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未来中华大总统]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七警杨万江联
·八警杨万江
·九嘲杨万江联
·欲求王道先民主,不信真心莫仰天
·《警告》(外三首)
·东海自题联
·与友人共勉
·举世闻枭皆欲杀,何人见面泪双飞
·东海自题联
·东海草堂新浪分堂开张啦
·东海草堂新浪分堂开张啦
·万法何妨看平等,根源不许错毫厘
·zt老象:求“真”应求究竟境——读东海一枭与熊焱关于“本心”与“上帝”相比较之诗偈
·人棍
·敬郭泉、训胡温
·小偈答九公
·推荐玉峰山人之联
·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答黄河清先生
·笔耕别有千秋梦,棒喝谁知一寸丹
·敬佩萧大侠大仁大义,打击刘晓波又稳又狠
·不识自由真面目,只缘身在专制中!
·不可嘴封无理者,何妨尿撒老枭头
·和易叶秋《咏梅》诗
·嘲学界
·江婴老获首届中国自由文化奖诗歌奖遥贺(外八联)
·东海老人:命运(七首)
·调梁泉兄(联)
·z荆楚:性善、性恶皆为伪命题——兼与东海一枭商榷
·补裂待圆东海梦,援枭何必新华门!
·自题联
·自题并答谢九公慰勉(联)
·迷性反儒休近我,亲仁重道始成人
·为何自由知识分子很难交成挚友?
·答谢九公(联二)
·你们为什么那么蠢笨困苦?
·答谢九公(修正稿)
·千年悍贼原无愧,一代狂奴自有真
·联贺盛雪诗集《觅雪魂》出版(外一联)
·嘲知识分子
·笔尖流出声声泪,月下淘来字字金
·不管谁把桃子摘,都值得把桃树栽!
·避人好比新娘子,消夜常凭老白干
·以东海述古之道,解囚徒空前之困
·西山花鸟三春盛,东海风涛万古雄
·《我是来领你们回家的》(外三首)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新文明从民主开始, 大仁义向儒家回归
·网选总统辞呈
·《泪洒今宵》(外三首)
·东海海外大发,老枭笼中开贺
·《大发之年》(外三首)
·“《自由圣火》2007写作奖”获奖感言
·东海老人:答网友(三首)
·《不要误会》
·重申东海客约,谢绝世俗打扰
·黄河清:有枭声喋恶(散曲)
·烈虎难囚遭鼠忌,狂龙失水被虾嘲
·我为中华修大道---简复一位网络故人
·网友赠诗集萃(之16)
·四言小诗谁解得?
·民运困境的内在要因简析
·最高经典是枭文
· 为胡紫微女士作
·东海一枭:为胡紫微女士作
·这个时代不值一毛(小诗五首)
·千古一圣汪精卫!(枭声重发为熊焱)
·考考你的眼力
·关于汪精卫,小偈答熊焱
·小偈答熊兄(二)
·仰天羡枭,不如俯而求己
·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东海大印》(组诗)
·汪精卫案翻不得!(修正稿)
·儒家的爱怎么做(修正稿)
·老枭不孤独,汪精卫不孤独
·理欠中庸要反思
·zt与老枭共勉,我也是汪精卫的粉丝
·东海一枭:《让我们有风度地对抗》(外六首)
·不懂中庸不大人
·请有关部门不要骚扰毕时圆!
·答鲁凡、方应看、“科学民主”诸网民
·没想刺激毕时圆,不是在乎张鹤慈
·九曲澄:一枭“汪精卫案翻不得”文读后(一枭附言)
·“杨帆门”有感(小偈三首)
·尚未成人休近我---略复某君并附《拒客启事》
·我们去哪里安身立命?逍遥山寨!(小调查)
·《写给反对派》
·聪明人与智慧人的区别
·《逍遥山寨》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一、二)
·论心小偈(答熊焱君)
·偶感写怀二偈
·缺德无内力,不义非健康---民运困境反思兼答客难系列之三
·《请不要对我太好》
·儒家三法印(修正稿)
·东海一枭:《修道一号》
·推荐《民国奇女子陈璧君》并为作者纠偏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三)
·小调查:你对儒家的基本态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未来中华大总统

