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向袁伟时教授公开致歉]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注心灵灾难
·吾道应不丧,枭运何时通?
·《想起孙悟空》(外二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山居的日子(组诗)
·感谢精卫、wangson73二君
·无存: 《救救他们》
·《人畜兽》
·“本心与上帝,谁更伟大”(东海小语45、46、47、48)
·Melody网友:致
·《天梯》
·《答独立笔会王一梁》
·《温家宝,且慢仰望星空》
·我带来的是一个黄金时代(组诗)
·题黄河清著作《中国沒有明天》(外三首)
·为《民主论坛》小庆,为杨天水君大悲!
·写怀二绝
·向伪优雅唾一口痰!
·报复之心不可无
·“人生极乐是法乐”
·慎身修永:东海一枭(一枭附言)
· 给 庄 子
·我的自由,自由的我(组诗)
·“道岂鲜鱼忧烂却”等(东海小语49----52)
·仁之歌(儒家歌词,初稿)
·写给余杰、王一梁、欧阳小戎们
·我的忏悔和不悔!---对余杰内部批枭言论的公开答复
·《回声》(外三首)
·对枭诗的自捧和他捧
·《历史证明》(七首)
·天下第一美文(东海小语53---58)
·《圆满》
·《站起来》(外四首)
·《站起来》(外四首)
·你们迟早都要投入我的怀抱(组诗)
·《东海一枭不在了》
·《最后的警告》
·王公妙联贺新婚
·重申“两项基本原则”
·典故(六首)
·枭声重放: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如果没有这堆狗矢》
·伪类的存在价值
·《肉腰刀》
·王公云高七秩开一贺联
·《大法印》
·慎身修永:感受老枭(一枭附言)
·大音难和有人和(东海小语58----62)
·《如果我开讲》
·民运垃圾,亟宜扫荡
·《这个人承受了太多太多》
·纵号赤兔马,依然老鼠屎
·不是高调,而是底线
·《捧日》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网坛四害”东海一枭等(东海小语62----66)
·赤条条的我(组诗)
·《霹雳》
·中华不是无人而是无地(东海小语67----71)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答客难(修正稿)
·《最后一块高地》
·不识良知不成人
·向阉党开炮!
·阉党特征及相关说明
·“江婴”不着调(东海小语72----73)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此“江婴”非彼江婴(东海小语74----76)
·《克星》
·终于碰到高手了!
·《写给严正学》
·《火种----与友人共勉》
·可以被压碎,但决不可能被压服(东海小语77----80)
·老君眉:政治我吧,求求你——为文化扫街客画像(一枭附言)
·下士不笑不足以为枭(东海小语81---84)
·最高的仁义,最大的福报
·海内外五十五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点击率”具有相当大的发言权
·敦请刘晓波反省和检讨
·黑暗时代的火种!----敬请关注严正学
·小驳张鹤慈先生
·《今生我不属于你》
·筑梦中华(小型组诗)
·良知问题答客难
·自我纠错:为“忍”字翻案
·唯我儒家,大爱无疆
·利己应该,“主义”不得!
·东海一枭主义
·关于《新社》开除东海一枭的通知(奇文共赏)
·《这里不是私家花园》
·网友赠诗集萃(之15)
·《傻想》(外四首)
·谁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不是我要搞政治而是政治要搞我(东海小语89---94)
·雅俗自辩(枭声重放)
·不要考验我的宽容度(东海小语95---10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向袁伟时教授公开致歉

   向袁伟时教授公开致歉

   

   袁伟时先生好:

   

   大名早知晓,却孤陋寡闻,亦未拜读大作,对先生思想及生平一无所知,以为也不过是那种不学无学、靠对中共歌功颂德或小骂大帮忙而爬出来的党用学者。故看了大作《真国学大师都认为儒学是专制主义思想》之后,乃为文《真国学大师都认为儒学是专制主义思想?》(在一些论坛又名《哲学教授强奸国学大师!》)驳斥,语含嘲弄之色,笔带轻薄之态。记得先生曾赐电邮谓“敬请读了别人的文章后再说话!”我回答说:我当然拜读了尊作才敢批评,并未读出另外的什么微言大义来呀。

