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巩胜利文集
[主页]->[大家]->[巩胜利文集]->[2006:中元美元巅峰时刻]
巩胜利文集
·谁成就了“北京第一贪”?
·中国改革干什么?
·新中国、新腐败、新探源—中国腐败是一场生态灾难
·中国邮政之“黑”
·多好的人民、多糟的官
·中国9亿农民没有“国民待遇”
·谁为中国《宪法》主持正义?
·《中国策》“对面”
2005年
·“中国官象图”之绝伦
·“没有超乎人民的权力”
·中国春运的“死结”
·中国国劫——“月租费”
·“和谐中国”真谛很需要
·敌对党访华,中国“国是”怎么办?
·国民党访华“救中国”
·驳《中国市场经济发展报告》
·“新特首”给世界的新启示
·中国:高官“升迁图”
·中国经济“高温”的矛与盾—世界经济“第一速度”
·中国10000亿“月租费”哪去了?
·盘古开天“中国秀”
·2005中国聚焦——李氏审计的中国8年之痛
2006年
·[中国评论] 中国5000年来短缺“和谐”
·中元美元的世纪之战
·审计·中国绝对“第一案”/巩胜利
·源源“九脉”流中国——未来20年前后中国社会所面临的绝对挑战
·今天13亿人齐喑……
·【世纪观察】“新农村”:真能救中国、救农民吗?
·贪官逃之夭夭——中国《法律》有漏洞?
·世纪聚焦:余振东案的非《刑法》判决
·美国230年尖端启示
·2006:中元美元巅峰时刻
·【世纪典籍】管住蒋介石、毛泽东领袖们……
·《宪法》无能,国家必然紊乱
·“孟浩事件”告诉国人什么?
·全球反恐亟需新防略
·21世纪的“贫穷病”——“金融危机”却贫穷不分通吃而来
·中国性、美国性·性娱乐?
·关于“孟浩告诉了国人什么?”-刘卫平给巩胜利的来信
·保尔森访华 中元超意义
·中国再暴反腐巨震
·中、日走向何方?/巩胜利 星野俊明
·丙戊:呼唤“法制中国”定乾坤
·【世纪评论】Google、百度的生死期
·中国“上帝”与资本主义垄断
·中国《监督法》之笄
·中国房地产再飙涨?
·“中元”开放—中国金融生态开始建立
·江山必由“民意”出——从美国中期选举及其看今天、未来的趋势和意义
·孙中山的信号
2007年
·【世纪聚焦】中国何以频发暴力“灭门案”?
·【今日评论】“春运”与拉姆斯菲尔德原理
·“新年特稿”2007:繁华中国的全球性困顿
·【世纪新论】五十八年“法制中国”环境大系.
·陶君:著名学者巩胜利的遭遇告诉我们什么?(请关注)
·【世纪新论】2007·黑色星期2及其
·【博讯新论】2007·吴敬琏
·【博讯评论】央行调率与1.1万亿美元悬剑
·【“博讯”中国评论】 柳斌杰接替龙新民是好事?
·驾驭金融马车中国还需真功夫
·2007全球“5·1劳动节”大扫描——澳警开枪洞穿了什么?
·【世纪新论】放歌香港的美丽与悲哀
·中共为何非杀郑筱萸不可?
·“月亮女神”8月16日追月——日本登月抢跑中国之前?
·国宝——汉代“六龙镂空歙砚”欣赏
·“独家特稿”:美欧中商战到底为什么?
2008年
·独家报告:南中国“变天”前夜……
·“春运”何以危机中国30年?
·谁撑起了全球高油价之天?
·重审许霆,中国人期待什么?
·人心•人心—→国家之心!——再评3•22 “谢长廷:不要为我哭泣”及任何国家、政权存亡之道
·封杀《色,戒》的全球性悖论——评“封杀”演员汤唯与电影《色•戒》的理论与实践
·上诉。“我没有犯罪”!——评“许霆案”罪与非罪一个国家法理与判定的游戏规则之紊乱
·写在2300万公民载舟覆舟的霎那——上台下台•历史的……
·汶川大地震大反思——“5•12” 中国国难之晕
·颓废的中国股市——“6•10”近千股跌停 沪指暴跌7.73% 再回一年前的3000点
·【独家新论】谁撑起了全球高油价之天?
·【独家新论】中国股市癌病变?
·独家透视:中国钱太多让举世麻烦?
·腐败H5N1变异
·奥林匹克100年凸凹——创29届奥运108年投资之最 为未来奥运会创举世之难
·中国股市回到2001年
·保尔森与次贷危机末路——从232年华尔街看“次贷危机”及对中国经济60年的启示
·【次贷危机】系列——美国劫 中国毒
·次贷危机系列——亨利•保尔森“战无不败”
·G20峰会想干什么、能干啥?(上)
2009年
·【今日评论】 中国总理真可能失言?
·独家聚焦:把美元挑下马,中国还没有准备!
·G20没给中国好脸色——全球第2次G20伦敦金融峰会及所取得的“重大成果”/【国际透视】
·什么东东?什么中国?/【今日评论】
·中元国际化上路?——方略中元国际货币所迈出第一步与可能之路
·汇源之矛攻力拓之盾——中国政府否定可口可乐收购汇源之全球“市场经济”原理
·中国法律个案何以乱象丛生?
·世界“三元”初长成——美元233年 欧元10年 人民币60年 中元开年?
·特别聚焦:一场迟早要来的货币之战
·全球IMF新悬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06:中元美元巅峰时刻


