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宽宏民主派,广大自由门----赠余王郭及广大同道一副短联]
东海一枭(余樟法)
·海边小通告
·关于中华文明分期和第四期经典
·革命和造反
·在民意之上还有更高的道统合法性
·淑女、君子和家庭(微集)
· 品德和学问
·信仰与自由
·吴元士《述志文》,东海附言
· 师道父道官道友道
·今日微言(宅兹中国,扬我仁旗)
·今日微言(宅兹中国,扬我仁旗)
·女德和男德(微集)
·本性微论
·五福和《洪范》(微集)
·国家本质一二三
·我的一点态度(微集)
·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
·今日微言(大千世界一元化,无尽儒心万代明)
·未能诲人不倦,不敢好为人师
·新三权分立和元首的产生---儒宪论之一
·警惕民主扩大化----儒宪论之四
·关于民本及人本---儒宪论之二
·关于家天下君主制---儒宪论之三
·老子的糊涂
·关于家天下君主制---儒宪论之三
·人贵三得
·建议习近平先生
·反儒是最大的反常、反动和反华
·儒家文化与极权主义
·知言与知命
·今日微言(书法、艺术、台湾、电视剧等等)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谤来可乐是真言
·艺术微论
·【有感写怀】
·再论孟荀不可调和
·可责备贤者,勿责备小人
·儒词训解之一:元仁首义
·巫马子的错误
·儒词训解之二:仁外无天
·儒词训解之三:仁本无敌
·儒词训解之五:唯仁为宝
·儒词训解之六:唯仁主义
·儒词训解之六:唯仁主义
·儒词训解之四:良知大定
·儒词训解之七:唯仁独尊
·《论语点睛》:颜回的两大道德特色
· 中华第一字
·儒词训解之八:天下归仁
·阴阳微论
·阴阳微论
·儒词训解之九:止于中道
·儒词训解之十:君子三明
·儒词训解之十一:仁道设教
·儒词训解之十二:我仁惟扬
·儒词训解之十二:我仁惟扬
·儒词训解之十三:仁者强
·儒词训解之十五:三道唯仁
·论语点睛:君子周急不继富
·儒词训解之十六:自作自受
·最大的国耻
·历史螺旋式上升论
·最大的国耻
·历史由德性决定
·儒词训解之:自作元命,顺天休命,正位凝命
·儒词训解之:自作元命,顺天休命,正位凝命
·善到大处鬼神钦---善良小论
·批判歪理邪说是文化人的天职
·批判歪理邪说是文化人的天职
·统一不是最高道德
·于转物时观世界,向无心处得天真---近日微言集
·《论语点睛》:英雄不怕出身低
·吳元士:讲仁义是对弱势最好的保护(附东海荐语)
·盗贼崇拜要不得,圣贤崇拜不可少
·君子心细微论
·伪善的口和祸害的手
·佳联欣赏
·从耶诞说起(微论)
·新词语之二十五:仁道致远
·新词语之二十六:指马为儒
·写在毛诞日:我是来救人的!
·儒词训解之二十三:君子无戏言
·【吴元士】德不孤,必有邻——访浙江儒林前辈吴光教授记
·三教不可合一論
·关于“三教不可合一”答客难
·关于“主权在民”答客问
·殷周皆王道,殷秦非一系
·长住仁宅的颜回
·关于饶宗颐的新经学观
·关于饶宗颐的新经学观
·今日微言(君子于言无所苟,大人处世要全真)
·儒家关于复仇的规定
·关于“子诛少正卯”
·今日微言(向美国致敬,向特朗普致敬)
·关于国家主席任期修改
·关于国家主席任期修改
·儒家是否会极端、排他、自大和宗教化
·关于修宪的百字意见
·思想反华和文化弑父---击蒙资中筠
·今日微言(巨变时代来临)
·习近平最适合现中国(微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宽宏民主派,广大自由门----赠余王郭及广大同道一副短联

