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公民论坛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公民论坛]->[ 台湾是怎样被割让出去的!|黄燕明]
贵州公民论坛
·政法委在贵州暴力横行
·贵州国安公然践踏人权还振振有词
·贵州维权人士电话拜年遭监听
·吴玉琴母亲去世,贵州民主人士遭到软禁
·极其沉痛哀悼伟大而善良的母亲彭登庆老人
·黄燕明——逐级“作恶授权”与中国式的道路
·吴玉琴——生命中难以承载之重——母爱如山
·贵州毕节以每亩1550元强征土地,信访局长打伤72岁老人(图)
·贵州人权捍卫者李任科被绑架抛于野外
·贵州人权研讨成员陈德福“被旅游”23天
·贵州人权研讨会:强烈谴责桂林警方违法打人并强拆房屋的恶劣行为
·“六、四”24周年贵州人权研讨会人员全部被控制
·母亲被公安迫害死亡,为封锁消息全家被监控围堵
·贵州桐梓县要求土地赔偿的村民被刑事拘留(图)
·贵州毕节李元龙到成都拟学习圣经被抓回
·李元龙—— 到成都上神学院,抗议被公安强行押回毕节
·贵州农民李祝先被官员殴打致残,多年诉求无果
·黄燕明——我的人权遭侵犯,信仰也要被剥夺
·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明——吴玉琴、廖双元被禁止外出
·“文明”论坛不文明—贵州黄燕明谈再次被维稳与软禁
·刘铁男案引发黔东南州官场地震:副州长洪金洲被查
·贵州人权研讨会重要成员全林志先生讣告
·贵州人权研讨会沉痛悼念——坚定的民主人士全林志先生
·廖双元——痛悼全林志先生
·上海“后院起火”贵州公安厅集体举报高院崔亚东
·上海高院代院长被举报贪腐,每年偷拿6吨茅台
·上海政法圈面临崩塌 惧记者再曝崔亚东丑闻
·贵州村民发怒了 自行宣布夺回土地遭镇压
·贵州维权人士病逝公安也疯狂
·贵州黄果树20年前惨案死者家属的申诉
·糜崇骠(标)——给反法西斯的卫国抗日英雄糜藕池将军树碑立传
·糜崇标——第三次递交给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控告信
·沉痛哀悼重庆民运人士许万平母亲逝世
· 贵阳837名大学生被雇冒充特警拆违,半天赚80元
·贵阳市人民政府就“观山湖区存在学生参与拆除违章建筑”调查情况
·贵州遵义市委书记被查或与上一轮中央巡视有关
·贵州省贵阳市七十三岁访民王淑英在北京惨遭毒打
·郭忠明——贵州省贵阳市乌当区残疾访民在北京被公安殴打
·紫电——社会和解与中国革命
·全林志——关于国家政治体制改革致中国共产党高层的公开信
·贵州毕节残疾人韩贤飞一家被取消低保,上访遭殴打关押
2014年贵州民权活动
·新的一年 新的期盼 新的希望
·王藏——让我们坐牢将监狱填满挤爆(组诗)
·贵州毕节访民胡银珍举报上访遭公安绑架毒打
·贵州毕节残疾人妻子廖沾英上访被拘留
·黄于龙—— 北京城里的匪窝贵州毕节大酒店   
·贵州毕节访民黄仁才依法要求行凶伤人的政府官员赔偿
·陶玉平——贵阳市官商勾结坑害百姓
·贵州电视台第5频道栏目记者被保安拿警棍打
·贵州人权捍卫者糜崇标被警方带走后半年来与家人失去联系
·贵州人权研讨会——强烈要求彻查薜明凯父亲的死因
·吴玉琴——民运的中坚赵常青及一些民运人物的印象
·我们是公民权利及其尊严的捍卫者/贵州人权研讨会2014新春致辞
·贵阳市解放军四十四医院,新生儿死亡,家属讨说法遭特警驱逐
·一个民运人的政治情怀——浅述陈西
·卢勇祥——致陈西
·廖双元——强烈呼吁废除内人事福字[1959]740号文件
·吴玉琴 廖双元——社会不公是导致社会矛盾激化的重要因素
·对雍志明遭受第二次拆迁灾难的声援
·卢勇祥——“维稳”背后的三大罪恶
·贵阳公交车燃烧事故:最小遇难者仅4个月
·贵州沿河警察暴力强征 打伤数十人抓捕多人        
· 贵州贵阳区长带队强拆 打伤3人   
·对雍志明家的声援遭到公安骚扰
·贵州陈西身体出现严重问题,家属六四期间被带走
·贵州人权捍卫者“六四”期间遭“旅游”软禁
·贵州人权捍卫者吴玉琴夫妇“六四”软禁期间遭殴打
·贵州异议人士六四被“旅游”及殴打 武汉秦永敏家被陌生人潜入搜查
·对雍志明家的声援并不顺利
·贵州安顺政府暴力征地致4人重伤
·卢勇祥——中共的信仰危机
·吴玉琴——拒绝遗忘,抗议暴力打压——纪念“六四”25周年
·贵州纳雍村民维权被镇压
·维权人士雍志明被非法审讯、辱骂、殴打
·贵州人权研讨会——沉痛哀悼中国民主党人王荣清先生
·贵州赤水上千国企工人连日罢工集会
·卢勇祥——政治迫害贯穿我的整个人生
·卢勇祥——习近平的卑劣骗局
·卢勇祥——中国人在自相残杀
·/卢勇祥——国民大逃亡
·贵州遵义数百村民示威被镇压数十人被拘
·贵州遵义数百水库移民县政府维权 当局派警镇压数十人被打伤抓捕
·贵州六盘水数百医护罢工
·贵州人权研讨会——就雍志明一家被强拆表示抗议和谴责
·“贵阳小河案2周年研讨会”会场遭破坏 律师遭殴打
·14名律师集体绝食抗议警方暴行 要求立即释放黄佳德
·贵州人权研讨会关于贵阳当局殴打维权律师的严正声明
·组图:众律师开冤案申诉研讨会 多人被打、被抓
·敬请国际社会关注贵阳市市西路发生的特大恶性暴力打死人事件
·2014小河案研讨会全体律师对贵阳警方的公开声明
·蔡瑛律师——关于贵阳便警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的控告状
·雍志明——贵阳政府在拆迁中乘机霸占市场用地
·雍志明——我家房屋被强拆
·沉痛哀悼唐荆陵先生母亲
·“贵州人权研讨会”周五相聚庆祝双十国庆节
·场面震撼 贵州数万人上街 围堵政府(组图)
·贵州三穗连日示威 政府叫停合并建市
·贵州王家寨1300多户失地农民举报政府强征
·贵州化工厂污染再夺命 两个月7村民死亡
·雍志明——土匪政府土匪法院还我家财产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台湾是怎样被割让出去的!|黄燕明

