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论无产阶级民主制度下的两党制 ]
郭国汀律师专栏
·福建省首例著作权争议案代理词
·果园承包合同纠纷案代理词
·借贷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借款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天下第一剑”商标侵权争议案代理词
·析产争议案代理词
·不当得利争议案起诉状
·不当得利争议一审代理词
·不当得利争议案上诉状
·不当得利争议案上诉状
·不当得利重审案代理词
·出租车乘客伤害应向谁索赔?
·服务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权利质押借款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涉外商品房屋买卖合同质品争议案代理词
·抚恤金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劳动争议(运钞车被劫)争议仲裁代理词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答辩状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之二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运输费争议案代理词
·租赁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房屋预售合同(债权转让)争议案代理词
***(8)海事海商名案要案
·“国鸿”轮光船租赁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
·船舶碰撞侵权争议案代理词
·Ocean Glory轮碰撞争议案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代位权)争议案代理词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上诉案情代理词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正)
·翻船货损代位追偿案初步法律意见
·扣押船舶申请书
·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状 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船舶买卖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造船合同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答辩状/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运费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无单放货争议案上诉代理词/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船舶碰撞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货损代位追偿案代理词/郭国汀
·越权放行提单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运费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放行提单侵权争议听证代理意见书
·诉前还船海事强制令申请书/郭国汀
·渔业船舶碰撞侵权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关于“8•5”油污染事故损害赔偿的初步法律意见/郭国汀
·关于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纠纷上诉案代理词之二
·强制执行令复议申请书/郭国汀
·诉前海事强制令听证代理意见书/郭国汀
·诉前还船海事强制令申请书/郭国汀
·沉船货损索赔争议案重审代理词/郭国汀
·关于进口货物货方要求签发两套提单有何风险的法律意见/郭国汀
·进口鱼粉自燃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货损争议案起诉状/郭国汀
·清风洲轮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航空货运运费争议案析/郭国汀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不服行政行为纠纷案代理词/郭国汀
·货代合同争议案上诉答辩状/郭国汀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状/郭国汀
·涉外航空运输侵权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苏东台渔02051与苏赣鱼02981船舶碰撞案情分析/郭国汀
·华亭进出口公司无单放货案代理词/郭国汀
·提单丢失应如何处理?郭国汀
·无单放货(记名提单)案评析/郭国汀
·五矿国际货运福建公司与厦门外轮代理有限公司保函争议再审案/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固定物、浮动物? )争议案的反思/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修船作业火损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一起重大船舶保险合同(告知义务)争议案之代理词/郭国汀
·浙江金纺诉日本川崎汽船株式会社无单放货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中钢轮沉船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中钢轮沉船货损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郭国汀
***(9)财产保险,船舶保险,海上保险经典名案
·建达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补充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争议案仲裁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货损争议案代理词
·驾驶员意外伤害保险争议案代理词
·保险代理合同答辩状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
·住房按揭保险合同争议上诉答辩状
·住房按揭保险合同争议上诉答辩状
·保险代理合同答辩状
·运输货运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保证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驾驶员意外伤害保险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保证保险合同争议案答辩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无产阶级民主制度下的两党制


   南郭点评:陈泱潮先生早在1976年在其《特权论》第十章第二节对中共一分为二实行无产阶级民主制度下的两党制作了较充分的论述,其超前性前瞻性及理论性,不但在中共党内绝无仅有;在民运前辈中亦独一无二,即便今日也仍然不失其先进性。
   从贺卫方教授仅言及一句“我明确的说希望共产党形成两派”便被攻击为分裂党的现实,中国人民还有什么理由继续甘当愚民?!南郭以为,在陈泱潮先生提出无产阶级民主制度下的中共两党制的毛泽东时代,有其相当的合理性,先进性,可行性;因为当时尽管毛泽东暴政罪行同样滔天,但毛之罪恶与其说是他故意犯罪,不如说是由于毛泽东的无知愚蠢却假冒先知所致;而且,当时的中共特权阶级刚开始形成,中共党员的腐化堕落也处于初级阶段,国有资产尚未被中共特权阶级全面分脏瓜分,中共尚无血腥镇压学生的不可饶恕的罪恶血债,中共的罪恶是在为实现共产主义的理想的旗帜下犯下的,至少还不是故意犯罪。然而如今,中共全体党员至少98%以上根本不相信所谓共产主义或社会主义及马列毛邓江胡言乱语,也明白中共的一切目标实质上仅是为了权力,而独占权力的目的则是为了中共一党之私,为了其家族子女之私;六四血腥屠城,九九年迄今残暴疯狂镇压法轮功,实质上均是明知故犯,属于故意犯罪行为;当今中国已被中共57年专制暴政摧残得山河严重污染,自然生态平衡受到了不可挽回的毁灭性破坏,传统文化道德文明被摧毁一空,全社会精神、生态、政治、经济危机并临。因此,中共本身业已演变成货真价实的犯罪利益集团,中共政权也变成地地道道的极权专制流氓暴政,对中国人民中华民族犯下了不可饶恕的滔天大罪。因此,中共的唯一前途乃解散并接受正义法庭的正义审判!中共早已没有任何资格与能力继续执政,无论其分成两派或多派,因为善恶必报乃千古不易之理。罪犯必须认罪服法,改恶从善;岂有犯罪可以不受法律追究却可继续变换花样执掌国家政权之理?!