   宽宏民主派,广大自由门----赠余王郭及广大同道一副短联

   

    儒家称有德之人为大人。大人者,大在思想,大在理想,大在人格,大在胸襟也。儒家内圣之学及儒典《大学》,都是大人之学。在大人那里,律己之严与待人之宽、理念的执善固执与行为的中庸之道,思想的阐精析微与待人的宽宏有容、危难面前的成仁取义与平日生活的温良恭让、“说大人则藐之”(这里的大人特指公卿大夫等有位者)的高傲与“三人行必有我师也”的谦下,是圆融统一的。

   

   但是,很多国人的表现恰恰相反,宽于律己,严于待人,思想一片混沌,待人斤斤计较,理念摇摆不定,行为偏倚固执,危难关头温良恭让,名利面前争先恐后,“见大人则仰之”,谦恭无比,“三人行必有我敌也”,严防死守…。不仅普通民众如此,不少民主志士亦未能免俗。他们生理上虽然是大人了,精神道德上依然“小娃娃”。这次余王“拒郭”的表现就“小”得颇为典型。

   

   事实已经依清楚了,从余王自我辨护的文章中亦可证明郭飞雄所言属实,余王确是以“退团”相要胁,要求从主人邀约的客人名单中取消郭飞雄。余杰的《声明》自相矛盾破绽时出,恰彰显了其自家的虚伪、狂妄和狭小,网上已有大量分析揭露,不赘;王怡致郭飞熊的公开信,相对“坦荡明白”些,辨解“拒郭”原因在于理念上的分岐,道不同不相为谋。

   

   道不同当然可以不相谋,还可以声明,可以争论,甚至可以当布什讲清楚,有必要采取这种下三烂手段阻拒对方一起见布什么?观点不同、政见有异根本不构成排斥他人的理由。何况,余杰王怡强调宗教自由和维权“非政治化”,与他们认为的郭飞雄“政治化维权”活动之间,即“基督徒争取宗教自由的努力”与“反抗运动”之间并无原则、根本的分岐。民主之“道”大同,方式方法小异,殊途同归。不论余王承不承认自己是民运人士,大伙大方向都是一致的。别说毕竟属于同一个战壕,便是敌对阵营中人,比如胡锦涛要求同往白宫作客,只要主人没意见,你们也不妨齐头并进或分头而进嘛。以上帝的名义,以“莫须有”的“可能”剥夺他人权益,何其卑下乃尔。

   

   王怡曰“当我和余杰一致认为与你一道见布什的后果可能更严重时,我们很高兴选择了目前的结果。”与郭飞雄一道见了布什,就会产生比“拒郭事件”更严重的后果、就会给民主大业带来更大的损害?这种“可能”,未免太“莫须有”,太把天下人当白痴了吧?“拒郭事件”的后果却是实实在在的,如分析人士所指出,它败坏了基督教的声誉同时降低了大众对家庭教会受迫害的道义同情和支持;破坏了民众维权斗争的团结,人为制造维权内部分裂;化解了一次世界关注中国人权状况的好机会(陪审员网友)。这个"会见"本来是美国政府公开表明态度支持中国民主和人权的一个会见,结果被演变成为了一个"宗教人士的私人会见"(草庵居士)。不仅如此,余王所为不仅误人误事,而且自误,令自己多年累积的声誉一泄千里!

   

   余王自辨,事后遁词而已,文邹邹的充满神圣光辉的话语,暴露的却是心眼的阴暗、眉眼的“小”。其行径纵非名利私心、个人欲望在作怪,也是小圈子意识、王伦意识在捣鬼,是余王尚未“成人”的表现。与其说是道德下劣宗教傲慢,不如说是精神幼稚心胸狭窄。事件从发生直到闹得江湖上沸沸扬扬,陆续有师友劝我顾全大局,不要介入,读了批判余王的两篇枭文后,一位德高望重很受我尊敬的海外友人还来函劝我收声。我说,那怕对敌人,也应尽量留余地为宜,何况同道之间,怎能做得如此之“绝”?捂盖子无益且已捂不住了,就事论事严肃的批评大有必要,既是治余王之病,更为“救”后来之人-----对其他民主人士有所警示:处世眼界须放宽,待人胸襟不可小,理念信仰务求真诚,思想阐析精微,但在日常生活、公众事务和公益事业方面,则应大肚能容、海纳百川、与人为善、乐观他人之成。民主是当前中国最大最重要的公众事务和公益事业,参与的人越多越好。人多嘴杂怎么办?思想问题思想解决,理论问题理论解决,解决不了,只要大方向一致,求同存异就是了。