【世纪透视】


   
2007年前后,中国经济所面临的重大局势是:2006上半年中国经济国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10.9%,而该年第二季度年增长率高达11.3%,这是自1995年以来中国经济发展的最高水平,到2007年前后中国经济面临的是:
   ⑴、中国外汇储备突破10000亿美元历史大关(中国依然把财富的鸡蛋,放在美元的一个大篮子里,而没有办法、有效的分放国家的财富),美元与中元的平衡依然在加剧扩大;

   ⑵、到2006年9月底,美国被推迟6个月的“舒默——格雷厄姆法案”将再次启动审议程序,美国对中国所有产品依然面临征收27.5%的惩罚性关税有可能和被立法审议通过。(因为:自2005年7月,“人民币的确第一次、真的历史性升值了,但升值之后与没升值之前,对解决中美贸易逆差问题没有任何源头的变化。”——这就是说:人民币第一次历史性升值,对中美贸易逆差、外汇储备等问题,没有带来任何好处或坏处,更没有起到改变中美贸易逆差、向正面方向演进的可能)美国政府、大多数美国人预期人民币升值至少10%或25%才有真实意义;平衡中美贸易高达2000多亿美元左右的赤字,几乎找不到任何消解的出路。
   ⑶中国石油能源随着国际石油价格的暴升,危机在进一步加大,但从源头防范——中国战略石油储备将开始启动实施(因为在今日世界:基于“中国卖什么什么就贵,中国买什么什么就廉”这种潜规则),这必将牵动全球石油能源的神经,触一发而动全球。
   ⑷而美国联邦政府收入与债务之间相比60万亿美元差距和发行7.9万亿国债(短期)需要来历史的填补。
   ⑸2006年7月26日,“舒默——格雷厄姆法案”二起草人和新任财政部长保尔森首次举行会晤后举行简短记者会表示:如果中国在9月30号以前没有采取措施推动人民币汇率朝浮动方向进展,他们将以美国“法案”推动人民币汇率的议案付诸参议院全院进行表决。这是中美双方就货币平衡“共识”的第三论较量……

