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草堂开讲:实践之学,践履之功]
东海一枭(余樟法)
·谁富谁可耻,我穷我光荣!
·芦笛的罪证
·芦笛的罪证
·请您支持“《100%尊重知识产权》行为艺术!”
·君子不忧不惧
·因果须明辨,老调莫重弹------驳芦笛《现阶段中国社会最合理的制度还是专制制度》
·盘古作曲演唱东海一枭《颠覆者》最新修订版mp3下载
·东海草堂读经札记:兴灭国,继绝世
·自题“东海草堂”四联
·自题“东海草堂”四联—并邀高手一试身手
·当啥也别当中共的官
·人道精神的形象体现---东海草堂读经札记
·震旦文化网二周年祭
·人不可以无耻----兼斥某人
·《幽居写怀》
·《小诗仿田间》
·维护个人权利与维护公众利益-----与卫子游君商榷
·天将以老枭为木铎
·东海草堂大开讲之:不迁怒,不贰过---兼斥芦笛
·东海草堂(组诗)
·莫和不如自己的人交朋友
·乘势与造势
·孔夫子与牟宗三之骂
·《落水》
·恰似针对刘晓波
·《落水》之2---答川歌
·我就是圣人,圣人就是我!----兼驳刘晓波的孔子观
·《不是东枭一枭不要狂》
·对广大儒者发出最严重的警告!
·《预警》
·破制度千秋之暗,疗灵魂一代之饥!---兼向自由、儒家两派及中共郑重表态
·《感觉有点痛》
·凭什么剥夺我的出国权?
·继续棒喝云尘子
·想家找家回家!(这篇枭文不是用眼晴看嘴巴读的)
·我为什么疯狂造文?---兼谈稿费问题
·中华之痛(组诗)
·满台冠冕堂皇甚,多是人间贱骨头!-----略谈自由兼嘲儒家
·浩气冲时弥六合,良知致处耀千秋----赠高智晟律师
·君子亦有恶乎
·茅境诗三首:读平昌老人《呼唤》
·平昌老人:老母猪上树---有神棍宣布要关押东海一枭三年,有感。
·我们都是未来中国奠基人!-----第四次被国保传讯记实
·我们都是未来中国奠基人!-----第四次被国保传讯记实
·向中共要回智晟,逼中共还我英雄!
·量小非君子,无度不丈夫!---与广大民主同道、文化同仁共勉
·平昌老人:欣闻一枭或有牢袱之灾,勉之
·皮介行:試看
·只能牺牲自己,绝不“奉献”他人!
·老调重弹:此生甘拱卒,永世不将军!
·儒释道都给我滚进来!
·给中共讲个小故事---算我亲自向胡哥温仔讨饶了呵
·仁者必有大智慧!-----莫把老枭当凯子
·关于《仁者必有大智慧!》的一点更正
·写怀
·一间草堂足矣!-----兼谈制度建设和道德建设
·中国需要自由,自由需要运动!-----驳斥李劼《自由需要运动吗?》
·歪解古文,厚诬古人!----略驳綦彦臣《孔丘诚实与善良吗?》
·孔孟支持我“夜遁”!
·“托改良之名,行颠覆之实”
·闲话:儒学之短在于“陋于知人心”--由老枭想到(一枭附言)
·美色怀中致和谐!---关于召开“中华和谐大会”的倡议书
·昌平老人:文盲芦笛
·虎口狼窝智勇双!----老枭“退坛”事件回顾及其它
·自题示友人
·我为每一篇枭文负责!
·通权达变与时偕行的“圣之时者”
·孟子强调顺受其正,枭爷早已成仁取义!
·平昌老人:自嘲
·平昌老人:自嘲
·芦大侠佯狂卖傻,平昌公逃之夭夭(一枭拟题)
·为何佛祖也要让我三分?
·为何佛祖也要让我三分?
·儒门大智慧
·丧心时代
·杨万江:改东海一枭《《一声长叹:只能这样了》》
·揭破甚深微妙义,如来低首不能言
·此是乾坤万有基!----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五:本体揭奥及儒佛辨异
·平昌老人:题东海一枭《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修正稿)
·芦笛,毕竟是文盲!
·芦笛,毕竟是文盲!
·芦笛,毕竟是文盲!
·川歌:爱我大师,护我国宝(一枭附言)
·为芦笛疗愚!----芦文《鸟兽不可与同群──答东海先生》略批
· 高智晟不是未来中国论坛发起人!
·高智晟不是未来中国论坛发起人!
·给中国一个奇迹,给中共一个机会!---致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夜越来越深》
·芦笛大喊:非礼啦非礼啦
·《木杖》
·唱和诗一束
·东海一枭唱和诗一束(二)
·你们只看到匹马纵横(组诗)
·立身奢望千秋重,下笔严防一字虚!
·自嘲示饶君惠熙
·甘做垃圾清理工!
·写罢此文无寄处----骂遍中共法轮儒家自由民运各大门派
·偏要拉起袁红冰的手!
·太息途穷天不助,手援无力道援难!
·北京之春---无题(组诗).......(广西)东海一枭
·立身常望千年重,下笔严防一字虚!-----见道者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草堂开讲:实践之学,践履之功

