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再谈郑恩宠案 郭国汀倡律师网上辩护]
郭国汀律师专栏
·运输费争议案代理词
·租赁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房屋预售合同(债权转让)争议案代理词
***(8)海事海商名案要案
·“国鸿”轮光船租赁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
·船舶碰撞侵权争议案代理词
·Ocean Glory轮碰撞争议案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代位权)争议案代理词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上诉案情代理词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正)
·翻船货损代位追偿案初步法律意见
·扣押船舶申请书
·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状 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船舶买卖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造船合同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答辩状/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运费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无单放货争议案上诉代理词/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船舶碰撞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货损代位追偿案代理词/郭国汀
·越权放行提单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运费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放行提单侵权争议听证代理意见书
·诉前还船海事强制令申请书/郭国汀
·渔业船舶碰撞侵权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关于“8•5”油污染事故损害赔偿的初步法律意见/郭国汀
·关于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纠纷上诉案代理词之二
·强制执行令复议申请书/郭国汀
·诉前海事强制令听证代理意见书/郭国汀
·诉前还船海事强制令申请书/郭国汀
·沉船货损索赔争议案重审代理词/郭国汀
·关于进口货物货方要求签发两套提单有何风险的法律意见/郭国汀
·进口鱼粉自燃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货损争议案起诉状/郭国汀
·清风洲轮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航空货运运费争议案析/郭国汀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不服行政行为纠纷案代理词/郭国汀
·货代合同争议案上诉答辩状/郭国汀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状/郭国汀
·涉外航空运输侵权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苏东台渔02051与苏赣鱼02981船舶碰撞案情分析/郭国汀
·华亭进出口公司无单放货案代理词/郭国汀
·提单丢失应如何处理?郭国汀
·无单放货(记名提单)案评析/郭国汀
·五矿国际货运福建公司与厦门外轮代理有限公司保函争议再审案/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固定物、浮动物? )争议案的反思/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修船作业火损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一起重大船舶保险合同(告知义务)争议案之代理词/郭国汀
·浙江金纺诉日本川崎汽船株式会社无单放货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中钢轮沉船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中钢轮沉船货损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郭国汀
***(9)财产保险,船舶保险,海上保险经典名案
·建达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补充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争议案仲裁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货损争议案代理词
·驾驶员意外伤害保险争议案代理词
·保险代理合同答辩状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
·住房按揭保险合同争议上诉答辩状
·住房按揭保险合同争议上诉答辩状
·保险代理合同答辩状
·运输货运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保证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驾驶员意外伤害保险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保证保险合同争议案答辩状
·股权转让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
·保证保险合同代理词(修正)
·商品房按揭保证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代理词
·信托货款合同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关于所谓“酒后驾车险”的法律分折/郭国汀
***(60)郭国汀律师论文案析与评论
·论FOB合同下承运人签发提单的义务
· 论海上火灾免责
· 论海上火灾免责
·论承运人单位责任限制
·论提单适用法律条款与首要条款
·无正本提单放货若干法律问题
·从1906年英国海上保险法起草者说开去
·集装箱保险合同争议举证责任规则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固定物、浮动物? )争议案的反思
·船舶保险合同(保证条款)争议案析
·记名提单若干问题研究
·集装箱保险合同若干法律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谈郑恩宠案 郭国汀倡律师网上辩护

   再谈郑恩宠案 郭国汀倡律师网上辩护
   
   【大纪元6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郭若报导)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刑满三年被释放,辩护律师郭国汀昨日在接受本报采访时称“网上辩护”是当代中国人权律师办理敏感案件的最佳方式之一,并指郑恩宠案是中共上海当局与司法部门联手构陷正义维权律师及其同情者的典型案例。
   
   中国律师网上辩护第一例

   
   郭国汀律师表示,为郑恩宠律师辩护是他从海事律师转为人权律师后主办的首个人权案件。“鉴于在中国‘敏感案件’从来得不到公正审理,加之当时上海市政府专门为郑恩宠案找媒体开会,要求所有媒体一律不得擅自报导郑案任何信息,我决定将案件的全部事实、背景和审理过程公开披露在互联网上,希望借助全球舆论的监督作用,将案件置于阳光下,力争获得司法公正结果。这种‘网上辩护’方式当时尚属首创,之后被大陆众多律师沿用。”
   
   2003年5月中旬,郑恩宠电话约郭国汀会谈。俩人约好的会面日期还没到,郑恩宠就被拘禁了。
   
   从郑恩宠被拘押后第二天开始到随后的半年时间,郭国汀在中国官方网站——“中国律师网”陆续发表了50余篇文章为郑恩宠抗辩。郭律师回忆说:“这些文章被海内外众多网站转贴流传,很快不单中国网民、全世界很多人都知道并参与了郑恩宠案件的讨论,尽管当时有网特故意用漫骂的方式捣乱,但99%以上的人都全力支持郑恩宠。就郑案采访我的海外媒体至少有二、三十家。郑案一审判决当天,《上海文汇报》和《解放日报》发表了一篇诽谤、抹黑郑恩宠的文章,网民即时报以一片谴责声。”
   
