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盗亦有“道”]
郭少坤文集
《人与人权》
·悼念赵紫阳先生
·警察也是人
·从刘贤彬想到欧阳修的“纵囚论”
·啼笑皆非话民间
·是谁在挑战太阳
·令人心酸的真实故事
·“土匪,都是土匪!”
·我为什么不提倡“上诉”
《民主论坛》
·悼念赵紫阳先生
·鲍彤先生,您在哪?
·郭国汀先生又为斯民唤良心!
·也谈《反分裂法》
·我的“中日情结”
·只觉得吵闹
·谁来替他们维权
·有感于王金波的出狱归来
·民主的天敌
·贺《民主论坛》创刊七周年
·王泽臣出狱有感
·令人耳目一新的“民主论坛”
·关注刘飞跃
·我看“全运会”
·被劫持了的共和国法律和人间道义
·“与时俱进”的李大进
·谁来替共产党的干部还170年的“吃饭钱”
《议报》
·我为什么两次入狱坐牢——一个大陆警察的自述
·从“中国人权事件”说开去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党组领导人的一封公开信
·是谁在诱导我“将去天安门广场自焚”?
·共产党在为谁而“买单”?
·我对中国人权主席刘青的看法
·坐牢心得几则
·清明祭
·就这样的“保先”?
·“海外民运与本土相结合”之我见
·致留任“中国人权”理事们的公开信
·“八问”连战先生
·如何处置刘青
·“风波”过后是瘟疫
·他们都疯了
·警察,民主的卫士
·维权难、难于上青天
·民主的血腥与火
·并非戏言谶语
·“邪灵”是如何附上我的肉体的
·谁知道会“研究”到什么时候
·和张林先生说几句话
·第三次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人民在呼唤“中国人权”
·可怜的我们
·母亲啊,我用什么来安慰您!
·猫不抓鼠也能当“先进”
·腥风血雨见真情——纪念于浩成先生八十寿辰
·只许州官放火 不许百姓点灯——再谈林樟旺一案
·不得不说的话
·从“人托”所想到
·村支部书记之死
·从太石村联想到果园村
·俺和共和国说几句话
·又是谁在违法犯罪
·让我沉重的二零零五年
《自由圣火》
·走到今天的我——我的自述
·暴政猛于虎
·又一个“王彬余”
·再说“我为中国警察汗颜”——兼答一个中国网友
·枪声、悲声,声声令人心碎
·一张脸、一只眼睛、一条腿能值多少钱——问问共产党
《大纪元》
·对早年加入共青团的幼稚行为表示深深的后悔
2006
《北京之春》
·中国社会的犯罪层次及其特点
·谁是当代最可爱的人
·实话实说“法轮功”
《人与人权》
·怒向青史问开明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议报》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部党组的申诉信
·谈谈胡锦涛先生的“荣辱观”
·解读“八荣八耻”
·为中国警察鸣不平
·没有民主的农村
·想念天水
·中国足球与中国功夫
·“平安无事了”吗?
·随处可见的“荣耻观”
·“七一”到了,和共产党说几句心里话
·七月流火 想起杨建利先生
·陈光诚真有罪吗?!
·“公务员又加薪了”
·牛志远和陈至立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感慨“人民警察”的“神圣”——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后感
·笑看中国贪官的“落马”之道
·一路走来一路忧
·《中非高峰论坛》下的民主论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盗亦有“道”

   今晚的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栏目组报道了云南省思茅县、思茅乡 的有关政府部门及其领导人公然违反《国家森林法》和《国家环境保 护法》,无视当地农民们的切身利益,为了眼前的所谓“经济利 益”,进行官商勾结,大肆破坏国家原始森林和自然环境的事情。

   ◆镜头一:一片片绿油油的森林在那些赤着上身、大汗淋漓的廉价农民工的电锯和大斧下纷纷倒下,一块块黄土乱石代之而起凸显在山地上,一堆堆大树尸体被肢解得乱七、八糟停放在那里。

   ◆镜头二:中央电视台记者询问砍伐树木的农民工说:“这是谁让你们砍伐的?”回答说:“是政府和木材老板叫我们砍伐的,给我们钱我们就干。”

   ◆镜头三:中央电视台记者来到了乡政府,询问乡林业部门的领导说:“为什么要砍伐这么好的树林?”答曰:“为了树林更新换代,砍伐后再栽植小树。”记者问:“这么好的树林对环境保护和自然生态都非常有益,更换小树何时才能起作用哪?这不是舍本求末吗?”领导不语。只说:“这是经上级领导批准同意的。”

   ◆镜头四:记者找到了乡政府领导人,大腹便便的党委书记说:“这是广大农民们的要求,他们还集体签名了,要求对森林进行更新。”并且说:“这是上级林业部门和政府批准的。”“我们根本不知道这回事,实际上这是领导干部和一些木材商达成的协议,他们擅自作主,把国家的原始森林砍伐卖掉,然后把钱装到干部自己的口袋里,老百姓怎么会同意卖掉砍伐森林哪?!”在问到“是否集体签名”时,有的说是“被迫无奈”,有的说“自己根本就没签”,还有的说“是他们哄骗小孩子替家长签上的”……

