯互联网自由评价
·俄国互联网自由评价
·马来西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土耳其互联网自由评定
·肯尼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埃及互联网自由评价
·印度互联网自由评价
·乔治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南非互联网自由评价
·巴西互联网自由评价
·英国互联网自由评定
·全球最自由的爱莎尼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团结起来共同对敌 答刘路先生的公开信

团结起来共同对敌 答刘路先生的公开信
   刘路兄:你好!公开信已阅,谢谢指点。不过对你的大部分指责不敢苟同,是故奉复如下:
   过去我们是朋友,现在仍然是,至少我仍持此立场,论敌并不影响朋友关系,何况如果你认为我的论点错误,可以公开辩论论战.该痛心是应当是我,因为你变了,而我确没有变.我的心情好得很.

   
   你指责我“完全兑变成了一个政客,完全丧失了法律人缜密谨严的理性力,较真务实的思维逻辑,勇于负责敢于担当的男子气度.而变得虚妄、骄纵、无所顾忌,因为我没有了牢狱之灾”。我必须指出你的指责纯属胡说八道。首先,政客与政治家岂可相提并论。毛邓江胡之流是政客,南郭充其量仅是个不成熟的幼稚的政治家。因为南郭的每篇文章均是真实心声,均是实话实说。而政客十句话有九句是虚假谎言,请问刘兄到底发现南郭曾说谎否?至于我的论文是否缜密谨严,我的逻辑思维是否较真务实,请阅《论推翻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的合法性》即可一目了然。南郭当然是敢做敢当的男子汉。汝无端指责吾“虚妄、骄纵”同样毫无根据。我公开批判中共极权专制祸国殃民的镇压法轮功政策,及公开严厉批评胡锦涛大搞愚民政策等上百篇批判文章,公开为郑恩宠,清水君,杨天水,师涛,张林等民运人士强力抗辩,公开为法轮功抗辩,为瞿延来,陈光辉等法轮功修炼者抗辩皆乃在上海执业时所为,并非身在海外才如此。
    我始终认为你不可能是被中共收买的角色,尽管有人两年前便向我警告。但我当时坚决为你辩护,但近来你的表现却令人怀疑。尽管如此,我仍然相信你不可能是共特。至于你说我仅是个普通律师,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早在1993年《律师与法制》民间评选的中国四大名律师我便名列第二(即巩沙、郭国汀、陶武平、李伟民),早在20年前,我便公开宣称自已是个天注定干大事业者;早在十年前,我便知道自已的历史使命—中共的掘墓人!我认为自已是当代中国最优秀的出庭律师之一。当然我的才华学识或政治思想虽然有待提高,但我的品德绝对一流,若真有德之士如恒河沙数,那还需南郭亲自出山?!即便是我的才华学识或政治思想,也非一成不变,因此南郭毫不谦虚地宣称:郭国汀是天注定要干一番动地惊天的大事业者!至于何谓动地惊天之大事业,日后汝必自知。至于我的文笔如何好象伦不到你来训斥吧?
   “你最有名的格言是一不怕死,二不爱钱,可你在大陆中国,这样强调不怕死,是不是有点作秀?”刘路以汝之心度吾之腹!我在1998年险遭中共暗算,仅因为我公开为《涉港亿元合同诈骗案》第一被告强力抗辩,因而得罪福州市政府、公检法。公安通过我四个朋友反复警告我无效后,便下手了。仅是上帝不让我死,让我无意中躲过一訣。这正是我被迫放弃与朋友一手创办的至理律师事所务(当时业绩已是福建省第一名)赤手空拳勇闯大上海的根本原因。再说高智晟三次遇暗杀是不是事实?何况吾之“一不怕死,二不爱钱”本意何指汝十二清楚。汝之责实乃: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南郭何为犯得着为汝而愤怒,因为吾仅对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怒!
   