   郭律师称郑恩宠案是“49年后中国律师辩护当中最轰动的案件”。“事实证明网上辩护方式是当今中国人权律师办理此类敏感或者所谓政治案件的最佳方式之一,它能有效维护当事人的真正利益,唤醒民众,进而推动司法甚至政治改革。”
   
   不为开发商作代理的维权律师
   
   郭国汀评价郑恩宠是一位正直、精通业务,在被拆迁户中声誉极佳的维权律师。在上海执业打了十年动迁官司,从一开始就选择了专门维护被拆迁户的利益。郑被捕前半年,郭国汀曾介绍他为一房地产大客户提供法律服务,被郑恩宠拒绝了。“郑律师当时明确跟我讲,他只为动迁户,而不为开发商作代理。”
   
   由于郑恩宠总是站在被拆迁户一方跟开发商及其背后的政府较量,当局迫使司法局千方百计整他,在查他的税收、档案等一无所获后,先是上海司法局向郑所在律师事务所施压,用“动迁案须经所有合伙人同意才能受理”的规定,把郑恩宠撵走,继而司法局在郑恩宠转所的过程中故意不予办理注册登记手续,事实上令其停业两年。
   
   律师执业证未被注册的两年期间,郑恩宠以提供咨询和代书法律文件的方式继续帮助被拆迁户。当时一些自己出庭的被拆迁户,其所有的法律文件实际上都经郑恩宠指点甚至提供。因为郑恩宠所有的做法无可挑剔,当局一直动不了他,直到周正毅案发生。
   
   真凭实据指控周正毅犯罪第一人
   
   郭律师认为,其他人或媒体对周正毅可能有别的指控,而郑恩宠则是从证据上、法律上指控周正毅刑事犯罪的第一人,他直指周是上海的赖昌星。
   
   上海静安区“东八块”这一面积为43,429平方米的地段位处上海繁华中心,为抢夺该地的开发权,富豪、财团之间的竞争异常激烈,投标者包括香港房地产的大亨。按正常市价概算,开发方要向上海市政府缴纳约40亿元人民币的土地出让金,结果却是上海首富周正毅以零出让金的代价得到了该黄金地段。
   
   非法拿到该地的开发权后,周正毅在上海市政府的纵容默许下,剥夺了原住户回迁的合法权益,将他们全部赶到上海市边远郊区。
   
   为了帮助父母解决房屋侵权问题,香港居民沈婷四处寻求法律援助,但很多律师都不敢为其代理,最后沈婷找到了郑恩宠。郑律师帮助沈婷将此前已经撤诉的死案,用变换当事人(原来是沈母,后来是沈父)的方式激活,迫使法院再度立案。
   
   2003年3月,上海“东八块”两千一百多户被拆迁户的代表成功地把周正毅告上了法庭并于5月28日正式开庭。掌握了政府有关部门与周正毅涉嫌勾结证据的郑律师在其为被拆迁户写的代理词中,明确指责周正毅是上海的赖昌星。
   
   上海静安区法院开庭审理周正毅案当晚,港媒体全面披露了周正毅与政府机构勾结,巧取豪夺“东八块”的信息,香港周正毅公司的股票随即大跌。
   
   涉郑恩宠案 律师记者受压
   
   郭国汀指出:中共当局与司法部门不单联手构陷郑恩宠,还迫害知情者和郑恩宠的同情者。
   
   2003年6月5日《凤凰卫视》三记者在郑恩宠家中采访,录制了郑恩宠指控周正毅的100余页证据。次日郑恩宠即被刑事拘留。记者事后向郭国汀透露,迫于上海市公安局、国安的威胁及《凤凰卫视》总部的压力,三名记者不得不销毁了那天晚上的采访录像。
   
   据悉,因报导郑恩宠案,全国至少有四名记者被有关部门监控,电话被监听,有报社被永久性查封。其中上海一家媒体主编被撤职,记者被调离。
   
   郭国汀说:“自任郑恩宠辩护律师以后,我的电话受监控,上海国安三次找我‘交朋友’,实质上暗示他们正在关注我。‘中国律师网’大量删除我的文章,两次封IP后于2004年2月彻底封杀,令我从此不能在律师网发文。”
   
   作为郑恩宠的辩护律师,郭国汀向最高法院和上海高院提出申诉,之后经历了“退回”——再申诉——“驳回”几个回合,历时半年。在郭国汀准备再次向最高法院申诉的时候,自己的律师执业证被上海司法局骗走,随后被强行非法停业。2005年5月郭国汀被迫流亡海外。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