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走向大自然
[主页]->[人生感怀]->[走向大自然 ]->[格丘山:从反党,到民运,到法轮功(上)]
走向大自然
·2.桥基
·3. 树瘤
·4.我是什么
·5. 严寒
·6. 我是民族的儿子
·7. 鲁迅
·8. 工厂
·9 小水滴
·10 死神和我
·11 小道
·12 司马迁
·13 祈求
·14 愤怒
·15 友谊
·16 梦
·17 小马
·18. 我不能说
·19 自勉
·20 童年的月光
·21 最大的罪人---记忆
·22 诗神
·23 小花 (完)
苦难岁月-散文
·1. 秋天的小杨树
·2. 在小镇换火车
·3. 东北的小县城
·4. 二胡
心的挣扎-诗歌散文部分
·1. 黑夜颂 -------献给受苦的灵魂
·2.如果 ───苦难中的启示
·3 夜思
·4 用生命歌唱
·5 悼念亡友
·7 眼泪
·一个人的歌
·太阳
·白云
· 我的文字是我思想的奶汁
· 在生命河上漂流
· 黑暗
· 流泪的圣火
·他们不需要再唱歌了
·如果有一天我死去
·如果 ---纪念六四二十周年
· 门缝中露出的小鬼头 -----奥巴马访问中国
·欣赏风景 -----(夏威夷归来之二)
·当那个忧郁深沉的旋律远远响起的时候
·仲夏话炎凉
·学问
·SHARE 一首年轻时深深打动我的苏联歌曲
政论
· 政论 1 六四 中国人民的骄傲
· 政论 2 隔江犹唱后庭花-钓鱼岛咏叹调
· 政论 3 中国政治夜空的明星
· 政论 4 邓小平的历史贡献
·为了法律的尊严——读一个人的网络大追捕有感
·从道德的高峰到全面反叛──下来吧,道德(之一)
·道德与行为在中国的分裂 ──下来吧,道德(之二)
·从反党,到民运,到法轮功(上) 反党篇 - 反党还是宰羊
·对“从反党,到民运,到法轮功(上)” 质疑的答复
·从反党, 到 民运, 到法轮功 (中)民运篇 (一) 从救国变到救己
·从反党, 到 民运, 到法轮功 (中)民运篇 (二) 民运的困境
·从反党, 到 民运, 到法轮功 (下)法轮功篇 - 帆翅初张处 山高奈若何
·游荡在邓小平和毛泽东两座悬崖峭壁之间的中国(上) 邓小平的神话在六四结束
·游荡在邓小平和毛泽东两座悬崖峭壁之间的中国(下) 走出邓小平和毛泽东的思想崮制
·过了河的猫怎么办?
·中国文人耻辱的历史篇章 - 反右50年祭
·天下文章任人写 (上) ━━ 权势和钱财的二奶, 中国文章
·天下文章任人写 (中) ━━ 心中有一个声音在呼唤
·天下文章任人写 (下)━━ 大自然和上帝的公正
·对于 '邓小平的历史贡献' 讨论的答复
·一个伟人嫖过妓, 一个政府就可以道德沦丧吗?
·中国共产党的罪行要不要清算?(上)
·中国共产党的罪行要不要清算?(下)
·格丘山: 对暴政不宽容就是崇尚暴力━━ 显然的逻辑错误
·奴隶制, 专制制, 民主制的比较
·王千源的启迪
·婊子抓通奸 奴仆大示威
· 人权的绝对性和公平性
· 共产党灭亡与中国民主分娩的阵痛
·大地的愤怒和警示
· 盛产魔鬼与天使的地方
·为共产党和中国人民正名 (上)
·为共产党和中国人民正名 (中)
·胡锦涛, 你胆敢向人们的良心挑战
· 杨佳有没有可能不死
·总书记, 熊掌和英特纳雄耐尔不能兼得!
· 让杨佳体面的离开世界
·奥运—一个刺刀铁丝网围绕起来的中国富人梦(上)
·奥运—一个刺刀铁丝网围绕起来的中国富人梦(中)
· 给杨佳公道和杨佳对中国的意义
·为什么这块土地只长一种草?
·杨佳死刑敲响中共灭亡的丧钟(上)
· 杨佳死刑敲响中共灭亡的丧钟(中)
·由汉人不以卵击石而想起的
· 胡乔木,《 沁园春.雪》, 与毛泽东
·为暴力辩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格丘山:从反党,到民运,到法轮功(上)

   
    反党篇 - 反党还是宰羊
   
   
格丘山:从反党,到民运,到法轮功(上)

   

   
   
   中国共产党执政半个多世纪了, 自它执政以来, 恐怕尚没有一个政治, 宗教, 民间团体与它能真正斗上几个回合。 所谓的共产党定性的反党活动, 实质都像共产党宰羊, 羊求饶, 屠夫不饶。
   
   所以那不是战斗, 那是屠杀。
   这些反党, 细究起来, 可以归类于
   
   党内权力斗争( 四人帮); 建设管理国家的不同策略(彭德怀和右派);
   使共产党担心的具有凝聚力和民间影响的团体(一贯道等宗教);
   带有古代忠君色彩的死谏 (张志新) ;
   领导看不贯的, 自以为有一套不肯拍马屁的人;
   出身于反动家庭又不肯低三下四的人等等。
   