   我当律师21年,1994年评为高级律师,1997年评选一级律师;1993年被民间评为中国四大名律师之一,是三所重点大学的兼职教授和研究员;是中国海事仲裁委员和中国国际经贸仲裁委员会双料仲载员;正式出版了十部国际贸易海事海商法专译著。为何转向成为人权律师?何谓高调维权?我为郑恩宠,清水君,师涛,杨天水,张林采取的辩护策略是充分利用媒体使案件置于阳光下,到底对谁有利?只要你不是白痴,可以一目了然。在中共党控一切的法院政治案你还想通过秘密低调抗辩维护当事人的权利?不错我当然明知可能对自已风险巨大,但正是为了争回律师言论自由权,接受记者采访权,争得拒绝做司法娼妓之权,我才为全体律师的根本长远利益这么做。并因此而失去了一切,但我从不后悔,也因此使我真正成长成熟起来了。
   
   在一个专制流氓暴政下根本没有律师正常行使辩护权的余地。毫无疑问我坚决支持革命,也支持政变。因为推翻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完全合法合乎正义合乎民意,至于用什么方式,如果和平非暴力法治化能行,当然最佳,然而刘兄如果不是睁眼说瞎话,至少也是政治白痴。一个连人权律师的基本人权都毫无保障的国度,国民肯定不存在人权。而一个没有人权的国度,岂有法治之理?一个没有言论出版新闻舆论结社自由的国度,如何可能和平转型?对于暴政人民有权利推翻之,难道还有什么疑问吗?!关健在于中共政权是否暴政?答案是肯定的!详见《中共政权是一个极权专制流氓暴政》如果胡锦涛真的配当元首,那么请他立即无条件释放全体政治犯,立释无条件释放全体法轮功信众,立即开放党禁报禁。那么南郭立即收回一切对胡锦涛的评价,并愿意当面或公开道歉.可是谅他也没有这个胆。
   
