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范子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范子良文集]->[亲情]
范子良文集
·我只能为民运跑跑龙套
2005
·致洪哲胜
·同声谴责济南土匪恶警迫害王金波!
·祝贺春节
·读《徐水良文集》的一点联想——也谈联合国改革
·王金波先生平安回到家中!
·纪念“六.四”十六周年
·对正义党通讯《 陈用林是一个人权迫害的骨干分子》一文的回应
·为毛国良先生第八次被砸饭碗而大声疾呼!!!
·林老关爱青年朋友!
·代邮国涛给诸位的信
·樊中庄先生被抓
·民主大业后继有人
·我的宗旨以及自我定位是“跑龙套”
·回复《回忆录》
·为今后的结社打下基础
·浙江缙云樊中庄的病况
·密切注视杭州朋友的安危
·声援程云惠女士维护自己的生存权利!
·说说范方平
·让后人牢记共产党的罪恶历史
·浙江警方又在干啥?
·奇文共欣赏
·当心,今年收获的稻谷有毒!
·关于谭凯案的一些新情况
2006
·寻找焕武兄!
·后共产时代中国价值取向探索
·谈谈《浙江教育电视台》的《小强热线》和《走进今天》
·浙江缙云樊中庄先生的近况
·高举反专制大旗 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冲向顽固的专制堡垒——祝贺中国民运2006年柏林大会胜利召开!
·著名人权、民运、维权活动家:余铁龙先生
·谁来关注“人权”?——就“虐猫”事件谈我的想法
·我终于见到了同道余铁龙先生!
·海外民主党应率先“进军台湾”!
·民运需要智慧和勇气——学习严正学先生百折不挠的维权精神
·紧急救助法轮功学员陈忠升先生!
·我不相信共产党会“立地成佛”
·转基因大米已端上餐桌,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向比尔.盖茨先生进言
·铮铮汉子谦谦君子——记法轮大法弟子陈忠升先生
·向这群苦难的老人伸出援助之手,为他们呼吁!为他们呐喊!
·湖州织里火灾的死亡人数52人
·亲情
·湖州市织里镇又是一场大火
·湖州织里发生火灾和群体抗议事件后 官方正在追究泄露真相的无辜民众
·我的狱中难友李毛兴先生被屈打成招判处死刑!
·恐怖!!! 徐双富等三位基督徒已被秘密处决!
·为内蒙女孩给焦柏固先生的求援信
·请朋友们都来使用skype网络电话
·紧急情况通报 杭州公安又抓人了!
·又一位打造共产政权的功臣被党抛弃
2007
·遥祝鲍彤先生蒋中朝女士俩老健康长寿 平平安安!
·学习朱虞夫先生满腔热情关怀狱中难友家属过好春节!
·老当益壮矢志不渝的沈继忠老先生
·向朱先生提个建议!
·我家的孝子
·后生可畏——写在民运人士谭凯即将获释之前
·就严正学案致胡锦涛先生的一封信
·致李国涛暨上海各位朋友
·多行不义必自毙——正告浙江缙云李金亮及其他恶警们
·我所崇敬的维权英雄
·“六四”18周年前夕一次“拒绝遗忘”行动
·百万条手机短讯——引发一场大游行的启示!
·紧急救助福州林信舒老先生于危笃之中!
·浙江缙云县公安局的无赖恶警
·司法黑暗迫使残疾老人走上漫漫上访路
·“光荣”的桐乡贪官史,天助郁舜希赢官司
·上海公安认定郑恩宠为犯罪嫌疑人 不批准离境出国
·杨建利“小学刚毕业”,邓焕武才是“双博士”
·摆在残疾老人郁舜希面前最后一条路,只有“哭到北京去”了!
·又一位“国家公敌”即将出狱──献给光荣归来的毛庆祥先生!
·“羞姓胡”的胡俊雄先生
·出尔反尔的中国政府中的蠢猪
·老农民余铁龙来信(范子良代笔)
·信访局长有没有权拘禁访民?
·从“狗洞里爬出来的”林振山——到底是汉族人的人性坏,还是共产党的党性坏?
·一位大学生的真情——驳林振山“汉族人性最坏”论
2008
·谴责湖州十条大路通织里现象
·既是强盗又是贼的湖州建设局长祝时伟
·给上海市闸北区社会保险事业管理中心的回信
·致上海市闸北区社会保险事业管理中心的信
2009
·引领我走向民主的“导师”(读书笔记)
·范家的不孝子孙
2010
·瞻仰抗日烈士杨光泩纪念像有感
·是谁走向了光明——从徐迈苦难的遭遇,看选择人生道路的重要性
2011
·“居危思安”——记与病魔拼搏二十一天纪实
2012
·饶文蔚——未来国家栋梁之材
·我们范氏家族也得“感谢”皇军!
2013
·敦促“公、检、法”先生们,停止作恶,回归良心!
·国民党、共产党,你说哪个党好?!
·俄罗斯变了,中国必须变!
201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亲情

   

引子

   时间已是下午3时多了,孙女第一次孤身一个人离家,到较远的地方去读书。乘4点锺车走的行装,老伴已为她打点停当。她忽然说:“我有事出去一下立刻回来。”时间一分一分地过去,却不见她的人影,老伴只得将行装搬到楼下,叫好三轮车在车里焦急地等她。离开车行时间仅十多分钟,她气喘吁吁、急急忙忙地赶到了,将手中的一只大蛋糕,往老伴面前一塞,并说:“祝娘姆(湖州话:祖母)生日快乐健康长寿!”这一举动将老伴惊呆了,她几乎眼泪都掉下来了,真想不到乖孙女有这份难得的孝心!这完全改变了过去那种犟头犟脑、带有“野小子”味道的形象。

