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宽宏民主派,广大自由门----赠余王郭及广大同道一副短联]
东海一枭(余樟法)
·装睡与真睡
·一头大羊飞起来
·《中国一号》(外二首)
·《第一颗苹果》
·东海草堂海外八大分堂恭迎各路英豪
·东海制联小萃(五)
·东海制联小萃(六)
·《守住自己》
·自题小像有寄(配东海照片)
·恭请高人反开示
·台湾出了个陈大师
·良知三论
·德不孤立,花不独开
·自题枭文《为释迦牟尼一哭!》(外一首)
·关于电邮病毒的启事
·戏答雪峰暨生命禅院诸君
·读雪峰《绑架东海一枭为经纬草》作
·《自恨无能》
·孔子的骄傲
·《向我靠拢》
·体用之辩,兼回东海(一枭附言)
·证道诗致生命禅院诸君
·宴客自醉失礼自警二绝
·雪峰难化终须化,华夏未兴毕竟兴
·证道诗六首简析
·《乐观中华》
·只有傻鸟见我才不跑(小诗五首)
·成佛容易转身难
·有人欠我一个道歉
·南怀瑾:色身转化的修行次序(一枭附言)
·真体内充,大用外腓----体用学发微
·写怀示某儒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真正的尊重
·良知二论
·抗议公安机关并警告有关儒家!
·长生不是梦想
·精卫:向大家推荐东海一枭的《良知三论》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到了告别的时候》
·被公安机关认定为非法信息的枭文(致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关于支持中华文化城建设的呼吁
·南怀瑾“神话”
·忍看民运自残多
·嘲小人儒
·雪峰君欢迎吗?
·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修正稿)
·中国向何处去?
·敢劝宗愚休扯蛋
·雪峰:《净化开始 先死一亿》
·论尊重生命----兼批上帝之道
·良知的级别
·读雪峰君《系列清扫东海之道告天下贤士书》戏占
·雪峰:亵渎上帝罪责难逃(一枭附言)
·《小草们》
·乾坤草谈体用(一枭附言)
·z雪峰:妄论生命: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二)
·犟嘴名家多软蛋,疗愚大侠尽村夫
·枭心有爱原无愧,上帝无人哪有灵
·上帝之道乎?邪魔之道乎?
·随风舞动:不曾遗忘的网事---东海一枭与画(一枭附言)
·敬礼雪峰
·雪峰真有病,草木岂无仁
·雪峰,有空一起喝喝酒、泡泡妞、玩玩麻将吧
·慈天元:答东海一枭兼论六道及净土(一枭附言)
·[转贴]为一个“汉奸”翻案----读老枭《还汪精卫真实面貌!》有感而转
·为台湾国民党及马英九贺
·七绝五首
·关于王阳明四句教----小驳南怀瑾
·不丹“政变”,内力何来?
·良知的力量(二)----答张三一言
·闻柳州领导集体低价买豪宅
·zkdm:一孔之见,望东海先生思(一枭附言)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彻悟本来无一物,随心所欲自千秋
·一页心网友评点《摩诃罚阇耶帝》(一枭附言)
·良知的力量(三)----再答张三一言
·四本:转帖老憨和作(和枭诗《摩诃罚阇耶帝》)
·示“正信传世间”网友
·天真自咏
·良知教与上帝教
·《再贺马英九
·和东海先生《天真自咏》
·《万物一体论》与新的生命观
·再和东海先生一组
·曹维录:和东海一枭诗六首
·推开上帝更文明---并警告余杰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宽宏民主派,广大自由门----赠余王郭及广大同道一副短联

   宽宏民主派,广大自由门----赠余王郭及广大同道一副短联

   

    儒家称有德之人为大人。大人者,大在思想,大在理想,大在人格,大在胸襟也。儒家内圣之学及儒典《大学》,都是大人之学。在大人那里,律己之严与待人之宽、理念的执善固执与行为的中庸之道,思想的阐精析微与待人的宽宏有容、危难面前的成仁取义与平日生活的温良恭让、“说大人则藐之”(这里的大人特指公卿大夫等有位者)的高傲与“三人行必有我师也”的谦下,是圆融统一的。

   

   但是,很多国人的表现恰恰相反,宽于律己,严于待人,思想一片混沌,待人斤斤计较,理念摇摆不定,行为偏倚固执,危难关头温良恭让,名利面前争先恐后,“见大人则仰之”,谦恭无比,“三人行必有我敌也”,严防死守…。不仅普通民众如此,不少民主志士亦未能免俗。他们生理上虽然是大人了,精神道德上依然“小娃娃”。这次余王“拒郭”的表现就“小”得颇为典型。

   

   事实已经依清楚了,从余王自我辨护的文章中亦可证明郭飞雄所言属实,余王确是以“退团”相要胁,要求从主人邀约的客人名单中取消郭飞雄。余杰的《声明》自相矛盾破绽时出,恰彰显了其自家的虚伪、狂妄和狭小,网上已有大量分析揭露,不赘;王怡致郭飞熊的公开信,相对“坦荡明白”些,辨解“拒郭”原因在于理念上的分岐,道不同不相为谋。

   

   道不同当然可以不相谋,还可以声明,可以争论,甚至可以当布什讲清楚,有必要采取这种下三烂手段阻拒对方一起见布什么?观点不同、政见有异根本不构成排斥他人的理由。何况,余杰王怡强调宗教自由和维权“非政治化”,与他们认为的郭飞雄“政治化维权”活动之间,即“基督徒争取宗教自由的努力”与“反抗运动”之间并无原则、根本的分岐。民主之“道”大同,方式方法小异,殊途同归。不论余王承不承认自己是民运人士,大伙大方向都是一致的。别说毕竟属于同一个战壕,便是敌对阵营中人,比如胡锦涛要求同往白宫作客,只要主人没意见,你们也不妨齐头并进或分头而进嘛。以上帝的名义,以“莫须有”的“可能”剥夺他人权益,何其卑下乃尔。

