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民主才是我们共同的信仰]
郭少坤文集
·谈谈胡锦涛先生的“荣辱观”
·解读“八荣八耻”
·为中国警察鸣不平
·没有民主的农村
·想念天水
·中国足球与中国功夫
·“平安无事了”吗?
·随处可见的“荣耻观”
·“七一”到了,和共产党说几句心里话
·七月流火 想起杨建利先生
·陈光诚真有罪吗?!
·“公务员又加薪了”
·牛志远和陈至立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感慨“人民警察”的“神圣”——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后感
·笑看中国贪官的“落马”之道
·一路走来一路忧
·《中非高峰论坛》下的民主论坛
·我们还能做什么
·书记与狗
·物价上涨下的民众感叹
·是体育强国,还是得了“金牌病”?
《民主论坛》
·祝贺《民主论坛》改版成功
·和于浩成老师诗一首
·新旧“民谚”浅析
·狗年杂感
·雪中情
·向“劳改犯”告状
·“情人节”时想“情人”
·生不如死
·你看咱中国人的那“眼神”
·“植树节”感言
·我眼中的“流氓”
·流氓眼中的“我”
·“笑”的百态
·〔望江南〕清明泪(五首)
·假如
·马列主义和“荣辱观”
·“都是神经病”
·“五.一”感怀
·文革琐忆
·一叶知秋
·敬悼张胜凯先生
·从温家宝总理的“夜半看球”想起
·从“赵驸马”想到“陈驸马”
·我和《民主论坛》——贺《民主论坛》创刊八周年
·盗亦有“道”
·“检查团来了”
·《唱支山歌给党听》
·“世界杯赛”中最不和谐的音符
·“检查团走了”
·“但存方寸地,留与子孙耕”
·我向共产党争取的是什么?
·大写的中国人
·真正的男子汉
·“全民腐败”亲历记
·鉴康兄,你在哪里?
·狱友
·郭飞熊犯了什么“罪”?
·不是
·下列名词和绝大多数老百姓有多少关系?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血染的风采
·生命
·贺洪哲胜先生六十七诞辰
·“创模”与“创伤”
·〔忆秦娥〕沉痛悼念林牧先生
·被摧残的“体育冠军”
·真正民运人士的楷模——悼念林牧先生
·如今——偶感
·光天化日之下的敲诈
·多少事 欲说还休
·难忘的奇耻大辱——记第二次入狱的经历片段
·和打人的警察进一言
·“评残”一路见闻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1)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2)
·旅行中的“和谐”景象和感想
·刑庭庭长被灭门后的网民反映
·南京啊南京,又是南京
·盘点2006年上半年的中国矿难
·高智晟真有罪吗?
·圣诞祝词
·新年贺词
·萨达姆死啦
《自由圣火》
·和共产党讨论一下什么叫“爱国”——兼致胡锦涛总书记
·《同一首歌》的意义何在
·绝食就是维权
·何谓“敌对势力”
·“人治”的可怕
·解读 “ 八荣八耻 ”
·推荐一篇好文章:《发扬“五四”精神,把民主革命进行到底》
·“ 退党 ” 浪潮下的思考
·民主才是我们共同的信仰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鼓与呼
·想起林牧先生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高智晟被捕的启示
·立法贵在“宽严有度”吗?
·看高智晟案件办理中的一系列违法现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才是我们共同的信仰

   

   近来心情很不好,也很烦恼。家乡的村干部连扶贫款都贪污了,老百姓们都处告状无门,朋友杨天水又被莫名其妙的判了 12 年徒刑,那位为了中国的民主事业而默默无闻、无私奉献的老人张胜凯先生又突然辞世,再加上中国的矿难层出不穷,多少同胞命丧在那在那些毫无人性的官商手中,这些令人感慨万端、扼腕痛惜的事情的确让我心情难以平静。

   正当我在网上竭力搜寻着一些想使自己高兴点的事情的时候,映入我眼帘的却是因为余杰等人被美国总统布什在白宫接见的新闻,而且在此之后,又闹出了什么“余郭风波”,说是余杰等为了和布什会面,拒绝不是基督徒的民间维权人士郭飞雄和他同时与布什会面,余还对布什声称:“过去的那些民运人士都不信基督教,是没有信仰的民运人士,我们才是有信仰的民运人士。”结果是余杰等三个所谓的“基督徒”被同样是基督徒布什总统以“师兄弟”关系会见,而为了农民维权而坐过共产党大牢的 郭飞雄先生被拒之门外。

   对这一令所有矢志不渝于中国民主大业的海内外民运人士都无法感到理解的事情,已经有很多网友和朋友作了不同的批评,故不再重复,我也不想介入此事的评论,我只是觉得作为真正的民主人士本不应该有这样多余的纷争,借此,不妨谈点个人认识。

   中国的现代民主搞了百余年了,从孙中山到毛泽东,从国民党到共产党,从官场到民间,从大陆到台湾,什么时候停止过对自由民主的奋斗和追求,显然没有过,但是,我们又什么时候听到过“只有有信仰(特别是信仰基督教)的民运人才士才是真正的民运人士”?不错,作为推动世界民主的美国人民和他们的总统大都是基督教的信仰者,但是,我不相信他们中间的任何人会说出那样的话,因为,那样一来,话语者本人自身就彻底的丧失了民主理念中的“宽容、博爱、平等、自由”的涵义,他还有什么资格来证明自己是“民运人士”哪?!

