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我为张国堂诊了一下脉!(修正稿)]
东海一枭(余樟法)
·别把矛头指向普通民众----答刘大先生
·留别闲话君
·当心读书读傻了
·给徐水良君开一窍
·给徐水良君开一窍
·伪哲理举例
·自题《仁本主义大纲》
·转个好玩的:《三教顶峰》小说连载
·小人自龌龊,安知大士怀---关于君子小人之辨答刘大先生
·简复dck先生,兼示魏京生先生们
·傅小松:再谈“三比老枭”
·“彻上彻下彻里彻外”
·九狮山民:奉和枭兄七绝一组(一、二)
·不见东海,莫言文化---三复徐水良君
·不见东海,莫言文化---三复徐水良君
·不见东海,莫言文化---三复徐水良君
·答萧老版
·上网九年
·瓮安事件有感
·当心读书读傻了(续)
·茅于轼犯了三个错误
·上海闸北血案抽思
·致严家伟先生
·勉励中共领导人及中华文化人兼自勉
·不要用谦卑来挡箭和遮羞
·为人类新一轮文明的到来开路
·中共、中华、你我他(组诗)
·仁本主义大纲
·对自由阵营的重要警示
·如丧考妣
·《彩虹战士》
·东海答客难(518--524)岂有一枭持霸道,谁知万物有良知
·尽心又随缘---与瑞瑞君及东海同道共勉
·不贵无过贵能改
·仁本主义有多大?
·你有指南针,我有试金石—答网友
·方应看:请给个理由!
·自兴何必待文王
·九狮山民:步韵写怀自寿呈东海老人
·反对神本主义,弘扬中华文明----“双反”活动宣传纲要之一
·人言要不要恤?
·从人格着手,去事上磨练-----再答
·当代利己主义批判
·敢逐东海客?悲智老秃驴!
·无极的快乐,永恒的享受
·胆大包天心细如发
·东海答客难(525--530)
·姻联专制岂仁本?道证良知必自由!
·向东海靠拢,走思想正路
·九狮山民:奉和东海老人戊子杂诗一组
·博村夫君一笑
·十八根脊粱(组诗)
·严正声明
·为某网友疗心
·澄清一个普遍的误会
·家父犯罪怎么办?
·黄河清:拜读东海一枭戊子杂诗,敬步韵奉和郢政
·从中道说起
·靠自己争气,让真理发光
·狂童休看剑,醉眼莫挑灯----四答网友
·休笑木头鸟,且观东海潮----答网友
·请与我共赴光明
·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人本与仁本辨
·有勇有智,仁者无敌
·不入莽红尘,何以致良知?
·真理原有绝对,儒家最重践履
·吾门只向豪杰开
·给“真善忍”的高人一点提醒
·知其白,致其白,守其白
·我归一,一归我----关于“万法归一一归万法”答网友二则
·网友酬赠拾萃(之19)
·佛门中的利己主义者
·杀身成仁与明哲保身
·非人时代(组诗)
·戊子杂诗(十五---二十四)
·论遍江湖觅上流---兼答网友
·萧镜玄:良知是可以实证的
·儒家证道标准
·《心际歌》(大型组诗)
·天生我“理”必有用
·《空心人》
·戊子杂诗(二十五—三十七)
·可怜的康德
·九狮山民:读东海老人戊子杂诗纪感
·“不见水潦鹤”的可悲
·佛门大师也自欺
·最高审判(组诗)
·戊子杂诗(三十八---五十二)
·黯然销魂(组诗)
·答完这几题,暂告一段落---东海答客难(531--537)
·枭门今始为君开---勉尚生
· “我”能解决一切问题
·何为魔?
·《无相大光明---东海儒学》赠阅启事
·浙江行
·精卫:把儒家思想与现代人类主流文明对接
·境界(组诗)
·《枭门》
·忠于良知是最高最大的忠
·囧囧囧囧囧:切记要有独立的意志、自由的精神(东海附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为张国堂诊了一下脉!(修正稿)

   我为张国堂诊了一下脉!

   

   今天抽点空浏览了一下张国堂君的《组织政党的时机已经成熟,加入我党也没有大的危险了》。多数人看了肯定冠之以精神病,据他自己说警方也以此理由抓了他四回。我倒不这么认为,感觉这个人还是蛮有点气魄和悟性的。

   

   他的病根在于拿得起放不下,打得出去收不回来,高得起来低不下来。基督教最高境界是神人合一,假设(注意:是假设)张国堂君所言非虚,真象他自己说的道成肉身了,也就是达到了基督教最高境界。

   

   可是,基督教把他提起来之后,却未能提供让他回到人间的梯子。于是,在常人眼里,就呈现这么一付神叨叨、失心疯的模样。别人看了难受,他自己也难受----他的识神是感觉不到的。禅宗有个“看山看水”公案,他现在恰处于“看山不是山,看山不是水”的中间境界,卡在那儿了,退不回去也进不了。

   

   禅宗又将人分为三种境界:小我之境、大我之境和无我之境。儒佛都是既“有”又“无”,既能大我也能无我的,故都可以帮他从“天上”回来。如果张君真能懂得的中庸之道,能悟入无我之境或“平常心是道”的道理,他就可以重新做回一个了不起的正常人,就是俗话说的返朴归真。

   

   看来张国堂不可能勒马回缰,他这辈子只好依着上帝的幻影这么“高来高去”了,永远也梦想不到“闲来无事不从容,睡觉东窗日已红。”(程颢)的洒落,永远也无法达到“蓦然回首,上帝却在,灯火阑姗处”之境。

   

   以上全是从“假设”二字生发出来的感概。

   

   张君此类人物如生活在过去,机缘凑巧,或许能成点事,没准象张角洪秀全辈成了气候。其实在枭眼里,他纵然成了气候,也是个半吊子的可怜虫罢了(或者幸福虫,活在幻思幻觉幻影里,未必不是一种幸福)。唉!

   2006-4-11东海一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