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郭飞熊犯了什么“罪”?]
郭少坤文集
·第三次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人民在呼唤“中国人权”
·可怜的我们
·母亲啊,我用什么来安慰您!
·猫不抓鼠也能当“先进”
·腥风血雨见真情——纪念于浩成先生八十寿辰
·只许州官放火 不许百姓点灯——再谈林樟旺一案
·不得不说的话
·从“人托”所想到
·村支部书记之死
·从太石村联想到果园村
·俺和共和国说几句话
·又是谁在违法犯罪
·让我沉重的二零零五年
《自由圣火》
·走到今天的我——我的自述
·暴政猛于虎
·又一个“王彬余”
·再说“我为中国警察汗颜”——兼答一个中国网友
·枪声、悲声,声声令人心碎
·一张脸、一只眼睛、一条腿能值多少钱——问问共产党
《大纪元》
·对早年加入共青团的幼稚行为表示深深的后悔
2006
《北京之春》
·中国社会的犯罪层次及其特点
·谁是当代最可爱的人
·实话实说“法轮功”
《人与人权》
·怒向青史问开明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议报》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部党组的申诉信
·谈谈胡锦涛先生的“荣辱观”
·解读“八荣八耻”
·为中国警察鸣不平
·没有民主的农村
·想念天水
·中国足球与中国功夫
·“平安无事了”吗?
·随处可见的“荣耻观”
·“七一”到了,和共产党说几句心里话
·七月流火 想起杨建利先生
·陈光诚真有罪吗?!
·“公务员又加薪了”
·牛志远和陈至立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感慨“人民警察”的“神圣”——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后感
·笑看中国贪官的“落马”之道
·一路走来一路忧
·《中非高峰论坛》下的民主论坛
·我们还能做什么
·书记与狗
·物价上涨下的民众感叹
·是体育强国,还是得了“金牌病”?
《民主论坛》
·祝贺《民主论坛》改版成功
·和于浩成老师诗一首
·新旧“民谚”浅析
·狗年杂感
·雪中情
·向“劳改犯”告状
·“情人节”时想“情人”
·生不如死
·你看咱中国人的那“眼神”
·“植树节”感言
·我眼中的“流氓”
·流氓眼中的“我”
·“笑”的百态
·〔望江南〕清明泪(五首)
·假如
·马列主义和“荣辱观”
·“都是神经病”
·“五.一”感怀
·文革琐忆
·一叶知秋
·敬悼张胜凯先生
·从温家宝总理的“夜半看球”想起
·从“赵驸马”想到“陈驸马”
·我和《民主论坛》——贺《民主论坛》创刊八周年
·盗亦有“道”
·“检查团来了”
·《唱支山歌给党听》
·“世界杯赛”中最不和谐的音符
·“检查团走了”
·“但存方寸地,留与子孙耕”
·我向共产党争取的是什么?
·大写的中国人
·真正的男子汉
·“全民腐败”亲历记
·鉴康兄,你在哪里?
·狱友
·郭飞熊犯了什么“罪”?
·不是
·下列名词和绝大多数老百姓有多少关系?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血染的风采
·生命
·贺洪哲胜先生六十七诞辰
·“创模”与“创伤”
·〔忆秦娥〕沉痛悼念林牧先生
·被摧残的“体育冠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飞熊犯了什么“罪”?

   

   在对人的审美观上,我是一个只重品位不重地位、只讲人格不看性 格、只爱人才不爱人财、只讲天理人伦不管亲疏远近的人。也正因为 自己的这种审美观及其所塑造的个性,在这个纷纭乱象的社会中,的 确得罪了很多人,包括自己的一些亲朋好友。尽管如此,我还是秉性 难移;我仍故我。

   虽然是郭飞熊在所谓的“民运界”和“知识界”中没有什么名气,排 位也不在前头,甚至是没有那么多洋洋洒洒的理论文章,也没有什么 特别的著作,但是,我对他还是非常尊敬的,因为他是一个不尚空 谈、敢于投身基层民众之间、脚踏实地为民请命的真正民运意义上的 民主人士。

   初识郭飞熊,是在去年轰轰烈烈的“太石村农民维权事件”中的一些 报道。在那一次检验中国的农村民主和农民觉悟的运动中,他和其他 几位法律界人士亲自来到农民中间、依法为农民们维权的勇气的确令 人赞叹。为了这次的活动,他被当地警方拘留数十日,在狱中受到了 屈辱和迫害。后来,在国际舆论的强烈关注和抗议下,他才得以幸免 出狱。从那时,我便对他有了初步了解并产生敬意。为此,我写了一 篇《从太石村联想到果园村》发表在《议报》,在感慨老百姓维权之 艰难的同时,肯定了他的依法维权精神和身体力行民主理念的做法。

   今年8月份,我从网上得知郭飞熊在去北京的火车上被警察们暴打一 顿。为此,我立即向他拨通了电话,在对他进行慰问的同时,我又写 了一篇《和打人的警察进一言》文章(后因故未能发出),对殴打他 的警察依法给予驳斥。他在电话里向我表示了感谢,说他一定要依法 捍卫自己的权利,并考虑建立一个关于记录警察暴行的档案馆,对所 有因为维权而受到暴力侵害的事件提供法律援助。

   9月12日,他给我发来了电子邮件,邀请我参加《维权风云论坛》并 做一个栏目的主持人。为了中国老百姓的维权活动和推进自由民主的 进程,我欣然应允。由于我对电脑技术不甚精通,回信告诉请他代我 申请注册,没想到在一个小时之内我就再次收到他的回信,告诉我已 经帮我注册好,并说请我做《司法研究》栏目的主持人。紧接着,我 就按照他提供的网址,打开了《维权风云论坛》网站浏览了一下。

   真没想到,就在9月14日,我从网上突然看到“郭飞熊以非法经营罪 被刑事拘留”的消息。我先是吃了一惊,稍为平静后,我突然笑了起 来,难道这又是一个“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郭飞熊究竟犯了什么“非法经营罪”?经营了什么?牟利多少?能否 构成犯罪?现在我无法做出任何判定,也只有等待当局的公开指控。 不过,我总觉得,如果他没有以上我所罗列的那些依法维权的道义行 为,如果他没有积极参加高智晟和陈光诚的营救活动,当局会在此时 公开以此罪名抓捕他吗?我的答案是否定的。

   我翻了翻1997年版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在452条里 面还没找到“非法经营罪”。即使是在“破坏社会主义经济秩序罪” 里面,也只有“生产、销售伪劣商品罪”、“走私罪”、“妨害对公 司企业的管理秩序罪”、破坏金融管理秩序罪”、“金融诈骗罪”、 “危害税收征管罪”、“侵犯知识产权罪”、“扰乱市场秩序罪”等 八项罪名,还真没有找到“非法经营罪”。我想可能是我眼神不好看 漏了,要不就是报道有误,反正我对郭飞熊被指恐的罪名有所质疑, 我真不希望当局在还没有弄清被告人的“犯罪事实”之前就将人抓 捕,更不要施加“莫须有”的罪名对良心道义人士进行打压。否则, 它总是制造那么多冤假错案,岂不是为执政的中国共产党抹黑,为自 己在历史上留下不光彩的形象甚至遭到惩罚。因此,我建议当局和办 案单位及其人员能严肃对待国法,将无罪者尽快释放以顺民心、彰天 理。

   郭飞熊究竟犯了什么罪?是不是因为政治上需要迫害他就故意制造冤 一个假错案?──我们还是以平常心等待着未来的答案吧。

   (2006年9月19日)

民主论坛 上载:[2006-09-21] 修订:[2006-09-2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