2006:中元美元巅峰时刻


   ■ 文/巩胜利(著名中国问题学家)﹡
    20世纪下叶、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走出去”已经成为全球化一个不争的历史事实,然而中国货币走出去却面临着全球性的两大“焦点”问题:这㈠是、中国货币——“人民币”何时能与国际社会真正接轨?这㈡是、全球主要国家和地区如美国有美元、欧洲有欧元,就连只有400多万人口的新加坡、40多万人口的中国澳门,也都可以有一个国别与货币、国际称谓的新加坡元和澳门元,世界第一人口大国——中国,需要有自己走向国际社会的货币称谓:“中元”。“人民币”是没有、也不可能产生一个国家走向国际社会,给予它国人们易于识别、走向国际化、有着中国国家标识的货币称号。“中元”,是中国走向国际社会,与美元、欧元等等国际货币并行的一种国际准确定位的系统称谓,中国太需要一个具有国际称谓、能叫响的国际货币名称、与国际货币齐名的专用货币用语了。
    中国政府的外汇管理机构2006年1月5日在其网站上发布了一个简短的声明,表示新一年的目标之一是“完善储备经营管理,积极探索更加有效运用储备资产的方式”。声明还表示:“进一步优化外汇储备的货币结构和资产结构,继续拓宽外汇储备投资领域。”“我们想确保,把储备运用与国家整体发展战略、改革开放和宏观调控结合起来。” 这是中国发出外汇储备多元化信号。据专家分析,中国的外汇储备增长,目前每月以约150亿美元增加,如果中国停止用其外汇储备买进原来那么大比例的美元,美元势必承受巨大的下行压力。中国外汇储备在2005年年底达到了8189亿美元,到2006年9月前后预期中国外汇储备将超过1万亿美元。
    自人民币于2005年7月21日历史性升值2.1%之后,2005年12月9日美国政府“经济特使”就“人民币升值”问题、再次专乘向中国政府传达使命:美国对人民币“不痛不痒”的第1次升值表示很“不耐烦”,并进一步向中国政府提交一份在“6个月内调整好时间表”,再再次要求人民币在规定的时间内再次升值。2006年1月5日,美国财政部长约翰·斯诺代表美国政府向媒体发表讲话:他“呼吁中国政府采取更加灵活的汇率政策,去年7月的人民币升值没有起到任何作用,现在还应该继续升值”(见2006年1月8日法国《世界报》《中国希望拓宽外汇储备投资领域》一文)。这是自2002年12月,日本国政府财相盐川正十郎第一次公开要求中国政府提高人民币汇率以来,中元与美元的汇率已经抗战了五个年头。弹指一挥,到2006年中期,中元与捆在一起的美元历史性的升值了3%。
    2006年2月13日,美国政府再次就人民币发表《总统经济报告(2006年度)》:“中国政府实行严格管理的盯死美元汇率政策”,“干预外汇市场,以限制货币升值幅度”,主导美国货币政策的美国财政部更是两次报告“被迫谴责中国是货币的‘操纵者’”(见2006年2月14日英国《金融时报》《美国抨击中国盯住汇率政策》一文);美国联邦财政部长斯诺(John Snow)表态,美国对中国去年第一次重估人民币币值以来的进展不满意,“现在是有更多行动的时候了,”他进一步称,“我们将告诉他们要恪守承诺”;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eral Reserve)新任主席贝南克(Ben Bernanke)上周在国会作证时竭力安抚了一些人对于“如果与北京进行正面贸易冲突,可能出现中国决定抛售手中海量美国国债的巨大风险”的担忧。但贝南克又对此表示,美国资本市场“足够大,流动性很好,如果出现中国抛售变故,其影响可能是暂时的,也是可控的。”——这一系列都表明:美国已做好了准备,“中元”正进入了一个更为严峻、紧迫、比任何都更尖锐的历史新时期。

A、“中元”怎样“进出”美元?