   我仅是批评刘晓波的某些观点,特别是他对高智晟律师的某些论点。因为客观上是在帮中共的大忙!至于刘晓波是否嫉妒高智晟?完全可能!高智晟业已成为民众心目中的真英雄,甚至众多人们公推他任民选总统。我确实认为某些作家包括你老兄在内对高智晟指手划脚说三道四的根源在于他们深埋心底的嫉妒心。高的大勇不必说,他的大智决不在你们之下,只是你们认识不到而已,因为你们的心智蒙上了厚厚的恢尘。当然我并非说高智晟是圣人或是十全十美的完人。但毫无疑问他是个大智大勇大仁大义的律师英雄!至于我的心胸如何,实话告诉你,我的心胸有如波涛涌的海洋,岂非小肚鸡肠之辈所能理解。我的论点激进是有的是否等于偏激则不能一概而论,敌我友我更清楚。举凡反抗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者皆是我的朋友,反之皆是敌人。凡破坏伟大的反抗中共专制暴政事业者,皆可能是敌。
    “除了谩骂当局、煽动绝食、号召革命、威胁国家领导人,还有什么有价值的让人信服的东西?”刘兄你的上述指责怎么横看竖看与中共特务指责我的一样呢?!我给中共政权下的定义叫做“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并撰专文论证。事实陈述不叫谩骂,你作为中文研究生怎么连这都弄不明白?煽动绝食之说也不成立,我仅是坚决支持绝食抗暴运动已坚持第25周,并将坚持到中共彻底跨台之日止!号召革命之说同样不敢贪天之功为已有,但我坚决支持革命,恨不能自已是西点毕业,远比什么国际法专业有用得多!投笔从戎或许已时过境迁,故只好拿笔当枪,为彻底埋葬人类历史上最邪恶反动无耻下流的专制流氓暴政摇旗呐喊。好个你刘兄,中共尚未敢指责南郭威胁国王,你倒抢先一步。首先,对我个人而言,胡锦涛实不配称做国家领导人!因为我从来没有投票选任他。因为他是个典型的口头与行为背反的分裂人格患者,因为他叫嚣要向北韩学政治也确实是金二世的好学生,不错我公开说过如果胡锦涛不想日后死无葬身之地或是众叛亲离的可悲下场的话,就任意妄为地再干那些下三烂的暴力勾当吧。这并非我要威胁他,至少我没有那个能力。与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善恶有报实乃天理,并非南郭自创。我不过是警告忠告正告这个一贯胡作非为的人权恶棍而已。不信他尽可胡作非为地干下去!我仅是彻底揭露批判中共而决非谩骂或威胁中共,我不知道你到底看过我写的大量相关文章否?我竭诚欢迎阁下或任何人批评批判。我从未说过我说的就一定是真理,但我确实说的是我真实的心声,仅此而已。至于批评批判南郭根本不必担心大牢伺候!革命不能改变中共?!难道靠你公然宣称“中共是合法的领导力量”“中共还有三十年的命”就能改变了吗?绝食本身当然不可能推翻中共,然而通过绝食表达人们的抗议,使人们彻底认清中共的暴政本质,进而唾弃中共完全可能最终导致中共跨台。你对《九评共产党》退党大潮皆持负面评价,而九评和退党正是中共的最怕,我实在不明白刘兄为何会有如此立场。如此重大原则问题必须明确我们的立场,也因此我才不顾我们是好朋友的事实公开批评你,以免你误导公众。不是未来中国论坛将大陆朋友投入监狱,而是中共专制暴政。你不要本末倒置。试问中国人权律师有哪个是因为非法行为而受打压的?包括你老兄被强行取走律师执业证近两年,难道是因为你有什么非法行为吗?
    “革命的结局一定是国破家亡,尸横遍野”。刘兄此言差矣!革命并非一定国破家亡,也非必定横遍。东欧苏联革命成功即是明证。政变成功也非必定是军阀的天下,更非没有自由民主派什么事。问题在于并非袁红冰喜欢鼓吹革命或政变,而是中共当权犯罪集团在逼迫人民革命,在迫使人民起义!历史和人民的罪人非中共当权犯罪集团莫属,奇怪的是刘兄居然将此顶大帽套在草根南郭头上。最后我想提一句,独立作家中确有不少人对大才子袁红冰嫉妒得发狂,是谁我就不一一点名了。嫉妒心是一种与生俱来的人类恶习,百害而无一利。真诚希望刘兄抛弃嫉妒心如同唾弃流氓中共一样,也才可能心神俱安。最后,我想说的是,刘兄是文彩出众辩才一流的刑辩律师。你为自保起见言论保守可以理解,但不必为中共专制暴政辩护,那不是你的职责,更不应为中共专制暴政张目。我仅批评你的胡涂观点因为你是个有相当影响力的律师,以免你的言论误导不明真相的公众。还应当声明的是郭国汀决非等闲之辈,俱有与郭国汀一样才德学识政治思想者决非如恒河沙数,而是少得可怜。全国如果有十个与郭国汀类似的律师,中国的前途与命运绝对不一样!至于何谓“惊天动地的大事业”尚属绝密级国家秘密因此恕不泄露。还望刘兄见谅。
   郭国汀敬复
   2006年8月25日于加拿大
   附:丢掉虚妄慎言革命致郭国汀先生的一封信
   郭先生勋鉴:
    很久没有跟你联系了,原因你我都清楚,过去我们是朋友,现在却成了论敌。我为此感到很痛心,不知你是什么心情。
    虽然没有跟你联系,甚至没有跟你辩论,但是一直关注你,看了你很多东西。感觉你已经完全从一个法律人兑变成了一个政客,你完全丧失了法律人应有的那种缜密谨严的理性魅力,那种较真务实的思维逻辑,那种勇于负责敢于担当的男子气度。而变得虚妄、骄纵、无所顾忌、当然也无所畏惧了。毕竟,在北美自由世界,你已经没有了牢狱之灾。
    我认为,你丧失了正确判断形势和历史大势的能力,丧失了分清敌友的能力,你被谎言和虚构的信息所蒙蔽,自认为天降大任,力量无穷,可以撼动天地,改天换地,不惜以新世界、新功业的创造者自居。(见你致不锈钢老鼠的帖子)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