   

   国人劣根深长,常蒙只能同患难不能共富贵之讥,余王可倒好,连“富贵”的腥味儿还没闻着,先就争个你死我活了。还民主同道呢,连黑道中人都不屑这么干的。就算见见布什非常荣耀,多一个人分享,这荣耀就大大减损了么?便是朝见上帝或玉皇大帝,多一个人同行,也不影响自己成仙吧?我说过,对于任何人在民主事业方面的成功以及民主同道在任何方面的成功,我都乐观其成与有荣焉,并愿意为之欢呼向其祝贺。如果余王是眼界宽、境界高、胸怀广的“大人”,纵不主动为同伴争取布什会见的机会,至少也会客随主便,顺其自然,那不是各方共赢、皆大欢喜么----当然了,除了中共-----那样,纵然白宫变卦改动客人名单,郭飞雄也不至恼羞成怒,也就没有后来的一场风波了。

   

   郭的愤怒反应,从普通人角度看无可厚非,从“文化人”的层面看也有不够得体的地方。但如果换了是我,会“嫣然”一笑置之。布什是世俗大人,我是诗歌、思想、文化、神圣方面的大人,见见面没什么不好,但他得诚诚恳恳非常尊重地。不然,我还不如念念经参参禅或干脆找个美眉裸体相见有趣好玩得多,呵呵。同时,布不见郭,虽由余王作梗,决定权最后毕竟在傅牧师和布什总统。作为被邀的客人,一切应该尊重主人的决定。如我是郭,多说一句话都会感觉掉架丢脸,也不要主人道什么歉,最多要对方补一点偿,例如找个第一流的洋妞开开荤,岂不妙哉。

   

   有位网友说得好,虽然民主运动不是道德运动,但是没有道德的民主运动很容易变成痞子运动。而宽广高大是道德的要素。我中华儒佛道文化崇道重德,是非常庄严而又宽宏的。佛门广大,儒门广大,道门广大,现代自由门,应该更广大才是,民主派人士应该更“派”更宽宏才是。基督教的宽容度远较佛儒为低,但基督徒也不应该变成嫉妒徒吧。谨拟短联一副,送给广大同道及余王郭诸君,与大家共勉:宽宏民主派,广大自由门。另配送一句俗话:大家好才是真的好。最后得说明一下,余王二人一向热心追求民主宪政,劳苦功高,与众多国人相比,还是很“大”的人物。一时之失,一事之坏,抹煞不了他们半生的“好”。我对余王的批评,如有戏谑过火,亦是责备贤者,警戒后来!

   2006-5-22东海一枭

   附言:此文写于事件发生数日后,《自由圣火》今日发出。余王拒郭事件,掀起一场不大不小的江湖风波,种瓜得瓜,理所当然。但一些人指桑骂槐,无用生有,甚至矛头指向余王所属笔会及其他人,就犯了“斗争扩大化”的毛病,用孔子的话说,这叫“牵怒”。笔会乃一松散同仁组织,余王访美,亦非笔会委派,其一切行为当自己负责,与笔会何干?与他人何干?至于斥余王为共特,亦是胡测瞎猜,哪有那么玄乎。不过两个小白脸儿的王伦心理大发作而已,当时如有高人在旁,两个大耳括子过去,啥事都没有了!

   

   首发《自由圣火》半月刊第二十期 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