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天上地下,唯权独尊]
东海一枭(余樟法)
·爱国贼好恶心
·多发言少发言(微集)
·做好人(微集)
·做好人(微集二)
·去毛化(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集)
·中国的出路
·关于台湾(微集)
·物化(微集)
·历史眼(微集)
·关于主义(微集)
·君忠于民论(微集)
·怎样对我就是怎样对你自己
·z辛庄师范的第一本内部教材
·关于修宪(微集)
·儒家反对政教合一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今日微言(君子党)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今日微言(何谓反党,何谓政治正确)
·今日微言)(关于仁本主义)
·今日微言(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
·今日微言(民主、极权和儒家等)
·今日微言(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等)
·仁本主义世界观
·今日微言(好话、有感、民德等)
·今日微言(齐家、直道、民族魂等)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绑架习近平)
·今日微言(民国、西方、三自信等)
·今日微言(中西、民国、马路等)
·关于周小平(微言)
·今日微言(习近平和朱元璋等)
·今日微言(价值、家庭、恶社会)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今日微言(批判恶社会,提醒习近平)
·今日微言(恶社会、性善论和好领导)
·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今日微言(革命、民运、恶政府等)
·今日微言(民国、歧视、斗争论等)
·今日微言(启蒙、启蒙、新启蒙)
·今日微言(资本、糟粕、价值观等)
·今日微言(资本、大同、启蒙等)
·杀人手段救人心
·今日微言(亚启蒙、建设性、定海神针等)
·今日微言(民国、颠倒、儒佛道等)
·伟大的帝王师
·今日微言(多元化、亚启蒙、儒与马等)
·今日微言(宗教、洪老、中国梦等)
·余东海:人生感言集粹
·今日微言(仁爱、战争、负能力等)
·论语点睛之:利益主义要不得
·今日微言(儒化马教和伊教)
·今日微言(清算文革,清算毛氏,清算五四)
·今日微言(我有特别任务,你是特色纳粹)
·今日微言(五四、朝鲜、黑名单等)
·今日微言(真人节倡议、马主义洗脑等)
·今日微言(大良知之使,习近平之功)
·今日微言(马毛,鬼神,三大恶等)
·今日微言(关注我就可能怀孕)
·今日微言(答客,辟马,恶必穷)
·今日微言(汤显祖,反噬律,儒家化)
·今日微言(三自信,四共性,十大恶,答洪老)
·马主义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护身符,正动力,辟马列)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姐夫问题和中国道路
·今日微言(反马反毛,敌友标准)
·反儒派都是劣质人
·今日微言(纲常,忠德,吉祥,朝鲜)
·今日微言(反腐加速和祸从口出)
·今日微言(自杀原因和回汉问题)
·《共产党宣言》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安全通报和巨变前夕)
·今日微言(不要逢迎习近平)
·今日微言(泣血呼吁和警告中青网)
·新中体西用论
·今日微言(世无圣王,美猴称王)
·今日微言(人民安全和习王大敌)
·今日微言(补充李总理和怎样对姐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70年,两头真,启蒙派)
·论语点睛:朝闻夕死真无憾
·今日微言(茅于轼,张五常,朱镕基)
·向习近平致个敬,微言一束字字真
·今日微言(勿问批评动机,且看马家吃人)
·今日微言(辟鲁,剿匪,看台湾)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今日微言(习学,独尊,台湾)
·今日微言(保守派,思考题,历史眼)
·(辟马,大反思,对朝三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上地下,唯权独尊

   天上地下,唯权独尊

   

   中世纪的欧洲,神权至上,神及其在人间的各种代理人拥有绝对权力。经过文艺复兴,产生人文主义----西方思想史上一次伟大的革命,人取代神成为世界的中心,成为一切政治、经济、社会生活、思想、学术、道德等万事万物的最后所指,一切以人为出发点和目的地,人的价值和权利成为至高价值和权利。天下地下,唯“人”独尊。民主、自由、平等、人道、仁爱等人文精神逐步成为世界潮流和普世价值。

   

   然而在中国,在历代具体政治活动中,人文精神属于稀缺资源,而且越到后世、越到现代越稀缺。古代是以君为本,君权第一,现代是以党为本,党权至上。“君”或“党”成了人间绝对主宰,“君”或“党”成了衡量一切事物包括人的价值的主要标准。人成了工具,君的工具或党的工具。如果人对国家(君主、党主专制之社会,国家为君或党所有,国家成了君国或党国)无用,就丧失了存在的价值。韩非子虚构过一个太公望诛杀狂矞、华士昆弟的故事,阐述了不允许“不为君用”的隐士存在的理论和逻辑。朱元璋制订过“士夫不为君用”罪。儒学中人文资源丰富被历代王朝暗中替换或蛀空、更被中共王朝公开打倒和消灭了。

   

   党权与皇权一样乃不受有效制约的特权,它打着国家、民族、人民、革命、社会主义、发展经济等种种堂皇的名义,奴役人民,欺压人民,剥夺人的自由,侮辱人的尊严,侵犯人的权利,贬低人的价值。其实,标题《天下地下,唯“党”独尊》还是“过誉”了。在中共一小撮特权阶级眼里,真正可尊、独尊的是权力,党并不真的“尊”,与人民、国家一样,仅有工具价值而已。

   

   好在历代王朝大多尊奉儒家。儒家有浓烈的民本色彩,虽积极入世,鼓励“入仕”,却并不反对独善其身的“隐”。孔子就说过“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隐居以求其志"的话。除明朝太祖时期和中共太祖时期外,大多数专制王朝固然顺我者昌逆我者亡,顺我者赏逆我者死,但对于逃避于山林、隐遁于渔樵、逍遥于诗酒、游离于体制之外的隐逸之士,也还是能容忍的。知识分子(士)惹不起,大多数时候总还躲得起,只要受得了寂寞和清贫。

   

   现在中共与文革期间相比,与朱元璋时代相比,确实开明了一点。对于游离于体制之外不爱党不合作“不为党用”者也并不一味赶尽杀绝,便是对政治异己也不再断其喉管一杀了之。只要不去公开煽动诽谤恶攻,不去站在正义一边为民众说话与中共作对,不去干涉他们“以人民的名义奴役人民、以国家的名义祸国卖国、以服务的名义掠财谋私、以堂皇的名义腐败专权”等丑行恶行罪行,总之,只要不影响它的特权统治,就一切ok,任你逍遥。

   

   不断有人提醒我:你这样真言直说抨击政府,不论是在明清文字狱盛行时期还是在毛泽东时代,肯定都丢了性命!似乎我应该忆苦思甜感谢党老爷开恩,感谢中共从“惹不起也躲不起”到“惹不起而躲得起”的巨大进步,呵呵。

   

   东海一枭2006-6-19

   原载《议报》第256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和本报网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