   

   其实我当时并未拜读电邮中所附大作,以为自己原来所读袁文出自《观察》,广传网际,难道还会有错?先生电邮也没说明《真国学大师都认为儒学是专制主义思想》并非“正版”。很久以后偶然机会浏览教授《国学大师反思中国传统文化——百年前的故事之一》,始知这才是此文正本,大作“删节版”的标题和观点都严重偏离了原文思想。我批判的矛头确实攻歪了击偏了。

   

   原文尾部两段是:1958年元旦,牟宗三、徐复观、张君劢、唐君毅四位20世纪新儒学的集大成者,发表著名的《为中国文化敬告世界人士宣言》,也毫不含糊地说:“我们承认中国文化历史中,缺乏西方之民主制度之建立,与西方之科学,及现代之各种实用技术,致使中国未能真正的现代化工业化。但是我们不能承认中国之文化思想,没有民主思想之种子,其政治发展之内在要求,不倾向于民主制度之建立。”

   严肃的学术、文化研究必须建立在考查前人成果的基础上。现在有些大谈“复兴国学”的人们,似乎根本不知道前代国学大师已有的成就,公开扬言:“中国不能实行民主”,从大师们已达到的高度后退,这是儒学的不幸。”

   

   删节版尾部两段是:此外,他认为中国的学术成为政治的附庸也是与泰西有别的缺点。孔学所以能独尊,正是由于他为专制统治者服务:“严等级,贵秩序,而措而施之者,归结于君权”“盖儒学者,实与帝王相依附而不可离者也。”

   客观、全面、敢于探索,这是研究中国传统文化非常好的开端。百年前,如此开篇,不愧为大师手笔。在此以后,凡是严肃的学者,大体都保持了这种良好的学风。现在有些大谈“复兴国学”的人们,似乎根本不知道前代国学大师已有的成就,从他们已达到的高度后退,这是儒学的不幸。

   

   一曰真国学大师都认为儒学有民主思想之种子,一曰真国学大师都认为儒学是专制主义思想,两个版本的思想中心和重心完全不同。我所读所批的是“删节版”,当然变成正打歪着了。再后来又从网友处获悉,先生是一位学识渊博、年逾八旬、富有正义感和社会责任感的老前辈。老枭粗鲁蛮撞,误伤好人正人,内心十分不安!

   

   我对那些为专制主义涂脂抹粉、为特权阶级帮闲帮忙的现代御用文人十分蔑视。此辈如不幸撞上我的枪口,不论年龄多高,我也不予留情,自以为这样做,虽有违尊老之礼,却符合反共大义。故在《借季羡林先生“桂冠”一用》中说:老枭在季羡林先生桂冠上撒尿,是为了借“尿”说法,借此警告广大专家学者各类大师:思想、艺术、创作等方面水平低些事小,如果在大节大德大是大非关头把持不住,向中共献媚,为专制张目,事就大了,一不小心,就会把“丑”丢得满江湖都是。在《尊老的“道德级别”有多高?》中我又说:就拿胡温来说,年龄比我大,职位又最高,我却小胡小温地叫骂,本来是极其失礼的,但我的态度却符合以道制势的儒家大义,更符合反对专制这一时代最高道德要求。

   

   同时,由于少时受李白之流影响过深,青年时闯荡江湖放荡不羁,长大后虽常以儒佛自熏,为诗为文乃至为人仍时露狂态,衡以儒规佛律,时有出格之处。这方面其实自己并未严以自律,反而认为特殊时代特殊对待,大德必须重视,小处不妨随便;认为江湖草莽之气,不急于全除;温良恭让诸德,且俟诸他年。也不知上述想法对不对,是否涉嫌自我放纵?盼先生有以教我。

   

   但在您老这样的正人君子面前,语调轻薄狂妄放肆,无的放矢胡批错攻,无论如何都是一种罪过!为挽回拙文对先生声誉造成的不良影响,今特向先生深深道歉。为表道歉之诚,此函公开发表。

   一枭顿首2006-6-13

   首发2006、6.13《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