    对中国来讲,美元已经与中国结下了历史绝对的不解之缘:到2006年初,㈠是中国拥有外汇美元储备达8189亿美元(实际中国外汇储备达到8800亿美元——见2006年1月23日《21世纪经济报道》4版“21世纪北京圆卓”之《如果减持美元储备——8189亿美元外汇储备忧思》一文,作者 哈继铭);㈡是中国购买美国国债超过6000亿美元(2005年初的数字);㈢是到8月前后,中国外汇储备就将超过10000亿美元历史关口。现在是:明天以外的未来中国,是继续增加美元储备、还是保持美元的拥有、还是减少持有美元储备的总量?不管是“减少”还是“增加”,都是中国未来政府绝对的“两难”选择。“增持”,将会和美元捆的更加紧密、且必定会历史性贬值;“减持”,美元也势必顺水而下,只不过是平和一些而已……2005年末,美国国家创7.9万亿美元国债之新纪录,总要美国国家未来的决策者来历史的解决,那么美元贬值是最好的历史缓解之道,同时也不伤及美国国家与美国公民的绝对利益。
    “减持”与“增持”的悖论
    自从中元选择与美元挂钩、钉死美元国策的那一刻起,已经把自己拴在了美元的历史战车上。且这种国策选择,生死难离、休戚相径,永远被动的受制于人。就象一列火车,所有的车厢,岂能不跟着车头跑?
    “栓在一棵树上吊死”——这无疑是最灾难、最糟糕的结果。犹如松花江水污染的灾难,一荣具荣、一难皆完。中国“减持”美元的理论与实践基础,昭然于天下。一个国家持有国际货币多元化,免于生死唯一一劫,是唯一明智、大方略正确的选择,中国长期受制于美元的历史之痛太深刻了、太经典了,在人类历史上没有哪一个国家来自于中国那样切腹、切心之绞痛。——这是中国学界的一针见血之见。
    中国学界担心,“减持”美元,将会引发国际市场的连锁反应,美元可能加速贬值,中国外汇储备就会加剧缩水;不“减持”,因美元国债与外债太多也会缓慢贬值,中国外汇储备也会当然缩水。中国的外汇储备和拥有美元国债,成为美国政府与中国大多数任何谈判过程中受制于人的绝对“人质”。
    日本国是美元“增持”的主要实践者,也是当今世界美国最大的政治和经济盟国。但日本经济过去的10数年的“升值”之痛,更是全球国家经济、历史绝无仅有的前车之鉴。
    外汇储备超10000亿美元之后
    到2006年9月左右,中国外汇储备将超过万亿美元大关,并且依然以每个月200亿美元在继续增加。寻找中国10000亿美元外汇储备的出路,成为中国未来难生难死的绝对无奈。以21世纪以来全球焦点而论:
    据资料显示:2004年,中国进口石油花掉430多亿美元,2005年花掉500多亿美元(约占外汇储备的5%),2006年中国实际消费石油在3.5亿吨上下(其中一半靠进口),若再实施中国国家战略石油储备、建立90天储备机制,则意味着要多购买近4亿桶石油(按当前最高价80美元一桶计算,仅需要3%左右的外汇储备),这样中国石油一项也只能消耗外汇储备总额的10%(约1000亿美元)不到。
    有经济学家建议中国将外汇储备改为黄金储备,资料显示中国若将黄金储备从600吨增加到3000吨,按当前最高价每盎司700—800美元计算,也只不过用去中国外汇储备的8%不到(约800亿美元)。但全球一年生产黄金不过3500—4500吨之间(含再生黄金)。
    中国外汇储备超万亿美元之后,更需要源头消费外汇美元的实际能力。

B、1比7.9997

    ——这是2005年11月25日星期五、中国银行美元对“中元”兑换现钞从未出现过的历史性买入价格,而中国银行业的交换价格为7.99左右,也是2006年、“中元”与美元公开比值的主流结果。也是中国货币最高决策者“美元对人民币交易可以在人民银行公布的中间价上下3‰幅度内浮动”游戏规则之内的,这也是中国统一货币、创历史纪录56年以来、第一次“中元”兑换低于8美元的价值。而今,“中元”在美元比值为8元上下徘徊,没有超过3%的比值范围。
    2005年12月1日,中国人民银行人民币汇率交易收盘价公告:1美元对人民币8.0798元;同日,中国境内银行挂牌“中元”与美元为1:7.9996。2006年2月6日9时14分,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开出春节后恢复交易的首个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是:8.056:1,相比人民币汇改前汇率水平,人民币对美元累计升值已达2.67%,逼近了升值3%的整数大关。照此形势,累计升值3%或许很快就能够实现。但人民币汇率会否在2006年中下期持续升值,这的确值得特别关注。
    从1美元兑换不到8“中元”,为中国经济未来“走出去”展开了当然、无限广阔的想象空间和美妙的瞬间。有著名中国问题学家研究后证实,若中国走向国际化依然坚定不移,中国改革开放依然在中国实践和实现向国际社会的践诺,那么中国“中元”对美元也会3‰那样的继续走下去……,但据纵深深度研究可知,象3‰那样走下去,让“中元”走向国际货币、资本市场美元与“中元”“自由兑换”之路,很难在未来20年或更长时间来加以实现,那么就是以1:8、1:7、1:6等等等那样走下去,则也需要5、10、30、50、甚至80年那样历史遥远的变化时期。“中元”“自由浮动”,13亿人口的中国要走多久、多远?除了中国国家要享受货币兑换的最大利益之外,中国13亿“公民”还有机会能享受到货币兑换的天量财富爆发的那一天吗?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