   老伴平时的行事作风一向很粗心,忘记自己的生日是常有的事。今天连儿子、女儿们都没能做到的事,却由与我们祖辈似乎建立不起亲情关系的孙女做到了。这真让我们俩老感慨万千,为此我想得很多很多……

   让时光倒回到40多年前,那是1964年的3月底,一个天气晴朗、春风吹在身上暖洋洋的傍晚,我和新婚燕尔的妻子,为解除晚饭后的郁闷,到住地小镇(宋太祖赵匡胤第十代世孙、元代著名书法家赵孟頫故里)北面的田间散步。麦苗青青,油菜茁壮成长,大自然呈现出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可是,它与我的低沉、苦闷的心情极不相称。退伍已快半年了,还没尽到做好“人子”孝心的我,如今已做了“人夫”,接着会做“人父”,可是,至今连一个混口饭吃的差事都没找到,怎么能担起这副养家糊口的担子……我陷入极度痛苦的沉思之中。

   此时,我们看到不远处还有一对中年夫妇也在散步。这在当时与农村紧密结合的小镇,是十分罕见的,显得那样地温馨,还带有一点小小的浪漫……看得出他们当时的心情,肯定比我们好。男子是镇上供销社的职工,女士虽是没有固定收入的家庭主妇,穿着却十分清洁得体,生活虽说清贫,也是一种安贫乐道式的幸福。这对中年夫妇在我的脑海里留下久久难忘的印象……

   时间飞逝,在贫困中挣扎着,也很快过完了30个年代,在我走完了不孝的“人子”后,已从“人夫”、“人父”、进入了“人祖”。孙女也有两岁了。自己已从“知天命”,迈向“花甲”之年。退休贻养天年就在眼前,但生活过得相当艰难。只要知道在大上海奋斗了30多年还不能将家眷接到上海团聚,就已可想而知了。不过,此时此刻的我,对前景比30年前开怀多了。在个人经历了制度的打压之后,看清了这个党正如一位学者所说的,“它犹如一头吃人的怪兽,它先吃敌人;再吃朋友;然后就吃自己(人)”。记得在孙女将要出生前夕,我特地写信给儿子为孩子命名,生男孩叫“铮铮”,女孩叫“贞贞”,表明决不向强权屈服,铮铮铁骨、坚贞不屈(学名范天一,根据宁波天一阁范氏家族渊源而来)。我终于认清了这个党的本质,因而决心与它分道扬镳,退出已呆了33年的共产党,而且已确立了全新的价值观。

   那天回家休假。家还在那个小镇上。一天一位老妇人带着她的小孙女,从我家门前经过。妻子与老妇人很熟,就攀谈起来,才知道30年前一起在田间散步的那位先生,已离开了人世。她的儿子在外面打工。媳妇抛下她的幼女远走高飞了,留下祖孙俩相依为命。这一对孤老、孤小今后的日子让人十分同情。在这样的环境中也只有表达一点同情心罢了,无力相助(今天维系这一对孤老孤小的家庭也全靠的是亲情)。在同情之余,我心中默默地祷告:这一幕千万不要落到我的孙女身上……

   退休已有八年的我,也加入了亿万网民大军,家也搬到离原来的小镇不远、较大一点的镇上。昨晚电脑被儿子不知道怎么搞得进入不了程序,只好去小女儿家借用笔记本电脑。小女儿一家还是住在宋太祖赵匡胤第十代世孙、元代著名书法家赵孟頫故里的小镇上。我拿了电脑在车站候车。此时只见一位亭亭玉立、气质非常好、健康又受到很好教育的少女,搀扶着满头白发、腰弯曲得90度、老态龙钟的老妇人,步履蹒跚地向我走来。老太太伸出手来与我握手。我为了对她表示尊敬,也因为她的角度太低,只能弯着腰与老人说话。她问我近来还好吧?!听得出她老人家也知道我被无辜关进监狱的一段经历,可是我不敢询问她们这一对孤老、孤小的生活近况。

   事后知道,祖孙俩虽然生活贫困,祖母却含辛茹苦,不仅将孙女拉扯大了,还将她送入高等学府深造。更使人钦佩的是,在这道德沦丧的社会中,这位孤女竟然如此彬彬有礼。只要看她刚才耐心搀扶老祖母走路的举止,就可揣度出这女孩受到了良好的教育。这又是亲情让她们这个贫困的家庭顽强地生存下来,而且生存得让人羡慕。

尾声

   前面提到:“我心中默默地祷告:这一幕千万不要落到我的孙女身上”。可是,这一幕最终还是降临到我那幼小的孙女身上。她母亲撇下她也去追求新的幸福了。所幸的是,孙女有我们俩老祖辈的一点微薄收入,物质上与周围的小伙伴似乎没有大的差别。差的是幼小的心灵上,失去母爱对她的伤害。加上老伴没有加倍弥补她失去了的母爱,因此造成她在日常生活中无法与我们建立亲情关系,性情刚烈象个“野小子”。我们耽心她此去会“放了白鸽”!

   人是有感情的高等动物。毕竟是在一起共同生活了17年,老伴替代她的生身母亲,一把屎一把尿将她拉扯大的。人大概在经历变故的时候,才会从心底里爆发出真情和亲情的火花。这在平淡无奇、浑浑噩噩的环境中是不会出现的。她在即将离家远走之际,也就突然爆发出常人所不具有的举动,送给祖母的生日蛋糕,让老人感动得热泪盈眶。这正体现了她的已经迈向成熟。她是正处在豆蔻年华的少女,需要呵护,更需要发奋努力,将来成为有用之材。我们希望她也能成为前面提到的孤女那样,让这亲情直到永远永远!!!……

   (丙戌年八月十三日西历2006年10月4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