   东海草堂开讲:实践之学,践履之功

    ----读经札记

    儒学最重实行实践。《论语》开篇“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就隆重地点明了这一点。有学者把习字译为“复习”,不算全错,但太肤浅。此字在这里偏重于实习、实践之意。对于这句话,李泽厚先生译为:学习而经常实践,不是很愉快吗;朱依群先生译为:不断地学习仁义忠恕孝悌等伦理准则并时时实践使之成为自己的美德,不也是一件快乐的事吗?为自己的社会政治理想而终身实践、终身奋斗,不也欣慰、快乐?两位先生的理解,都很切合孔学义理。如果象一些“老乡”(乡曲之士)那样把儒学视为一门局限于口头上、书斋里、课堂中的学问,把“复习”理解为时常复习书本知识,那是“学而时习之,不亦苦乎”,何乐之有?

   

   有“老乡”认为儒学是用来治国安邦的,普通人没有实践的机会和条件,因此只能时常书面复习,而不能时常社会实习。他们不知道儒家诗书礼乐易春秋诸大经典,囊括了人生、社会、道德、政治、制度、教育等各大方面,讲的多是如何待人处世、洞察人性、修养人格、突破自我、认识社会、探索人天之道等种种基本道理,极高明而道中庸,包括儒家外王之学,人人都有条件和机会践行之。儒家学说有内圣与外王之别,“外王”指的是一切社会政治实践活动,不仅齐家治国平天下,也可以“齐家治妻平单位”,呵呵。

   

   尤其是《论语》,教人怎样成人,怎样修德进业,希贤希圣,实乃修身之宝典。其中多数言论道理,泛泛读之,似乎都很粗浅简易,如果落实到行动上去,往往困难艰深之至。例如“学而不厌,诲人不倦”八个字,体现了孔子求知求学的勤勉和教育弟子的热忱。孔子说不是圣人,也不配称为仁者(“若圣与仁则吾岂敢”。孔子志向广大,以行道天下自期,故自觉离圣仁境界尚远也,并非故作谦虚),不过是“学而不厌,诲人不倦”而已。这八个字,说着容易做着难。学和诲,道理容易懂,随时可以做,但要不厌不倦地永远地做下去,不仅智及之,而且仁能守之,就难乎其难了。

   

   只有以学为乐,乐在其中,乐而忘忧,才能“学而不厌”;只有进德修业,学而不厌,才具备诲人的资格。有了诲人的资格,还得有“不倦”的精神。就拿我自己来说,学而不厌,或许差不离,诲人不倦?绝对做不到!没有那份热情和耐心也,故每以龚定庵“只开风气不为师”自解。在这个急功近利、文化消亡的时代,世间多的是瓜子、呆子、秕子、傻子、疯子、败家子、伪君子、狗腿子、大小骗子、假洋鬼子,别说教诲启发他们,老枭多听一言、多看一眼都嫌烦怕恶心。遥想孔门英才济济,学习上能举一反三,品德上能尊师重道,不禁神驰千古!