   我虽然不是那种广义上的“民运人士”,我尽管很是孤陋寡闻,但是,我至今都不知道余杰是干什么的,在被当今共产党界定或者是传说中的民运人士也好,在我心目中的民运人士也罢,我却对此人知之甚少(当然,我身后的广大老百姓更不了解其人),我只是听朋友讲他是原北大学生,也曾经申请过加入共产党组织而未被批准,由于我大字不识几个,眼睛也不好,看不懂他的书或者文章,只是一次在网上看到他主张要拆毁毛泽东纪念堂,感觉他很有胆量,其余就对他再也一无所知。还不如被他拒绝与他一起同布什会见的 郭飞雄先生给我的印象较深,因为郭飞雄在为太石村农民的维权活动中作出了举世瞩目的事情,我还在 郭飞雄先生出狱后给他打过电话以示慰问。至于其他国内外民运人士,如:魏京生、王希哲、徐水良、王丹、胡平、张伟国、袁红冰、高智晟等,我都还是有所耳闻的,还有很多正在狱中受难的朋友就不在次一一列举了,总之,我为这位 余杰先生的突然冒出和如此之举感到非常的陌生和不理解,尤其是对他对中国民运的政治界定。

   不论怎么样,这位余先生也在国际舞台上因为和美国总统的接见混个“脸熟”,让很多原来并不了解他的人都开始了对他的关注,从现在起,我也把他作为一个民运人士,用民主人士的要求去观察他和了解他,当然,更希望他团结与自己不同信仰的人们对中国的民主作出应有的贡献,而不是如他所说的那样,中国的民主只有信仰“基督”才能进步。

   中国的事情最令人头疼,共产党统治以来给中国人带来的思想混乱和价值观念倒错使得任何本来应该正常的事情都变得不正常,那样的统治者造就了这样的反对者也是在所难免,功利主义、特权思想、机会思潮、自视甚高、见风使舵、看人下菜的势力观念等中国传统劣性文化所形成的共性无不反映和表现在双方身上,难怪中国的老百姓即不赞成共产党,也没有看好反对共产党的人,我经常听到很多老百姓这样说:“在中国换了谁都一样,谁上去谁腐败”。虽然是老百姓没有看到建立民主政治制度的重要性,但是,这和反对共产党的人们自身并没有能在老百姓中间树立起应有的形象分不开,也可以说和所有反对共产党的人的形象和素质是分不开的。我们不能不清醒地看到:多少所谓的民运人士在踏着别人的脊梁或者苦难爬到一定的地位或者捞取到一定的政治资本时,就把被他曾经踏过去的人忘得一干二净,可想而知,如果连自己身边的朋友都不顾,指望他来关心和他素不相识和毫无利害关系的广大群众,也只有鬼才相信,民运的吸引力完全是人格的吸引力,完全是人性化的感染,否则,终将会一事无成。

   据我观察,中国的民运有多种成分和各式各样的人物,比如说,有海外民运和海内民运,有精英民运,有知识分子民运,有文章民运,有组党民运,有网络民运,有“七九民运”,有“八九民运”,有“法轮功民运”,有民间维权民运,还有最不起眼的却是真正事关老百姓的草根民运等等。对于以上民运,各有千秋和特色,不在此一一论述,我只是期望任何形式的民运及其人物都不要互相排斥,要自树形象,互利互惠,为中国的民主事业作出各自应有的奉献,也只有这样,才能获得广大中国人民的认可并真正推动中国的进步事业。否则,都各自为政和自以为是,只会自贬形象和有损自己,尤其是危害中国的民主大业,过去的历史教训及刚刚发生的“余郭”事件,不能不都是最好的有力证明。

   那位鲜为人知的、为了中国的民主事业,也是为了我们这么多因为民主遭受到苦难的良心人士而在背后鼎立相助的道义老人张胜凯先生刚刚去世了,可在此消息公开之前,又有多少人知道先生的大名哪?!可以说,我也是知之甚少,当我正在为这位老人的去世感慨不已时,同样是我不知道的余杰也被吵得热火朝天,在对待这样两个同是为了中国民主的人物,从我的个人感情上可以说两者无法同日而语,我不知道 张胜凯先生是否基督徒?也不知道先生是否接受过布什总统或者其他美国总统的接见,但是,我对 张胜凯先生的道义人格和无私奉献精神,是钦佩致至的,远比余杰要有好感的多,还是说“不能同日而语”!

   阳光无声,它无时不在照耀温暖着人间;雨水无语,它会随时滋养万物;真正的民主人士决不是任何人的故步自封,而将是未来享受到民主自由幸福的广大老百姓的正确评价和赞颂,那才是唯一的判定标准。

   既然如此,无论是刚刚去世的张胜凯先生,还是刚刚接受美国总统接见的 余杰先生,或者是刚刚入狱将要坐12年大牢的杨天水先生,都不要留有任何遗憾和患得患失,因为,历史和人民最终会对你们作出最好的回报。

   2006 年5 月22 日 星期一

   于徐州家中

自由圣火http://www.fireofliberty.org/level4/issue22/9d-minzhucaishi-guoshaokun.ht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