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都是神经病”]
郭少坤文集
·下列名词和绝大多数老百姓有多少关系?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血染的风采
·生命
·贺洪哲胜先生六十七诞辰
·“创模”与“创伤”
·〔忆秦娥〕沉痛悼念林牧先生
·被摧残的“体育冠军”
·真正民运人士的楷模——悼念林牧先生
·如今——偶感
·光天化日之下的敲诈
·多少事 欲说还休
·难忘的奇耻大辱——记第二次入狱的经历片段
·和打人的警察进一言
·“评残”一路见闻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1)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2)
·旅行中的“和谐”景象和感想
·刑庭庭长被灭门后的网民反映
·南京啊南京,又是南京
·盘点2006年上半年的中国矿难
·高智晟真有罪吗?
·圣诞祝词
·新年贺词
·萨达姆死啦
《自由圣火》
·和共产党讨论一下什么叫“爱国”——兼致胡锦涛总书记
·《同一首歌》的意义何在
·绝食就是维权
·何谓“敌对势力”
·“人治”的可怕
·解读 “ 八荣八耻 ”
·推荐一篇好文章:《发扬“五四”精神,把民主革命进行到底》
·“ 退党 ” 浪潮下的思考
·民主才是我们共同的信仰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鼓与呼
·想起林牧先生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高智晟被捕的启示
·立法贵在“宽严有度”吗?
·看高智晟案件办理中的一系列违法现象
·郭飞雄犯了什么“罪”?
·如何看待陈良宇的下台?
·中秋寄袁红冰先生暨《自由圣火》诸同仁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抗议广州警方逮捕郭飞雄先生
·沉重悼念林牧先生
·唁电
·怀念林老
·祭孔大战下的陋习黑榜
·胡温“抱孩子”与刘备“摔孩子”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中国人为何“失礼”于外
·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前夕致东海一枭先生
·和打人的警察进一言
·武汉市司机被打的启示
·好一个“自由的表达”
·“大人们”都怎么啦
·盘点2006年上半年的中国矿难
2007
《北京之春》
·完整真实的胡耀邦——读《自由声音》后感
·反右运动草菅人命
《人与人权》
·权权交易枉国法 滥用权力护犯罪
《民主论坛》
·谁来做我的“人头琴”?
·一个乡干部的“民主宣言”
·姚明为何总能成为NBA明星赛的第一得票人
·被盗何时休?
·感事二首
·赵紫阳先生逝世二周年有感
·苦人斋宣言
·卖炭翁
·趁着
·浪淘沙.志趣
·幽默的盗贼
·警察们在干什么?
·
·交换
·共产党不是一个党
·咏梅(二首)
·杂感(四首)
·铁汉孙立勇
·猪年拜年偶得(一首)
·是捧腹还是深思——看二会代表传出的“顺口溜”
·拆迁中的“钉子户”与血案
·不仅仅是“提高警察待遇和保障警察权利问题”——兼致胡星斗先生
·“袭警”一案例分析
·春光多明媚怎奈民情冷
·有识之士,请一如既往地支持《民主论坛》
·唱《沈园》想《民主论坛》
·天大的奇冤
·祝贺《民主论坛》九周年
·群众是真正的英雄
《议报》
·渴望仁慈
·小偷、官盗及其它
·“八年了,别提它啦!”
·中国反腐15年面面观
·严冬过去总是春——祝贺杨建利先生即将出狱
·看警察权力的滥用和无用
·杂议“十七大党代表的载誉归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都是神经病”

   

   去年10月份被中共当局软禁其间,我经常向看守我的警察破口大骂: 你们“都是神经病”!

   骂的时间长了,他们也就不以为意了,他们不但不生气,反而和我主 动攀谈起来,一次,一个负责看守我的女警察和另一个办事处的工作 人员问我:“你说我们都是‘神经病’,你觉得你说的有道理吗?” 我说:“当然有道理,你看,你们身为国家的执法人员,竟然象黑社 会一样来对我进行绑架,你们既不敢向我出示限制我人身自由的共和 国法律文书,又不敢对我亮出你们真实身分的有效证件,而却死乞白 懒的缠着我,不让我去进行合法的公民活动,你说你们不是神经病是 什么?你们这样做,不但是你们神经病自我发作的表现,而且是对我 的严重侵权和违法犯罪。”

   他们听了以后,却再也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来对付我。只是说:“这都 是上级领导让我们这么干的,你要骂神经病,也只能是骂他们。”我 说:“统统的都骂啦,中国人从来很少能够找到自我,都是在神经病 的状态下过日子和生活着的,我们中国人,包括我自己都曾经是神经 病患者。”他们说:“没有那么严重吧?”我接下来说:“为了使你 们信服我说的话,我举我们中国共产党建政以来的史实来加以证明, 你们看是不是那么回事。”