   

   德须见之于行,贯彻到日常生活和实践活动中去,最忌有言无行口头禅。所以孔子一再强调,要“敏于事而慎于言”,要“讷于言而敏于行”,要“听其言而观其行”。《论语》中还有许多同义的句子,如“慎言其余,则寡悔”(《为政》)、“古者言之不出,耻躬之不逮也”(《里仁》)、“君子耻其言而过其行”(《宪问》)等,在《荀子•子道》、《韩诗外传》、《说苑•杂言》等篇都有孔子语子路“慎言不哗”的记载,均可反映孔子慎言重行的思想。

   

   宋儒尤其重视道德实践,在他们眼里,提出道统说、主张文以载道、一生以继承孔孟为职志的唐代大儒韩愈,仍然是欠缺践履功夫的,尽管其《原道》《原性》及"有辟佛老之功"受到朱子称赞。张耒论韩愈“以为文人则有余,以为知道则不足”(《韩愈论》),朱熹指责他“裂道与文以为两物”(《读唐志》)。

   

   韩愈人品确有暇疵,与其文品颇不一致,与其一代文宗和宗儒的伟大颇不相配。例如,韩愈向大奸佞、大贪官京兆尹(相当于北京市长)李实上书求助时吹捧过度、肉麻无比。经查,韩愈上李实书写于贞元十九年春夏之交,同年秋冬季韩愈由四门博士迁监察御史后立即上疏弹劾李实,后来在《顺宗实录》中又予以痛斥。忽“捧”忽“打”,态度迥异。上书虽属私函,毕竟“捧”得过分(见附文)。

   

   又如,韩愈未第时在京四处上书干谒,给宰相上了三封书,辞卑意切。张子韶斥为“略不知耻”,魏了翁嘲笑“韩公每是有求于人,其词辄卑谄不可据”;又如,在《上郑尚书相公启》中,韩愈吹嘘自己反对阉党,“日与宦者为敌”,可是在《送汴州监军俱文珍》文中,却又肉麻地吹捧恶迹累累的大宦官俱文珍;又如,他有“谀墓”之嫌。清初顾炎武在书信中便批评他:“韩文公文起八代之衰,若但作《原道》、《原毁》、《争臣论》、《平淮西碑》、《张中丞传后序》诸篇,而一切铭状概为谢绝,则诚近代之泰山北斗矣;今犹未敢许也”。

   

   这些都是韩愈自相矛盾、人文不一的表现,可见一丝不苟的道德践履之难。当然,“超越”苛刻的理学眼光去看,这些都是小节。向各级官员上书求荐求助,原是唐代士子的习惯,傲如李白,不也肉麻吹捧一个官卑位低、籍籍无名韩荆州么?在道德品质上,韩愈与少数理学大家相比或有不如,比起古今大量文人学者,已经是很优秀、能“践履”了。

   

   就象武术典籍,如果光读不练,纵然倒背如流,只是舞书家而成不了武术家。一个真儒者除了把继承和发展儒家传统当作自己的社会责任、历史使命,还应具备一定的修身实践的功夫。自古以来许多儒家学者,其实并非儒家或儒者,在儒家学统中断近一个世纪的当今中国,更是真儒难觅。悲哉。

   2006-6-24东海一枭

   

   附:韩愈上李实书云:“愈来京师,于今十五年,所见公卿大臣,不可胜数,皆能守官奉职,无过失而已。未见有赤心事上忧国如阁下者。今年以来,不雨者百有余日。种不入土,野无青草,而盗贼不敢起,谷价不敢贵,百坊百二十司、六军二十四县之人,皆若阁下亲临其家。老奸宿赃,销缩摧沮,魂亡魄丧,影灭迹绝。非阁下条理镇服,布宣天子威德,其何能及此!”

   其后作《顺宗实录》乃云:“实谄事李齐运,骤迁至京兆尹,恃宠强愎,不顾邦法。是时大旱,畿甸乏食,实一不以介意,方务聚敛征求,以给进奉。每奏对辄曰:‘今年虽旱,而谷甚好。’由是租税皆不免。陵轹公卿,勇于杀害,人不聊生。及谪通州长史,市里欢呼,皆袖瓦砾遮道伺之。”

   韩愈上李实书与其后作《顺宗实录》这一段,宋罗大经《鹤林玉露》与清空空主人《岂有此理》两书皆有记录。罗大经评曰:(《顺宗实录》)与前书一何反也。岂书乃过情之誉,而史乃纪实之辞耶?然退之古君子,单辞片语,必欲传信,宁可妄发!而誉之过情,乃至于此,是不可晓也;空空主人评曰:与前书抑何相反若是乎。或曰:书乃过情之誉,史乃纪实之词。然而誉之亦太过情矣。三代直道之公,可如是耶?

   民主论坛 上载:[2006-07-06]并发《时仲论坛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