   论无产阶级民主制度下的两党制
   陈泱潮<特权论》第十章第二节
   1、 两党制
    为了确保马克思主义的成文宪法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力,使之成为国家真正的最高主宰,就必须使共产党成为忠实执行宪法的工具,而不能成为任意玩弄和篡改宪法的老爷。要做到这一点,首先必须废除共产党一党制,而确立共产党的两党制。
    在无产阶级民主制度下,两党的组织领导主要通过它们自己的出版物(书籍、报刊、杂志等)来体现。两党的党员不固定,用以打破党派成见。你今天拥护甲党的主张即可成为甲党的党员,明天拥护乙党的主张即可为乙党党员,任何人不得非难。两党的常设机构主要是报刊编辑部。经费由国家平等提供,监督使用。两党负有为国家提出行政正职领导候选人供人民选择的责任。政权由经过普选证明为大多数人拥护的党来掌握。
    在无产阶级民主制度下,任何不信仰、不遵守、不服从马克思主义成文宪法的组织、党派,都必须坚决取缔。但是,这种取缔是由于马克思主义颠扑不破的真理得到了一个充分贯彻实行的合理环境而自然形成的。在阳光之下,萤火虫没有市场。
   2、 两党制的好处
    “马克思主义必须在斗争中才能发展,不但过去是这样,现在是这样,将来也必然还是这样。正确的东西总是在同错误的东西作斗争的过程中发展起来的。真、善、美的东西总是在同假、恶、丑的东西相比较而存在,相斗争而发展的。”(《毛选》甲种本第352页)两党制为这种比较和斗争,提供了一个合理的形式。与执政党相反的意见、不同的看法和主张,都有公开表达、讨论和试验的条件和场所,而成文宪法又使执政党和在野党的意见、看法和主张都统一在一个正确的方向和基础之上。在这样的民主和法制之下,让谬误得以公开暴露,从而使谬误失去了藏身之地;让争论由人民、由宪法、由理智来裁决,而不是诉诸于强权,从而使争论确立真理而不至导致谬误。因而,两党制能够使革命合法,使真理受到 尊重,使笼罩着一党制权力之争的罪恶、黑暗、无耻的阴谋诡计绝迹;两党制是监督政府行使职权,使当权人物不得滥用权力,使错误路线能够得到及时和较为顺利的纠正的有效的方法,是防止执政的共产党蜕变为官僚垄断特权阶级奴隶总管老爷党的一个有力措施。
   3、 两党制的历史渊源
    历史雄辩地证明,在资产阶级民主制度下实行的资产阶级两党制,是巩固资产阶级统治的极好的方法。美国尼克松水门事件已足够发人深思,促人反省。是什么使美国总统不能滥用职权,是什么使资产阶级的总统只能效忠公职而不能违法循私,是什么使权力很大的总统不能不辞职?不正是由于资产阶级的民主和法制吗?不正是由于在这种民主和法制之下实行了两党制,从而使资产阶级的政党只能作为资产阶级的工具而不能作为资产阶级的主宰的缘故吗?更不用问日本为什么发展得这样快,田中为什么也无独有偶会步尼克松的后尘辞职等等。资产阶级两党制的形式,是历史积累的结果,它能够有效地动员整个统治阶级的力量,使统治阶级内部能互相制约、监督,从而使公职人员难以扩大特权难以官僚化。因而对维护统治阶级的统治,缓和统治阶级内部及其与被统治阶级的矛盾,促进国家机关的新陈代谢极为有利。此时形式制约内容,颇时是内容决定形式。无产阶级能够将资产阶级专政的军队、警察、监狱、司法等等一整套学来,为什么两党制就不能为我所用呢?
   4、 两党制的理论依据
    马克思主义的经典作家,都充分肯定了无产阶级政党的革命作用;但是,从未说过无产阶级只能有一个政党。世上没有独翅能飞的鸟,也没有独脚能跑的人和兽。关于无产阶级完全可以实行两党制的理论依据,不必用一分为二、对立统一、辩证法的原理加以证明,只需指出一点就足够了: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明确地写道“共产党人不是同其他工人政党相对立的特殊政党。”(《马恩选集》第1卷第269页)这难道还不够权威,还不够明白吗?