    台湾是怎样被割让出去的!
    (贵阳)黄燕明
   
    中共在北京举行“台湾光复60年”纪念大会,利用1945年10月25日国民党台湾行政长官兼警备总司令陈仪代表中国政府接受日本台湾总督安藤利吉投降仪式发表的很短的广播讲话进行政治宣传炒作。台湾到底从“国际法”上回归中国没有?这得请法学专家来回答这个问题。但是,作为深受专制体制祸害的我们,却从近代史中看清了“台湾”是怎样被清专制政府割让出去的历史!
   

   
    1894年5月,韩国爆发了大规模自由独立运动。东学党人提出要求实行民主宪政体制“尽灭权贵”,反对封建专制统治以及一切外国势力的口号,一时间要求自由、独立的火焰迅速在韩国燃烧进来。
   
    韩国执政者者要求清政府派兵协助镇压独立运动。清政府光绪皇帝、翁同和以及一些好战的将领极力主张派兵对日开战,他们以皇帝上谕权力和制造舆论催促“垂帘听政”的慈禧和洋务派李鸿章出兵韩国。清政府当时错误地认为:中国作为亚洲头号大国,又经过了所谓的洋务经济改革,凭着亚洲第一吨位北洋海军的军事力量,是可以战胜日本的。
   
    1894年6月清政府派直隶提督叶志超率领陆军一千五百人进驻牙山。汉城宪政派则请求日本政府支持韩国“独立“自治,日本于1894年6月5日也出兵千余人进驻了仁川到汉城一带的战略要地。
   
    7月23日,韩国国王组织政府,宣布独立自治。
   
    8月1日,清政府对日正式宣战。
   
    9月15日“平壤之战”,清军将领左宝贵战死,提督叶志超当天夜里率军逃出平壤,“一夕狂驰三百里”,渡过鸭绿江,退回国境线内。
   
    两天后,北洋海军在大东沟以南的黄海海面上日本海军相遇,发生了中国历史上最大的一场海战。在这场海战中北洋舰队的旗舰“定远”、“扬威”号中弹起火,丁汝昌受伤。“致远”舰被鱼雷击中,管带邓世昌和全舰官兵二百五十人全部沉没,“经远”号也中弹起火,舰身下沉,除十六人获救外,最后全舰官兵二百七十人全都殉难。“济远”和“广甲”舰被迫退出战斗。
   
    1895年1月底,日军进攻威海卫,占领南、北两岸炮台,随即封锁东、西港口,海陆一起发炮,集中火力对刘公岛和港内的北洋舰队进行轰击,北洋海军的舰只多数被击沉,北洋海军提督丁汝昌在绝望中自杀,北洋海军全军覆灭。
   
    这场战争以中国失败告终,李鸿章于1895年4月17日与日本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一、条约正式承认韩国自由独立;(二)割让辽东半岛、台湾全岛及所有附属各岛屿和澎湖列岛;(三)赔偿军费二万万两白银。
   
    历史是何其的相似!今天,就有那么一些好战的将军和维护专制统治的顽固派,不经“全民大选”、“全民公决”,就制定什么《反分裂法》,肆意妄为地对台湾同胞进行战争恐吓,叫嚣着要对自由、民主世界发动核打击、进行核战争。实际上,中共这次纪念宣传台湾光复60年,隐含、夹杂着统战的思想,其真正的目的,无非在于藉此进行舆论战,借以掩饰自己在台湾自由、民主化中所凸显出来的一党独裁专制政权的不合理与脆弱性。
   
    中共对于台湾的民主政治感到芒刺在背,是因为台湾自由、民主政治的实践,已成为中国人民指路的一盏“明灯”,展现着中国民主化的希望与未来。中共心里清楚,它们自经济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和军事上虽然有了一定的起色,但是,无论是从政治凝聚力上、经济实力上、还是在军事装备上,中共是无力发动战争的!只不过是以武力威胁台湾人民,只不过是在进行政治宣传战罢了!
   
    “台湾及澎湖列岛”是否在国际上有正式文本“已正式重入中国版图,所有一切土地、人民、政事皆已置于中国主权之下”,有待国际法专家、学者给我们一个答案。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台湾五、六十年来,确实没有回归过专政下的中国。我想台湾肯定是要回归到祖国怀抱的,也正如台湾人民说得好,台湾是和平民主的回归!决不是武力的恐吓!
   
    黄燕明2005-10-26日于贵阳。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