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岂有王伦批不得?---忍不住再说几句]
东海一枭(余樟法)
·答客难-----人性续谈(四)
·马克思谬论-----人性续谈(五)
·幽居写怀(其三)
·如果人性本恶---人性续谈六(兼论陈破空文章、林牧精神)
·自题《人性续论》二首
·一切人类,悉有善性!----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八(全文)
·草根:郑重推荐东海一枭的作品《诗人的鸡巴》 (一枭附言)
·网友酬唱集萃(之11)
·为《春秋》洗尘!----刘晓波《孔子编史与中国避讳传统》批判
·《广西北海泳》
·为酷吏辩小诬,给共官立榜样
·超度共产党(旧文新版)
·青沉眼底山常见,绿满窗前草不除----草根听训!
·自由之歌(组诗)
·中华有三仁焉(高智晟袁红冰刘晓波们)
·尊儒尊的是什么?
·戏赠反儒批孔诸小将
·门外谈儒笑柄多(七绝四首)
·三十二子
·四哭谭嗣同
·四哭谭嗣同
·四哭谭嗣同
·从心所欲,率性而行!-----洋插队员与土老冒儿们上课啦
·为“国学辣妹”改诗
·百兽闻之皆脑裂!(顺便夸儒几句、给佛一棒)
·返本开新,重创辉煌-----为民主寻找文化之根
·废马列教,去中共化!
·官场称雄,挥刀自宫(旧文新改)
·老枭要不要反批任不寐?
·科学巨人,道德侏儒——杨振宁为什么会胡说八道?
·祝贺天水,致谢笔会
·任不寐批判之一:道德千古事,得失寸心知
· 有感
·有感(修正稿)
·关于作家廖祖笙儿子惨死案的一封来信
·东海拾贝:怎样对待英雄
·登坛
·遥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第一届年会
·为生民立命---兼砸刘晓波任不寐各一小砖
·奇“书”共赏)zt黄喝楼主:与东海一枭兄书
·綦彦臣,你自认倒霉吧!
·答黄喝楼主《与东海一枭兄书》
·援之以道,化之以文
·《异变时代》
·答文思君(葛陵元、辛明)的公开信
·自由和思想之王
·把胡锦涛温家宝关起来
·有笼子总比没有好
·文化灾民任不寐----兼敬告少数基督徒
·你美得可以把地狱照亮!
·谈龙(枭文新改)
·东海一枭与刘晓波问答(修正稿)
·《别动我---警告中共》
·生命随时都在开花----任不寐你知罪否?
·生命刹刹都在开花
·廖案真相难明,人间公道何在?
·为廖祖笙同道抒愤
·性恶论的肤浅和余弊及其对民主事业的危害
·关于南怀瑾先生
·《活在中国不容易》
·《情种》
·綦彦臣,千万别客气!
·长怀古昔千秋士,冷笑江湖三脚猫
·网管且莫乱发骚!
·仿皮旦并与之唱反调及其它
·任不寐,我想领你回家!
·任不寐,我想领你回家!
·《我一生坚持的东西》
·人权漫谈
·佛山市公安局:关于“廖梦君死亡案”的几点释疑(一枭附言)
·与“术士”们论道
·《一切才刚刚开始》
·落笔惊神鬼,启口散芬芬
·基督不是自由的妈!
·那五个字没人敢说破!
·如果连狗洞也堵死那就准备炸药吧!
·枭婆好小气,不让看电视!
·悼念杨川君
·宝盖下面一群猪
·《中华文化歌》(初稿)
·群龙无首,天下大同
·未能走路莫学飞---与蒋庆先生做个怪脸(修正稿)
·《写给异议群体》
·震旦网(域名zhendanwang.com)已换高速空间
·《你露着的是尾巴还是鸡巴?》
·悉高智晟君获轻判有感并慰勉之
·我与胡锦涛不平等
·诗王早有主,哪个敢争锋!
·怎样给自己的人生结尾?
·《大自由》
·不想要你太多
·警告十博士,警告王达三,警告儒家
·自为新诗鸣不平
·枭哥只图好玩不领赏,周君陪了银子又失脸----十万奖金赏给谁?
·请伸出友爱之手,为杨川上一柱香!
·请伸出友爱之手,为杨川上一柱香!
·儒家视眼要全球------简复云尘子先生
·《新年祝福》
·为了明天的辉煌!
·道在高处,枭飞高处,弋人空羡!
·我为奇迹和梦想而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岂有王伦批不得?---忍不住再说几句

   岂有王伦批不得?---忍不住再说几句

   