    为什么无产阶级就只能有一个政党呢?为什么一定要“把一切都搅在一锅稀里糊涂的粥里”呢?须知“这锅粥只要沉淀一下,其中的各种成份正因为是在一锅粥里,就会陷于更尖锐的对立之中;正因为如此,最大的宗派主义者,争论成性者和恶徒”尤其是立意搞修正主义专门玩弄阴谋诡计的政治骗子,更能“在一定的时机会比一切人都更响亮地叫喊团结。在我们的一生中,任何人给我们造成的麻烦和捣的鬼,都不比这些大嚷团结的人更多。”“不要让‘团结’的叫喊把自己弄糊涂了。”(均见《马恩选集》第四卷410页)
    至于如何对待从前曾经起过重大作用、作过巨大贡献的党,马克思和恩格斯对待第一国际的态度,也为我们作出了很好的榜样。马克思创立、马克思和恩格斯主持的第一国际,曾经“奠定了工人国际组织的基础,使工人做好向资本进行革命进攻的准备。”(见《列宁全集》第29卷第274页)但是,当“它的旧形式已经过时了”(《马恩选集》第四卷413页)之时,恩格斯明确表示:“旧国际就完全终结了。这很好。”(《马恩选集》第4卷412页)对此,恩格斯还说:“任何政党的领导都希望看到成功,这是很好的。但是在某些情况下,需要有勇气为了更重要的事情而牺牲一时的成功。尤其是象我们这样的政党,它的最后的成功是绝对不成问题的,它在我们这一生中并且在我们眼前已获得了如此巨大的发展,所以它决不是始终无条件地需要一时的成功的。以国际为例。它在巴黎公社之后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吓得要死的资产者认为它是个万能的东西。国际本身的大批成员以为,这样的情形会永远继续下去。我们深深知道,气泡是一定要破灭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钻到国际里来了。它里面的宗派主义者已经有恃无恐、滥用国际,希望会容许他们去干极端愚蠢而卑鄙的事情。我们没有容忍这种情况。我们很清楚,气泡总有一天是要破灭的,所以我们尽力不使灾祸拖延下去,而使国际纯洁无瑕地从这个灾祸中脱身出来。气泡在海牙破灭了……不过,老黑格尔说过:一个政党如果分裂并且经得起这种裂,这就证明自己是胜利的政党。无产阶级的运动必然要经过各种发展阶段;在每一个阶段上都有一部分人停留下来,不再前进。仅仅这一点就说明了,为什么‘无产阶级的团结一致’实际上到处都是在分成各种不同党派的情况下实现的……”(《马恩选集》第四卷410-12页)
   5、 两党制的现实苗头
    其一,在公有制未确立的好些地方,在同一国家未执政的共产党旁边,特别是自从中苏论战以来范区——出现了一个或几个(马列)共产党组织。
    其二,在确立了公有制的国家,在执政的共产党内部,都发生了严重的从上至下的派系斗争,并且这种纷争皆有愈演愈烈使党面临解体的迹象。中国共产党内部近十年来的巨大分歧和殊死搏斗,不但一直存在着两个司令部,而且从上到下始终存在着两大派别。现实尖锐对立的阶级斗争,马克思主义的巨大影响和自己现有的阶级地位,注定了现有共产党不可避免地要发生分裂。与其让宫廷黑幕内的阴谋诡计残杀予夺来毁灭革命完成这种分裂,不如在大庭广众光天化日之下光明磊落地申诉情由发表政见,由公民投票来裁判是非决定谁该在朝谁应下野使革命合法化。
    其三,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各地群众基本上都分成了两大派。这决不是偶然的,同样是现实阶级关系变化的必然反映。除了阶级根源之外,两派成见之深,反映了未经人民表决的自信;两派武斗,反映了缺乏令人信服的解决争端的公正仲裁制度的困恼。
    其四,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革命委员会的产生,除军队代表由上级机关调配外,干部代表和群众代表均系两派群众推荐。但是,这种推荐仍是在一党制的框框内进行的,人选集注在是否党员,家庭出身是否过硬上。并且,它不是让取得大多数人民拥护的代表组成责任领导班子,而是让两派对等的代表捏合在一起,互相扯皮互相掣肘,做不成多少真正为人民服务的事情,从而使政权仍然落回官僚主义者阶级一党制特权老爷手中,翻案复辟成了难免之事。但是,革委会由两派群众推荐产生,毕竟具有两党普选制迹象。
    其五,文化大革命中“五•七”干校的出现,更是无产阶级两党制在现实生活中显露的苗头。这不仅是干部队伍臃肿庞大过剩的表现,而且是干部队伍部分在朝、部分下野的状况。不过这种在朝与下野,不是由人民决定,而是由党内当权派决定的罢了。至于劳动锻炼,在一党制下,这种下野锻炼,仍然脱离人民,不是到人民中与人民同甘共苦,而是远离人民住进了特殊庄园。等等。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