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向袁伟时教授公开致歉]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六最时代
·为马帮精英一叹
·东海客厅关闭启事
·为自由而奋斗
·今日微言(对治恶性和奴性最有效的大药)
·最正善的伟业,欢迎你的支持
·最大不幸及六大不幸
·真知必有行,真行必有知
·香港事件和辩证法
·三从三不从
·黎明前的黑暗
·未来属于人民但不属于人民币
·未来属于人民但不属于人民币
·这张牛皮有点大
·中国即将劫后重生
·凶人凶党必有天谴
·如何儒化中国
·文化品质检验法
·美国的强大是人类之福
·以德服人和以理服人
·以德服人和以理服人
·关于“等贵贱,均贫富”(外四篇)
·东海态度(一)
·关于香港(微言五则)
·关于民国和台湾
·救命三招(外二篇)
·把马邦变回中国
·关于郷岡警察
·东海态度(二)
·东海态度(二)
·东海态度(二)
·东海态度(三)
·历史自有记忆,恶言自有恶业
·李嘉诚的广告
·谁给你们牺牲几代普通人的权力?
·今日微言(历史终将主持公道)
·正邪善恶论本质
·统一简答反儒派和疑儒派
·东海态度(四)
·东海态度(五)
·三座大山和马帮妙计
·马奶
·你的毒药,我的营养
·关于自由民主平等
·儒家等级制度
·简驳《孔子思想的十大糟粕》
·红儒
·东海态度(六)
·藏富于民论
·当今世界的主要矛盾
·仁心和初心—兼批党化教育
·今日微言(海外亲共的人物和势力,品格都不好)
·邪教魔头的真诚
·东海态度(七)
·关于《中英联合声明》
·关于深圳示范区(外四则)
·东海态度(九)
·极权主义四民
·防民如贼即民贼
·正见的来源
·关于不谈政治(二)
·东海态度(十一)
·东海态度(十)
·马邦流行病(外二篇)
·郷岡人民的恐惧感
·噩梦醒来是黎明
·一切才刚刚开始
·东海态度(十二)
·没有自由就没有一切
·今日微言(以儒治国,吉无不利;以儒自治,吉人天相)
·骗子与傻子---兼论唯物论的危害
·路邪知马劣,日久见仁心
·路邪知马劣,日久见仁心
·危机和机会
·经字六义
·经字六义
·中共亟需接受儒家再教育
·中共亟需接受儒家再教育
·政治最大义
·像七岁小孩一样
·关于民主小贩杨恒均
·为未来中华元首准备的一副儒联
·zt江棋生:这里是我的祖国,这里就应当自由起来
·两条底线为君设
·反对和超越
·钱逊的可怜
·关于民主制、党主制和新礼制
·所谓大同
·两种性质的天下为公
·道德自救须及时
·知我者谓我心忧
·仇恨终将发芽,善恶必有报应
·仇恨终将发芽,善恶必有报应
·胡适的糊涂和苏俄的真诚
·今日微言(既反对唯物主义,也反对唯心主义)
·关于爱民
·东海客厅小启
·东海客厅小启
·三性简论
·知识精英两大罪
·知识精英两大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向袁伟时教授公开致歉

   向袁伟时教授公开致歉

   

   袁伟时先生好:

   

   大名早知晓,却孤陋寡闻,亦未拜读大作,对先生思想及生平一无所知,以为也不过是那种不学无学、靠对中共歌功颂德或小骂大帮忙而爬出来的党用学者。故看了大作《真国学大师都认为儒学是专制主义思想》之后,乃为文《真国学大师都认为儒学是专制主义思想?》(在一些论坛又名《哲学教授强奸国学大师!》)驳斥,语含嘲弄之色,笔带轻薄之态。记得先生曾赐电邮谓“敬请读了别人的文章后再说话!”我回答说:我当然拜读了尊作才敢批评,并未读出另外的什么微言大义来呀。

   

