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 对于不宽容的行为,我不宽容!-----再骂余王不知义兼批飞熊不得体]
东海一枭(余樟法)
·恶性与奴性成正比
·对人宜宽,论理宜严
·安危生死无不可
·美国的强大和赶超的正道
·我的胃口
·马路意味着什么
·关于去马归儒
·我是中国亡命徒
·《谁把华为逼上了绝路》读后感
·支持韩国瑜先生
·儒家文化的影响
·天下不幸数此群
·江湖百炼见精刚
·关于美元本位制
·小偈自题《孟子大义》
·西方有蠢人
·动机和尊严
·说真话和说真理
·炎黄子孙最优,马列遗孽最劣
·最最最最最最最
·友谊和道义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一---六十二
·旧闻新嚣
·亨廷顿的误判和误导
·道术微论---儒生有没有必要学诗词写文言
·最坏不能坏教育
·关于美伊问题
·任正非真是一个奇人
·关于儒化和西化
·关于唯物主义
·王道三条
·关于七十大限
·最歧视中国人的政权
·竞争、斗争和战争
·中美三赢亦可能
·没有洋奴,只有权奴
·爱民才是最好的爱国
·无根之爱
·君子和刀子
·西方有蠢人(二)
·自由必胜
·开路探险我争先
·东海律:批判圣人,必非君子
·人本文明和两极势力
·关于小金和伊朗
·物本主义的俘虏
·关于两极一恐
·物奴微论
·向美国致敬
·谁的核心利益?
·关于2025
·大放光明正其时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三---六十六
·关于利益追求
·所谓君子(一)
·海外爱国贼
·内功幸有成,苦难亦可乐
·盈礼和过礼
·正学危言士之常
·辟邪弘儒,孝之大者
·马邦最多双重奴
·勇德和义争
·极权主义和经济发展
·三观认同最重要
·判断儒之真伪的一个标准
·不宜过誉梁漱溟
·正邪难分必须分
·无可无不可
·这两种人你得罪不起
·旧文重发:呼吁美国
·建立正确的荣耻观
·答客一则
·借拥马之名行反马之实
·仁性仁学不可超越
·提交给新中华三法司的一个建议
·关于幸福
·正邪敌友要分明
·马毛分子皆非正人
·三句话
·邪恶势力的一大共性
·针锋相对
·亲美正常,反美可耻
·关于八条目
·先醒者的责任
·关于杂家和佛道
·微言小集(鼓吹爱国主义就是耍流氓)
·期待一个没有它的中国
·恶的四大果实
·打倒极权主义,重建中华文明
·儒家的标准
·伟大事业从兹始
·中国未来预测和儒家政治态度
·毁人不倦的马帮教育
·儒家群即君子党
·抓住根本看文化,立足仁本看天下
·时间将重新开始,历史在这里转弯---新绝句一束
·何谓好人
·正中华之本,清历史之源---《中国故事》先秦卷自序
·辟马是责任,原则戒行权
·今日微言(防吾之口即吾仇,防民如贼即民贼)
·共鸣异议皆欢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于不宽容的行为,我不宽容!-----再骂余王不知义兼批飞熊不得体

    对于不宽容的行为,我不宽容!-----再骂余王不知义兼批飞熊不得体

   

   黄河清君在《希望中国人遵循提倡常识、人性!》中认为,友人结伴出游,饮宴、住店、拜客、待人接物,自然各各有别,但不可以在饮宴、住店、拜客的过程中将某一同伴排除、驱逐…。作者从常识、礼貌和“古理古风”和的角度阐述了待人待人应持的态度。

   

   不知作者是否有意“影射”,我很自然地联想起了近日江湖上传得沸沸扬扬的余王“拒郭事件”。这一事件,不仅彰显出余王“无礼”,而且严重悖离了仁、义、智、恕、让等儒家原则,居心不仁,为友不义,处事不智,待人不恕,见利不让,充分暴露了余王的道德不成熟和文化大缺陷。很多人以为能懂几句洋语、会写几篇“花文”就算有文化了,实在是一种大误会。文化,不仅是文字,知识,更是一种内在的修养和外在的践履。这方面的学问可参看众多谈儒学论传统的枭文,如《上帝焉能奈我何?》、《做人要做文化人》、《谁识圣人面目真?》、《儒者的力量从哪里来?》等。儒家特别注重“内圣”功夫,黄河清文中提到的待友以诚以信不作花言巧语、不撒谎、不偷盗、不告密、知耻、爱护别人等,都是最最基本的文化道德常识。

   

   “拒郭事件”公开后,我对余王提出了严厉的批评。撇开那些“乱咬一气”、“歇斯底里翻脸不认人”、“煽风点火挑拨搅浑水”等恶意诬攻不说,一些师友也认为我脾气不好,宽容度不够。殊不知我针对的,恰恰是余王在这一事件中表现的不仁不义不智不恕不让“不宽容”!在政治层面或公众人物身上,“不宽容”纵非最大、也是极大的不道德。如果余王能明大理识大体顾大局,能换位思考,“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能互相谦让,那怕能略讲同道间的义气,这一风波就不会发生了。

   

   我多次指出,中华儒佛道文化崇道重德,是非常庄严而又宽宏的。佛门广大,儒门广大,道门广大,现代自由门,应该更广大才是。不仁不义不智不恕不让,许多不道德的行为,其实都是一种为人太“小”不宽容的表现。对于不宽容的行径,我不宽容。南北朝萧纲说得好,“为文且须放荡,立身先须谨重”。老枭为文脾气的确不好,笑骂无忌,但日常生活中肚量之大、对人之谦让(思想之争例外)和自重之程度,非一般人所能想象。言论的尖刻辛辣、辨细析微与为人的温恭谦让、海纳百川,在我是圆融一致的。我的原则是:对同道的思想观点尽量直言不讳,阐深析微,对他人的道德批评慎重求实,但不乡愿。

   

   郭的恼怒和反应,从普通人角度看无可厚非,从“文化”的层面看也有不够得体的地方。我在《宽宏民主派,广大自由门》中说了,如果换了是我,会“嫣然”一笑置之,多说一句话都嫌掉架丢脸。布什是世俗大人,我是诗歌、思想、文化、神圣方面的大人,见见面没什么不好,但他得诚诚恳恳非常尊重地。不然,还不如念念经参参禅或干脆找个美眉裸体相见有趣好玩得多,呵呵。同时,布不见郭,虽由余王作梗,决定权最后毕竟在傅牧师和小布什。作为被邀的客人,一切应该尊重主人的决定。如我是郭,我不要主人道什么歉,却会要对方补一点偿:找个第一流懂汉语的洋妞给我开开荤,岂不妙哉,哈哈哈。

   

   从余王郭双方在这一事件中的表现,我与黄河清一样痛感中华文化的沉沦堕落和重新弘扬的必要!最后说明一下,我推荐黄文,但对于黄君文中“无论多忙有信必复”的自我要求我特别钦佩,很惭愧做不到,也不完全认同。友信必复,理所当然;陌生人的来信,在没有助手的情况下,只能捡重要的尽量答复,不能保证必复;至于群发信件,大多置之不理。

   2006-5-25东海一枭

   震旦网域名zhendanwang.com

   老枭在线 http://zhendanwang.com/forumdisplay.php?fid=1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