   对余王拒郭事件已连发三文,本来不想再说,还曾在《自由中国》劝网友们:余王此事确做得不地道,但批也批得够了,适可而止吧。然而借一句文革常用话说,树欲静而风不止。一些批判的矛头居然指向老枭,什么“诛心”啦、“忌妒”啦、“窝里斗”啦、“翻脸不认人”啦,不一而足。一些好友也提醒我小心“蛮打一气”、“被人利用”云云。

   

   这次对余王的批评,不排除个别人别有用心无限上纲,但多数文章是就事论事、入情入理的。有人“逻辑”地推断白宫邀请的本来就是基督教代表,以此为余王辨护。其实,无论郭飞雄未能见布什是否余王阻挠所致,都不影响余王行径的狭隘卑下。

   

   道不同可以不相与谋,可以“文攻笔斗”,但不可以用“实际行动”给对方使绊子、扎刀子!这样做,纵然是“革命需要”,也不可以,何况于民主事业有百弊而无一利!这类下作行为,别说出之于民主志士,那怕用江湖黑道的标准衡量,也是太小气、不义气、为人所不耻的!

   

   又何况,余王与郭之间,尽管有民主的策略、途径、方式乃至信仰与理念的不同,但追求民主宪政、反对共产专制的目标是一致的。“道”小异而“大同”,完全可以异存求同。平时论战当然不妨析异辨微针锋相对,并肩行动中岂能互相拆台你死我活?

   

   曾转帖黄河入海网友《王伦--妒贤嫉能的代名词》一文。闲话网友跟帖曰“宋江很狡猾,私德上没有什么好称道的。表面上做到仁尽义致,实际上对一切洞如观火。宋江身上突出表现了中国人又做婊子又立牌坊的虚伪性。” 确实,宋江有些虚伪狡猾,但宋江对晁盖的排挤相当“温柔敦厚”,不论做梁山二哥还是后来做大哥,对晁盖,对众兄弟,都做得相当不坏,至少能“表面上做到仁至义尽”,不象王伦和余王,那有一丝一毫仁义味道?根本连表面功夫都欠奉!

   

   说到忌妒,与其将此二字加在老枭及批评余王者身上,不如加诸余王头上多少还沾点边。我认为,这两个字,是最不应该出现在民运队伍之中和民主人士身上的。民主事业是公益事业,离不开广大同道的各种形式的奉献和牺牲。在奋斗和奉献的过程中,某些人如有一定的名誉之类收获,理所当然(其实皆一时微名薄利而已)。某些人运气好,实不足而名有余,也是正常。谁成功了,大伙都沾光。在某种意义上说,大伙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呀。

   

   在老枭字典里可以找到痴呆、清狂、高傲、迂腐,就是找不到忌妒二字。对于民主同道,不论何人成名成功,我都乐观其成,并希望多多的人“咸与民主”,成大名立大业建大功。获悉余王李三人受邀与布什会谈,我是很为他们个人更为“民运”高兴的。开始见他们受到“围剿攻击”,我还特翻出以前写给王李的诗联旧作重发,以表敬意贺意,以示声援鼓励。后来读了郭飞雄的公开信,了解有关内幕之后,我才忍不住化玉帛为干戈了。

   

   好在旁观者未必皆“浊”。“你在余杰他们见总统之前,赋诗为他们送行(应是“接风”),殷切情意都在其中。由此可见,你对他们所获得的特殊荣幸毫无妒意。在他们闹出丑陋的拒绝郭飞雄事件之后,你慨然撰文,为被排斥的郭飞雄说话,不惜得罪那些自以为是的基督徒,一片正气可嘉。”民运前辈茉莉的奖誉,我拜领了。

   

   民运不是梁山,不需要火并王伦。我相信,大多数人与我一样,批评余王,不是为了搞臭个人(自已不臭,谁也搞不臭。有了龌龊,遮掩为下,速洗为上),而是为了打倒他们身上的王伦作风和小圈子意识,达到“治病救人”----诊治余王之病、警示后来之人的目的。余王毕竟年轻,相信他们会慢慢成熟为一个“大人”,相信他们有朝一日能为此真诚地道歉和忏悔!“过而改之”,儒家所崇;忏悔文化,基教所倡。将这一文化于生活中践履之,善莫大焉。

   

   另外,在“拒郭事件”中,海外各大中文媒体的集体表现颇为耐人寻味。尽管受害深重,我们的一些民运前辈似乎还没有充分认识到王伦作风和小圈子意识对民主事业的巨大危害性。看来,对于小圈子里人各种错误、卑劣、“不宽容”的行径,对于搞小动作、闹不愉快、破坏同道之间的团结的人,是乡愿式“护短”无原则宽容,还是开展严肃批评、吸收深刻教训?对于某些民运大佬们,这仍然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呀。

   2006-5-2东海一枭

   震旦网域名 http://zhendanwang.com/

   老枭在线 http://zhendanwang.com/forumdisplay.php?fid=1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