   其实我当时并未拜读电邮中所附大作,以为自己原来所读袁文出自《观察》,广传网际,难道还会有错?先生电邮也没说明《真国学大师都认为儒学是专制主义思想》并非“正版”。很久以后偶然机会浏览教授《国学大师反思中国传统文化——百年前的故事之一》,始知这才是此文正本,大作“删节版”的标题和观点都严重偏离了原文思想。我批判的矛头确实攻歪了击偏了。

   

   原文尾部两段是:1958年元旦,牟宗三、徐复观、张君劢、唐君毅四位20世纪新儒学的集大成者,发表著名的《为中国文化敬告世界人士宣言》,也毫不含糊地说:“我们承认中国文化历史中,缺乏西方之民主制度之建立,与西方之科学,及现代之各种实用技术,致使中国未能真正的现代化工业化。但是我们不能承认中国之文化思想,没有民主思想之种子,其政治发展之内在要求,不倾向于民主制度之建立。”

   严肃的学术、文化研究必须建立在考查前人成果的基础上。现在有些大谈“复兴国学”的人们,似乎根本不知道前代国学大师已有的成就,公开扬言:“中国不能实行民主”,从大师们已达到的高度后退,这是儒学的不幸。”

   

   删节版尾部两段是:此外,他认为中国的学术成为政治的附庸也是与泰西有别的缺点。孔学所以能独尊,正是由于他为专制统治者服务:“严等级,贵秩序,而措而施之者,归结于君权”“盖儒学者,实与帝王相依附而不可离者也。”

   客观、全面、敢于探索,这是研究中国传统文化非常好的开端。百年前,如此开篇,不愧为大师手笔。在此以后,凡是严肃的学者,大体都保持了这种良好的学风。现在有些大谈“复兴国学”的人们,似乎根本不知道前代国学大师已有的成就,从他们已达到的高度后退,这是儒学的不幸。

   

   一曰真国学大师都认为儒学有民主思想之种子,一曰真国学大师都认为儒学是专制主义思想,两个版本的思想中心和重心完全不同。我所读所批的是“删节版”,当然变成正打歪着了。再后来又从网友处获悉,先生是一位学识渊博、年逾八旬、富有正义感和社会责任感的老前辈。老枭粗鲁蛮撞,误伤好人正人,内心十分不安!

   

   我对那些为专制主义涂脂抹粉、为特权阶级帮闲帮忙的现代御用文人十分蔑视。此辈如不幸撞上我的枪口,不论年龄多高,我也不予留情,自以为这样做,虽有违尊老之礼,却符合反共大义。故在《借季羡林先生“桂冠”一用》中说:老枭在季羡林先生桂冠上撒尿,是为了借“尿”说法,借此警告广大专家学者各类大师:思想、艺术、创作等方面水平低些事小,如果在大节大德大是大非关头把持不住,向中共献媚,为专制张目,事就大了,一不小心,就会把“丑”丢得满江湖都是。在《尊老的“道德级别”有多高?》中我又说:就拿胡温来说,年龄比我大,职位又最高,我却小胡小温地叫骂,本来是极其失礼的,但我的态度却符合以道制势的儒家大义,更符合反对专制这一时代最高道德要求。

   

   同时,由于少时受李白之流影响过深,青年时闯荡江湖放荡不羁,长大后虽常以儒佛自熏,为诗为文乃至为人仍时露狂态,衡以儒规佛律,时有出格之处。这方面其实自己并未严以自律,反而认为特殊时代特殊对待,大德必须重视,小处不妨随便;认为江湖草莽之气,不急于全除;温良恭让诸德,且俟诸他年。也不知上述想法对不对,是否涉嫌自我放纵?盼先生有以教我。

   

   但在您老这样的正人君子面前,语调轻薄狂妄放肆,无的放矢胡批错攻,无论如何都是一种罪过!为挽回拙文对先生声誉造成的不良影响,今特向先生深深道歉。为表道歉之诚,此函公开发表。

   一枭顿首2006-6-13

   首发2006、6.13《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