   未来中华大总统

   

   常有同道友人乃至体制内朋友问我心目中未来中华大总统的人选,或者说,如果国家领导人由民众公选,老枭属意何人,手中这一票会投给谁?答曰:目前谈论具体人选还为时过早。到时看谁对中国民主事业贡献大、功勋最高,我就支持谁。

   

   到目前为止,在我心目中,老资格的民运领袖魏京生,高德望的民运理论家胡平,闯关回国自投罗网的杨建利,屡次入狱坚持国内斗争的刘晓波,密谋武装革命的王炳章,中华文化复兴运动倡导者袁红冰,民营企业家孙大午,独立作家杨天水,国民党领导人马英九,维权运动先锋高智晟,天鹅绒活动和网络大选发起人高寒任不寐等,都是问鼎“总统宝座”的优秀人选。还有维权律师张星水李柏光刘路,民主鼓手张祖桦赵达功草庵居士,还有受到现政权关押或驱逐的众多豪杰之士如许万平师涛张林郑贻春张伟国薛伟王策茉莉王丹郑义徐水良徐文立郭罗基王希哲王有才费良勇彭小明刘国凯等等等等,皆具备总统竞选者的资格和德望。

   

   对于任何人在民主事业方面的成功以及民主同道在任何方面的成功,我都乐观其成并愿意为之欢呼向其祝贺,不论什么人当上未来中华大总统都是中国民主事业大功告成,老枭与有荣焉。如果民进党领导人有朝一日高举政治北伐的大旗民主统一中国,如果中共某位党魁军头----不论是胡锦涛温家宝曾庆红刘亚洲或别的什么人------有朝一日声明解散或告别中共,结束专制,我也会热烈拥护并优先推选他们为中华大总统。

   

   至于我自己,为民主付出有限,当公仆兴趣不够,无意与群雄争雄。如果届时还留在世上,或可为有志者站台助选。报纸也好电视也好,只要给我一个公开的媒体,我的一票,将会带来百千万亿票,如一首枭诗所写:给我一滴水/可以化为万丈波涛/给我一叶帆/可以将太阳追到/给我一粒石子/可以把大海填了/给我一把钥匙/所有的门锁从此失效…。

   

   对中国民主事业的贡献如何,当然是选举未来总统最重要标准。此外,参加民运的资历深浅、对中华文化了解爱好的程度以及个人道德、性格、学养等等,可作参考因素。归根结底,这一切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选举总统的权利,是领导人由民众票选的制度。在民主社会,谁当总统,总统个人私德好坏学养高低性格优劣,喜欢哪里文化信仰什么宗教,重要牲、影响度都有限。我相信,只要言论自由媒体开放,中华文化自身就会迸发出深沉而巨大的力量,化我官民,化成中华!

   

   有些人总是担心,某某派得势比中共更反动啦,某某人上台比江胡更专制啦,其实都是不很必要的。民众票选出来的领导人,无论如何都比黑箱中操作出来的强,套在民主的笼子里,形格势禁,前跋后踬,想坏也坏不到哪儿去也。故不论哪派、何人执政,哪怕是流氓黑道头目、甚至那个“毫无宽容度的烂货”张某“登堂”,也休想学习中共的“小”。

   

   说起张某,完完全全是个笑柄。此君把所有民运领导都视为自己的部下,以“现在进行时”的大总统自封,但纵然中国民主化了,度德量力,此人要当总统,也比老母猪上树还艰难十万倍!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张某把“习”解释为复习,有Brian网友指出这里“习”的含义兼有“实践”之意,我奉上朱依群《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略论孔子教育思想》一文,告之,习字有温习、实习、练习、实习、实践等多重含义,Brian说得不错。张某比芦大鸭子更“鸭子”,不但不领情,还骂Brian为网络小混混,为“不可雕的朽木”,警告我“不要骄傲狂妄”。上帝啊!

