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草堂开讲:当然爱国,却不主义]
东海一枭(余樟法)
·昧心话万万说不得
·弟兄们,给我冲啊!
·关于“国家垄断”
·亲君子,远奸邪
·华尔街的坏
·文明微论
·朝鲜微论
·金灿荣的物质主义思维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五十九---六十
·霜剑风刀一路香
·历史五阶段论
·有富贵过三代的邪派名家大物吗?
·当务之急是解决中国问题
·仁本主义文明重启宣言(一)
·中国人与马家人的区别
·怀念刘晓波
·关于社核观
·中国的三个走向
·关于中美俄之我见
·央视高级黑,朝战四大臭
·真知真行
·中华文化入门书
·新民待君辈,卫道作长城
·恐怖名单
·儒眼看贸战
·恶性与奴性成正比
·对人宜宽,论理宜严
·安危生死无不可
·美国的强大和赶超的正道
·我的胃口
·马路意味着什么
·关于去马归儒
·我是中国亡命徒
·《谁把华为逼上了绝路》读后感
·支持韩国瑜先生
·儒家文化的影响
·天下不幸数此群
·江湖百炼见精刚
·关于美元本位制
·小偈自题《孟子大义》
·西方有蠢人
·动机和尊严
·说真话和说真理
·炎黄子孙最优,马列遗孽最劣
·最最最最最最最
·友谊和道义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一---六十二
·旧闻新嚣
·亨廷顿的误判和误导
·道术微论---儒生有没有必要学诗词写文言
·最坏不能坏教育
·关于美伊问题
·任正非真是一个奇人
·关于儒化和西化
·关于唯物主义
·王道三条
·关于七十大限
·最歧视中国人的政权
·竞争、斗争和战争
·中美三赢亦可能
·没有洋奴,只有权奴
·爱民才是最好的爱国
·无根之爱
·君子和刀子
·西方有蠢人(二)
·自由必胜
·开路探险我争先
·东海律:批判圣人,必非君子
·人本文明和两极势力
·关于小金和伊朗
·物本主义的俘虏
·关于两极一恐
·物奴微论
·向美国致敬
·谁的核心利益?
·关于2025
·大放光明正其时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三---六十六
·关于利益追求
·所谓君子(一)
·海外爱国贼
·内功幸有成,苦难亦可乐
·盈礼和过礼
·正学危言士之常
·辟邪弘儒,孝之大者
·马邦最多双重奴
·勇德和义争
·极权主义和经济发展
·三观认同最重要
·判断儒之真伪的一个标准
·不宜过誉梁漱溟
·正邪难分必须分
·无可无不可
·这两种人你得罪不起
·旧文重发:呼吁美国
·建立正确的荣耻观
·答客一则
·借拥马之名行反马之实
·仁性仁学不可超越
·提交给新中华三法司的一个建议
·关于幸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草堂开讲:当然爱国,却不主义

   东海草堂开讲:当然爱国,却不主义

    ----读经札记

   什么好东西如果变成“主义”,常会变味变质出问题。例如,社会、集体、国家、民族、道德、平均、实用、机会都是好东西,一旦上升为“主义”,往往就登上了唯我独尊、唯此为大的神坛,最后走向了反面,如社会主义造祸社会、国家主义遗害国家(当然也有例外,如民主自由人道,主不主义,都是好的)。难怪有人说,这世上的事情,怕就怕“主义”二字,好东西都让“主义”给搞糟了。

   

   爱国也是如此,一与主义结合,远离了爱旨,变成了祸根。所以西儒约翰逊曰:“爱国主义是流氓的最后庇护所”;俄国思想家赫尔岑在回忆录《往事与随想》中说:“在尼古拉的统治下,爱国主义成了某种皮鞭和警棍”董桥《语言小品录》又引三十年代美国以煽情著称的一报业大亨语:“政客为了保住权位可以无所不干--甚至不惜变成一个爱国主义者。”

   

   有人认为儒家有爱国主义传统,实乃大谬。儒家的眼光很开阔,心胸很广大,儒家重民生,是民本主义及古典人道主义者,认为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同时儒家求和谐,崇中庸,讲包容,倡大同,乃天下主义者。民族、国家是部分人的,天下则是全人类的。民族主义、国家主义及爱国主义是民族、国家至上,天下主义则是文明至上,是对整个人类的认同。李慎之先生指出,“国不过是指政权,而天下是指文化”,天下主义就是文化主义。儒家严华夷之辨,其标准却非血统、民族或国度之别而是文明的程度。

   

   儒家倡仁爱,亲亲仁民爱物,当然也爱国。如果出仕,应先仕于“祖国”,以明亲疏之分;如果道不能行,迫不得已而离去,则“迟迟吾行”,以体现故国之恋。孟子曰:“孔子之去鲁曰:迟迟吾行也。去父母国之道也。去齐,接淅而行,去他国之道也”(《孟子尽心下》)一样是离国而去,离开其它国家时“接浙而行”。朱熹注:“接,犹承也。淅,渍米水也。渍米将炊,而欲去之速,故以手承水取米而行不及炊也。”淘了米没等煮就走了,喻行色匆忙;离开父母之邦鲁国则依依不舍,一步三回头。

   

   但原儒的爱国却是有分寸有限度合情合理灵活自如的,合则留,不合则去,一点也不“主义”。国家在原儒心目中的份量,虽比君重,却比民轻。原儒们不是以君、以国为本而是以民为本,个人去留出处,皆从民生、天下和仁道的角度考虑。春秋战国时期诸侯国林立。民族之间,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十分开放。原儒到处游说各国君主,奋力推销仁政王道。孔子在祖国鲁国不得志,周游列国,哪一个国君愿用他,就在哪一个国家为官。孔子的弟子们及诸子百家的大腕们也都是那样做的。

   

   子曰:“笃信好学,守死善道。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坚信自已思想和理想,努力学习,誓死坚持正道并使之完善。不入危险之国,不住混乱之境。政治清平,就出来做官;社会黑暗,就隐居不出。政治清平,自己贫穷卑贱,是耻辱;社会黑暗,自己发财做官,也是耻辱。“危邦不入,乱邦不居”是指其他国家而言;“有道则见,无道则隐” 是就天下而言。

   

   有学者说“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是推卸个体责任的犬儒化生存方式,差矣,岂有犬儒而肯“笃信好学,守死善道”的乎?孔子之学以经世为本,以仕为行道之具,学和仕绝非为一己富贵,但用之则行,舍之则藏,不勉强。如果环境无可为、政治太黑暗、没有行道机会时,则不妨隐居以待时。虽然孔子把“杀身成仁”作为最高道德,但并不主张轻身犯险,作无意义的牺牲。

   

   殷商末年,纣王无道,朝政日非,纣王的庶兄微之,三谏不听,拂袖而去;纣王的叔父箕子,屡谏不纳,佯狂为奴以避祸;纣王的另一个叔父比干,一谏再谏,被剖心而死。三人都得到了孔子的赞许,称“殷有三仁焉”。遇上暴君,皇亲国戚,弃君去国亦符合“仁”的标准,况其他臣子士人,况普通民众?

   

   孟子曰:“无罪而杀士,则大夫可以去;无罪而戮民,则士可以徒。”(《离娄下》)。可见爱不爱国,忠不忠君,完全可以视这个国家可不可爱、这个君值不值得忠而定。如政治黑暗君主无道,父母之邦也不妨离弃之,别谋出路。士亦没有必要吊死在一棵树上,何况普通民众呢?

    2006-6-28东海一枭

   首发2006、7.1《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