   我说:“1957年的大跃进时期,全中国人都在吹牛皮,尤其是共产党 的各级干部,看谁吹得欢,这边是田野荒芜、尸横遍野,那边是‘大 放卫星、亩产超万斤’,全中国只有一个敢说真话的彭德怀,不但没 有人信他的话,还被毛泽东给收拾了,最后落得个极其悲惨的下场, 你们说,饿死人还喊‘社会主义就是好’、还喊‘三面红旗万岁’, 能不是神经病吗?你们说,‘一亩地能生产六万斤粮食吗’?这不是 神经病又是什么?”他们听着,只是笑而不答。

   我又接着说:“你们再看看文化大革命,六亿人民还有几个清醒的, 也差不多都疯了,穿一样的服装,唱同样的歌,跳一样的舞,喊一样 的口号,每天神经兮兮地早请示、晚汇报,做任何事之前,都先得和 毛主席敬礼或者背颂毛主席语录,手里天天举着红宝书,和天斗,和 地斗,和人斗,斗得亲人反目,斗得师生为仇,斗得天昏地暗,斗得 乌烟瘴气,斗得到处都是牛鬼蛇神,斗得全中国混乱不堪,还高喊到 处莺歌燕舞,斗得国民经济崩溃,还说祖国形势一片大好,你们说, 这是不是神经病?在那一历史时期,我们又有几个中国人是清醒的? 有几个清醒的如张志新、遇罗克等还不是遭到了残酷的迫害?”他们 听后,还真的同意了我的观点,并连连点头。

   不过,他们说:“现在的中国人好多了,改革开放后都知道务正业了 吧?”我说:“也不尽然,只不过是神经病现象表现在不同的领域罢 了。准确地讲,改革开放之前的中国人是患了政治狂躁神经病,改革 开放之后今天的中国人很多是患了经济狂热神经病。你们看,在不管 是白猫黑猫的理论指导下,多少中国人在不择手段地巧取豪夺,在所 谓的发展道路上,他们挖祖宗坟、断子孙路、以破坏自然环境为代 价、疯狂的掠夺自然资源、投机倒把、造假贩假、偷税漏税、坑蒙拐 骗,其肮脏卑鄙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在生活方式上,他们贪得无厌、 骄奢淫逸、醉死梦生、乱纲反常,不讲天理人伦,不顾子孙后代,这 不是神经病又是什么!”说得他们也是无可辩驳。

   今天回想起来当时和绑架我的警察们的对话,仍然记忆犹新,而且为 感到自己又一次进行了自由表达而欣慰。同时,我也深信,那些听到 我以上所谈到的无可否认的事实的警察,也不得不去认真思考,同 时,更进一步地反思我骂他们的理由以及法律法规在他们身上的无 奈。当然,还有他们所保卫的目标距离真正警察神圣意义的差距有多 远。如果能收到以上效果,至于他们是否真有神经病或者如他们所说 的是他们的“上级有神经病”也就无所谓了。

   “神经病”是一个现代医学名词,而且,这种病基本上在每个人身上 都程度不同地存在。弗洛伊德就有这方面的论述,只不过是人的自控 能力能否抑制住自己的神经中枢和做好自我调解而已。做好了,神经 病的形成就很困难;做不好,神经病发作就不可避免。一个人是这 样,一个国家也是这样。君不见那些不受制约的独裁暴君如希特勒、 东条英机、米洛舍维奇、萨达姆等大大小小的法西斯、法东斯不都是 因为个人神经病发作才先给本国、后又给世界造成的灾难的吗?!即 使是自称“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毛泽东,不也 是在个人神经不受约束、才肆无忌惮地发动文化大革命,从而给中国 带来万劫不复的灾难的吗!中国人的整体神经病不也是由此而来的 吗?!

   根治人类神经病的最好办法就是用自我控制和调解的办法,也就是说 要用人类社会发展至今最先进的办法,即:民主、法治、自由、人权 理念及其形成的政治制度来规范人类任何成员,使其不得越轨,否 则,政治狂热神经病也好,经济狂躁神经病也罢,都将会给社会带来 无穷的灾难。以上我给警察们所阐述的发生在中国的那些不争之实, 将就是最好的历史见证。

   (2006年4月21日于徐州家中)

民主论坛 上载:[2006-04-21] 修订:[2006-04-21]http://asiademo.org/read.php?id=250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