   ◆镜头五:记者找到了当地的农民进行分别采访,农民们的回答是:“我们根本不知道这回事,实际上这是领导干部和一些木材商达成的协议,他们擅自作主,把国家的原始森林砍伐卖掉,然后把钱装到干部自己的口袋里,老百姓怎么会同意卖掉砍伐森林哪?!”在问到“是否集体签名”时,有的说是“被迫无奈”,有的说“自己根本就没签”,还有的说“是他们哄骗小孩子替家长签上的”……

   ◆镜头六:记者来到了县政府和林业局,询问林业局领导说:“你们这样做的法律根据是什么?为什么要把好好的森林砍伐掉?这不是破坏自然环境和生态资源吗?!”那位局长连眼皮也不翻一下,一句话也不回答,趴在办公桌上继续写着什么狗屁东西,……

   ◆镜头七:记者再次来到群众中间,问他们怎么样看待这件事情?群众纷纷表示出愤怒和不慢,其中一位村民痛心疾首的说:“他们把树都砍光了,我们还是祖祖辈辈都住在这里,我们的子孙后代可怎么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啊?!没有树木,自然保护就完了啊!”……

   ◆镜头八:记者在节目结束最后的点评中说道:“我们不知道当地政府领导人是如何考虑这件事的?但是,对于关系到保护当地自然环境和老百姓利益的头等大事,怎么就可以为了眼前利益把好端端的森林破坏掉哪?!”……

   故事讲完了。我不知道还有多少人看到这一报道,更不知道中共中央 的领导人是否看到这一新闻,我想,如果胡锦涛和温家宝先生看到 后,会不会拍案而起,下令严查这等祸国殃民的案件。反正我看到后 是怒不可遏,同时联想到很多和以上同样性质的案件而不得不让我得 出这样一个结论,即:“盗亦有道”!

   中国自古以来就有“窃国者王、盗钩者寇”之说。民间的盗贼之 “道”就不必说了,因为他们往往是因为生活所逼,充其量是品质恶 劣和不务正业,而且给社会带来的恶果还未必就象官场那么严重;但 是,在官场上的“盗”就可怕得多了,他们的“道”往往是掩人耳目 而且是冠冕堂皇,就拿以上案例来说吧,不难想象,如果是一个农民 砍伐了一棵树,肯定会被以“盗窃”罪名送到法庭去接受制裁;但 是,这个乡和县政府的有关部门和领导干部公然以“政府”的名义砍 伐了所有的树木,却可以借口“经过批准”就相安无事,同样是侵犯 了国家的财产和违反了《森林法》等国家法律,有权和无权、官和民 的区别因为地位的不平等也就决定了受到的应有的法律处罚不尽相同 了。所以说,在中国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只不过是当政者的空 洞宣传,在一个没有民主政治监督和法律至上的体制内,只不过是欺 人之谈而已。因此,没有人相信那些被曝光的当地政府有关人员会受 到法律的追究和惩罚。

   在此,我又不禁联想到自己家乡的防沙林被当地村支部书记公然砍伐 并私自卖掉中饱似囊一案,此案已经发生三年多,村民们自制了现场 光盘自费到县、市、省、中央各有关部门控告,可到现在为止,都没 有得到任何部门和领导的重视,犯罪分子不但是逍遥法外,而且继续 在乡里任“计划生育干部”,气得村民们怨声载道,说:“这事连国 民党执政时也不会不管!”

   是的,当年国民党的将军冯玉祥在驻扎徐州时,就曾经写过一首打油 诗:“老冯住徐州,大树绿油油,谁砍我的树,就杀谁的头(见于浩 成先生著作《新绿书屋杂谈》)”。虽然是冯将军把砍树与杀头联系 到一起是过分了点,但是,他对绿化事业的重视和对自然保护的意识 还是值得肯定的,可偏偏我们中国共产党为什么对这等事关大局和子 孙后代福祉的事情就漠不关心哪?!

   温家宝总理曾经说过:“群众之事无小事。”可是,面对着这公然破 坏国家自然保护和人民利益的特大案件,不知道温总理该如何面对和 想象?!

   还有,胡锦涛总书记的“八荣八耻”又该如何落实在那些对祸国殃民 事件视而不见和充耳不闻的各级政府官员头上?!

   好在这样的“家丑”是中央电视台曝光的,如果是当地的老百姓,肯 定没有这么大能奈将其公诸于世,即使有胆大妄为的什么良心道义人 士站出来,恐怕也难免不受到象我当年和今天的陈光诚先生同样的下 场──即被打击报复和政治迫害。

   好在这样的案件曝光于世了,而且是中央的新闻部门亲自采访报道 的,我想,这回胡总书记和温总理应该相信了吧?这不是“敌对势 力”的造谣惑众吧?至于如何处理,我们每一个关心中国自然环境保 护和试吹闹泄硕加Ω糜∥厥硬⑹媚恳源?

   如果总让那些手握大权的“官盗”们振振有词的为自己辩护其“道” 而得不到揭露和惩处,恐怕所有共产党的政治说教都将是以失败为告 终。

   (2006年6月26日于徐州家中)

   

   民主论坛 上载:[2006-06-26] 修订:[2006-06-26] http://asiademo.org/read.php?id=3963


此文于2006年07月0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