   

   此人毫无儒佛常识(例如他认为商汤王、孔子、朱熹都是信上帝者,识者一看就知道是个糊涂蛋),于《圣经》亦一知半解,却敢自称道成肉身,基督再来,时时处处以上帝的口吻说话,真可谓虚气之大千古无两,脸皮之厚天下无双,不仅欺世惑民,对于基督教也是严重的亵渎,用佛经上的话说则是“大妄语成,堕无间狱”,果报惨不可言!最近一份《张某某严正声明》,鸡肠鼠肚加无耻恐吓,比中共有过之而无不及,更是充分暴露了此君狭隘心胸和邪恶面目,令人厌憎之至!

   

   其《声明》曰:“凡在网络上辱骂和贬损我的人,必将坐三年的牢房。我必捍卫我的尊严,决不允许网络混混们在我的头上拉屎!中国已经进入非常时期,在这个非常时期,我张某是中国唯一合法的国家元首,凡侮辱国家元首的,就是侮辱中国,他坐三年牢房是应该的”、“为了保护民运领袖的尊严,树立民运领袖的权威,我严正声明如下:从现在起,凡辱骂和贬损我张某的,必将被关押三年”、“本帖不许删除,凡删除本帖的斑竹,必将受严惩!”云云。

   

   大潮汹涌,沉渣泛起,天下沦亡,必有妖孽,信然。《圣经》亦云:“你们要防备假先知。他们到你们这里来,外面披着羊皮,里面却是残暴的狼!”看了这份杀气腾腾的声明,还不能认出这个假先知的狼子野心来,那真是白痴了。白鹤一鸣在自由中国论坛说:张某象一个妄想型精神病人,快去医院看看吧!张某某回复说:“我张某总有一天把你整得吃屎都找不着厕所们!”(此话他也对不锈钢老鼠刘荻等人说过) 有人劝他,白鹤一鸣远不如东海一枭那样有名,对这种网痞可以不必理会。言外之意,要“理会”也应找老枭这样的。张某某的回答很有点小聪明:不可把东海一枭作为敌人,至少目前不能把他作为敌人!

   

   老张啊:休说你永远不可能拥有“严惩”他人的权力和机会,就算你学习洪秀全煽惑部分乡间愚民,侥幸成一时一地之功,在我面前也得给我老老实实的!别说与我为敌了,论知识智慧手腕能力,你当我徒孙的徒孙都不配!如果胆敢采取言论之外的手段对不锈钢老鼠、白鹤一鸣及其他任何贬损过你的人下手,任何时候-----不论是民主化以后还是现在中共统治时期----我和我的兄弟同道们都可以轻而易举地把你整成人人喊打的过街小老鼠,整成不齿于人类的狗屎之堆,用你的话讲,整得你吃屎都找不着厕所们!(厕所们?哈哈)

   

   以上所言,是假设张某为健康正常人。其实我完全赞同白鹤一鸣网友的判断:一个妄想型精神病人,而且已病入膏盲了(张大疯子与芦大鸭子、安大棍子堪称中文网三大奇人。我自己也算一“子”,余大呆子,还不敢与三子并肩,呵呵)。我批评他,并非与一个病患者过不去,而是将他作为反面教材使用,因为缺乏自知之明和容人之量这两大病症,在不少民主志士、民运组织身上不同程度地存在着,在某些“领袖”人物身上也相当严重了。这两大病症,是为人处世之大忌,也是民主事业之大忌呀。

   

   作为民运领袖和有志于问鼎总统大位者,尤其需要海纳百川的洪量,对于异议、批评乃至辱骂,如要反击,只能遵循“以言论对治言论”的原则(对于恶意辱骂,普通人不妨诉诸法律,现代政治家则不予计较为上),否则,不仅自我伤害,也会严重伤害我们共同的事业。领袖的权威不是靠鸡肠鼠肚和自吹自擂建立起来的。我早就指出,未来民主中国大总统可不好当,说好听点,要肯忍气吞声任劳任怨,有仁心仁德和先忧后乐的精神,要眼晴向下看民众的脸色;说难听点,总统不过是扫大街的角,或者一只马桶而已-----供人民排泄、发泄用也。

   2006-5-14 东海一枭

   

   

   首发《自由圣火》半月刊第二十期 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