   那个时代, 反党分子被斗时, 自杀前, 甚至于就刑前(包括贪污犯王守信), 只要共产党没有采取措施不让他们叫, 都喜欢叫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 反党分子死也不肯叫打倒共产党,共产党说这是反动透顶, 临死还要打著红旗反红旗。由此看当年的反党分子更可能是共产党强迫他们当反党分子, 而反党分子宁死不屈, 不肯当。将来历史学家如果要编写一部中国反党史,会很头疼,从数量巨大的反党分子的言论思想中, 要整理出一份像样的反党理论来希望很小。
   
   台湾的政客不知道这个奥妙, 请了大右派林希翎去台湾演说,满以为能听到一篇充满激情的反党演讲, 结果碰了一鼻子灰。其实找最强烈的反党演讲, 要从历尽苍桑的共产党高官中找,关键是怎么撬开他的嘴, 让他讲出心里话。要找对共产党最感激涕零的演讲,应从反党分子中挑选, 他们就象祥林嫂一样, 逢人就说“ 毛主席共产党真伟大啊!”。中国的作家们如果有一天能够将这种人性的复杂, 精妙和不可理喻描写出来, 一定精彩无比。
   
   要看到真正的反党, 非等到林彪的虎子林立果出世。 他的571纲领如石破天惊, 使中国的臣民吓得目瞪口呆, 竟将我们心中的红太阳, 叫做暴君秦始皇, 将我们的社会说成是奴隶社会。林立果令中国的反党分子, 地富反坏右大开眼界, 自惭形秽。
   
   将571纲领公布全国, 是共产党执政以来少有的蠢举, 这等于打开了一个潘朵拉的盒子, 将多年来中宣部的努力, 付之一炬。 从此这些本以为自己生活在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的,最热爱心中红太阳的子民, 在夜深人静时, 心里不免受到魔鬼挑逗。
   
   林立果的计划如果得逞, 还是共产党的天下, 所以严格说他属于共产党内的不同派系, 历史学家尚不能将他列为反党分子,不能将这位气魄上足够为反党楷模的人物放到中国反党史中。 至多写上,在那个漆黑的没有星光的夜空,林立果毅然将共产党的社会描写成地狱,全面否定共产党的核心政策, 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他是中国反党分子望尘莫及的高峰。
   
   继之而来的是震撼世界的六四, 六四是反党吗? 六四起因于学生对于官僚腐败的义愤和对国家前途的担忧,要求与党的领导人对话。六四学生不但不肯反党, 而且学生小心翼翼的防止共特假冒学生做出任何激烈的行为, 给共产党找到镇压的理由, 其苦心可嘉。六四有些象古代忠臣的死谏, 就连有著将民众定成反党分子的丰富经验的共产党, 也只能将六四说成风波, 而不能归类于反党暴乱。 虽然是风波,可是共产党却用对付敌人的方法, 出动了坦克, 用武力和屠杀来镇压, 不知道共产党怎样自园其说?
   
   今天有人不将矛头对著用坦克屠杀手无寸铁的请愿学生的共产党, 而将这场屠杀的责任归于学生领导,这是不折不扣的中国式诡辩。事实上当共产党决定要用武力和屠杀来对付学生的时候,学生领袖已经面临必须付出鲜血的局面。如果学生在六月三日退出广场,共产党就不会面临后来的世界谴责和压力, 跟之由来的大逮捕和秋后算帐可能更为惨烈, 至于这二种做法,那一种学生付的代价更大, 这是事后无人可以断定的。
   
   还有人因为学生领袖没有牺牲自己, 指责他们是六四流血的主凶, 这更是荒唐。 学生领袖在最后的表现 固然不是英雄,他们没有象谭嗣同变法失败时,在最后关头 以身殉法。 但是不是英雄, 不等于是杀人主凶, 他们不能为杀人负责,正象康有为(逃跑了)不能为清朝政府杀人负责, 共产党的地下领导人不能因为在示威运动失败时逃跑,要为国民党政府杀人负责,历来的战争,政治斗争牺牲的都是下层, 因为这点, 唯独抓住六四的学生领袖不放, 居心阴毒。
   
   六四的实质是共产党用对付敌人的方法, 用坦克, 用步枪镇压了不是反党的, 为国家的前途担忧的和平请愿的手无寸铁的请愿学生, 六四的主凶是共产党, 这一点不管共产党的御用文人, 网特和爱国分子怎样诡辩, 玩弄概念游戏, 都是尘难蔽日的。
   
   六四对现代中国的道路产生了重要影响,这些影响对于中华民族民运的意义我们今天尚不能完全看得很清楚。 现在我们知道的是, 六四后再无一种力量能够制止 共产党的腐败,共产党以胜利者的姿态毫无顾忌的开始大肆贪污, 大挖自己的坟墓, 加速向着它的终点走去, 而那些企图用自己的热血,用自己的忠诚挽救这个党的命运的一代人的努力, 正在中国被人遗忘。
   
   六四的另外一个深刻影响是共产党杀死的不仅是几个青年学生, 它杀死了中国人对于正义的信心和良心,它杀死了中国人对于国家的关心和热爱,六四后的学生无可奈何地躲避到个人命运沉浮的象牙塔之中, 那些曾经激动过他们父辈的理想, 献身和集体意识已经在他们心中死去,中国不可控制地堕入物质至上的享受主义而沉浸在醉生梦死的极乐世界, 从实际行为上完成了对毛泽东乌托邦理想的全面反动。
   六四是忠党, 不是反党, 但是共产党的坦克和屠杀将六四学生逼到反党的道路上, 六四后逃亡者和国外的大陆知识人在国内外举起了民运的旗帜, 开始真正的挑战共产党的制度, 思想和历史。
   
   中国的反党史至此真正揭开了序幕。

此文于2006年12月0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