   

   王怡曰“当我和余杰一致认为与你一道见布什的后果可能更严重时,我们很高兴选择了目前的结果。”与郭飞雄一道见了布什,就会产生比“拒郭事件”更严重的后果、就会给民主大业带来更大的损害?这种“可能”,未免太“莫须有”,太把天下人当白痴了吧?“拒郭事件”的后果却是实实在在的,如分析人士所指出,它败坏了基督教的声誉同时降低了大众对家庭教会受迫害的道义同情和支持;破坏了民众维权斗争的团结,人为制造维权内部分裂;化解了一次世界关注中国人权状况的好机会(陪审员网友)。这个"会见"本来是美国政府公开表明态度支持中国民主和人权的一个会见,结果被演变成为了一个"宗教人士的私人会见"(草庵居士)。不仅如此,余王所为不仅误人误事,而且自误,令自己多年累积的声誉一泄千里!

   

   余王自辨,事后遁词而已,文邹邹的充满神圣光辉的话语,暴露的却是心眼的阴暗、眉眼的“小”。其行径纵非名利私心、个人欲望在作怪,也是小圈子意识、王伦意识在捣鬼,是余王尚未“成人”的表现。与其说是道德下劣宗教傲慢,不如说是精神幼稚心胸狭窄。事件从发生直到闹得江湖上沸沸扬扬,陆续有师友劝我顾全大局,不要介入,读了批判余王的两篇枭文后,一位德高望重很受我尊敬的海外友人还来函劝我收声。我说,那怕对敌人,也应尽量留余地为宜,何况同道之间,怎能做得如此之“绝”?捂盖子无益且已捂不住了,就事论事严肃的批评大有必要,既是治余王之病,更为“救”后来之人-----对其他民主人士有所警示:处世眼界须放宽,待人胸襟不可小,理念信仰务求真诚,思想阐析精微,但在日常生活、公众事务和公益事业方面,则应大肚能容、海纳百川、与人为善、乐观他人之成。民主是当前中国最大最重要的公众事务和公益事业,参与的人越多越好。人多嘴杂怎么办?思想问题思想解决,理论问题理论解决,解决不了,只要大方向一致,求同存异就是了。

   

   国人劣根深长,常蒙只能同患难不能共富贵之讥,余王可倒好,连“富贵”的腥味儿还没闻着,先就争个你死我活了。还民主同道呢,连黑道中人都不屑这么干的。就算见见布什非常荣耀,多一个人分享,这荣耀就大大减损了么?便是朝见上帝或玉皇大帝,多一个人同行,也不影响自己成仙吧?我说过,对于任何人在民主事业方面的成功以及民主同道在任何方面的成功,我都乐观其成与有荣焉,并愿意为之欢呼向其祝贺。如果余王是眼界宽、境界高、胸怀广的“大人”,纵不主动为同伴争取布什会见的机会,至少也会客随主便,顺其自然,那不是各方共赢、皆大欢喜么----当然了,除了中共-----那样,纵然白宫变卦改动客人名单,郭飞雄也不至恼羞成怒,也就没有后来的一场风波了。

   

   郭的愤怒反应,从普通人角度看无可厚非,从“文化人”的层面看也有不够得体的地方。但如果换了是我,会“嫣然”一笑置之。布什是世俗大人,我是诗歌、思想、文化、神圣方面的大人,见见面没什么不好,但他得诚诚恳恳非常尊重地。不然,我还不如念念经参参禅或干脆找个美眉裸体相见有趣好玩得多,呵呵。同时,布不见郭,虽由余王作梗,决定权最后毕竟在傅牧师和布什总统。作为被邀的客人,一切应该尊重主人的决定。如我是郭,多说一句话都会感觉掉架丢脸,也不要主人道什么歉,最多要对方补一点偿,例如找个第一流的洋妞开开荤,岂不妙哉。

   

   有位网友说得好,虽然民主运动不是道德运动,但是没有道德的民主运动很容易变成痞子运动。而宽广高大是道德的要素。我中华儒佛道文化崇道重德,是非常庄严而又宽宏的。佛门广大,儒门广大,道门广大,现代自由门,应该更广大才是,民主派人士应该更“派”更宽宏才是。基督教的宽容度远较佛儒为低,但基督徒也不应该变成嫉妒徒吧。谨拟短联一副,送给广大同道及余王郭诸君,与大家共勉:宽宏民主派,广大自由门。另配送一句俗话:大家好才是真的好。最后得说明一下,余王二人一向热心追求民主宪政,劳苦功高,与众多国人相比,还是很“大”的人物。一时之失,一事之坏,抹煞不了他们半生的“好”。我对余王的批评,如有戏谑过火,亦是责备贤者,警戒后来!

   2006-5-22东海一枭

   附言:此文写于事件发生数日后,《自由圣火》今日发出。余王拒郭事件,掀起一场不大不小的江湖风波,种瓜得瓜,理所当然。但一些人指桑骂槐,无用生有,甚至矛头指向余王所属笔会及其他人,就犯了“斗争扩大化”的毛病,用孔子的话说,这叫“牵怒”。笔会乃一松散同仁组织,余王访美,亦非笔会委派,其一切行为当自己负责,与笔会何干?与他人何干?至于斥余王为共特,亦是胡测瞎猜,哪有那么玄乎。不过两个小白脸儿的王伦心理大发作而已,当时如有高人在旁,两个大耳括子过去,啥事都没有了!

   

   首发《自由圣火》半月刊第二十期 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